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佞臣(我真不是狗) 日日生

第六十三章 死生同

    李欣无奈,只能派人去找陈寿。

    此时的西宫,陈寿毫不放松,依旧死死守着宫门。

    虽然大火已经快燎到眉毛了,再晚来几天,估计不用赵哲攻进来,他们就要全部烧的干净。

    一群小兵,跟着陈寿在西宫,把燃烧的宫殿和普通的之间的房屋拆除,尽量做出一个隔火带来。

    大家满脸尘灰,黑乎乎的只剩下一个眼睛,后面的妃嫔们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了,甚至还有几个有闲心来看他们灭火。

    赵鸿一溜小跑,过来之后左顾右盼,发现大家黑乎乎的,一时间竟然找不到陈寿。直到他的头上挨了一下,“你小子,乱看什么呢,那可是陛下的女人,不能看知道么?”

    赵鸿心道,你也好意思说句话,我给你和武贵妃把门就有十来次了。只怕该看的不该看的,你都看完了。

    心中虽然腹诽,但是赵鸿脸上却笑嘻嘻地说道:“嘿嘿,大人,李欣来了。”

    陈寿点了点头,没有过分激动,因为这本就在他的预算内。李欣此来有利有弊,而且后续还会有源源不断地兵马入京,一场势力洗牌后的大动乱已经不可避免。

    “外面有一个西凉军的兄弟,说是二公子进城了,逆太子铤而走险,已经劫持了陛下,正要让你去呢。”

    “什么?让我去?”

    陈寿摸着下巴,道:“我怎么知道,这不是逆太子的奸计,你回去跟李欣说,事实摆在眼前,既然逆太子劫持皇帝,还有什么好说的,不杀他不足以平天下之愤呐。”

    前来送信的人回去报说,陈寿怀疑是天子设计埋伏,不敢前来。

    李欣硬着头皮,亲自来到西宫外,大声喊道:“陈寿,是我,快些开门!”

    宫门上头,都是些西凉军汉,但是此时一个动的都没有。

    他们死死盯着宫门下,没有因为下面的是西凉世子,而开门迎接,所有人都在等陈寿的命令。

    李欣也凝目往上看,看见为首的一个,抱臂站在城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欣身后,一个小将大声喊道:“李伯皓,你见了二公子,为甚不开城门?”

    李伯皓没有理他,甚至不曾有一丝的表情波动,大公子在西凉,有相当一部分的死忠,这些人对李欣十分不满。

    他非但不思报仇,反而一再说什么以大局为重,让李锦的心腹们齿寒。

    李欣看着宫门上头的人,算起来他们都是将军府的人,不听自己的号令,并没有让李欣生气。

    他脑中想的,是如何尽快结束这场宫变并且把对朝廷威信的损害降到最低。

    李欣身后的小将见顶上人的态度,怒从心头起,大声呼喝起来。

    李欣摆了摆手,他们立刻安静下来,“我是李欣,我一个人进去,请开宫门。”

    他的话十分简短,但是很有力道,城门缓缓打开。

    没有人会怀疑二公子的话,宫门开启之后,马上关闭。

    李欣独身一人,进来之后,左右打量,墙后竟然是一道冰墙。

    透过冰看去,里面分明是一具具尸首,地上凹凸不平的地方,多数也是尸体。

    在小小的西宫广场上,遍布人为构造的路障,就算突破了宫门,也不是轻易杀的进去的。

    李欣点头道:“布置不错,有些将才。”

    带路的人自然知道他的水平,能得到李欣一句夸赞,说明做的真的不错,虽然众人都不喜欢这个二公子,但还是觉得与有荣焉。

    “大人,二公子来了。”

    陈寿没想到他亲自进来了,吓了一跳,往他身后看去。

    李欣笑道:“别看了,我自己进来的。”

    “好久不见。”陈寿黑着一张脸,呲着一嘴小白牙,打了个哈哈。

    “陛下传你去春和殿,我来宣旨,够给你面子了吧。”

    陈寿放下手里的铁锹,好整以暇地说道:“兵法说归师勿遏,穷寇莫追。与走投无路的叛军交锋,必定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一点你比我熟。现在逆太子赵哲就是穷途末路,我要是去了,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来。我为国捐躯眼都不眨一下,就怕他对陛下不利啊。”

    李欣心底叹了口气,这小子还是这么油滑,以前自己仗着将军府的势力,还能辖制他一二。

    现在他官比自己大,爵位也和自己一样,而且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手下,更难对付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与赵哲在宫中大战,这场乱子若是不及时收场,后果不堪设想。各地官员打着勤王的名义招募兵马,人人都想来京城分一杯羹;今年又是酷寒,塞外异族饿的眼都发绿了,春暖时候必然南下。到时候中原沦丧,只在一朝一夕。陈寿,我知道,你也不想见到这个局面对不对?你跟我去春和殿,我保证你的安全。”

    陈寿站在原地,有一个秦凤营来的小兵给他端来一盆热水,随手洗了一把脸,把黑灰洗掉,脸上还冒着白色的热气。

    “我可以跟你去春和殿。”

    陈寿说完,他身后的许多将领都大声叫道:“大人!”

    “大人三思啊!”

    “不可轻信他人!”

    “不可出西宫啊,大人!”

    陈寿轻笑一声,对李欣说道:“你看到了吧,并非是我陈寿贪生怕死,实则是那逆太子,根本就是个无君无父的畜生。去春和殿可以,我身后这帮人也要一道去,他们和我一道,同生共死,我就是他们,他们就是我。逆贼赵哲真要动手,我们这几条大齐汉子,死也要保住吾皇陛下。”

    所有人都明白,陈寿口里的保住皇帝纯属放屁,他是要保住自己。

    对陈寿的手下来说,保住他自己,就是保住了所有人。陈寿一死,他们的下场,就如同当年扶风太子的手下一样。

    李欣眼皮一抹,沉思了片刻,开口道:“可以。”

    这下众人没有了后顾之忧,陈寿伸手道:“擂鼓,聚兵,我们去见陛下。”

    广场上,散布在各个角落的人马,慢慢聚集起来,西宫的宫门也终于彻底打开。

    在西宫守了七天,所有人再聚到一块,要走出这个烟熏火燎的宫殿,大家都有一种重见天日的奇妙感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