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

584 精锐青山

    月下雪夜惊,马上小魂兵。

    三关逐相问,报与青山名。

    “咔嚓”

    万安关前,厚重城门缓缓开启。

    小魂们看着斑驳沧桑的城墙,仰望着那仿佛住在明月中的城门楼,心中满是震撼。

    队伍里,大部分人是第一次来进入第三关·万安关。

    在小魂们的记忆里,巍峨万安关,只是当年千山关外山头处望到的远远景象。

    事实上,这一路走来,无论是百团关还是千山关,都美丽的有些过分了。

    无风无雪的夜色中,一轮皎月为这些古代城关增添了一丝韵味。

    城关更像是美丽的画卷,而非残忍的埋骨之所。

    随着城门开启,骑着践踏雪犀的荣陶陶,位于队伍的最中央,几员小魂保持着阵型,操控着雪夜惊,缓步走进了万安关中。

    入目的,是一片金红色莹灯纸笼映衬下,那古香古色的古城街道。

    荣陶陶侧坐在践踏雪犀宽阔的背上,看着陈红裳的侧颜,道:“那咱们可就说好了哦,红姨。一旦战役开启,你和萧教可不能去别的队。”

    “呵呵~”陈红裳笑看着荣陶陶,这一路上,荣陶陶用尽了浑身解数,软磨硬泡、又哭又闹,势必让两位教师跟随青山军共同执行任务。

    其实荣陶陶本不需要如此,但小伙子比较会做人,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在给红烟二人足够的尊重。

    陈红裳轻声道:“一句话的事儿,不用再三叮嘱。”

    但凡荣陶陶开口,陈红裳和萧自如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问题不在师徒几人身上,而在雪燃军与松江魂武大学的身上。像萧自如这样的“侦察兵”,可是极其抢手的存在。

    尽管雪燃军都配备了驭雪之界这样的感知类魂技,但这毕竟是范围类感知,与那足以遥望千米的霜夜之瞳比起来,虽然功能相同,但使用方式并不重叠。

    所以,如果一支团队中拥有了雪绒猫,就很难再拥有萧自如了。

    “嗯嗯。”荣陶陶随口回应着,“红姨爱我!”

    闻言,面瘫的萧自如,脸上隐隐露出了些许笑意,看了荣陶陶一眼。

    对于荣陶陶的厚脸皮,众小魂已是见怪不怪了。

    别人都是见一个爱一个,荣陶陶则是生拉硬拽,见一个就让一个爱他

    “学会了学会了,难怪这么多老师跟你关系好。”李子毅嘲讽的声音自右后方传来,“强买强卖啊?老师们碍于面子,又不好拒绝。”

    “你懂个屁。”荣陶陶转头瞥了一眼李子毅,“你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有人跟你青梅竹马、一起早恋了。

    我跟你能一样吗?我这不是缺爱吗?”

    李子毅:???

    孙杏雨小脸蛋微红,不满的瞪了荣陶陶一眼。

    进入万安关之后,小姑娘一直有一种敬畏的情绪,但荣陶陶却在这里开玩笑。

    一边想着,孙杏雨扭头瞪了李子毅一眼:“你严肃点!”

    李子毅:“”

    管不了桃子,就拿李子撒气?

    操作很娴熟嘛

    众人一路向西北方行进,来到了青山军总部所在。

    由于路线选择问题,他们是从总部后身走来的,众人刚好看到了这石头建筑后方,几员士兵用厚厚的冰墙垒砌了一座马厩。

    披着黑色重铠的雪夜惊呈两排站立,却是宛若蜡像一般,一动不动。

    看得众小魂赞叹不已!

    大家的本命魂兽都是雪夜惊,谁敢拍着胸脯说,我能让雪夜惊站军姿!?

    此刻,正有几名士兵替雪夜惊摘下沉重的马铠,他们也注意到了有人走近。

    小魂们还不算太出名,毕竟只参加了关外赛事,但在这一行人中,萧自如威名赫赫,那荣陶陶更是名扬天下。

    如果有名声系统的话,荣陶陶的名声值怕是已经拉满了!

    “立正!”其中一个士兵开口喝道,“敬礼!”

    荣陶陶回过神来,急忙还礼。

    名义上来说,荣陶陶是青山军的副手,也是青山军士兵们的长官,但无论是衔级还是职务上,荣陶陶都比高凌薇要高。

    荣陶陶可不像高凌薇那样,是正连-上尉。他虽刚满十八、且还是学生身份,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荣少校。

    因为荣陶陶手握的功勋极多,硬货极多!

    二等松针勋章都排不上号,单说一等星盘雪花勋章,荣陶陶就足足拥有三枚!

    这些可都不是开玩笑的,每一枚勋章的背后,都是真正经历了生死,拿命换的。

    唯一没有经历生死获得的,还是那价值更大的、创造魂技所授的。

    魂武军官与寻常部队提干有些区别,按照常理来说,哪怕是荣陶陶手里硬货再多,但还有其他硬指标不够,比如说年龄。但显然,在雪燃军这边,荣陶陶被破格提拔的很干脆。

    如果不是他向三关总指挥极力推荐高凌薇,那么这个青山军,理应他是领袖。

    荣陶陶率先放下了手:“青山?”

    为首士兵回应道:“报告!青山-龙骧十八骑!”

    “好,都是自家兄弟,放松些,继续工作吧。”荣陶陶开口回应着。

    士兵报告的声音异常洪亮,连带着,建筑内部会议室中,正在开会的几人也是面面相觑。

    高凌薇也意识到了荣陶陶没听话,今晚就赶了过来。

    她心中稍稍有些自责,觉得自己不该打那通电话。

    但与此同时,她也有些欣喜。如果以后,他将“不乖巧”都放在这种事上的话,倒是可以接受。

    高凌薇站起身来:“稍等我一下。”

    说着,高凌薇走了出去,迎出前门,却是发现来者不只有荣陶陶,还有全体小魂。

    “薇姐~”

    “大薇姐!”

    高凌薇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即歉意道:“正在开会,咱们晚些时候再叙。

    这么晚了,辛苦萧教和陈教护送了。程队,你安排一下他们住宿。”

    “是。”

    高凌薇瞪了一眼荣陶陶:“跟我来会议室。”

    荣陶陶却是自作主张,直接点名:“焦腾达、孙杏雨、石楼,你们仨跟我一起去。”

    这三人,明显是三个小组的指挥。

    有一说一,这会议室也太小了些,就是把寝室里的床铺搬走,而后摆上了一张桌子。

    之前青山军只有6人时,这所谓的总部还算够用,足足12个房间,还空余很多。但现在来了十八骑,又来了十小魂,住宿都快安排不过来了。

    韩洋队长与谢秩偷偷吸烟的房间,怕是也要没了。

    不过倒也好解决,待明后天,把寝室里的三张单人床统统改成上下铺就行。

    “不用,不用!”荣陶陶刚跟着高凌薇进会议室,就急忙压手,“坐,都坐。”

    一边说着,荣陶陶也在打量着屋内众人。

    看来这是个小型会议,屋内只有三人,除了皮肤黝黑的小队长韩洋之外,还有两个陌生的将士。

    一男一女,都穿着雪地迷彩。

    而其中那个男性,给荣陶陶带来的冲击感特别强!

    身材雄伟、浓眉大眼、目光锐利,好一个相貌堂堂的汉子!

    荣陶陶突然有一种在菜鸟时期,初见寅虎·陈炳勋的错觉。

    这一刻,他终于化身为曹老板,品尝到了收获大将的喜悦感觉。

    说实话,要是辰龙付天策、寅虎陈炳勋来投青山军,荣陶陶怕是能直接高兴的疯掉。

    但人家有家有业的,自成一团,凭啥给你来当“爱将”?

    “陶陶。”高凌薇一手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也伸手探向了壮汉,“敬礼就算了,握个手吧。欢迎回家。”

    “我的荣幸。”男子手劲很大,看向荣陶陶的眼神中,满是敬仰,自我介绍道,“李盟。”

    “久仰。”荣陶陶低眼看了下紧握的手掌,道,“不至于紧张吧?”

    荣陶陶绝非弱者,对于身体层面的管理,当然也是魂武者的修行课程之一。他敏锐的感觉到,李盟之所以加大了手劲儿,是在掩盖手掌稍稍颤抖的情况。

    李盟眼中的敬佩之意没有丝毫遮掩,直来直去,几乎算是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能与你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

    荣陶陶心中稍稍错愕,他倒是很想说“以后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了”,然而李盟年近四十,都是荣陶陶的叔叔辈分了。

    这安慰的话语,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知不觉间,荣陶陶的确为自己闯下了赫赫声名。

    世界冠军、魂将之后这类的标签,似乎并不足以让李盟这样的人失态。

    恭敬,可以是对待上级长官。而李盟的态度,远不止恭敬,那是纯粹的敬仰。

    真正让荣陶陶在李盟心中成“神”的,是荣陶陶创造出来的魂技,是他的魂技换回来的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李盟的心中,包括龙骧十八骑、甚至是绝大部分雪燃军士兵心中,荣陶陶已经是可以和魂将徐风华平起平坐的人了。

    身处行伍之间,尤其雪燃军还是边疆战士,他们毕生的梦想与信仰是什么,自然不需赘述。

    徐风华,是边疆战士的标杆,是扛起整个雪燃军大旗的人。

    而荣陶陶则是在另一方面闪耀,他将所有将士们开疆拓土的梦想化作了现实。

    “坐。”荣陶陶轻轻点头,示意了一下李盟身后的椅子。

    两人终于松手,荣陶陶也转眼看了看墙角处伫立的女兵,点头示意。

    随即,荣陶陶示意了一下女兵的位置,对三小魂说道:“你们仨找个凳子旁听,咱们一起学习进步。

    另外,散会回寝之后,什么该传达、什么不该传达,自己分辨。”

    荣陶陶也终于坐了下来,嗯起码算是混上桌了。

    他看向了高凌薇,道:“你们在讨论什么?”

    主座上,高凌薇开口回应着:“讨论目前青山军对自身的定位问题。

    在即将到来的战役中,我们能做什么,又擅长做什么。”

    “哦?”荣陶陶来了兴趣,看向了桌对面的韩洋和李盟。

    看起来,韩洋和李盟是老朋友了,很愿意给故友展现才华的机会,面对荣陶陶探寻的眼神,韩洋也看向了李盟。

    李盟也不推辞:“针对青山军目前整体状况,综合考量过后,我希望我们的团队保持精锐,将尖刀班的位置让给龙骧铁骑,我们则是做回一支纯粹的特种小队。”

    荣陶陶双肘架在桌上,示意李盟继续。

    李盟:“野生的零散魂兽,连散兵游勇都算不上,清理工作,有很多部队可以做。

    而以族群形态占山为王的魂兽势力,可以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

    最关键的,也是最困难、最危险的任务,就是在缓冲区内存在的魂兽大军势力了。以我们部队目前的整体实力,想要荡平一支魂兽兵团是不现实的。

    但轻骑减从,夜袭、扰敌、偷营,甚至是锁定目标截杀,则可以发挥出我们青山军的优势!”

    荣陶陶:“你的意思是当一支刺杀小队。”

    李盟摇了摇头:“介于刺杀小队与正统部队之间。青山军与其他部队不同,仅从单兵作战能力上而言,我们甚至比龙骧铁骑还要强。

    保持我们的机动性,重点摧毁敌方精锐小队、点杀敌方领袖、重点杀戮如雪巨匠、雪行僧这类足以毁天灭地的大杀器。

    尽可能帮助兄弟部队减免人员损失,直击敌军重点部队、要害部位。”

    李盟目光直视着荣陶陶,道:“所以我刚才建议高队,尽早向上级汇报我们的战斗思路,尽可能不接清理区域零散魂兽这类任务。

    我们虽为青山军,实则是青山队。作为精锐小部队,我们可以游走在各个战区之间。

    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这场战役中,最能体现价值的方式。”

    好一个李盟,定位清晰、思路明确!

    眼前大将那铿锵有力的话语落下,荣陶陶忍不住转头看向了高凌薇。

    对于李盟的话语,高凌薇也十分认同。

    她同样看向了荣陶陶:“你去向上级汇报,还是我去?”

    荣陶陶:“你是领导。上次何司领就跟我说了,不要隔着锅台上炕。”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件事的确非常重要,而荣陶陶的分量无疑更重一些。

    高凌薇想了想,道:“我是领导。所以,我可以命令你去汇报。”

    荣陶陶:“”

    我推荐你当领导,是为了让你坑我的嘛?

    呵,女人。

    掌权之后,翻脸不认人哦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