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414.六法

    一道精神燃烧涌向苏尔达克,精神力魔法攻击手段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苏尔达克只觉得就像是又把锋利而冰冷的长矛从眉心刺入脑袋里,强大的冲击力让他对身体失去了控制权,那种力量在他的精神识海中变得无比狂暴,在他神识所组成的星辰海中就像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庞大精神力从黑洞中涌过来,那股精神力似乎含有一种近乎毁灭的气息。

    这时在他神识的星辰海中,一尊双面四臂的神魔雕像忽然出现在黑洞前,那具神魔雕像的四条手臂,一手握着工匠之剑,一手握着血红新月,一手持矮人链盾,一手高高举起圣光火炬,那只圣光火炬顶管光芒大炽,几乎是同一时刻,那些从黑洞中涌入的精神力,竟然被圣光之焰全部吞噬。

    玛丽恩惊骇地看着手里已经完全烧尽的卷轴,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张三级精神鞭笞魔法卷轴,竟然没能让眼前的骑士晕倒。

    按照她的估计,普通骑士受到精神鞭笞魔法攻击,就算不立刻死亡,也会因为精神识海被摧毁而陷入无尽的昏迷之中。

    可是面前这个骑士居然还好好地站在那,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尊双面四臂的神像。

    拥有圣光之力的骑士拥有的势居然不是勇气,正义,希望,命运,智慧五位高阶圣堂中的任意一位大天使长,而是一尊看不出来历的双面魔神像,这让黑魔法师玛丽恩有些不能理解。

    直到苏尔达克向前又冲出两步,来到玛丽恩的面前,这位中年女魔法师才从内心极度惊骇中清醒过来。

    她本能地举起手里的魔杖,这根魔杖上不但刻有辅助魔纹法阵,还刻有一颗瞬发火球的法阵,只要用一丝法力激活法阵,一颗瞬发火球就会立刻飞出去,只是还没等她将魔杖举到面前,苏尔达克手里的圣光火炬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拥有力量光环加持的苏尔达克轻易的砸开了魔法光罩。

    魔法赤铜锻造的火炬将魔杖砸成两截儿,紧接着断为两截儿的还有黑魔法师玛丽恩的右臂臂骨,玛丽恩的身体向左侧倒下去,她慌乱中从怀里又摸出一张魔法卷轴,这是一张催眠术的魔法卷轴,她此刻只想让苏尔达克稍微昏睡一小会儿,这样她就能有足够的时间拉开距离。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苏尔达克身上还佩戴着清醒挂件,一颗巨大的眼球出现在玛丽恩头顶,这颗直径大约有一英尺的巨型眼球的瞳孔是睁开的,瞳孔中是无限旋转着的光影,而在光影中心是只不停摇晃的怀表,苏尔达克目光落在巨大眼球上,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

    只觉得一种无法抵挡的困倦从身体四周如潮水般涌来,可是胸口处有种灼热的刺痛让他立刻清醒过来。

    等他睁开眼睛看向玛丽恩的时候,这位中年女魔法师正用手托着断臂,忍着剧痛想要从苏尔达克面前离开,苏尔达克手里里的圣光火炬直接落在她的后背上,顿时发出沉闷的骨裂声,这位中年女魔法师后胸向里面凹陷了好大一块,她张开嘴猛地向外连喷了数口鲜血,鲜血中混着被敲碎的肺块。

    几乎没有任何惨叫,就扑到在房间落满灰尘的地板上。

    幽灵形态的福纳克伯爵那边爆发出一片璀璨的光芒,也不知道被束缚在原地的萨默亚到底引爆了什么,一片夺目而刺眼的光彩里,萨默亚狼狈地恢复了行动能力,她手里握着一颗水晶球已经裂开,被她随手丢在一旁。

    随后她毫不犹豫地撕开了一张魔法卷轴,一层魔法光罩落在了她的身上,随后她依旧不敢有任何犹豫,从魔法腰包里拖出了魔法埽把,根本不理会幽灵形态的福纳克伯爵从后面扑上来,随手将魔杖丢出去,那根魔杖在半空中爆开,化成一团火焰,成功的阻隔了福纳克伯爵,她身体轻灵地的跳上魔法埽把,化成一道残影顺着破烂的窗子飞了出去。

    苏尔达克追上去的时候,只是摸到了她落在光罩之外的裙角,只听呲啦的一声,萨默亚身上的黑魔法长袍被裙边被苏尔达克用手撕开,虽然没有留下萨默亚,却留下了半截儿魔法长袍的裙边,萨默亚另外的身份是歌剧院舞娘,身材极为出色,长裙被撕开之后,修长雪白的大.腿直接露了出来。

    萨默亚根本没有任何想要停下来的意愿,操纵着魔法埽把直接冲到天空,只在福纳克庄园盘旋了半圈之后,就越过了福纳克庄园北侧崖壁下的湖面,一头冲进了湖面以北的茂密黑森林里。

    幽灵形态的福纳克伯爵停在房间里,他那由光影组成的身体此刻变得狼狈不开,身体破了无数大洞之外,灵魂形态居然都变得不太稳定,身体的灵魂之火不断地向外扩散。

    他飘到了化成一具冰冷尸体的玛丽恩女士旁边,从她怀里翻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白晶,等那块白晶在他面前再次化成了精纯灵魂之力,重新注入他这具破烂的身体之中,福纳克伯爵的身体便迅速恢复如初。

    福纳克伯爵对苏尔达克似乎并没有敌意,他甚至对苏尔达克笑了笑,说道:“干得不错,年轻骑士!”

    眼见萨默亚逃离福纳克庄园,苏尔达克从黑魔法师玛丽恩身上搜到了一条魔法腰带,不过她身上的魔法长袍和魔杖都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价值了。

    福纳克伯爵漂浮在一旁,见苏尔达克不回答也不气恼,他继续询问道:“你是神殿里的战斗神官?这几年,我一直等你们重新出现,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一面抵御罗兰大陆世界法则的排斥,一面还要时刻保持清醒意识,生怕被其他二转强者发现我的藏身之所,并被他们逐进亡灵一族的亡灵界。”

    苏尔达克搜了一遍之后,见玛丽恩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才站起来对福纳克伯爵说:“咳咳,福纳克伯爵,我并不是神庙里战斗神官,我只是警卫营里一位普通骑士。”

    说完这些,他也不再理会福纳克伯爵,他觉得自己与一只幽灵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由于刚刚一起战斗过,共同对抗了两名黑魔法隐修会的女魔法师,现在再让他当下翻脸,将福纳克伯爵缉拿起来,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更何况在这座建筑中,自己还真不一定能赢。

    “啊……离开海兰萨城这几年,难道说城里的警卫营都已经强横到这种程度了吗?”幽灵形态的福纳克伯爵一脸愕然的说道。

    他兴致很高,跟在苏尔达克身后。

    苏尔达克快步走向卡尔所在的房间,只说了句:“我去看看我的朋友。”

    刚走进房间,就看到一个小男孩灵魂身影抱着膝盖蹲在卡尔身边,卡尔躺在壁橱的衣柜里,看起来呼吸还算平稳,福纳克伯爵站在小男孩的身后,爱怜的看了男孩子一眼,才对苏尔达克说:“卡尔.凯斯门特只是昏过去了,别急着叫醒他,让他昏睡一会儿有助于他的身体恢复。”

    苏尔达克感觉得出这个男孩子的灵体就是之前地那只恶灵,不过此刻他身上凶厉的厌气正在慢慢消散,而且恢复了原本面目之后,他身上的灵魂之火似乎在不断的溃散,他有些维持不住身体的形态,福纳克伯爵刚刚用手在小男孩头顶上摸了两下,一层淡淡的灵魂之火包裹住了男孩子,这才让他身体稳定了下来。

    男孩子抬起头看了福纳克伯爵一眼,木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只是他的眼睛好像有些不同,就算是灵魂的虚影,但是苏尔达克依然看到男孩子眼瞳中居然藏有一丝细微魔纹。

    看到他们两个对卡尔并没有任何敌意,这个小恶灵也清醒了,苏尔达克觉得还是等卡尔醒过来再做打算,没想到这次福纳克庄园调查恶灵的行动,竟然引来了两位黑魔法师。

    想想格伦菲尔庄园后面的那座山洞里的魔法矩阵周围一共有六座试验台,六位黑魔法师自己到现在居然认识了五位:

    塞勒斯.希科克,被自己一刀捅在后心上,现在在红松森林里变成了一堆冻肉,很有可能被森林灰狼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反而还让自己发了一笔小财。

    格伦菲尔夫人玛格丽特.赫脱,也死于格伦菲尔庄园一战,算得上间接死于自己之手,据说她是六魔法师之首。

    西莉亚.库珀在一次魔法实验中身体被毁,现在残魂寄居在一本魔法笔记里,而那本魔法笔记就放在在自己魔法腰包里面。

    只有萨默亚魔法师一直保持机警果断清醒的头脑,居然连续在自己眼前逃脱了三次,想到这儿苏尔达克轻轻叹了一口气,要是不能把她彻底解决掉,以后自己的生活怕是会一直无法安静。

    楼上死去那位中年女魔法师虽然还不知道叫什么,看起来应该也是六魔法师之一。

    到现在海兰萨城黑魔法隐修会分部,只剩下最后一名黑魔法师还不知道身份,苏尔达克觉得自己有时间应该去找西莉亚.库珀那探听一下最后那名黑魔法师的消息。

    一声不响走下楼,走出主建筑大厅,看到汨罗队长还挂在半空中。

    他默默地将挂在石像长矛上的汨罗队长托下来,他临死前还睁着一双眼睛,盯着大厅门口,就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提醒苏尔达克和卡尔。一名第一小队的成员尸体也躺在院子里,他们被爆裂火焰炸得身体半边几乎都焦糊,另外一名小队成员被黑火烧得只剩一截焦黑灰烬。

    苏尔达克亲手将他们的尸体收集在石阶上,大概是在战场上见过太多的尸体,经历了太多的死别,苏尔达克此刻心里面并没有任何伤感的情绪,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说话。

    福纳克伯爵的灵体站在主建筑的大厅中,在他的身边站着一名五六岁大小的男孩子,默默地看着苏尔达克清理战场。

    没多久,那名看管马匹的第一小队成员出现在庄园外面,他小心翼翼地在门口探头向庄园里面望,看到苏尔达克就蹲在主建筑的台阶上,这才连忙将手里的战马缰绳拴在大铁门上,快步跑进庄园里面。

    等他看到台阶上摆着汨罗队长和其他同伴尸体,双.腿一软就坐在了雪地之上,那喃喃地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苏尔达克解释:“外面的林子里忽然冲出一只地狱恶犬,马惊了,所有的马匹都四处乱跑,我扒在马背上怎么也停不下来,一直被那只地狱恶犬追杀,我想要去和外面巡逻的汉斯和卢西恩汇合,一起合力反杀地狱恶犬,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尸体都凉透了。我拼命地往回赶,可还是晚了一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的话语声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无比惊恐的看着站在大厅里的福纳克伯爵和他的儿子,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一下子从窜起来,恨不得并用向庄园大门外奔跑而去,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幽灵……鬼啊!”

    那只地狱猎犬的尸体就倒在台阶上,空洞的眼眶里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苏尔达克看了看逃去的第一小队成员,一声不响地走进大厅里,从守夜人的房间里找出亚麻布的床单来,将死去的这些第一小队成员用亚麻布床单裹起来。

    卡尔捂着额头,扶着墙壁从大厅里走出来,苍白的脸上对苏尔达克露出一抹难看至极的笑容,对苏尔达克问道:“一切都结束了?”更新最快 电脑端::/

    “还没有。”苏尔达克说完,回头看了看依旧站在大厅里的福纳克伯爵。

    显然这一大一小两位幽灵并没有打算藏起来,卡尔痛苦地摸着额头,扶着苏尔达克走回大厅里,找了张破烂的沙发坐下来,对着大厅里的福纳克伯爵,苦着脸说道:“福纳克叔叔,能和我说说这座庄园里的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