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医许阳 唐甲甲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两派撕逼

    省中医院。

    这边有个住院病人,一群中医专家给他诊断完了之后。

    又回到了诊室里讨论。

    “我就说吧,这次的寒包火跟以往的都不一样,所以麻杏石甘汤的效果很普通!”

    另外一个小老头立马道:“我就说嘛,从五运六气来说,今年是燥象明显,你们在方子里面不体现这一点,效果肯定出不来。”

    其他人纷纷皱眉。

    曾经被乙脑专家组光荣救治过的齐老沉吟道:“所以咱们辨证工作还是没有完善的,今冬的这此流感应该是属于冬温无疑,但是在冬温的范畴里面如何继续深化辨证,这还需要我们继续分析。”

    其他人都点点头。

    何教授脸上也露出了忧色。

    齐老又道:“然后可以根据病人的病情轻重程度不同,先把流感大体上分为这几个阶段的证型,第一个是风热犯肺,第二个是热毒袭肺,第三个是毒热壅肺。根据程度不同,来先定好应该使用的药物。”

    刚刚那个发言的小老头不乐意了,他忙道:“哎,齐老,您这说的是比较典型的冬温,但是今年根据五运六气的变化,你这样是比较片面的。”

    会议室上有一个留着长胡子的经方派的老专家,他摇了摇头,说:“诸位,听我说一句,我吧,个人还是认为,今年的这次流感并不属于伤寒,而是属于伤寒。”

    何教授一听头都大了,这又开始说伤寒了。

    经方派的老专家道:“为什么我敢这么说呢,我可不是无的放矢的,我经过病案的搜集和观察,发现这么一个特点,像这次小儿患病特别多。”

    “他们普遍出现了头晕恶心,纳呆等症状,这是什么?这是少阳病的典型症状。”经方派老专家一瞧桌子,眼睛又睁大了几分,仿佛他又发现盲点。

    他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又道:“而且这次患者的高烧都是下午和晚上比较严重,这是什么,这是少阳和阳明合病啊!这不就是伤寒么?”

    “当然了,还有一部分患者还伴有头痛,鼻塞,流鼻涕的症状,这就是太阳、少阳和阳明三经同病。这时候就应该要选用小柴胡汤来治疗,合并可选小承气汤或者白虎汤。”

    “要是还有太阳证,那就选用葛根汤或者麻黄汤嘛,这样去治,肯定能应对这次流感的。”说完之后,经方老专家又嘀咕一句:“伤寒的六经八纲足以统御天下疾病,什么温病不温病的,画蛇添足。”

    这话一出,齐老立马不高兴了:“陈老,你这样说就有失偏驳了,温病本来就是对仲景学说的一种补充,尤其是在历年的流感上面,温病学派可谓是屡立奇功,你们经方派做了什么了?”

    经方陈老专家梗着脖子道:“那是领导的问题,要是早用经方派的提议,这些流感早都控制住了!还对仲景的补充,你们这是对仲景的背叛!”

    齐老怒道:“还领导问题?自己水平不行,怪领导咯?还你们行,非典的时候怎么不用你们经方?乙脑的时候,怎么没用你们经方?”

    经方陈老专家冷笑道:“有你这个躺着被治疗的高人在,哪里用得着经方啊?”

    “嘿!”齐老一听更生气了。

    那个研究五运六气的老专家赶紧劝道:“别吵了,别吵了。不管是经方还是温病,都一定还是要在运气学说的指导下进行辨证。”

    齐老一指老专家:“那你说今年应该用温病治还是用伤寒来治?”

    经方陈老专家也立刻盯着五运六气的老专家,老专家顿时感觉孤独弱小又无助。

    何教授也听得两眼一翻,又特么吵上了,伤寒和温病两派撕逼几百年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消停过。

    平时大家都是各治各的,倒是都可以和平相处,但是一旦弄到这种流感上面,每个人的想法都放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有意见的碰撞,对于这两派来说,自然就碰的更加厉害了。

    聊了足足两天了,现在又进展不下去了,辨证真头疼。

    何教授也是老专家了,经历过很多场面了,他知道面对这种流感,争吵是非常正常了,要是一点争吵都没有,那不是成一言堂了?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家的意见都是绝对统一,那要是这么简单的病,他们还需要这么大张旗鼓,这么多老专家在这里聊个半天么?

    所以争吵是正常的,吵着吵着也就吵明白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一般来说完成对大流感的辨证,最快也需要四五天时间,因为吵都要吵很久了,这还没算上搜集整理和分析各种资料的时间。

    还是刚开始呀!

    何教授无奈地摇摇头,他又想到了许阳。他也不禁苦笑一声,昨天他还真是冲动了。太上头了,一下子就要把许阳的结论拿过来讨论。

    都怪自己之前太过相信许阳的水平,但这种流感的辨证,不是单一病例那么简单的,你要分析的是整体,他们吵了这么久都没结论呢。

    现在看来,许阳他们所谓的结论应该就是许阳一言堂了,一个人的结论总是会有偏颇的。他们专家组这边连伤寒还是温病都还在吵呢?

    “哎?话说许阳是属于哪一派的?倾向于伤寒还是温病?”何教授又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何教授心里想着等会儿,他们这边吵架吵完了,他再给去给许阳打个电话,问问他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别是都错的找不到边了。

    何教授耳边响着激烈的争吵声,他眼睛望着窗外,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忧色,希望能赶在爆发前完成辨证吧,然后尽快制定出治疗方案。

    至于完善治疗方案,则是需要在治疗中一行,根据流感的程度大小,一般来说都要完善个三四次。

    但是他们现在连辨证都没吵清楚呢。

    “希望爆发来的晚一些吧……”何教授默默祈祷一声,再多给他们一些讨论的时间吧。

    何教授露出了微微笑容。

    二日后,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