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佞臣(我真不是狗) 日日生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万夫所指

    大齐各地,都在痛骂蒋褚才。

    虽然陈寿无力北顾,李欣也仓促撤兵,蒋褚才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勾结异族的行为,还是为人所不齿。

    尤其是在大齐,太祖驱除鞑虏,把中原从腥膻中解救出来,才过去百十年。

    胡人率兽食人的可怖过往,还在民间口耳相传,胡汉之间仇深似海。

    这个时候,第一个勾结异族的豪强出现了,就是河东的蒋家。

    蒋褚才保住了自己,但是也把自己彻底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据说他从蒙古回来后,把自己关在祠堂,三天没有出门。

    再出门时候,浑似变了一个人,整个人上下充满着一种狠厉阴鸷。他本来就是一个果决的人,如今更是心狠手毒。

    河东蒋家的羽翼下,也不是人人都愿意背着这个骂名,蒋褚才除掉了几个暗中不服的家族,将他们全家的尸体,悬挂在城门处。族中女眷贬为奴婢,分发给其他家族,也算是杀鸡儆猴。

    一队队的蒙古精骑,正从塞外,走契丹的土地,大摇大摆地往河东赶来,沿途竟然没有一个契丹人敢出城拦截。

    河东,正在成为一个暗流汹涌的火山。

    无暇顾及他的陈寿,心里也憋屈的很,谁让自己实力不济呢。

    他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默认蒋褚才暂时安全了的现实。

    汴梁城郊,大片的庄稼地绿油油的,风吹过,便是一阵沙沙的响声,响声轻微而悦耳,植物的淡淡清新香气随着这沙沙声直沁心脾,令人从里到外的感觉舒坦。

    开封府的达官贵人扎堆,以往这儿都是成片的花园,尤其以皇家牡丹园为最大。

    陈寿掌权之后,杀了一大批的权贵,禁军世家几乎被连根拔起。

    很多华而不实的庄园,就此改成了良田,陈寿雇佣的佃户,可以分得一半的田产,今年是第一年的收成。

    陈寿背着双手,站在站在田埂上眺望着远方,旁边有一棵老榆树,树下拴着一匹纯黑色的宝马。这匹马头形轻俊,前额宽广,耳短竖直,眼大有神。

    当初陈寿从刘知远那里得到了这匹马,魏宁一眼就相中了,本要送给他,但是魏宁念旧,不肯舍弃一直跟随自己的老马。

    结果,老马毕竟是老迈了,即使当年再怎么神骏,也抵不过岁月的摧残。

    魏宁和他的马一样,因为老迈,死在了姚保保的北司手里。

    若是他接受了自己的宝马陈寿想起干爹,还是有些伤怀。

    远处,一骑飞来。马上是一个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胡服,银白色的系带紧紧系住她纤细的小腰,骏马奔驰间马上的女骑士挺胸拔背,柔韧纤细的小蛮腰随着那跨鞍打浪的动作款款摆动,有种迷人的韵律。

    她的纤腰长腿有着极完美协调的比例,往马上一坐,细绸的裤子一下子绷紧了大腿,腴润浑圆的曲线就显现了出来。

    到了近前,那女子猛地一勒马缰,枣红马人立而起,希聿聿一声长嘶,碗大的马蹄重重地踏向地面。马蹄还未着地,马上的女骑士便一跃而下,珍珠白的尖翘缎靴稳稳地踏在草地上。

    “寿郎。”李灵越骑了这么久,脸不红气不喘,甜甜地笑道:“这儿风景好美,比凉州好多了。”

    “凉州有凉州的好处,汴梁有汴梁的美景,在我心中只要有你在的地方,都是最好的地方。”

    李灵越俏丽的脸蛋儿上带着一抹潮红,红晕衬得她的脸蛋儿愈明媚,娇羞地说道:“你就会哄人开心。”

    她突然走到陈寿跟前,左右看了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说道:“寿郎,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别被吓到。”

    “什么事?”陈寿心里咯噔一声,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李灵越又靠近了一步,做贼似地看了一圈周围,趴在陈寿耳边,轻声说道:“我姐姐她,有了身孕了。”

    陈寿吓得又退了一步,心虚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灵越心情比较好,她得意地皱了皱鼻子,笑道:“这件事能瞒得过我?我略施小计,让知画去打探了一番,就知道啦。”

    又是这个死丫鬟,陈寿心里暗恨这就是个惹事精,我非收拾了她不可。

    “呵呵,这件事关系到你们李家的清誉,你可不要乱说。”

    李灵越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唉,家门不幸啊。我们李家的门风,被她给败坏了,幸亏我找到了寿郎,以后就是陈家人了,丢人丢的轻一点。”

    陈寿突然有点不开心,李灵凤也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有了自己的骨血,他本能地不喜欢有人在背后说她坏话。

    李灵越见他长时间脸臭臭的不说话,凑上前,挽着他的胳膊问道:“怎么啦,你该不会是怕我也你放心啦,我又不是李灵凤。”

    “你怎么连姐姐都不叫了。”

    “我怕你误会我和她是姐妹,都对夫君不忠寿郎,你怎么,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

    陈寿心里有点烦躁,转头看见李灵越怯生生的样子,又有些自责。这才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还是早就两情相悦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心里的怒气没了,但是对李灵凤,又生出丝丝愧疚来。

    主动牵着李灵越的手,陈寿笑道:“我可从来没怀疑你呢。”

    避暑宫内,李灵凤坐在梳妆台前,拈起碧绿的一支步摇。轻轻插入鸦黑的髻,对镜看看,嫣然一笑,轻启朱唇俏皮地道:“好一个美人儿”

    她身后的知琴和知棋,捂着嘴偷笑:“大小姐,哪有这么自夸的。”

    “就是,虽然大小姐国色天香,也不能自己说啊。”

    李灵凤自顾自地对镜梳妆,头也不回,问道:“我让你们透气给知画,你们说了?”

    “婢子当然按大小姐的吩咐做了,只是咱们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哼,你们懂什么,我要的就是让她知道。”说到这儿,李灵凤嘴角一笑,左颊上出现一个梨涡,咬着唇道:“小妮子跟我斗,差得远呢。”

    “大小姐,笑的好吓人”

    “就是,有点奸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