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佞臣(我真不是狗) 日日生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丘之貉

    避暑宫,道观。

    陈寿手持着一把香,小道童点着之后,他虔诚地拜了三拜。

    上面的三清神像,依旧是慈眉善目,笑道十分和善。

    陈寿把香插到香炉里,不经意抬眼一看,顿时有些心虚。

    三清笑的怎么有点内涵。

    厽厼。不管他了,反正最近这段时间,运道不错,没事拜拜神,求个心安也好。

    陈寿拜完之后,道观内的几个道士,把他送了出来。

    这里本是陈寿给更元帝炼丹的地方,那个古朴大气的炼丹炉,现在早就废弃了,不过依旧养着许多的道士。

    他们主要就是负责,给陈寿教习一些养生之道,顺便研究研究火药。

    这个时候的道士,很多都是五项全能,火药就是道士炼丹时候发明的。

    上完了香,陈寿漫步出来,轻车熟路来到怀善公主的院子。

    如今李灵凤不再,整个避暑宫,就这么一个姘头,陈寿浑身轻松。

    哼着小调进来,瑜伽达人怀善公主,正在地上坐着天竺传来的瑜伽。

    见到陈寿进来,她脸上一喜,随即又板着脸,继续做起来,并没有起身。

    陈寿笑着上前,看了一眼怀善的身段,穿着紧身的纱衣,在瑜伽动作下,臀如蜜桃饱满水***像木瓜优美圆润,曼妙身姿尽显无疑。

    陈寿毫不客气,在她的粉臀上捏了一把,怀善冷笑道:“别碰我,你还知道上来?”

    说完,她竟然直接转身,按到陈寿,骑在他的胸膛上,嗔道:“你自己说,多久没来了?”

    陈寿笑道:“这不是年底事多么,你当我不想来呢。”

    自从做了陈寿的姘头,和他勾搭成奸,怀善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滋润。

    以前时候,更元帝只顾自己享受,其实子女的生活一般。

    陈寿可不一样,对自己的姘头从不小气,怀善住在风景如画的避暑宫里,洗澡就是温泉,想吃什么都有,动辄还有陈寿送来的首饰珠宝,蜀锦苏稠,总之就是吃穿用度,都比以前上了一个档次,也更加的自由。

    闷了就可以带着丫鬟,去侍卫那儿说一声,自有人便衣护送她们下去游玩。

    唯一一点,陈寿来的有点少,让她时常念的很,寂寞少妇,独守空房。

    好不容易见了陈寿,怀善也不敢太过骄纵,生怕惹毛了他再走了。

    稍微发作了一阵,她就顺势一趴,倒在陈寿的怀里。

    两个人在地毯上,用了一招老树盘根,厮磨亲嘴、

    陈寿眼看她眉儿轻轻地颦着,唇儿轻轻地咬着,鼻息细细地喘着,眼儿如丝地媚着,心道进入状态可真快。

    这几天尽是陪着姐妹两个睡觉了,姐妹两个都有了身孕,而且想要一块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陈寿老实得很,已经很久没有房事,也禁不起几下撩拨。

    两个人干茶烈火,一碰就着,陈寿咻咻地喘着粗气,按着怀善的脑袋,压到地毯上,道:“我的儿,不知怎的,今儿个就想吊起你来弄,你可愿意。”

    &#32&#36861&#21727&#25991&#23398&#32&#122&#104&#117&#105&#121&#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你这天杀的狠心贼,莫不是想来一场打金枝?”

    “打得么?”

    “都依你。”

    半个时辰,陈寿躺在地上,如圣佛一般,双眼澄净。

    一旁的软如春泥,手足却还汗腻腻地缠绕他强健有力气的身体上,随着他起伏。

    陈寿在她桃臀上拍了一下,道:“还不起来,当心着凉。”

    怀善扭了扭身子,在他脖子上舔了一口,晃着手腕说道:“你看看,都肿了。”

    陈寿装模作样地给她吹了一口,横腰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你这次怎么这般威风?”怀善眉眼如丝,吃吃笑着问道。

    陈寿笑着拍了拍胸膛,道:“爷哪次不威风了?”他走到床边坐下,抚着怀善的额头,说道:“你在这避暑宫,万般都好,就是伺候的人少了点。”

    说完拍了拍手,进来六个少女,怀善仔细一看,模样和汉家女子不同,竟然都是胡姬。

    她们依次进来,屈膝跪在地毯上,房间内弥漫这一股春色的味道,地上胡乱扔着一些红绳,还有一根藤条,她们多少知道一点,房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是?”

    陈寿笑道:“一个西域的王子,落难到了咱们这儿,托庇于我。他送的这些胡女,最是温驯,我寻思着,让她们来伺候你算了。”

    陈寿说的十分高风亮节,其实心里想的是,李灵凤和李灵越现在都在府上,把她们放在府上不好意思玩的太过,还不如放到避暑宫来。

    改天操练一番,枪枪见血,也是一个乐趣。

    怀善笑道:“那就留下吧。”

    几个胡女轻轻以额触地,口呼谢恩,然后才起身。怀善让自己的丫鬟进来,带着她们去院里,安排床铺和衣服,熟悉一下院子。

    能在避暑宫,就是很大的运气,说这儿是一个世外桃源也丝毫不为过。

    建在高山之巅,远离尘世的喧嚣和黑暗,到处都是新鲜的空气和绝美的景色。周围的建筑,更是充满了东方的韵味,让人一眼看去,整个人都舒服起来。

    不得不说,更元帝还是会享受,当然他在增建这个避暑宫的时候,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儿成了他的臣子,会在这养着他女儿当外室。

    怀善看着,笑道:“胡人的规矩,比我们皇家还大,这几个胡姬果然温驯,你没留在府上受用?”

    陈寿说道:“她们以前的主人,残暴无比,那群人骑着骆驼占据了咱们西边广袤的领土,见人就杀,毫无人性。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过去,解救无数跟她们一样的苦命人。”

    怀善露出一只脚来,在陈寿身上轻轻撩过,笑道:“我怎么听那些小太监说,你在城郊建了一个清真寺,和那些人打得火热,关系不错呢。”

    陈寿笑道:“不然他怎么会一个劲送我东西,这都是权谋,你不懂。就比如说,我还可以你那驸马关系不错,但是并不妨碍我,转眼杀了他,每天玩他的公主娘子。”

    怀善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啐道:“还有脸说别人骑骆驼的,我看呐,你比他们好不到哪去。”

    “错,我比他们,坏十万八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