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第一百二十二章、负面情绪!

    “我们是老朋友,很老很老的朋友。”敖夜沉声说道。

    他看到了这只食噩兽,便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想起了这个星球的变迁

    自己的一小步,便是人类的一大步。

    我是龙,我骄傲了吗?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怪物能够活几亿年?

    当然没有。

    所以,当敖夜说那只食噩兽跟随它几亿年的时候,苏岱和傅玉人都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先不说世界上有没有这种能够吃掉别人「噩梦」和「不良情绪」的动物,就算有当然,他们百分之一万的不相信会有。

    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活几亿年?

    就是再玄幻的玄幻小说也不好意思这么写啊。

    他们看向敖夜,敖夜专注而深情的看着那食噩兽,仿佛他们当真是相知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

    他们的表情就更加诡异了。

    就连鱼闲棋自己也有些尴尬,她不是为自己尴尬,她是为敖夜尬

    毕竟,敖夜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内心深处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喜欢他的。

    可是,你不要信口开河啊。

    这样会给人一种荒诞、虚伪、不靠谱的疯子形象。

    谁愿意和一个疯子做朋友呢?

    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能让人笑话是不是?

    鱼闲棋赶紧把手里的水晶球递还回去,说道:“敖夜,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她不相信这只小怪物能够帮她吃掉噩梦或者坏情绪,但是,她看的出来,敖夜确实是喜欢它的。

    君子不夺人所好,女子也是。

    听到鱼闲棋的话,水晶球里面的那只小海马竟然呲牙咧嘴的发起了脾气,飞快的转了几个圈圈之后,然后对着鱼闲棋吐口水

    它不喜欢别人拒绝自己。

    狗都懂得仗人势,更何况是这种活了数亿年拥有更高智慧的食噩兽

    它懂得仗龙势。

    “没关系。”敖夜没有伸手去接,看着鱼闲棋说道:“等你死了,我会收回来的。”

    没有人能够拥有食噩兽,你只是代为保管而已。

    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她打个盹的功夫,可能敖夜已经为她换了好几个主人。

    “”鱼闲棋。

    送给别人的礼物,还想要等人死了之后重新拿回去?

    可是,我们的年纪就算相差了几岁,我死了,你又能活上几年呢?

    而且? 根据有关部门统计出来的数据? 女人的寿命要比男人更长一些

    “哪有送出去的礼物还要收回去的?”傅玉人已经不相信敖夜的任何话了,既然你喜欢装疯卖傻? 老娘就陪你好好玩? 看看最后到底是谁玩谁。

    “不收回去不行。”敖夜的表情一脸凝重,说道:“它喜食噩梦和负面情绪? 可以让人神清气爽,身体健康但是? 如果没有人来对她进行限制和管理的话? 任她在外界自由发展,她就可能会做出很多疯狂可怕的事情。”

    “我之前都是把它放在朋友那里,朋友在殡仪馆工作,那是负面情绪最浓烈的地方。可是? 朋友现在换了工作? 所以我就得重新给它寻找一个主人”

    敖夜之所以把食噩兽送给鱼闲棋,是因为食噩兽在帮助主人吃掉噩梦和恶劣情绪的同时,主人也要对她进行照顾和饲养。鱼闲棋是很合适的饲养人,她的工作环境也很利于食噩兽的生存

    敖夜是发自内心的希望鱼闲棋能够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那你为什么不放在自己身边呢?”傅玉人撇了撇嘴,出声说道。

    “因为我没有负面情绪。”敖夜说道。

    “”

    “你觉得小鱼儿有负面情绪?”苏岱推了推眼镜架? 出声询问。

    “是的。”敖夜瞥了苏岱一眼,说道:“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她有? 你们也有。”

    “你觉得我有什么负面情绪?”傅玉人眨着长长的睫毛,状若「好奇」的问道。说是好奇? 不如说是「引诱」,引诱你说出那些让人笑话的话出来。

    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就了解别人呢?

    敖夜看着她的眼睛? 说道:“你长得好看? 却不是朋友当中最受欢迎的。你的家庭不错? 却也不是朋友之中家世最好的。你的好胜心极强,每一件事情都想要做到最好,每一天都想要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可是,无论你怎么努力,你永远只能做第二或者第三,舞台中间也总有比你更加耀眼的人物”

    “”

    傅玉人心中大惊。

    她想哈哈大笑,想要大声指责敖夜胡说八道。

    可是,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敖夜就像是她肚子里面的蛔虫,把她的那点儿小心思小九九给打量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是的,她认为自己是非常漂亮的,比鱼闲棋还要更加漂亮一些。

    可是,从小到大,鱼闲棋永远都是人群中的中心焦点。无论她怎么努力,无论她怎么热情的交往或者卑微的迎合,大家还是更加喜欢鱼闲棋一些。久而久之,她和其它的女生一样成为鱼闲棋身边的陪衬。

    她的家庭条件不错,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是学校的中层管理者。可是,和鱼闲棋天才科学家的父亲以及苏岱书香世家副校长的父亲相比,又相差甚远

    如果没有任何盼头也就罢了,关键是每一项她都有机会做到顶尖,却就是迈不出去那一小步。

    她不比人任何差,凭什么不能站在中间的那个位置?

    想要的东西多了,人活的就累了,负面情绪就会堆积如山。

    看到傅玉人的表情变化,大家就知道敖夜的评价一针见血,戳中了她的要害部位。

    不然的话,以她不愿意服输的性格早就跳出来反击了。

    想明白这点儿,苏岱和鱼闲棋看向敖夜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

    这个荒唐而怪异的家伙,竟然还有心思如此细腻的一面?

    看到苏岱眼神怪异的看向自己,敖夜出声问道:“你也想让我说说你的负面情绪吗?”

    “不用不用。”苏岱吓了一大跳,他可不愿意在人前被人「凌迟」,摆手说道:“我没什么负面情绪。”

    “不,你有。”敖夜说道。

    “这是自己的私事我会自我消化,不需要别人来给我过度解读。”苏岱说道。

    鱼闲棋看向敖夜,笑着说道:“你说我有负面情绪那么,我的负面情绪是什么呢?”

    敖夜表情古怪的看向鱼闲棋,说道:“你当真希望我说出来吗?”

    傅玉人多嘴问了一句,几乎得到一个「社会性死亡」的结果。现在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看看苏岱对这件事情惊慌失措的反应就知道了。

    为什么鱼闲棋还要主动询问呢?难道就不担心自己说出对她不好的一些话?

    当然,不是自己说得不好,是她们本身就不好

    鱼闲棋坚定的点头,说道:“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