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旧日之箓 熊狼狗

第920章 大战终局和时空干涉

    望着眼前瞬息万变的战场,一直站着旁观的娇娇也被不断震惊到了。

    特别是看着那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的镇压之下,逐渐僵持起来的局面,她连忙问道:“哥,现在咋办?”

    “感觉没法玩了啊。”

    楚齐光却似乎没有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而是以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说道:“如果开出四十九太无道真殿就真的天下无敌,太虚道祖也不用在这时间螺旋里一次又一次积累了。”

    “在这个宇宙中,最重要的始终是境界,其他一切法宝、术法、战术……都是在境界没有拉开绝对差距前才有效果的。”

    “太虚道祖在过去近百次的时间循环,耗费了上千年时光所得到的最大收获,绝不是这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而是在消化无数资粮后对境界的提升。”

    “但到了他们那个境界,还想要再做突破又哪有那么简单。”

    “即使是循环了那么多次,太虚道祖仍旧没把握战胜季无烦。

    “而被太虚道祖如此看重的对手季无烦,又如何会坐以待毙呢?”

    “太虚道祖想要在季无烦出手之前,就用时间螺旋来积累足以获胜的实力……”

    “季无烦,也很可能会在不断回滚的时间中,察觉到太虚道祖的动作。”

    “毕竟回滚时间,本就是他一直在研究的技术……”

    就在楚齐光和娇娇谈话的时候,天河道祖身上的异变已经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娇娇惊异道:“那个好奇怪……”

    楚齐光说道:“他来了。”

    与此同时,登神台的上空,伴随着时空结构的轰然破碎,在空茫茫一片的巨大空间碎洞之中,两股伟大的意识从天而降。

    撕天裂地般的杀意朝着楚齐光狂涌而来,甚至引发了登神台的极大震动。

    显然是巨阳道祖、末劫道祖被太虚道祖送走之后,直接来到了此界擒拿楚齐光。

    人猫相辅之下,娇娇同样通过楚齐光的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哥,这两位又是重量级啊。”

    “你接下来又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

    楚齐光说道:“暂时让极光帮忙挡一下吧。”

    “现在可不是关注这两位的时候。”

    说话间,漫天光流从楚齐光的体内爆发了出来,暂时减缓了两大道祖的降临。

    不过极光道祖的实力本就远远不如末劫、巨阳这两大道祖,又是被楚齐光借力施展,阻挡显然不能太久,但对楚齐光来说已经足够了。

    此刻娇娇也和楚齐光一起,将注意力放到了天元界内。

    ……

    “……太上,你的境界越高,实力越强,却也越孤独。”

    随着太上道尊的这番话说完,天河道祖的体内也涌出了一股股危险至极的气息。

    “季无烦……”太上天尊的声音缓缓传出:“如今能对未来插手的可不止你一个了,因为你的妄想,这个宇宙已经变得一片混乱,甚至远远超过了你的估计。”

    “而你的败因就只有一个,就是你的狂妄。”

    一道隐隐约约间的门扉幻影在天河道祖的背后时隐时现,似乎不断想要打破时空的阻隔降临于此,但却有始终无法成功。

    正在远处看戏的娇娇说道:“又是门?那也是太无道真殿吗?”

    楚齐光否定道:“不一样,那应该是未来的天道之门,也是太上天尊一直守着的地方。”

    娇娇叹道:“好乱啊,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楚齐光解释道:“现在是太上天尊上了天河道祖的身,季无烦则是上了太上道尊的身,然后太上天尊和季无烦……这双方才得以进行这么一场跨越了时空的交流。”

    “可惜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但看来太上天尊似乎是被激怒了,可就算如此他的力量也无法穿越历史,真正降临此时此刻此界。”

    与此同时,太上天尊和季无烦的交流还在继续。

    季无烦说道:“太上,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太上天尊冷哼一声道:“如果我都不选呢?”

    季无烦真诚地说道:“你应该听一听,真的。”

    “太上,我是如此纵容你的成长,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让你在天道之门前做个门卫。”

    “我对你有着更高的期待。”

    “而今天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成长的关键节点。”

    “古往今来,你能够洞察到的历史之中,再也没有比今天更适合的机会,这个帮你摆脱天道之门的机会。”

    “如果你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就可以配合我,一同停下这时间螺旋,帮我带走太无道真殿,也帮你离开天道之门。”

    “又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无动于衷,坐视太虚的又一次失败,然后在漫长的时空结构中寻找机会时……一次又一次地看着这一切,直到你做出前一个选择为止。”

    “但不论你我都明白,这是你最好的机会,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你能做出的选择就只有帮助我,或者犹豫、不满、反抗……一次又一次后,再帮助我。”

    说话间,眼前的天河道祖猛地一指点出,刺目的剑光如同一道从天而降的银河落下,朝着太上道尊狠狠斩去。

    就在这银河落下的同时,其中蕴含的星光在刹那间引发了无穷变化,五种天河道祖自创的绝世道术升腾而起,化为一股足以崩灭时空的毁灭性力量。

    并且这股毁灭性力量一出现,就像是不断自我复制一样,其破坏力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迅猛提升起来。

    楚齐光心中念闪:‘是天河道祖的五大神通合一后的绝招……混元星宿劫。’

    ‘这招入门只不过是第一重劫力,威力也就是寻常的搬山填海,但之后每增加一重劫力,威能成倍增长,最后可达十二万九千六百劫力……其威力已经难以计量。’

    娇娇同楚齐光保持着闪电般的意念交流,此刻也问道:‘那后面又是什么?’

    只见天河道祖的混元星宿劫再起变化,竟引得四周围虚空动荡、灵机干枯。

    天河道祖冷冷道:“在太上的启发之下,我与他一起合创了这一式剑术,一剑之下足以削去神位,斩落境界,禁绝万千神通。”

    “现在就请你破解一番吧。”

    “季无烦。”

    但面对天河道祖的这一剑,季无烦的思维却比剑光更快。

    笑声伴随着他的意念传出。

    “不错的尝试。”

    “看样子你这段时间又对天道有了新的理解。”

    “但没有意义……”

    只见太上道尊的身形上一刻气息还极速跌落,种种代表着境界、知识、领悟的光影从他背后飞射而出。

    但下一刻,伴随着季无烦的思维变化,眼前的太上道尊手掐道诀,接着一指点出,竟然施展出了同样的一剑斩向天河道祖。

    剑光碰撞间相互泯灭在虚空之中,天河道祖吃惊道:“你为何也会这一式剑术?”

    太上道尊看了看自己的手,也有些吃惊道:“他教我的。”

    “就在刚刚那个瞬间。”

    说话间,只见一块奇异宝石浮现在了太上道尊的额头,散发出莫名的光辉,似乎能看到重重时间的幻影。

    楚齐光有些贪婪地看向这块宝石,说道:“现在刹那时……”

    娇娇疑问道:“什么石?”

    楚齐光解释道:“过去不变石,现在刹那石,未来无限石……这是在季无烦的策划下,不同世代文明所打造的仙道奇物,论起威能的话恐怕还在太无道真殿之上。”

    “现在太上道尊用着的这一块,便拥有停止整个宇宙时间的作用。”

    “他应该是刚刚停止了时间,让季无烦在停止的时间内教会了自己天河道祖创出的剑法……”

    “真是奢侈的用法,比起对敌,这种做法更多的是用来进行威慑吧。”

    就在楚齐光向娇娇解释的时候,天河道祖显然也和太上天尊完成了交流,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思绪在刹那间有着难以计数的变化,却迟迟没有得到真正的结论。

    “太上,你犹豫了吗?”天河道祖冷冷说道:“难道你要和这叛徒联手?”

    季无烦善解人意地说道:“他没有在犹豫,而是在进行尝试。”

    “他刚刚至少重新插入了这段历史一白二十二次,用了上百种不同的办法,创造了12种足以改变局势的道术。”

    “但都在他念头升起的同时,就发现记忆中已经存在了。”

    “因为我提前教给了现在的太上这些办法和破解之法。”

    “那么……玩耍可以结束了吗?太上,我们该办正事了。”

    天河道祖在心中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太上天尊有些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和他一样,可以借助天道,对时空进行复数干涉。”

    “但他……他可以在我进行干涉之前进行干涉。”

    “就好像是穿越了我的穿越。”

    “简直……不合逻辑。”

    不论是太上天尊还是天河道祖,都是在宇宙中纵横已久的大人物,但现在两人电念间交流了足以填满无数个文明的信息,却仍旧无法理解季无烦到底做了什么。

    而这种不理解……比单纯地输给对方更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绝对的差距。

    伴随着太上天尊的一声叹息,他已经暂时放弃了这一次和季无烦的斗争。

    但想到自己就是被季无烦困死在天道之门前,现在却又要帮助对方才能解锁,他心中就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只想着等自己脱困之后,必然要找机会好好‘报答’季无烦一番。

    ‘当务之急仍旧是先借着这个机会脱困再说。’太上天尊心道:‘这次……就让你再得意一下。’

    天河道祖心中同样思维电转:‘太上为了脱困,必然会答应季无烦。’

    ‘季无烦破开太虚的时间螺旋,已经是必然之势,这其实也和我目的相符。’

    ‘不如顺势而为,争取在时间螺旋结束后,能够积累到更多资粮和成本,对抗未来的大劫。’

    天河道祖看着对方说道:“……我明白了,那就开始吧,要如何配合你?”

    这两大强者全都是心志坚毅,个性果敢之辈,在确定了无法阻止眼前的季无烦后,他们便理智而又果断地决定,在以对方的胜利为前提下……尽量保存自己的利益和成果。

    既然失败已经注定,那便要在失败的前提下争取下一次的胜利。

    季无烦说道:“嗯,和我预计的一样,那么我们便开始吧。”

    就在双方交流着的时候,四十九道光轮从天而降,代表着太虚道祖的意志落向天河道祖以及太上道尊。

    无穷无尽的天道扭曲力席卷向了他们,瓦解着他们的所引发的各种宇宙现象。

    太虚道祖的思维也带着冷酷的杀意袭来:“太上、天河,你们竟然和季无烦联手,那准备好受死了吗?”

    其余道祖察觉到季无烦的出现之后,也齐齐跟在了太虚道祖后面,伴随着星河倒转、时空破碎的等等非凡气象,狂暴的敌意也紧随而来。

    破碎道祖怒叱道:“天河!你要和季无烦勾结一气?”

    天河道祖冷静道:“时间螺旋已经是必败之举,此刻你们与其帮助太虚道祖成为必败的一方,不如想着如何为虚道宫保存更多火种吧。”

    “放肆。”

    伴随着太虚道祖的意念响彻整个天元世界,四十九道光轮已经将天河道祖、太上道尊所在的方圆万里重重包裹起来。

    “季无烦,你一身道术境界之深,的确已经称得上开天辟地,在这诸天万界中距离天道最近的一人。”

    “但在这时间螺旋之中,你仅能以意志降临,就想要败我,未免太过狂妄了。”

    “至少此时此刻,我天下无敌。”

    “你既然来了,便正好验证一番我为了败你所创的这招道术。”

    “混沌始分,鸿蒙之辟。”

    伴随着四十九道光轮的高速运转下,重重宇宙幻影在期间浮现出来,在幻影照射之下,一切物质的结构逐渐崩塌,似乎回到了那混沌一体的洪荒时代。

    “来了。”楚齐光说道:“这招是太虚道祖的跨越虚空,观察宇宙大爆炸后所领悟的道术。”

    “特别是在四十九做太无道真殿的推动之下,简直就是个小范围的宇宙大爆炸了,就破坏力来说已经达到了物质界的极点……”

    望着这一幕的众多道祖眼中都浮现出阵阵骇然之色,此刻他们真正理解到了太虚道祖的底气到底是什么,而对方刚刚和他们的交手也的确是大大放水了。

    众人的脑海中闪过对方刚刚所说的话,也许就像太虚道祖所说的,她只是不想浪费而已。

    看着这一幕的季无烦同样一脸欣赏,他赞叹着说道:“太虚,虚道宫历代道祖之中,果然以你为天赋第一。”

    “你既然已经能洞察鸿蒙初辟之相,那就便也明白了几分伟大文明创造这片宇宙时空的奥妙。”

    “别人不理解我的理念,你却应该明白。”

    “既是如此,为何还要阻我?”

    听到季无烦的这番话,娇娇疑惑道:“这是啥意思?”

    楚齐光解释道:“目前宇宙中的主流看法,是伟大文明创造了天道,立下了物质世界的规则,造就了如今的宇宙结构,而这个过程就是所谓鸿蒙初辟之相。”

    “但目前看来,似乎季无烦、太虚道祖都洞察了这一过程,却产生了不同的理解,继而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决定……”

    与此同时,四十九道代表着太无道真殿力量、代表着天道扭曲力的光轮运转越发激烈,收束的时空区域也逐渐演化为了一片混沌,宛如宇宙诞生之前的景象。

    太虚道祖的意识伴随着此等异相,再次传遍天地:“季无烦,你错了。”

    “你的妄想只会导致宇宙的失衡,时空的混乱,甚至引发过去和未来的战争。”

    “光是你们的时空干涉,已经引发了何等的乱局?若是回滚上百亿年,又会混乱到什么程度?”

    “哪怕你我这等的存在,亦会淹没在历史的乱潮之中……”

    季无烦叹道:“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下一刻,便看到天河道祖的手掌和太上道尊的手掌按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未来代表着太上天尊的意志,和此刻太上道尊的意志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无尽的虚空长河似乎在太上的面前浮现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被联系到了一起。

    季无烦指引道:“稳住,我要让你打破时空隔阂,斩断因果之径,将你未来的力量传递过来。”

    但这种联系引发了时空的严重反噬,太上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元神似乎都在逐渐消解。

    他怒斥道:“不行,你这样做违反了虚空的规则,时空会失控的。”

    就在这时,他似乎隐约之间看到季无烦的身影在虚空中一闪而过。

    一枚硬币从他手上被抛了出去,在那无尽黑暗之中,太上似乎在硬币上看到了一个‘楚’字。

    而随着这枚硬币的抛出,虚空的暴动似乎安静了下来,太上天尊竟然感觉到自己未来的力量竟然源源不断涌向过去的自己。

    太上惊道:“这是什么?”

    季无烦说道:“一种可以跨时空交易的货币,可惜还未完成,才只能在你自己和自己间交易……”

    “好了,一枚就只能传过来这么些了,接着按我告诉你的来发动。”

    只见太上道尊身上道道紫色仙光暴涨而出,随着双手道诀变化,那象征着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的光轮就像是被卡住了一样,伴随着响彻天地的轰鸣,骤然停滞。

    与此同时,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就像是失控了一样,原本化为一片混沌的区域重新恢复了平静。

    在场的众多道祖几乎无一人看明白了太上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幕的。

    就连楚齐光听懂啊娇娇的疑问,也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招数。”

    只有太虚道祖眼中寒光大方,她看出了太上这一招的恐怖之处。

    如果说她刚刚是驾驭太无道真殿来拟鸿蒙初辟之相的话,那么太上此刻在季无烦指导下施展的道术,便是拟天道初成之相。

    ‘他重组了这一小片时空的一个小天道,引发了太无道真殿的失序……’

    ‘季无烦……’

    太虚道祖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为了以防万一,她直接就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想法,而是启动了时间螺旋。

    但下一刻,她的眼中已经闪过道道震惊之色。

    季无烦幽幽道:“时间螺旋,不是你创造出来的,是我创造出来的。”

    太虚道祖戾喝道:“不可能。”

    季无烦淡淡一笑,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反应:“嗯,一百次回滚的数据,也差不多够我用了。”

    太虚道祖刚想要说话,时间螺旋失败的反噬已经在她身上轰然爆发,道道虚空裂隙直接在她身上炸开。

    与此同时,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也彻底失控,化为四十九道光流射向诸天万界各处。

    看到这一幕的众多道祖立刻齐齐出手,全都朝着这神器之王争抢了起来。

    但就在下一刻,伴随着太上道尊额头上的现在刹那时骤然发动,光芒一闪之间……那漫天象征着太无道真殿的光流已然齐齐消散。

    在场的道祖们立刻看向了天河道祖和太上道尊,一场惊天大战骤然爆发。

    楚齐光看着这一幕心中一跳:‘暂停了时间之后,一口气把这四十九座太无道真殿都收走了吗?’

    娇娇看着这一幕眼睛都有些红了:‘哥,我们不能抢几个吗?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啊。’

    楚齐光说道:‘现在是没办法了。’

    他心中感叹道:‘太虚道祖耗费上千年时光,一遍又一遍用天人九福收割全宇宙的资粮。’

    ‘但最后还是被更高一级的大鳄给收割走了。’

    ‘不过总算我还有别的收获。’

    只见随着太虚道祖遭受重创,原本被空寂轮回仙光给束缚的赤魃、荒和觉空齐齐挣脱了出来。

    他们的意识剧烈震荡,目光之中一片空无,似乎还没从轮回仙光的攻击中恢复过来。

    他们浑身血肉不断起伏、变化,就像是化为了种种不同形态的天演兽,是血肉在适应意识的变化。

    看到这一幕的楚齐光心中一喜:“应该是成了。”

    地球上的天演兽拥有极强的进化能力,甚至当初在皇极天君后的实验下能够逐渐适应虚空脉冲的环境。

    而在得到赤魃、荒和觉空这三大绝世高手的意识驾驭,并且修炼了根据季无烦所写的《紫府秘箓》所创出来的天渊正法之后,天演兽的肉身也变得越发可怖,进化能力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于是经过楚齐光的反复尝试,利用太虚道祖不愿浪费的心理,终于让他们成功被困在空寂轮回仙光,得以在短短时间内经历一世又一世的打击,获得了短时间内的急剧进化。

    登神台上,楚齐光任由自己的恒星之躯被两大道祖围攻,反正这不过是他意识跨越虚空投射而来所控制的傀儡,根本不放在他心上。

    他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赤魃、荒和觉空三人的身上。

    借助金刚护法的联系,他和娇娇都很快感知到了对方身上的变化,娇娇对此似懂非懂,楚齐光获得了大量的感悟。

    “天演兽的最大特性,便是进化。”

    “季无烦所创的紫府秘箓,便是针对这一特性的万法之源。”

    “以天演兽的血脉,参悟紫府秘箓,就有机会创出适合自身血脉的正法。”

    而此楚齐光则是期望在三大绝世高手、三种天演兽血脉、以及三种天渊正法在太虚道祖刺激后的疯狂进化的表现上,以未来无量心印来反推《紫府秘箓》的奥秘。

    “可以……太虚道祖带来了刺激起码引发了上千年的进化……”

    “这种进化补完了三大天渊正法的缺憾……”

    “而这种缺憾正是当初的创造者没能从《紫府秘箓》所化的四大经王中领悟出来的……”

    无穷的未来幻影在他的双眼之中连连闪过,楚齐光感觉到自己在推演之中正不断补完他对于《紫府秘箓》的缺失。

    与此同时,他所自创的第26正法的参幽部分也开始了飞速修正,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被完成。

    但就在楚齐光沉浸于收获果实的喜悦之时,太上道尊不知何时脱离了道祖们的争斗,来到了楚齐光的面前。

    季无烦的声音从中传来:“你一直在找我?”

    楚齐光目光一凝,就发现好几位道祖都随着太上道尊的到来,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季无烦笑了笑:“谢谢你的配合,这次的实验很成功。”

    “那么接下来大汉世界的回滚实验,也拜托你了。”

    楚齐光的脑海中宛若瞬间有一道惊雷闪过,无数的思绪随之高速起伏,化为了种种对未来的推演。

    而说完这句话,季无烦的意志便已经从太上道尊的体内消失了。

    只留下太上道尊深深地看了楚齐光一眼,与此同时十多位道祖已经齐齐朝着太上道尊和楚齐光所在的位置出手。

    太上道尊暗道:‘虚道宫接下来乱象纷陈,还有承受时间螺旋带来的失衡,已经不是久留之地。倒是季无烦所说的未来无限石的下落,还有那天演兽的奥秘……’

    伴随着宝石上的光芒一闪,太上道尊已然消失不见,通过时间暂停不知道退去了哪里。

    留下楚齐光、娇娇、赤魃、荒和觉空面对着十多位道祖的镇压。

    楚齐光心中微微一叹:‘还好成果已经记在我脑子里了,只能回去后在继续补完《紫府秘箓》了。’

    一时间,眼前的物质结构齐齐崩塌,空间像是变成了一层层画布,被几十上百重罗天界来回浸染。

    楚齐光等人的身形在诸多道祖的镇压之下,轰然自爆,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便已经回到了大汉世界的佛界娑罗宫内。

    但眼前的一幕让他感觉到一丝惊讶。

    只见原本齐齐运转的仪轨骤然崩溃,一具具活尸生生碎裂,就连辅助仪轨进行的血池也被虚空的力量腐蚀殆尽,化为了一具具魔胎,被楚齐光出手擒杀。

    ‘仪轨失败了?’

    楚齐光眉头皱起,立刻重新布置仪轨,试着再次联系虚道宫的那段历史,却再次失败。

    重重疑问立刻在他心头涌起。

    ‘为什么失败了?是太虚道祖?还是天河道祖的作为?’

    ‘或者是时间螺旋被暂停的缘故?’

    ‘还是……’

    他突然想到了季无烦最后的那番话,一种深深的忧虑涌上他的心头。

    ‘大汉世界的这一切,也被你视为了又一场实验吗?’

    ‘回滚实验。’

    楚齐光暂时放下了心中对这方面的思考,而是回忆起了这次虚道宫大劫的收获。

    ‘总之,先试着补完《紫府秘箓》吧。’

    ……

    未知的空间。

    未知的时间。

    一条热闹的街道上,挤满了来往的马车、行人、游人,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繁华小镇。

    街道的尽头是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茶楼。

    茶楼内外此刻却是空无一人,就像是被整个世界忽略了一样,只有季无烦和另一人站在后院。

    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张长长的画卷,如同时间长河般浮现在他面前,不断涌现出过去、未来的种种画面。

    站在季无烦身旁的男子说道:“你要开始了?”

    季无烦说道:“嗯,先进行两次回滚实验,顺便利用实验的边角料在天道那边做下准备……”

    “第一次是虚道宫。”

    一旁的男子说道:“这可比打败虚道宫要难的多。”

    季无烦点头表示认可:“是不容易,所以需要过去和未来的一同配合。”

    只见他看向长卷,其中一部分画面显露出了地球、天演兽和皇极天君的模样。

    季无烦手指尖在那画面上轻轻扫过,便如同引发了一道道的波浪,浮现出了一本名为《紫府秘箓》的书册。

    紧接着他沿着长卷看下去,就看到了天演兽的进化,看到了皇极天君的变化……最后一路看到了大汉世界的出现。

    不过这些浮现的画面若有若无,似乎逐渐在消失。

    一旁的男子说道:“干涉不成功,是前因不足吧。”

    “不急,其他地方还没动呢。”

    季无烦却是不慌不忙,几步走到了长卷后方另一边,上面浮现出了地球的现代社会。

    他微微一笑,伴随着指尖轻点,一阵修修改改后,便看到长卷上的画面变化,上面出现了人妖大战,出现了太上天尊,还有名为周白的青年在四处借债。

    在长卷的展现中,太上天尊的修为一路突破,最后却被设下局给骗到了天道之门前,成为了不甘的守门人。

    同时地球的环境也急剧变化,一部分人踏上了星空,前往了茫茫宇宙。

    接下来长卷中大汉世界的部分也跟着变化,最后显现出了楚齐光的身影若隐若现。

    一旁的男子点了点头:“这一下,就能直接改变了两颗星球的历史了吧?不过还是不太稳定。”

    季无烦说道:“所以还需要进一步的干涉……”

    只见他又走到了长卷的另一端,而大汉世界的楚齐光、天道之门前的太上天尊都伴随着他的指尖,一同绕了一圈后朝着长卷前段一路飞窜。

    最后被季无烦按在了虚道宫的画面之中。

    伴随着他的伸手没入画卷之中,更加严重的时空干涉发生了。

    看到了他最后一脸微笑的收回手来,一旁的男人说道:“成了?”

    季无烦满意地说道:“成立了。”

    只见他指尖朝着长卷上一指,一幅幅画面浮现出来,并在长卷上显得无比凝实,再也没有之前的虚浮。

    但下一刻,却又隐隐约约浮现出崩塌之相。

    季无烦眉头一皱,看向了长卷后方代表着未来的画面,突然轻轻一笑,从那未来的画面中取出一枚硬币的虚影,将之投入到了过去的画面之中。

    “这一下没问题了。”

    伴随着硬币的投入,原本崩塌的画面迅速复原,再也么有消失的迹象。

    一旁的男子点点头说道:“借假修真,厉害。”

    只见画面之中,虚道宫大战后,七十二道祖陷入纷争,时空的失衡导致了天道的剧烈变化。

    而重伤的太虚道祖无力压制各方,只能看着虚渊的各大势力四分五裂,最后剩下小部分实力,整个虚道宫元气大伤。

    太上道尊独自来到了地球,似乎在好奇地寻找着什么,又为同样回到地球的皇极天君带来了更多虚道宫的消息。

    地球上的天演兽蓬勃发展,皇极天君在漫长的研究中,以地球为蓝本改造出了大量的实验星球。

    在其中一个实验星球内,有人留下了关于《紫府秘箓》的传承。

    阴差阳错下,来自于地球的意识被投入实验场所之中,其中之一正是名为楚齐光的男子。

    而继续朝着长卷后面看去,便能看到遥远的天道之门内,四十九道通天彻地的巨柱陡然浮现,维持了天道之门的开启。

    接下来伴随着响彻宇宙的轰然巨响,整座天道之门彻底打开,但门却仍旧矗立在那里。

    原本站在门前的太上天尊发出一声怒吼,终于冲出了天道之门的束缚,化为一道光流投入虚空,消失无踪……

    种种画面浮现,无穷无尽的变化随着季无烦的干涉而诞生。

    一旁的男子噢了一声:“太上挣脱了。”

    他赶紧看向长卷后面代表着未来的画面,又噢了一声:“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他又转头看向了季无烦:“那接下来第二个实验呢?”

    季无烦微笑着看向长卷中,代表着大汉世界的画面,其中一个名为楚齐光的男子正在宫殿内补完自身的功法。

    “你没察觉吗?”

    “对他们来说是虚道宫的大战先发生,实验星球的事情后发生。”

    “但对我们来说,是先实验星球的事情,后虚道宫啊。”

    “第二次回滚实验,早就开始了。”

    就在这时,天地间陡然昏暗了下来。

    一名头生双角,脸上浮现道道紫色符文的青年走了进来。

    季无烦看向他,问道:“妖圣,怎么了?”

    头生双角的青年说道:“周白追来了。”

    季无烦捂着额头无奈道:“唉,那撤吧。”

    被称为妖圣的青年说道:“不想办法处理一下吗?”

    季无烦摇了摇头:“和他正面战斗太麻烦,太浪费时间了。”

    说着,他又看向了长卷中的大汉世界,微微笑了起来:“何况……我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他的败局。”

    只见画面中的大汉世界外,无数的黑影正在快速涌去,并且随着季无烦刚刚的操作,诞生了更多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