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第三百四十四章、男人最擅长的事情是什么?

    白骨非要亲自开车送敖夜和敖淼淼回观海台,等到他开车返回酒店的时候,白雅已经清醒过来,正由红云陪着说话。

    “你醒了?”白骨看着白雅,出声问道。

    “他们回去了?”白雅没有回答白骨无聊的问题,出声反问。

    然后问了一个更无聊的问题

    “回观海台。”白骨说道。

    “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白雅表情阴沉,出声说道。

    “什么不对劲儿?”白骨走到白雅身边坐下,开了瓶矿泉水喝起来。他把敖夜敖淼淼送到观海台九号就回来了,他们都没邀请自己进去喝杯茶。

    “你带他们去找了黄会计?”白雅出声问道。

    “是的。黄会计死了,还有他的徒弟和几个基因战士,一网打尽”

    “你动的手?”白雅眼神审视的打量着白骨,出声说道:“那个老头子有点儿东西,怕是不容易得手。”

    “是敖夜和敖淼淼动的手。”白骨出声说道。“当然,我也趁机在他身体里面种下了蝴蝶蛊,最后蝴蝶破蛹而出”

    白骨没办法独占其功,但是也不想在姐姐面前承认自己。

    “敖淼淼?”白雅表情微惊,出声问道:“她也会功夫?”

    白雅住在观海台九号的时候,只觉得敖淼淼是一个贪吃好玩购物狂人宠哥狂魔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功夫的样子。

    这些人也隐藏的太深了吧?

    白骨眼神幽怨的看向白雅,出声说道:“她的身手,是我生平所见或许敖夜要比她更厉害一些。毕竟,黄会计全力一击,竟然被他用两根手指头夹住了刀片”

    “你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讲述一遍。红云不是当事人,所以她给我复述的都是你们之前聊到的内容。可能有些事情说的不够仔细。”白雅出声说道。

    白骨知道白雅比自己更有斗争经验和生存智慧,这也是父亲将蛊杀组织托付到她手上的原因。

    作为一名杀手,第一要务就是活着。

    白骨没有拒绝,把自己带着敖夜敖淼淼离开酒店去找黄会计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

    白雅听完之后,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的惨白,看起来毫无血色。

    “他们没有询问火种的下落?”白雅问道。

    “是的。”白骨点了点头,说道:“还是我心里过意不去,帮忙问了两句,毕竟,火种是从我们手里送出去的他们看起来对火种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那两块火种不会是假的吧?”

    “不可能是假的。”白雅摇头,沉声说道:“如果是假的,怎么可能骗得了黄会计他们?天体组织又怎么可能会第一时间把它送走?验收不过关,天体组织是不可能支付费用的。”

    “那是因为什么呢?”白骨满脸疑惑,说道:“我们都知道那两块火种非常重要,价值连城。他们落在敖夜手里那么多年,肯定也研究了个七七八八是不是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商用价值?所以,他们索性就把它给送了出去,破财消灾,一了百了。也算是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求得一片平安清静。”

    “据我所知,鱼家栋已经在这两块火种上面取得了关键性的突破。”白雅说道。“如果是这样,火种就更不可以丢失了。以我对敖夜他们的了解,他们可不是愿意吃亏的性子。不然的话,天体实验室在镜海布局多年,也不会一无收获还损失惨重。”

    白骨看向白雅,问道:“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事出反常必有妖。”白雅出声说道:“我刚刚清醒,脑袋一片模糊,坐在这里硬想是想不出什么的第三杀在什么地方?”

    “在国外执行任务。”白骨出声说道。

    “让他全力搜索有关天体实验室的信息资料。”白雅出声说道:“有了参考信息,我们就大概能推测到敖夜他们为何是这样的态度了。对了,敖夜之所以答应为我解毒,只是因为你愿意带他去拔出镜海的那些钉子?这个交易对他而言并不划算,以他们掌握的财力物力,自己也能够做到。”

    “是的。”白骨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在你清醒过来之前,我还答应了他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他给了我一份名单。”

    “什么名单?名单呢?”白雅急声问道。

    白骨打开口袋里一只老怀表,然后从里面取出一张小纸片递给了白雅。

    白雅看了一眼,脑袋就疼的更加厉害了,胸腔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艰难的问道:“你答应了?”

    “是的,我想着,人家救了你的性命,我们蛊杀组织帮人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你是以蛊杀组织的名义接下的任务?”

    “是的。”

    “愚蠢。”白雅咬牙呵斥。

    “”——

    敖夜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睡衣,走到阳台准备看一看今晚的月色时,听到隔壁传来两个女孩子的说话声音。

    “敖夜回来了吧?我刚才听到外面的汽车声音。”这是金伊的声音。

    “回来就回来呗,你跑过来就是问他有没有回来?”鱼闲棋出声说道:“他的房间在隔壁,你走错门了。”

    “呸,我才没有这个心思呢。你以为我是你啊?你们俩比邻而居,中间就隔着一堵薄薄的墙,是不是相思难耐,心里更难受了?恨不得把墙都给拆了。”

    “”

    “好了好了,和你开个玩笑。别生气了。”金伊出声说道:“我还找达叔要了一瓶红酒,来,咱们俩喝一杯”

    “你晚饭时候已经喝那么多了,还喝?”

    “没事,明天就要回燕京了,要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去,真舍不得啊以后想喝也没的喝。”金伊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还是你们好啊,活得自由自在的,我们每天不知道得说多少好话,挤出多少次笑脸稍有不慎,就会被人骂的狗血淋头。你说网络上怎么就有那么多人喜欢骂人呢?”

    “他们看得见你,所以才骂你。当他们看不到你的时候,他们就去骂别人了。”鱼闲棋出声安慰。

    金伊沉吟片刻,说道:“你说的对,以前不红的时候,多想别人看到我啊,想着就是来骂我几句都行现在好日子过久了,就害怕别人骂我了。我得反思一下自己。”

    “不用反思了,你已经过的够好了。累了的时候就飞到镜海,我还可以陪你喝酒说话吃好吃的。”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

    铛!

    这是玻璃杯碰在一起的声音。

    停顿片刻,金伊再次说道:“我过来是说你的事情的,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小鱼儿,你现在很狡诈啊。”

    “是你自己说羡慕我们自由自在的。”鱼闲棋狡辩说道。

    “说真的,你现在和敖夜进行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

    “就是有没有睡到一起?”

    “”

    “亲吻?”

    “没有。”

    “牵手?拥抱?这个有没有?”

    “救我的时候算不算?”

    “这个也算那不是以前吗?多久的事情了。后来就没有了?”

    “也算有吧?”

    “真的真的?你们俩做什么了?”

    “他往我嘴里吹了口气。”鱼闲棋声音羞涩的说道。

    “”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格外的长久。

    敖夜都等得不耐烦了想要出声催更的时候,金伊愤怒的嘶吼声就传了过来。

    “他往你嘴里吹了口气?他神经病啊?他到底想干什么?他想亲就亲想吻就吻往人嘴里吹气干什么?”

    “金伊,你小声点儿,别嚷嚷”

    “小鱼儿,你说他是不是变态啊?面对你这样千娇百媚的大美女,都任君采摘了结果他什么都没干,就是往你嘴里吹口气,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哪有这样的男人啊?”

    “他不是变态,他是为了给我治病,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身体不舒服,总失眠”

    “失眠?有这么治失眠的吗?我往你嘴里吹口气,你失眠就好了?你相信?”

    “可是,我的失眠确实好了啊。”

    “小鱼儿,你没救了你被他给PUA了。”金伊出声说道:“你别看他长得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还是个PUA大师呢。不仅仅是你,还有敖淼淼都被他PUA了哪有对哥哥言听计从的妹妹啊?你不觉得他们兄妹俩好的有些过分吗?”

    “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些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在想些什么。你忘记了?上次淼淼说的话她说什么来着?对了,我咬你不是为了解气,而是想要在你身上做个标记。你说,妹妹在哥哥身上做什么标记?”

    “”

    一墙之隔的敖夜大吃一惊。

    没想到那一幕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呢。金伊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都产生了这样不好的联想。

    其它人呢?鱼闲棋呢?

    “那是别人家的事情,你在意这些做什么?”鱼闲棋出声说道。

    “我不在意,我是在替你在意。我上次就说过,可能你最大的情敌就是敖淼淼”金伊苦口婆心的劝慰,说道:“我明白你对敖夜的心意,你是喜欢他的,对不对?”

    “”

    “你不用回答。以你的性子,如果不喜欢他的话,这年都已经过完了,你早就搬回自己家住去了。”金伊一点儿也不给自己的好闺蜜留面子,直来直往的说道。“既然喜欢他,那就勇敢的去问问他的心意他不能只挖坑,不埋坑,只撩骚,不负责。”

    “又是救你的命,又是送你那么珍贵的陨石手链,对了,还送你一场流星雨哪个女人能够顶得住这个啊?他不主动,你就主动。你去找他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知道男人最擅长什么事情吗?”

    “运动?”

    “不,装死。”

    “”——

    金伊回燕京上班,鱼闲棋也回镜海大学继续自己的学术研究,敖夜和敖淼淼也要回学校报道了。

    达叔一脸落莫,说习惯了之前热热闹闹的生活,现在人都走了,观海台九号一下子冷清下来。

    幸好菜根还在,许守旧和许新颜这一对屠龙兄妹已经变成了,许新颜的小脸明显比来的时候要胖上一圈,许守旧的小肚子都已经出来了。当年初见时黑衣飘飘的佩剑少侠,现在变成了游手好闲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敖夜对此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成就感。

    屠龙家族出来的年轻俊杰,在观海台被养废了,以后别说屠龙了,就是杀条鱼都困难

    敖夜和敖淼淼提着行李箱来到学校,刚刚走进学校门口,就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敖夜!”

    敖夜转身,俞惊鸿笑容安静恬美的站在身后。

    敖淼淼撇了撇嘴,说道:“送走一个,又来一个。”

    又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拉着俞惊鸿的手说道:“二姐,你什么时候来学校的?好久不见,想死我了。”

    “”

    敖夜看着敖淼淼的表演,心想,这丫头是拿到之后,就演戏演上瘾了?

    “我是早上到的,去外面买点东西。”俞惊鸿拉着敖淼淼的手和她说话,那双剪水秋瞳却一直盯着敖夜。“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就遇到你们了。”

    “哼,只记得敖夜哥哥,我站在面前都看不到我要是不主动和你说话,你都不认识我是谁了吧?”敖淼淼的说道。

    俞惊鸿看了敖淼淼一眼,笑着解释:“因为敖夜身材比较高大嘛,所以就先看到他了。对不起,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先叫淼淼的名字,好不好?”

    说话的时候,俞惊鸿还极其宠溺的捏了捏敖淼淼水灵灵的小脸。

    敖淼淼心里就更不开心了,这个动作看起来很亲昵,但却是大人对小孩子的做法。

    “你买的东西呢?”敖夜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俞惊鸿摇头拒绝,说道:“我在商场买的,晚点儿会有人帮忙送到寝室。”

    “哦。”敖夜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回去了。”

    “敖夜”俞惊鸿心急之下,再次出声喊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敖夜转身看向俞惊鸿,出声问道。

    “是这样的”俞惊鸿和敖夜的眼神对视,心脏砰砰砰地跳的厉害,想好的托词和设计好的矜持一下子忘了个干净,轰隆隆的直奔主题而去:“我有礼物要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