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306.黑暗女神的信徒

    面对一名实力强大的构装骑士,苏尔达克根本不敢保留任何实力,冲上来便是全力冲锋。

    在他的身后,一尊双面四臂的魔神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显现出来,那面魔神雕像一半散发着神圣的治愈气息,另一半却是散发着充满黑暗的死亡恐怖气息,两者相较之下并不均衡,神圣气息拥有着压倒性优势,因此蕴含着神的面孔朝着正面,而魔的面孔却是朝着北面,气势稍弱。

    苏尔达克手中的罗马剑上冒出一丝神圣气息的剑芒,而鸢尾盾上也有着银色镀层。

    处于山坡之下的暗红骑士看到苏尔达克爆出强大势力,心中暗暗一凛,知道虽然这次做了充足的准备,但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手的实力,只凭这位骑士爆出自己的‘势’,就能够看得出来,如果他要是船上一整套的魔纹构装,那么战斗力一定不会在自己之下。

    但现在……暗红骑士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

    ‘就让你看一看构装骑士与普通骑士之间到底存在着怎么样的差距吧!’暗红骑士心中想着,背后的双刃阔剑只是虚幻地闪烁了一下,便出现在他的手中,而他也是全身上下乌黑构装铠甲爆出一团魔法的光晕,无数条魔法细线围绕着暗红骑士迅速流转,那些魔法线条编织出一个接一个的魔法符文,这些魔法符文幻化出一团有一团增益效果落在暗红骑士身上。

    就像是被无数属性加持过,暗红骑士身体状态爆增到另一个层面,而这股力量不仅仅让他变得更强大,还延伸到他坐下的黑鳞马身上,那匹马似乎也感受到这股力量,瞬间跨越的距离比之前多了足足三分之一。

    暗红骑士双脚轻轻夹了一下马镫,那匹黑鳞马发出一丝轻轻地嘶鸣,朝着山坡上冲锋的时候,竟然在身后带起一抹残影,明明赛琳娜完全可以在暗红骑士追上来之前,与苏尔达克汇合在一起,但暗红骑士豁然提速,战马奔跑的速度提升一大截儿,瞬间便追上了前面的赛琳娜。

    暗红骑士就像是一道巨大的黑影,追在赛琳娜身后,伸出手想要将马背上的赛琳娜直接掠过去。

    跑在前面的赛琳娜像是早就预感到了危险,她的身体原本就紧紧地抱在古博来马的背上,这一刻,赛琳娜直接将身体藏在古博来马的身侧,暗红骑士那只大手仅仅抓住了赛琳娜亚麻布的裙边。

    “嘶……”

    一声锦帛被撕裂的声音随之响起,一抹灰色长裙被暗红骑士撕下好大一截儿,露出赛琳娜半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来。

    暗红骑士想要再次抓向藏进马腹的赛琳娜,只觉得自己被前面一股杀机遥遥锁定,他不敢再分心去抓赛琳娜,而是将目光落在从山上冲下来的苏尔达克身上,一种久违了的压力从身心里慢慢滋生,看着苏尔达克身后不断增大的虚影。

    暗红骑士轻轻喝了一声。

    ‘哈!’

    魔纹构装法力流转的速度骤然增加,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有暴增了几分……

    山坡上的苏尔达克在这一刻从马背上向前高高跃起,腾空而起冲到了最高点之后,身体蜷缩着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朝着暗红骑士砸下来,暗红骑士从没想过对方明明不是一名构装骑士,但是在与自己正面对垒的时候,居然气势丝毫不弱于自己,非但如此,而且还无比自信的施展‘全力一击’。

    暗红骑士坐直了身体,迎着俯冲下来的苏尔达克举起了双刃阔剑,一道淡淡的黑色阴冷死气从阔剑上散发出来,暗红骑士的阔剑剑尖爆出一团充满死亡气息的旋涡,向半空中的苏尔达克劈下。

    苏尔达克手里的罗马剑上涌出来的神圣气息刚刚触及到暗红骑士死亡气息的时候,那股流转着死亡气息的旋涡就像是在朝阳下冰雪消融了一样,暗红骑士有些惊骇地看着罗马剑上的淡金色剑芒,再也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双手举剑全力将苏尔达克斩来一剑招架住。

    这一刻,苏尔达克身上的神圣气息虽然有些克制暗红骑士身上的死亡气息,但是在力量和对战技巧方面,暗红骑士却是明显高出苏尔达克好大一截儿,双刃阔剑格挡住苏尔达克劈来一剑。

    暗红骑士手里的阔剑向外倾斜,将苏尔达克冲力卸到身体左侧,同时侧身避开苏尔达克俯冲,就在苏尔达克与暗红骑士错身而过的时候,抽剑斩向苏尔达克腰部,想要将苏尔达克拦腰斩断。

    苏尔达克早有准备,直接挥出了一只手上的鸢尾盾,盾牌砸在双刃阔剑上爆出一团银色光芒。

    ‘祝福之盾’

    暗红骑士被苏尔达克盾击撞得几乎有些窒息,那团银芒似乎完全冲散了身边的死亡之气,但是苏尔达克后续却没有连上任何攻击手段,暗红骑士借此有了一丝喘息之机,他攥紧了一只铁拳捣向苏尔达克的后心。

    这时候苏尔达克下落之势已经无法扭转,所有在空中的动作已经完成,根本无力格挡暗红骑士这一重拳。

    暗红骑士拳头上还带着乌黑的铁指套,而苏尔达克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魔兽皮甲,暗红骑士一记‘重击’砸下来,双面魔神的虚影变得凝实起来,双面魔神的一只手臂忽然变得无比真实,双方拳头撞在一起,双面四臂的魔神那条凝实的手臂一下子被暗红骑士砸得粉碎。

    苏尔达克精神世界里的魔神虚影像是残缺了一只手臂,精神之海里像是刮过一阵风暴。

    但他却是完全躲过了暗红骑士砸来的这一拳,苏尔达克落在坡地上,身体在坡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这时候古博来马也跑了过来,苏尔达克趁机翻身上马,他看着自己罗马剑上有着很明显的黄豆那么大豁口,显然是在与暗红骑士对拼之下造成的。

    “他进入帕格洛斯山之后,就一直跟在你们身后……”赛琳娜骑马绕到苏尔达克身后,对他小声提醒道。

    苏尔达克看到赛琳娜干裂的嘴唇和满脸的灰土,知道她这一路追来一定吃了不少苦,对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让她放心。

    “你就是那些强盗团的背后指使者?”苏尔达克盯着眼前暗红骑士,沉声问道。

    暗红骑士根本没有想过要和苏尔达克说点什么,与将死之人有什么可说的?

    他直接催马冲过去,朝着苏尔达克接连斩出数剑,由于双刃阔剑要比罗马剑更加沉重,暗红骑士在力量上又完全碾压苏尔达克,就算是苏尔达克显出自己的‘势’,面对暗红骑士的连斩,也只能勉强招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尔达克在华沙位面战斗的时候,几乎都是在与恶鬼们打交道,那些恶鬼的力量和速度丝毫不弱于眼前的暗红骑士,苏尔达克在战场上一直都在抗压中成长,因此,虽然暗红骑士的实力明明比苏尔达克强出一大截儿,一套连斩劈下来,被苏尔达克全部都挡了回去。

    暗红骑士心中暗暗吃惊,眼前的骑士明明实力稍弱于自己,而且还没有穿魔纹构装,居然能和自己在正面抗衡,身体的韧性和战斗意志都极为出色。

    苏尔达克这边也并不好受,为了挡住暗红骑士的攻势几乎用尽了全力,他甚至无法做出像样的反击,而且这一组攻击下来,他双臂发麻,身体也近乎力竭。

    虽然‘神佑之体’源源不断回复着力量,但他的心依然沉入谷底。

    没想到面对这位暗红骑士,凭实力自己居然毫无胜算。

    最大的问题是暗红骑士身上的构装铠甲在魔力流转之下,正源源不断地汇聚着力量支持着暗红骑士。

    而且到现在暗红骑士都没显示自己的‘势’,显然他可能是觉得在这场压倒性优势的战斗中,完全没有必要展示自己的‘势’。

    苏尔达克有点后悔,刚刚举行献祭仪式的时候,就该拿出两件祭品,要是拥有‘死亡凋零’和‘死之呢喃’的话,也许还能有些胜算,但时光不可能逆流,这时候也只能咬牙坚持住。

    暗红骑士催马冲上来,又是连续不断的进攻,苏尔达克这次更加不堪,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力,暗红骑士最后几轮攻击,苏尔达克更是频频举盾格挡,幸好这面鸢尾盾足够结实,挡住了暗红骑士最后几剑。

    一轮进攻之后,暗红骑士总是需要数息的时间回复体力,这也给了苏尔达克一下喘息之机。

    天边的那轮红日彻底沉入群山之中,酱紫色的天空慢慢转变成了黑色。

    繁星满天,天空无月。

    帕格洛斯山被黑暗所笼罩,暗红骑士黑马黑色铠甲逐渐融入这片夜色中,那把黑色的双手阔剑每次攻击更显得毫无轨迹,苏尔达克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每次招架几乎都濒临崩溃的边缘。

    赛琳娜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出现非但对苏尔达克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成了他的拖累,他本可以打不过还能找机会逃走,但是现在有自己在这儿,他完全没有逃走的打算,看他已经挺过了暗红骑士七轮攻击,握着罗马剑的那只手臂几乎已经提不起来了,另一只手臂上的盾牌也是被劈得痕迹斑驳,她不知道苏尔达克还能挺多久。

    苏尔达克此刻的确已经力竭,而且面对暗红骑士的攻击,‘神佑之体’无法及时恢复足够的体力,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苏尔达克发现在如此逆境中,身体里面那些被点亮的节点居然不断地被点亮,暗红骑士每次进攻,就像在不断地激发自己身体里的潜能,从节点稍微松动,到有微光亮起,再到光芒被彻底点亮,大概只需要暗红骑士劈出三剑。

    身体里那些节点所散发的那些神圣气息虽然无法恢复苏尔达克的体力,但却能产生治愈的效果,在暗红骑士双刃阔剑下劈出来的暗伤,都被苏尔达克自己的神圣气息所治愈……

    如今苏尔达克肩膀处被点亮的节点几乎连成了一大片。

    暗红骑士第八次进攻,终于在苏尔达克右臂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阔剑割破的皮质护肩,鲜血染红了整个衣袖。

    两人再度陷入数息的休战时间。

    一直被苏尔达克护在身后的赛琳娜,这时候跑上来,她看着半边身体被鲜血染红的苏尔达克,终于狠下心做出了个艰难地决定。

    她从后面靠近苏尔达克,凑到他身边小声说:“那家伙应该是来找我的,一会儿我会将他引开,你要帮我照顾好希格娜。”

    苏尔达克伸手摸着她白净的脸颊,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说道:“你给我听好了,你女儿你自己照顾,没到最后别轻言放弃,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也会带你离开。”

    苏尔达克觉得自己的语气可能是过于强硬了,于是又变得柔和一些对她安慰道:“天都黑了,我们不是没有机会逃走,等会他再冲上来的时候,你就先走……”

    “啊!对了,天黑了……”赛琳娜忽然像是想起了某些事,她一下子打断了苏尔达克的话,有些兴奋地说道。“我好像都快要忘了我还是黑暗女神席琳的神使,无月的暗夜是黑暗女神力量最强大的时候,我还可以向女神祈祷。”

    “……你不是说你已经被席琳女神遗忘了吗?”苏尔达克疑惑地问她,这是上次她躺在自己怀里说的。

    赛琳娜有些尴尬,立刻对苏尔达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在女神力量强大的时候,偶尔也会想到我的,只不过这种时候我多半都在睡觉,谁会没事大晚上的向她祈祷……”

    说完,她忽然不再说话,而是在马背上双手在胸前合十,闭着眼睛轻声呢喃:“统治黑暗的女神席琳,请您聆听您的信徒在时间的呼唤,在这危难之际,我……赛琳娜……您最诚挚的信徒向您祈祷……”

    ‘自由神殿那些祭司们的祷言也这么长吗?’苏尔达克在心里面吐槽。

    就在这时一束暗之光柱骤然降下,笼罩在赛琳娜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