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第五十九章、身世凄惨!

    “说起来,这饭店名字确实和敖夜爷爷有着密切的联系。”符宇看向敖夜,一脸感激的说道。

    他心里很清楚,倘若没有敖夜爷爷救了自己爷爷的性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宏宇养殖场,不会有眼前这座气派恢宏的龙宫大饭店。

    更不会有他现在享受到的一切。

    虽然他对敖夜有诸多不喜欢的地方,但是,他喜欢他的爷爷

    这并不妨碍他感谢敖家人对他们的帮助。

    “我爷爷是一个非常念旧的人,虽然当时你爷爷只是随口说了一个名字,我爷爷也知道那个地址是假的哪有人能够住在龙宫呢?但他还是坚持用了「龙宫」这两个字来做大饭店的名字”

    “饭店建的还不错吧?当时投了好几千万呢。”

    按照敖夜的性子,原本会说出「还不及龙宫一块砖」这样的话。

    毕竟,炫耀这种事情,他还从来没有输过。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犹豫了

    他看得出符宇对他爷爷的感激,他帮了很多人,也救了很多人。他并不图人回报什么,别人也确实回报不了什么。

    可是,千人千面。有些随手布下的恩典,最后却能够收获别人舍生忘死的报答。也有给予过新生的人,转过身来却嘲讽你「落魄」的人生。

    符宇和他的爷爷显然是属于平平无奇的那一类人。

    我嘴上感谢你,我心里也感谢你。

    但是你要我的钱?这不可能。你要我的命?你神经病吧?

    那些动不动喊着「要为龙王效死」的,只会让人笑死。

    敖夜经历了太多事情,也见过太多太多的人。

    所以,对人都有些腻了

    敖淼淼曾经给他看过一句在网络上很流行的话:我见过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敖夜见过的人越多,就越是喜欢龙。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他低调、懒散、沉默、浑浑噩噩。却也骄傲、炫耀、随心所欲、甚至任性妄为。

    我是龙啊,我为什么要按照人类的思维去说话去做事儿?那样的话那样的事儿我早就说腻了也做腻了。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呢?

    无论是什么,我都承受得起。

    这么一想,瞬间又觉得这个世界无趣之极

    百无聊赖!

    于是,敖夜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还不及龙宫一块砖。”

    他还是会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只不过这一次他「犹豫」了。

    他对符宇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

    符宇脸都气白了,说道:“敖夜,你不会当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宫吧?”

    “相信。”敖夜点头说道。他不仅仅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宫,他还相信自己有龙宫。

    “敖夜,那是神话传说。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龙,更不会有龙宫”叶鑫也在旁边出声劝慰,说道:“电视上的龙宫都是用水晶做的,美伦美奂但是你想想,这怎么可能?整个龙宫都是水晶的话,那得多少钱?”

    “用的不是水晶。”敖夜纠正叶鑫的错误认知,说道:“用的是白玉。龙王喜欢简约风,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

    这人和他爷爷一样,是不是被什么水怪鬼魅给洗脑了?怎么尽相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高森嘿嘿傻笑几声,说道:“你们说完了没有?还要不要进去了?我肚子都饿了。”

    符宇很是不满的看了敖夜一眼,说道:“进去吧。我爷爷在里面等着了。”

    饭店以「龙宫」命名,所以里面也多有海洋生物的水景和雕塑,甚至还用玻璃幕墙做了一个小型的「龙宫」。

    敖夜打量了一番「龙宫」里面的布景和装置,忍不住撇了撇嘴,不带你们这么羞辱龙王的

    在符宇的带领下,四人来到饭店最里间的一间无铭牌包厢。

    “这是饭店特别预留的包厢,专门给一些临时来吃饭的重要客人。”符宇小声介绍。“如果家里有重要客人时,爷爷也会安排在这里接待。”

    说话的时候,率先上前推开了包厢门。

    “爷爷,我们来了”

    包厢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头须皆白,正是符宇的爷爷符德旺。另外一个国字脸,身材微胖,是符宇的父亲符临。

    看到跟在符宇身后走进来的敖夜,符德旺手里的茶杯「咔嚓」一声摔落在地上。

    他猛然起身朝着敖夜奔了过来,瞳孔胀大,表情惊恐,指着敖夜说道:“你你你是恩人?”

    “爸,不要激动”符临赶紧跳起来跟上去搀扶住符德旺,说道:“你看错了,他怎么可能是恩人呢?你都多大年纪了这是恩人之后。”

    符宇也吓了一跳,赶紧上前解释,说道:“爷爷,这是敖夜,是我的大学同学你说的是敖夜的爷爷。你想啊,他爷爷怎么可能和我是同学呢?难道他还能返老还童不成?你说是不是?”

    “就是恩人我问过恩人的姓名,他说他叫敖夜”符德旺出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就想着要挣脱儿子和孙子的手要给敖夜跪下。

    符宇急了,说道:“敖夜,你快说句话啊你难道当真要我爷爷给你跪下不成?”

    「这一跪我也受得起。」敖夜在心里想道。

    「当然,我只是不愿意受而已。」

    敖夜看着符德旺,说道:“我是敖夜,夜晚的夜。你说的是我爷爷「敖烨」,火华烨”

    符德旺抬头仔细打量敖夜一番,再一次要跪下,说道:“不,你就是恩人太像了,这种对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还有说话时眉毛会挑起来还有你的嘴角,嘴唇下面有一颗细小的痣倘若是旁人,也就不可能观察的这么仔细。但是你当时跪下来给我拔蛇毒的时候,我近距离的瞅到过恩人呐,我知道就是你”

    敖夜伸手抹了一把唇角,说道:“你再仔细看看,我的嘴角哪里有痣?”

    符德旺眨了眨眼睛,上前幼看,发现嘴角的痣果然不见了。

    “落的灰。”敖夜说道。

    “真的不是?”

    “爸,你老糊涂了不成?”符临实在是气坏了,指着敖夜说道:“你看看人家的年纪,不过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再看看你,头发胡子都白完了,路都走不稳了当时他就和你一般大,难道现在都没长大过?”

    “是啊爷爷,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寝室,他和我都在镜海大学物理学院对了,他还有个妹妹每个学校都有学籍档案的,学校不可能搞错吧?”

    叶鑫和高森也出声帮腔,说敖夜确实是他们的同学,这不可能搞错。

    符德旺这才去了疑心,不再坚持给敖夜下跪。

    他走过来握着敖夜的手,问道:“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吧?”

    “他死了。”敖夜说道。万一这老头儿提出要去家里拜访,他到底是做「敖夜」还是扮「敖烨」?

    死亡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

    符德旺的眼眶便红了,紧紧握住敖夜的手,一脸遗憾的说道:“我一直想要去拜访恩人来着,可是恩人并没有告诉我居住地址,哪条路哪个院没想到上次一别,就是永别。人都走了,也没能见上一面,对恩人说一句感谢的话。悔恨终身啊。”

    “没事儿。人终有一死,总有见面的时候。”敖夜说道。

    “是啊,人终有一死”符德旺连连点头。点着点着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这小子是咒我早死去见他爷爷?

    看到老头儿眼神古怪的看向自己,敖夜便明白他在想些什么,说道:“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

    既然敖夜不是「恩人」本人,符德旺的情绪也就正常多了,他拉着敖夜的手坐在餐桌前,又招呼叶鑫和高森就座,说道:“菜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会儿多吃点儿,不要客气。你们和符宇是室友,以后就把爷爷这里当作自己的家。想吃海鲜了,和符宇说一声,让他带你们过来。这小子要是敢偷懒,我打断他的腿。”

    “一定会的一定会的”叶鑫连连点头。

    “我最喜欢吃海鲜了。”高森嘿嘿傻笑,说道:“我们山里人最喜欢吃的就是海里的家伙。因为以前没机会吃。”

    符德旺又将视线看向敖夜,问道:“你爸呢?你爸是做什么的?”

    “我爸也死了。”敖夜说道。

    他就知道自己不应该来。

    你总问我这样的问题,你让我没办法接啊。

    “”

    这次不仅仅是符德旺符临父子听了目瞪口呆,就连符宇叶鑫和高森三人也眼神怪异的看向敖夜。

    「这家伙身世也太凄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