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夜行狗

第195章 追击

    说这贵夫人犬的脸像是一张少女的脸,是因为它拥有人的眼睛和鼻子,而且眼睛很大,还有眼睫毛,鼻子也较为高挺。

    不过脸上的那张嘴却是属于狗的嘴巴,呲牙咧嘴,露出两颗尖锐的犬齿,让人毫不怀疑它一口就能咬断自己的脖子。

    最主要的是,转身过来的贵夫人犬,那柔顺的毛发搭在额头上,不看脸颊的话,又像极了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

    惊悚与恐怖,夹杂着荒诞与诡异。

    鸭舌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微微一惊,准备按下空气罐吸收按钮的手指一顿,就见贵夫人犬猛地张开了大口,对着他的脑袋一口咬来。

    不张嘴还看不出什么,这嘴一张开,就见它的嘴角都几乎裂到了下巴,不止是有尖锐的犬齿那么简单,而是裂开的嘴巴能够看见的地方,全部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牙齿,一颗颗尖锐无比,错落有致,大小不一。

    鸭舌帽身后衣服一紧,下一秒就被棒球帽拉得后退一步,避开了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两排牙齿。

    同一时刻,他对着近在咫尺的贵夫人犬按下了空气罐的吸收按钮。

    对于异常来说,一股强大的吸力产生。

    贵夫人犬猛地一个颤抖,一身柔顺而细长的毛发全部翻飞而起,对着空气罐的喷嘴,哗啦啦全身上下几乎被那毛发全部遮住,连那半人半狗的脸颊都已经看不太清楚。

    眼见空气罐的吸力对其还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鸭舌帽心中一震,立刻对棒球帽道:“帮我加大异气,强化吸力!”

    话落,两人同时散发出体内异气,四只手掌按在空气罐表面,一团肉眼可见的气息震动而出,空气罐的吸力再次猛增。

    哗啦!

    一大团毛发和贵妇人犬的皮肤忽然翻了起来,全部飞出,对着空气罐的喷嘴而去,不过这一层皮和毛发并没有如其他异常那样,被吸入空气罐中,而是直接堵在了喷嘴口,使得吸力顿时一滞,消失无踪。

    在毛发和皮肤全部脱离后,这刚才还是贵夫人犬的异常,大量如同螃蟹腿的下肢关节伸展开,关节上方是一个只有上半截的人身,这人全身黏糊,而且被体内的骨骼关节顶住,使得皮肤东一块西一块的凸起,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

    一个半人半怪物的家伙此刻完全显露在鸭舌帽和棒球帽的眼前。

    这家伙包括下肢关节完全伸展开后,已经有一人多高,下肢的覆盖直径大约两米多。

    “援助!”棒球帽对外面猛地一声喊,掏出一把特制的对付异常的手枪,抬手就是一枪。

    一颗银白色粒状的圆形子弹射出,快速嵌入这螃蟹人的上半身内,噗嗤一下,白色气息从射入的伤口处冒出,并不仅仅只是贯穿身体那么简单。

    嘭的一声,炸出了一个碗大的腐蚀性伤口,并且往伤口内腐蚀了进去。

    这螃蟹人吃痛,张口就是一道凄厉的叫声,同时从它嘴里喷出来的,还有一团正在蠕动的肉膜。

    此时门外的人听见了叫声,刚刚冲到门前,连同那赶来给鸭舌帽报信的长短腿。

    在见到这一幕后,这些人正要掏家伙准备围攻,就见那蠕动的肉膜在空中时直接爆开。

    大量小的肉螃蟹出现,一只只被爆炸的冲击力震得四处飞散,完全没有目的。

    那长短腿立刻吼道:“这些东西有毒,小心防备!”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不约而同的释放出体内的异气,全身猛地一震,将飞来的不知有多少只肉螃蟹震飞出去。

    而鸭舌帽和棒球帽的异气融合度明显要强,不但震飞了靠近自己身体的肉螃蟹,还将体外一米内的肉螃蟹全部清空,异气在周围震荡。

    鸭舌帽当即调转空气罐,开启了释放困压气体的模式,强大的压力,使得那被堵住的喷嘴往外猛吐,噗的一下,终于将堵塞的毛发和狗皮吐了出来。

    大量晶莹的困压气体出现,往下快速沉落,落到地面的肉螃蟹顿时发出嗞嗞的声音,在困压气体的压强下爆裂开。

    就在此时,那螃蟹人再次张口,吐出了第二团更大的肉膜,其内大量肉螃蟹涌动,看上去数量更是惊人。

    这团肉膜再次在空中爆炸,轰然声中,更多密密麻麻明显还没有完全孵化完毕的更小的肉螃蟹出现,如同雨点般四处掉落飞溅。

    鸭舌帽和棒球帽再次从全身荡出一团异气,将靠近自己的小肉螃蟹全部震落,掉入困压气体中的,立刻被挤爆。

    而爆开的毒液一旦沾染皮肤,这片皮肤当即变黑,产生灼烧般的痛感,暂时被体内异气隔离。

    此刻所有人只得避让。

    那螃蟹人找准了机会,在落到地面的大量下肢关节被困压气体困住的情况下,硬生生断了这一节下肢,猛地一弹,撞破了窗户,连带那防盗窗条都被挤压全部弯曲断裂,整个冲了出去,落到外面的院子中。

    此刻所有狗舍中的狗,全都鸦雀无声,一个个夹着尾巴,蜷缩着一动不动,完全被一种本能的恐惧所占据。

    鸭舌帽冲到窗口一瞧,那刚刚落到院子里的螃蟹人,此刻断裂的下肢发出咯咯响声,仿佛变得更细,一只新的下肢关节从上一节肢体中刺穿了出来,很快取代了原先的位置。

    吴俊贤和严鹏的人影出现在院落里,显然他们听见了这边的呼叫,原本正在赶来,此刻正好在赶来的途中第一个就冲出了喂养室。

    严鹏手中的弹簧刀飞射出去,径直插入螃蟹人的额头。

    不过这里似乎并不是螃蟹人的死穴,它再次发出一声凄厉吼叫,吓得喂养室的其他狗传出了呜呜声,更有甚者,一些小狗直接吓得尿了出来。

    吴俊贤则是手臂往地上一伸,整个人趴了下去,背部高高拱起,额头也在迅速突出,十指关节迅速拉长。

    窗户内的鸭舌帽见到此状,顿时一惊,暗道:“这家伙竟然已经达到了可以黑化的融合度。嗯,快要成为中级程度的融合了。”

    吴俊贤还没有完全黑化,也就是如同沈星第一次在法医室的厕所里遭遇到的那兽化的人类模样,但这螃蟹人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它再次双脚一弹,整个人飞身而起,强大的弹跳力跃过了狗舍院子的屋顶,飞了出去。

    “让墨镜注意它的逃跑方向!”吴俊贤对严鹏吩咐,此时他说话声粗犷有力,仿佛变了一个人。

    话落,直接追了出去。

    身后是那行动快速的外号长短脚的男子。

    然后是其他成员。

    严鹏追出去时,从兜里再次摸出一把弹簧刀,气得咬牙切齿,要知道此刻钉在螃蟹人额头上那把弹簧刀可是他花大价钱打造的。

    追出狗舍后,一道诡异黑影融入黑色中,它并没有沿着街道奔跑,因为那样会有路灯暴露自己的行踪。

    这边正站在两辆车旁边抽着闷烟的墨镜,不时用手机前置摄像头照一照自己的下巴,看伤口有多严重,他在考虑一会儿要不要去诊所上点药?不时又抬头瞧瞧那狗舍的方向。

    那边偶尔会传来狗吠,但有一会儿又没了动静,不过刚才突然响起了凄厉叫声。虽然有些隐隐约约,但还是能够听得清楚。

    也幸亏这地方晚上没有人在,附近的其他花园果园的主人因为被狗吠声吵的睡不着觉,所以每天晚上到了这个时候都会锁门离开。

    很快墨镜的手机响起,一看是小罗打过来的,刚刚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黑影从旁边的田地里掠过,就在墨镜的眼前跃过了这条公路,跳到了对面的田地中,传出沙沙沙的声音,似乎正在远去。

    此时墨镜才听清楚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那东西跑出来了,有点像一只大螃蟹,不过有人类的形体!”小罗焦急的声音响起,“还有,注意安全,董哥已经死了!”

    “啊!”墨镜一愣,目光在那对面田地中搜寻,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正在移动的黑影,大概一人高,但其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刚刚才看见他……”

    话未说完,就见黑化后的吴俊贤四肢落地,如同一只野兽般从狗舍的方向冲了下来。

    墨镜来不及反应,立刻伸手一指刚才那黑影逃走的方向,对吴俊贤道:“往那边逃了!”

    “把车开过来,追!”吴俊贤粗犷的嗓音响起,已经明显变得粗壮的双腿猛地一弹,整个人飞起来,同样直接跃过了这条公路,落到对面的田地中,快速追去。

    不多时,那行动迅速的长短腿第二个赶到,墨镜刚刚放下来的手立刻再次往螃蟹人逃走的方向一指,长短腿二话不说,闪电般奔跑而去。

    此时墨镜手指的方向根本无法放下来,因为严鹏、鸭舌帽等人陆续追来,一个接着一个,都跟着他手指的方向跑去。

    严鹏离开时与吴俊贤一样,也吩咐了一声,让墨镜开着车沿着这个方向追过去。

    墨镜很快上了商务车,一脚油门,在道路上拐了个弯,车前大灯照射到一条正好可以供车子行驶的单向小路,没有多想,立刻驶了进去。

    这条路以前的路况应该非常好,但似乎被重型车经常驶过,导致路基都有些歪斜,一些地方更是路面都产生了大量裂痕。

    墨镜一边留意最后的小罗在田地中奔跑的方向,一边熟练的驾驶商务车沿着这条破败的小路前行,总算能跟着奔跑的队伍。

    商务车拐来拐去,在这条单行路上拐了不下二十次,不多时,前方被一堆建筑垃圾给阻挡,无法再前行。

    为了让其他同伴知道自己的位置,墨镜只得打开车前大灯,下了车观望。

    一下车,他发现车前灯照射的前方位置,不仅有建筑垃圾挡住了去路,而且就在这堆垃圾的前方不远处,还有一处破败的建筑物围墙。

    借着车前灯的灯光看去,这里似乎像是一座废弃的学校。

    而这学校的围墙之内,能听见跑动的脚步声,应该是吴俊贤等人追击进去后所传出。

    看来那只异常在匆忙逃走的过程中,慌不折路,逃到了这废弃学校内。

    只要这家伙被建筑物困住,被抓住只是迟早的事,毕竟吴俊贤、严鹏以及那鸭舌帽和棒球帽等人,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组员。

    这边墨镜停下车后,其他人与他猜想的一样,都追进这废弃的建筑物中。

    而这里,之前的确是一所学校,外面有三分之一的围墙倒塌,被拆除的建筑物也七零八落,一些建筑物外墙看上去非常危险,稍不注意说不定还会有砖头石块等物体掉落。

    吴俊贤在这些人中跑得最快,因为已经黑化的原因,他的听觉在这一刻也上升了数倍,耳朵微微扇动,趴在一栋没有拆掉的教学楼一楼楼梯口,倾听着四周的动静。

    虽然跑了这么久,他一点气喘的迹象都没有,只是那明显变得有些尖锐的耳朵竖起,全身肌肉绷紧。

    从这里能够听得清楚,楼上三楼那一层,传来的密集的触角轻撞地面的声音,这就是螃蟹人发出的移动声。

    而此时这里整栋教学楼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学校外面隐约可以看见商务车的车灯光芒。

    黑化后的吴俊贤,视力同样惊人,在这建筑物内行动,他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光芒。

    为了避免被螃蟹人发现自己,他沿着楼梯轻手轻脚的爬了上去。

    其他追来的人,除了长短脚快要抵达这里以外,其他人才刚刚进入这学校的围墙内。

    等吴俊贤上到三楼时,长短脚有些气喘的来到楼下,同样侧耳倾听,并且很快上楼。

    三楼的某间废弃教室,那触角接触地面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出,吴俊贤慢慢跟着爬了过去,全身肌肉绷紧,随时可以成为攻击状态。

    不过就在此时,螃蟹人所在的某间教室中,一道惨叫响起,但随即就戛然而止。

    吴俊贤一怔,立刻加快爬行的速度,靠近那传出声音的教室门口。

    抬头一瞧,发现自己的追击目标那螃蟹人倒在了教室靠窗户的位置,十多只细长的下肢关节翘起来,有几只关节还因为倒地后条件反射的原因,仍在微微抽搐。

    从这个位置,根本看不到它此刻的模样。

    不过很显然,这家伙似乎受伤了。

    吴俊贤很快就注意到了这教室当中的异样。

    那靠近窗户的墙角处,一排破烂桌椅的后方,此刻似乎站着一个人影。

    这人影站的并不直,而是微微弓着背,面向墙角,背对着教室门口。

    他此刻受到了强化的目光,能很清晰的看见那人的背影,绝对不可能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