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捡到一只哈士奇 咏汉

第一百章 就是嘴太快 (第二章 加更了我)

    苟雷回头看了一眼苏秦,怯生生的说道:“那不如我们跑路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就是魂劫谷的意识都很难找到我们。”

    苏秦闻言后差点从小舟中掉下去,他怔怔的看着噬魂兽不可思议道:“你,我没听错吧?”

    在苏秦的心里,噬魂兽苟雷一直桀骜不驯,不论是打架,还是吵架,都非常彪悍,当初遇到自己的时候,那是宁死不屈的。

    而且这家伙眼高于顶,看不上这个,也看不起那个。

    知道的事情也多,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自己跟前显摆自己的渊博,比如一张嘴就是某某大能的私生活,某某地有几位女修。

    谁谁谁跟某个人狼狈为奸,投了别人的法宝之类的。

    听起来像是一个魂劫谷的百事通,但要他说一些上古的事情,他就叽叽歪歪的不肯说了,按照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不至于逃跑吧。

    黑山老鬼跑了苏秦都理解。

    噬魂兽苟雷要跑路,说出来他自己信吗?

    “那个什么,我开玩笑的,我跑什么,要跑路的我看是魂劫谷的意识。”

    苏秦皱眉道:“这是为何?”

    苟雷左顾右盼的看了一下湖面,揍道苏秦身边开口道:“我觉得真要出事,首先要遭殃的是魂劫谷的意识。

    你看啊,最里面的那些老家伙们有一些是对噬心湖讳莫如深,不愿意沾因果。

    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些野心勃勃,寿元快要耗光的家伙啊,他们难道不拼一把?”

    苏秦刚想回音,小舟已经到亭子边了。

    噬魂兽也装成一幅高冷的样子,眯着眼站在小舟上,一言不发。

    苏秦暗骂一声混蛋后,首先跳出小舟,然后躬身行礼道:“噬魂兽大人,已经到了,请您登亭。”

    “哼,大爷我觉得舟上舒服,也想看看某些人会不会对我跟对黑山老鬼似的,在这噬心湖中泡一泡。”

    玄龟言狗子,像是重获青春似的,化成一位中年男子,风度翩翩的迎了过来:“哈哈哈,苟雷兄,百年未见,你还是这副脾气。

    耿直。”

    噬魂兽苟雷斜视着大量了一眼言狗子,嘲讽道:“有百年吗?在岸边好像才见过吧,某些老王八蛋,还问我要不要手臂呢。

    啧啧啧,现在邀请来湖中,不会像对付黑山老鬼一样,先礼后兵吧?”

    言狗子叹气道:“都是误会还请苟雷兄多多理解,小弟我也不容易啊。

    守着噬心湖,你不也说了,那些老家伙在打我主意,我也不敢懈怠啊。

    怠慢了,怠慢了,苟雷兄请。”

    “哼,我就是心太软了,看不得别人落难,要不是担心这小娃娃,我才不上你这破亭子呢。”说着苟雷一步跨出小舟,来到亭子边。

    刚踩道亭子边上,噬魂兽苟雷就阴阳怪气道:“咦,这亭子好啊,啧啧啧,果然是噬心湖的人,就是豪气,连地砖都是紫雷金石铺成的。

    怪不得人家都盯着你噬心湖呢,奢侈。

    这些紫雷金石一块随便在外面都够人族这小娃娃打造一把所谓的七品玄兵了吧。”

    玄龟言狗子一脸黑线的开口道:“要是你苟雷兄的府邸经常被紫雷劈,劈几个纪元也能形成,说不定能造一座紫雷金石城呢。”

    噬魂兽谈谈说道:“我可不是魂劫谷的少主,没那福气,还是你自己享受吧。

    你要是请我来,嘲讽我穷的话,大可不必。”

    “哈哈哈,哪里的话,请苟雷就坐,我这地方可大可小,也能扛得住那位的紫雷劈,苟雷兄你就当自己洞府用。”

    噬魂兽苟雷大摇大摆的走进亭子中,端详了一番,移步走到祭坛前,他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回头注视着言狗子道:“言少主,你可真能耐啊。

    那位的蒲团居然在你手上,一直没听说过啊,牛气。”

    玄龟言狗子矜持的笑了笑道:“请苟雷兄就坐,我这也不是要瞒着你们,这东西一直放在这里,我也带不走啊。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跟这亭子连在一起似的,走出凉亭,它自个不动声色就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不瞒你说,我曾经几次想带出去,教训一,咳,教训一下黑山老鬼。

    都没有带出去,但是我能自身携带,就是容进我的玄甲里。

    不是吹,在噬心湖范围内就是魂劫谷的意识也不能击穿的我的防御。”

    噬魂兽苟雷大大咧咧的坐在主座上,随便抓起一颗五品观果吃了起来,看的苏秦更言狗子一阵牙酸。

    他咬了一口后打量着言狗子开口问道:“言少主,你告诉我这些,不会是怕我揍你吧?

    这里现在可是你的主场,不是陆地,我可没有那能耐。”

    言狗子瞪了一眼苏秦,苏秦急忙拿起酒壶给他们俩倒满,自己也坐了下来,低着头不吭声。

    然后言狗子举起杯子,对着噬魂兽苟雷道:“不说那些了,以前是我无知,错怪了苟雷兄,我先干为敬,敬你一杯,兄弟我欠你一条命。

    以后在噬心湖,你是大哥。”

    “这我可高攀不起,刚刚跟你结拜过的那家伙还在湖里泡着呢。”噬魂兽拿着酒杯在手里转悠。

    嘲讽言狗子,错怪黑山老鬼的事。

    “啪。”

    言狗子把酒杯甩在地上,怒视着苏秦道:“都怪人族这小子,误导了我,不然我也不会那样对待黑山老鬼的,都怪他。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这小子告诉了我真相,不然我还蒙在鼓里呢。

    所以功过相抵。

    主要还是哥哥你的面子,人是你送的嘛。”

    噬魂兽苟雷心中大骂,去你大爷的我送的,这孙子自己沾上来的,老子现在都被他控制了,要不是老子急着出去,就这玩意我早一巴掌拍死了。

    前提是老子能干的过那只阴阳兽。

    苟雷举起杯子道:“算你说了一句人话,这小子,还不错,就是嘴太快,让他不要说,非要说,该打。”

    玄龟言狗子从新换了一个杯子后,给自己倒满,他举着杯子道:“哈哈,给我一个面子,还是算了,要不是他,我们兄弟怎么能坐在一起共商大事呢。”

    “不说这些了,来干了。”噬魂兽苟雷跟言狗子碰杯,同饮了一杯。

    砸吧了一下嘴,言狗子道:“苟雷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魂劫谷深处那些老家伙窥视我这噬心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