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医许阳 唐甲甲

第四百零八章 脱险

    许阳说道:“你的情况呀,确实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你自己也是名中医,心里应该也很清楚,现在已经到了极期,属于正气虚脱的状态。”

    “身体反而不发热了,面色苍白,四肢也开始有了厥逆的表现,这是很明显的阳证转阴,病入血分了。”

    “明显不发热了,但身上却还一直在出汗,这是无法固表了,阴阳开始离诀了。再往后发展,就要到垂危时刻了。”

    这话出来,几人纷纷皱眉,大家都是行内非常顶尖的医生,谁能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啊。

    对方主任道:“病情我们也都清楚,我们用的治疗方案也是益气固脱,回阳救逆。所以我们用了参附龙牡救逆汤合生脉散,然后再配上西药一起救治。可是效果不是很明显。”

    许阳说:“效果不明显是因为你们配伍和剂量不是很合适。”

    其他几人都疑惑地看着许阳,这个方案也是经过许多名老中医讨论出来的,怎么突然那到许阳这里就不合适了?

    只是其他人也没有直接质疑,究竟许阳的战绩在这儿呢。

    许阳也看出来他们的疑惑了,他说:“应对一般的正气虚脱,这个方子还是可以用的,但是一旦病人到了极期,甚至开始阴阳离决了,那就不够用了!”

    “此时需要及时的回阳救逆,益气固脱。生死关头,救阳为上,存的一丝阳气就多一份生机。而对于固脱,我喜用的还是山萸肉,此为固脱之最强。这样吧,我重新拟定一个方子,服用之后,一昼夜内就能看见成果了。”

    对方主任和张德中对视一眼,对方主任点头:“好,那就麻烦你了,许主任。”

    张德中则道:“许医生,你开完的方子能让我看看吗?”

    许阳则道:“当然可以。”

    这边事了,许阳就出去给他开方了。许阳对于治疗危急重症还是非常在行的,他虽然被屏蔽了记忆,扔到了这边来,但是医术并没有被屏蔽。

    轮到治疗危急重症的本事,许阳绝对能排到全国前几名去,要是许阳都没有办法了,那就只能证明真的是性命该绝了!

    许阳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在前医的方子上做出了调整,其实里面藏着的也是破格救心汤的变方,只是要更合张德中的病情一些。

    现在张德中虽然病情已经到了极期,但是也没有到了垂危时分,所以没那么危险,但是处方也不能小了,一定要及时阻断病势传变,不然很快就会垂危了。

    许阳给他们开好了方子。

    对方主任一看就苦笑起来了。

    然后他又拿去给张德中看。

    张德中看了之后,也不由笑了起来:“早就听说许阳主任用药生猛了,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许阳一本正经地说:“没办法,不及时逆转病情,你会很危险的。中医治疗危重症,讲的就是速效。稍一拖延,可能就会错失良机,反倒是贻误病情,得不偿失。”

    张德中闭了闭眼,说:“好,我同意你的方子。”

    对方主任忍不住喊道:“德中……”

    张德中喘息着说:“你们还有别的更好的方案吗?”

    对方主任也没话说了。

    张德中说:“就用这个吧,我信许阳。反正叶欣护长已经没了,我就算也没了,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句话,把这几人都堵的厉害。

    许阳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天都黑了,他出来之后,就走了。至于服药结果怎么样,其实明天就能看的出来了。

    许阳回到住处,照例翻出病例和医书出来看。可是今晚,他却怎么样都看不进去,心一直静不下来。

    许阳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心绪很复杂。

    “唉……”最后他也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声,放下手上的医书和病案。

    今晚,不看书了。

    ……

    翌日,天明。

    许阳接到电话,邀请他赶紧去省中医院会诊。

    许阳知道张德中服药之后的反馈已经出来了。

    许阳就赶紧去了省中医院,还是昨天那俩,两人又赶紧带着许阳去ICU。

    许阳又问:“他情况怎么样?”

    对方主任回道:“昨晚到现在先后付下你开的一整剂药了,他的出汗已经停下了,四肢也会温了,喘息也平定了。”

    对方主任说的眉飞色舞,神色有些激动。

    许阳也是微微颔首。

    懂行的人都知道,这是阻断病势传变的关键,各项危险的情况都减轻了。这就证明了许阳的方子见效了,而且效果很好啊。

    张主任都病半个月,他们是眼瞧着他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好不容易病情有了好转,他们能不激动吗?

    对方主任看许阳的眼神,都快敬若神明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进了ICU之后,张德中的情况好很多了,精神也恢复了不少,连说话都有力气了。

    许阳又重新给他做了诊断,脉象也和缓一些了,昨日的险象已经除了,只是病邪仍旧未退,还需要继续用药。

    这一次,张德中看许阳的眼神也很复杂。昨日,他是觉得自己可能也要死了,但是今日他却又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了。

    张德中的心情很复杂,他见许阳给他诊断完了,他突然出声问道:“要是早些找你来,你是不是也有把握救下叶护士长?”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app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对方主任和刘何君一时间都无言了。

    许阳的神情也默了默,然后他松开了张德中的手,他说:“你昨天问我有没有失手过?我没有回答,但我现在可以告诉过你。有!”

    “人力终究不是万能的,医术也是有局限的,我们是没有办法做到能治好所有病人。我们只有倾尽全力,不顾安危,问心无愧,对的起我们身上穿的这身白大褂。”

    这一刻,张德中落泪了。

    三日后,张德中转轻症,开始进入恢复期。再过一周,逐渐痊愈了。

    他终究是从死亡线上再度走了回来。

    ……

    这一场抗非大战,需要总结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这个民族,总有埋头苦干的人,也总有拼命硬干的人,总有为民请命的人,也总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场战争没有赢家,有的是只是前赴后继,不计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