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夜行狗

第193章 代号

    作为一个有着两世记忆的人,沈星当然知道这些小名片是用来干什么的。

    不过现在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阿柴的事无巨细,连名片上有多少个女生都数的一清二楚,还知道有几个人是重复的,这是有多无聊才干的出来?

    而且将外面敲门的女生的时间点卡得死死的,精确到了个位数,这得有多丧心病狂才计算这个?

    但从某种方面来说,阿柴也算找到了自己的娱乐项目,所以沈星并没有去管他。

    将那一摞名片扔在一旁,仍旧把注意力再次转向手中的序列板。

    不一会儿这些名片又被阿柴捡了过去,如同打扑克牌一样,他把名片分为几叠,一人扮演两角,开始和自己打扑克牌。

    沈星摩挲着代表了面壁者的那个黑色节点,思考着就在这小宾馆里住上两三天,暂时不要露面,等夜隐组织的人失去了耐心,可能会直接联系自己。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夜隐的人已经有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只不过对方在等待他回复,所以即便暂时失去了对他的监视,也没有必要立刻撕破脸皮。

    而且那吴俊贤已经说得很清楚,如果沈星此刻答应加入的话,他们正好在这石城准备捕捉一只异常,说不定就可以立刻展开合作。

    即便沈星虚与委蛇先答应他们,但合作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必须弄清楚这些家伙抓住了异常后,是去干什么。

    如果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不要说合作,恐怕沈星立刻就会和他们对着干也不一定。

    序列板中显示的面壁者所在的地方,是石城的一个废弃的学校,该处学校为石城十一中,新的地址已经搬迁至市中心,而这老地址则是因为要修建高铁,所以已经被征收。

    但不知道为什么,高铁地址再次变迁,并没有往这里经过,后来被一处房地产商看中,说是已经买下,废弃建筑拆了一半,因为资金原因停了下来。

    目前为止,那个地方一片废墟,五个教学楼已经拆了三个,围墙也到处破败。

    不过沈星认为那个地方不错,至少面壁者极度危险,如果出现在人员密集的地方,会带来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而且这也方便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

    现在居住的小宾馆,相距那个地方有接近半个石城的距离,沈星用心记住地址和方位,并不着急就去行动。

    此刻在一旁玩扑克的阿柴,已经把每张名片上的72个姑娘抠了下来,中空的名片和抠出来的图像全部打乱,然后独自开始拼图。

    他这个拼图显然比二货玩的拼图要高级一点,首先是自创的不说,而且玩起来还特别得劲,毕竟这些图片很养眼。

    ……

    机场外的高级酒店大门的一侧,这里停着一辆七座商务车。

    车里的后座位置,吴俊贤坐在那儿,阴沉着脸,盯着坐在中排的两名男子。

    这俩男子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显然有些心虚。

    此刻和吴俊贤坐一起的那叫严鹏的青年,习惯性的把玩着手里那把精致的弹簧刀,不时将刀刃按出,这把刀的刀柄位置还有一颗暗红色的仿钻,看上去更显档次。

    不过只有吴俊贤知道,死在这把弹簧刀上的人,已经不下两位数。

    这低着头的两名男子,心虚的主要原因就在严鹏的那把弹簧刀上,他们心里都很清楚,眼前这家伙杀人不眨眼,说不定那把被他在手中玩得溜的刀子,下一秒就会插在自己脖子上。

    “怎么会睡着的?”严鹏冷笑开口。

    其中一男子战战兢兢的回道:“不知道,就是……就是忽然感觉很困,闭了闭眼睛,然后就睡着了。”

    另一男子也点头:“我也是这样,打了个哈欠,也就眼睛闭了一下,等醒过来时天都亮了。”

    “与他们没关系。”吴俊贤沉声道:“我们小瞧那沈星了,这人身上有很多秘密。他不仅对付异常的手段了得,现在看来,对付普通人同样也有很多手段。”

    “那现在怎么办?”严鹏问,“要不要直接打电话给他?”

    “不用。”吴俊贤摇头,“主子刚刚下令了,先暂时别管招揽的事,把那只异常抓了再说,主子现在等着有急用。”

    “现在就动手?”严鹏皱眉。

    “嗯,那异常出没的区域已经安排妥当,除了我们这一组四个人以外,还抽调了其他五个人抵达石城协助我们。”吴俊贤道:“共计十个人,相信这家伙插翅难飞!”

    话落,吴俊贤又对那俩监视沈星的男子吩咐道:“小董、小罗,这一次可不再是监视任务,行动之前,每一个人都要吸取异气!我不管你们的身体融合的怎么样,达到低级融合最好。如果因为自身原因,无法融合产生排斥反应,就都特么给我躺地上,等着那只异常来撕碎你们的脑袋!”

    这俩男子一愣,纷纷点头。

    那叫小罗的男子轻声开口,问道:“老大,这一次我们的报酬是?”

    “如果顺利抓住,一人一百万。”吴俊贤道:“要是异常受伤,减半。要是弄死了,主子就看心情了。”

    “看心情,一般是多少?”那叫小董的男子忍不住问。

    严鹏呵呵一笑,回道:“看心情,选择挖你的心,还是挖你的肝。”

    小董、小罗两人顿时一惊,全身冒出鸡皮疙瘩,不敢再问。

    “去石城城南,找一家名为‘忠诚狗舍’的驯养基地。”吴俊贤对驾驶位子一名不苟言笑的中年人道。

    这中年人戴着墨镜,微微点头,启动商务车缓缓驶离。

    跟着手机上的导航,黑色商务车穿过城市中心,来到城南,这里有大量老旧的建筑,不过地势平坦,一些地方被拆掉后,建立起了果蔬鲜花等种植园。

    商务车停在路边,而在路边的不远处立了一块牌子,上面有箭头标志,还有文字提示:忠诚狗舍由此去。

    放眼看去,狗舍所在的这一片地区同样地势平坦,沿着指示牌的路看过去,能够很清晰的看见狗舍的建筑物。

    这狗舍用石头彻筑的围墙最高的有四米,最低的也有三米,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狗吠声,高低不一,显然有很多品种的狗。

    商务车停下后,没有人下车,所有人都坐在车上静静地等待着。

    天色在逐渐变得昏暗,时间已到了晚上六点半。

    附近的果园、花园中不时有人来来去去,还能看见有人进入狗舍,在里面逗留片刻后,会用狗笼装几只宠物狗用小面包车运送出来。

    这些人,应该是附近宠物店的店员。

    与吴俊贤等人想象的不一样,这狗舍是真的爱狗、养狗,并不是到处抓捕那些土狗后,用来卖给黑心狗贩子,再转运到各个狗肉馆子里。

    那些黑心狗贩,之所以被称作黑心,是因为在收走各种狗后,会通过直接用水管塞入狗的胃里、然后大量注水的形式,增加狗的重量。

    曾有狗贩子被记者暗中拍到将一根水管塞入土狗胃中,并将水管开到最大,这只狗被捆绑住,无法反抗,眼睁睁的看着身体肿胀,大量清水从它的各个部位流出,模样凄惨无比。

    除此之外,这些被贩卖的狗没有任何卫生保障,直接就进入了餐馆。

    原本吴俊贤在最开始认为这里应该是做这种生意的,但观察了这么久后,发现这个地方真就是训练各类品种的狗,上至凶猛的狼狗,到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浪迪,一个个出来时活蹦乱跳,显然在狗舍中的生活很是惬意。

    很快天色完全暗下来,路边华灯初上,但是因为采用的是太阳能灯的缘故,光线并不是很亮。

    这正好可以让吴俊贤等人暗中做事。

    此时另一辆深蓝色的SUV缓缓驶来,在商务车后方停下。

    商务车那带着墨镜的司机下了车,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走到一旁一言不语的抽着。

    这深蓝色SUV的车门打开,从里面先后走出来五个男子,各个衣着打扮不一,不过都统一穿着深色和方便活动的衣服。

    还有人带着鸭舌帽和棒球帽,帽檐压得极低,将脸部遮住了一半。

    另有人带着黑色口罩,不让路人看见自己的本来面目。

    这五人走过来,商务车门打开,他们一个个挤了进去,将商务车塞得满满当当的。

    车外抽烟的那墨镜司机给他们放风,其他人则在车内小声交谈。

    “这五位是其他组的,这次主子抽过来一起抓捕那异常。”吴俊贤首先开口,“行动中我们都不称呼名字,全部叫对方的代号。”

    顿了顿,他又道:“你们可以叫我老仙,这是大棚。”

    说着指了指严鹏,又指向小董和小罗道:“这是小董和小罗。”

    “老大,怎么我们没有代号?”小董问。

    “那你叫小罗,他叫小董。”

    “算了,就叫那样吧。”小董满脸堆笑。

    此时那上车的五人中,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开口:“叫我鸭舌帽,这是棒球帽、黑口罩、眼镜、长短脚。”

    在鸭舌帽说到最后一人时,吴俊贤等四人立刻往那人的双脚看去。

    那人当即有些动怒,“你才长短脚,你全家都长短脚!老子只是有点瘸。”

    “那待会儿行动的时候,你这……方便吗?”吴俊贤迟疑问道。

    “那没问题。”鸭舌帽点头,“他是我们这几人当中跑得最快的。”

    话落,鸭舌帽这明显年纪有点偏大的男子,指着正在外面抽烟的司机道:“他怎么称呼?”

    “就叫他墨镜。”吴俊贤回答,“墨镜不与我们一起进去,他负责守在这里接应就行。”

    深蓝色SUV那边是这鸭舌帽自己当的司机,他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吴俊贤拍了拍车窗,在外面抽烟的墨镜扔掉烟屁股,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靠近了车窗。

    “把后面的空气罐拿出来。”吴俊贤吩咐。

    墨镜二话不说,走到商务车车后,打开车尾的门,从座椅下方的隔板下,抽出了两个沈星之前见过的那种空气罐。

    这里面装了三分之二的困压气体,算是容量较多的了,专门用来给这几人捕获今晚的目标异常。

    将空气罐抽出来,关上车尾门,墨镜一手提着一个,刚刚走到商务车侧面就摔了个狗啃泥。

    因为要顾及手中的罐子别被碰撞,所以他根本无法用手撑地,在摔下去时,下巴硬生生磕在了地面,流着血一脸懵逼的站了起来。

    那鸭舌帽犹豫片刻,开口道:“咱要不……换个代号吧?这大晚上、外面黑漆麻乌的,叫‘墨镜’好像也不合适。”

    “这傻笔,哈哈哈哈……”严鹏哈哈大笑。

    “把你的墨镜摘了,天这么黑,装什么逼?”吴俊贤气不打一处来。

    墨镜似乎本人不太喜欢说话,什么也没说,把空气罐从窗户递了进去,这才从兜里拿出两张纸巾,叠在一起按住仍在流血的下巴,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吴俊贤将其中一个空气罐给了鸭舌帽,“空气罐数量有限,你们一个,我们一个,里面的困压气体大约有三分之二,注意使用。”

    “目标是什么?”那棒球帽开口问。

    “一条狗。”严鹏手中的弹簧刀一边快速在指间打转,一边回答。

    吴俊贤补充道:“这只异常被我们的其中一名异常分析师发现并报告了主子,第二名异常分析师过来确认后,确定这里有一条狗是异常。但那家伙似乎会变幻,每一次发现的品种都不一样,最后一次分析师定位的是一条牛头梗。”

    “牛头梗?”那代号为眼镜、本人也的确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不解道。

    吴俊贤拿出一张照片,“因为确实有一些人不太熟悉狗,所以为了让大家有一个更直观的印象,我特意找了一张某明星的照片,相信你们看一眼之后,立刻就会知道牛头梗的模样了。”

    说着拿出照片,众人一见,顿时恍然大悟,纷纷点头,直呼生动形象。

    每个人吸取了异气,静等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各自都有吸收,只是吸收融合的程度都不同。

    不仅如此,小董和小罗明显反应大一些,身体发出了微微颤抖,一时无法平静下来。

    吴俊贤问道:“怎么样?”

    两人虽然感觉糟糕,但身体还能忍受,立刻点头,表示没问题。

    不一会儿商务车门打开,九个人相继下车。

    当然了,对付异常的武器除了空气罐以外,他们自己还会准备一些其他对付异常的物件,只是大家都很小心,因为都知道主子希望活捉这只异常。

    那长短脚果然跑得很快,虽然身体颠簸大,但三两下就没了人影。

    按照计划,他走在前面用麻醉针将狗舍的值班人员全部弄晕,然后拔掉了里面的监控线路。

    这间狗舍也不是什么重要单位,监控数量很少,晚上值班的人也就三个,等其他人赶来时,长短脚已将这三个被麻晕的值班员塞进了值班室的床下,所有监控都已经关停。

    当然,狗舍里面的狗吠一直没有停过,这里虽然地处石城南部边沿,但因为狗吠声扰民,所以附近原本有果园花园的地方,到了晚上也没有人会在附近休息。

    如此一来,反倒使得吴俊贤等人行动更加方便。

    墨镜留在车那边,这会儿还在擦拭下巴的血迹,其他九个人则全部进入了狗舍。

    最后进去的是代号为黑口罩的男子,这家伙非常小心谨慎,平时就负责断后收尾等工作,他探头看了一眼后,这才慢慢关闭了值班室的门。

    此时长短脚已经率先走到院子中,瞥了一眼院子尽头对应的两扇门。

    一扇门通往1号和2号喂养室,另一扇门是3号和4号。

    “我们分头行动。”吴俊贤在后方轻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