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881.拯救侯爵大人

    弗迪南德学者魔法实验室门口站着一支构装骑士小队。

    六名骑士每人身上都穿着精致的青色.魔纹构装。这些魔纹构装的皮革都是来自石化蜥蜴的皮革,才能在制皮大师的手中呈现出暗青色,他们腰上配备的都是卓越级的魔法武器,武器表面透着魔法纹络。

    这是苏尔达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见构装骑士,而且还是非常完整的小队编制,所有人的魔纹构装也都是同一款式。

    他们站在弗迪南德学者魔法实验室的门口,甚至都没有人交谈,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那些从实验室门前经过的魔法师们都自觉的闭上嘴巴,默默地从门口走廊经过。

    苏尔达克想到了这次弗迪南德学者进行移植手术肯定非常棘手,要不然也不会叫上自己。

    可没想到魔法实验室里面这位居然是位拥有构装骑士团的领主。

    能够拥有这种精良装备的构装骑士团的贵族领主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一般来说,几乎都是某位如卢瑟侯爵那样的大人物。

    那位魔法助手走到实验室门口,对站在门外的构装骑士队长解释说:“这位是海兰萨城警卫营荒芜之地治安中队苏尔达克男爵,是弗迪南德学者请他过来的。”

    苏尔达克没佩戴象征子爵的贵族徽章,这些人不知道他已经晋升成为子爵,却知道他是被查尔斯大帝破格提拔起来的贵族男爵,因此才这样说。

    那位构装骑士队长转头看向苏尔达克,锐利的目光看起来显得有些冷冽。

    他对苏尔达克微微点了点头,用有些沙哑地声音说:“苏尔达克男爵,我知道你。”

    苏尔达克敢肯定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位这位构装骑士队长,只是礼貌地笑了笑,就跟着魔法助手走进了魔法实验室。

    弗迪南德学者还在试验台前忙碌着,他身后巨大的玻璃容器和无数弯弯曲曲的皮管和金属架子搭建得十分混乱,身后那些瓶瓶罐罐里也是装满了各种液体。

    三个坩埚中煮着淡绿色的粘稠液体,正在不断从里面吐出一个个水泡并发出‘啵啵啵’的破裂声。

    巨大金属槽子摆在试验台上,里面同样装满了这种淡绿色溶液,只不过是稀释之后的浅绿,颜色有点像苹果汽酒。

    四个玻璃管从两端斜伸进金属槽中,不断地向下滴着粘稠溶液,这些液体滴进金属槽中。

    滴进金属槽中的粘稠液体迅速散开,就像给金属水槽注入了一丝丝活力。

    一位只穿件亚麻布长袍的中年男人闭着眼睛躺在淡绿色的溶液中,看上去好像陷入沉睡当中,实际上他向迦娜海族一样全身浸入绿色液体中,已经完全没有呼吸。

    苏尔达克感觉得到,他还活着。

    而且躺在金属槽里贵族领主对苏尔达克来说并不陌生伯纳德.克里斯蒂侯爵,海兰萨城前任执政官。

    难怪达茜.克里斯蒂这么快就成为海兰萨城的执政官,原来是伯纳德侯爵病了,看起来还十分严重。

    弗迪南德学者忙着指挥助手们做事,他站在实验台上,认真观察着容器中流淌的绿色溶液,只是看到苏尔达克走进魔法实验室里,才对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在一旁休息区等着。

    周围的魔法助手们也是忙得团团转,场面甚至有点混乱。

    就在弗迪南德学者身后的货架上还摆着一些魔法药水,其中有一大半儿苏尔达克见都没见过,倒是那瓶装在水晶瓶里的鲜红药剂显得特别醒目。

    在试验台对面有处观察区,魔法工会执法团杰洛尔德团长和几个中年魔法师都站在那里,兰斯和一群年轻魔法师也挤在后面靠墙的地方,兰斯还在人群中偷偷向苏尔达克摆了摆手。

    见弗迪南德学者非常忙,苏尔达克便自顾自地走到休息区,找个位置坐下来。

    拥挤的魔法实验室里,只有休息区这边显得宽松一点。

    “移植的器官准备好了没有?”弗迪南德学者的声音在实验室里响起来。

    倒是把坐在休息区这边的苏尔达克吓了一跳,这句话听起来让他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我去拿……”

    一名魔法助手连忙向实验室侧门跑去。

    “现在才想着要去拿,刚刚干什么去了……”弗迪南德学者发起牢骚。

    看得出来,他的压力有些大。

    只用了半分钟,那位魔法助手就带人抬进来一副担架,上面赫然躺着一名男性蜥人,他紧闭双眼躺在担架上,看起来应该是陷入昏迷当中。

    蜥人全身几乎都是人类的身体构造,只有头颅还能看出蜥蜴的狭长脸型。

    一身绿油油的皮肤,看上还刻有一道道密集的暗纹鱼鳞。

    更让苏尔达克有些傻眼的是,那位魔法助手直接就蹲在蜥人身边,他低下头掏出一把匕首,就像是杀一只鸡那样,就把这位昏睡中的蜥人解决掉,然后开始将蜥人胸膛切开,麻利地剥出来一颗还在不断跳动的蜥人心脏。

    从形状和大小上面,看不出这颗蜥人心脏和人类心脏有什么不同。

    助手将跳动的心脏放进装满绿色液体的玻璃罐子里,对弗迪南德学者说道:

    “老师,准备好了。”

    弗迪南德学者连忙停下手里的事情,对身边的几位助手吩咐道:“那我们准备开始……”

    “大家准备好了吗?”

    苏尔达克就看到金属槽里的溶液水位在下降,伯纳德侯爵的身体浮出水面,已经有魔法助手拿出了斧子和匕首。

    在众目睽睽下,弗迪南德学者居然将伯纳德侯爵的胸膛打开了。

    随着哗哗轻响,一名水系魔法师施展出‘水疗术’落在了伯纳德侯爵身上。

    不断有人施法,将魔法效果注入伯纳德侯爵的身体,弗迪南德学者将伯纳德侯爵胸腔里的心脏取出来,随意地丢弃在一只盘子里,并将蜥人心脏从容器里拿出来,比量了一下就放进了伯纳德侯爵的胸腔里。

    整个试验台都亮起了光系符文,魔法师们开始各司其职,点亮周围数十个魔纹法阵。

    苏尔达克甚至看到有一条上下翻飞的丝线……就像是有个隐形人在做缝合术。

    在实验台上的弗迪南德学者显得得很专注,蜥人的心脏放进去很快就缝合起来。

    弗迪南德学者开始念诵咒语,又让助手给伯纳德侯爵灌了几瓶价值连城的魔法药水。

    在魔法的催动下,蜥人心脏又开始强有力的跳动起来。

    四周的魔法助手们齐齐发出一片低呼。

    甚至有人开始鼓掌……

    大家纷纷庆祝这次移植手术的成功。

    ‘水疗术’不停地落在伯纳德侯爵身上。

    就在大家松了一口的时候,一名魔法助手便发出一声惊呼:“老师,伯纳德侯爵出现皮下出血,他的身体在在痉挛……”

    “老师,博纳德侯爵心跳在加速,呼吸开始减弱……”

    另外一名魔法助手也急忙汇报。

    “水疗术,解毒术”弗迪南德学者吩咐道,他伸手翻了翻伯纳德侯爵的眼皮,脸色非常难看。

    “他的呼吸已经停了……”

    魔法助手小声说道。

    弗迪南德学者吩咐道:“把优质治疗药水和活力药水给他灌下去,往水槽里面注入营养液……”

    “去请苏尔达克男爵过来……”

    一连串命令发布出去,苏尔达克也走上了试验台。

    他在试验台上看到的伯纳德侯爵,此刻已经停止了呼吸……

    “圣光术……”

    苏尔达克连忙施展圣光术。

    这两年,他见多了伤兵在救治过程中不幸死掉的事件,面对死亡,心里已经没有多少恐惧了……

    只是圣光术也没有任何效果。

    苏尔达克摸了摸魔法腰包,想着要不要在这么多魔法师的面前将献祭祭坛摆出来。

    “无法唤醒伯纳德侯爵……老师怎么办?”魔法助手嗓子有点紧,声音有些嘶哑。

    弗迪南德学者紧皱眉头,凑过去亲自检查了一下伯纳德侯爵的呼吸,也是一脸疲惫地站在一旁,颓然说道:

    “我能做的基本上都做了,通知克里斯蒂家族吧,希望他在最后那一刻还能清醒过来,把他泡在营养液里……推出去吧,我还要写一份最难写的死亡报告,真%¥#……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贵族领主做这种器官移植手术!”

    发了一通牢骚的弗迪南德学者,情绪变得稳定一些,魔法助手们准备将伯纳德侯爵推出去……

    “等一下,弗迪南德学者,让我再试试。”苏尔达克站在试验台旁边,主动说道。

    弗迪南德学者眼睛一亮,对苏尔达克问道:“哦,难道你还有什么治疗手段吗?早就听说你在玛咖位面的战场上救活了很多重伤战士……”

    苏尔达克又仔细查看了一下伯纳德侯爵的情况,可以说情况很糟糕……

    “其实还有一些过程比较繁琐的增益魔法,我称它们为神圣祝福。”苏尔达克站在伯纳德侯爵身边说道。

    说着,苏尔达克展现出自己的‘势’,一尊双面四臂的魔神虚影出现在实验室,这间实验室从地板到天花板的高度足有五米多,魔神虚影出现的时候,下巴以上的部位已经完全伸入天花板中。

    实验室里有人见过苏尔达克的‘势’,但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

    于是有人在小声地给身边人解释……周围的魔法师才发出一阵惊叹。

    要说苏尔达克身为海兰萨警卫营的中队长,在海兰萨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很多人都听过他的一些事迹,如今又在弗迪南德学者的实验室亲眼看到,才露出一脸恍然,然后惊叹:‘原来……就这啊!’

    苏尔达克在试验台四周的架子上挂了四盏马灯。

    马灯里面有个装着灵魂粉末的陶碗……

    他总是频繁使用这些陶碗,而陶碗和幽蓝色火焰会让人觉得场面很诡异,所以他想了个办法,将四盏陶碗装进了四盏马灯里,每个马灯拥有乳白色灯罩,可以将幽蓝色火焰罩在里面,而且灯罩上的磨砂带有一点暖色。

    幽蓝火焰点燃之后,马灯的灯光虽然显得有些冷,但是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突兀。

    苏尔达克明目张胆地在这群魔法师面前摆出献祭祭坛,随后收回了自己的‘势’。

    半秒之后,祭坛上的魔神雕像浮现出来,与苏尔达克身后消失的‘势’居然完美衔接……

    外人看起来,就像是苏尔达克身体里的力量,似乎有些维持不住自己的‘势’,瞬间出现了半秒钟的断档。

    殊不知苏尔达克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完成了掉包。

    献祭仪式当然需要有祭品,那的那些珍贵祭品都存在封魔箱中,并且随时带在身边。

    这次他拿出来的是一颗只有椰子大小的玛瑙兽头颅,这只玛瑙兽的头颅被砍下来之后,就妥善存放进封魔箱中,所以还保持生前怒目凝视的凶恶样子。

    而且它整个头颅看上去就像一件用玛瑙宝石雕刻的工艺品,像是一件异常珍贵的珠宝。

    这颗玛瑙兽的头颅捧在苏尔达克手中,随着一连串儿咒语从苏尔达克喉咙里冒出来,四周那些魔法师认真聆听咒语的魔法师瞬间都觉得头晕目弦,精神识海中巨浪滔天。

    那些忙着做其他事情,没有听见苏尔达克念诵魔咒,就什么都没有没发生。

    三级玛瑙兽的头颅忽然崩裂成为无数粉尘从苏尔达克手中消散,随后又消失在空气中,

    苏尔达克身后的魔神虚影,神的面孔缓缓转过来,它伸出四只金色手臂,罩在了伯纳德侯爵的身上。

    一束光落下。

    ‘神佑之体’

    紧跟着又是一道光束落下,光束中甚至有一些浓郁神圣力量凝结而成的叶片,在光束中如同纷飞雪花。

    那是个高级的‘霸体’。

    只见伯纳德侯爵胸口被弗迪南德学者用刀子切开的地方,无数粉红色细肉像是拥有了生命的触手一样,从血肉中快速地长出来,迅速让他的身体开始迅速愈合。

    而伯纳德身体也像是刷了一层金粉,那些是神圣气息,后面那些魔法师看得目光都呆滞了。

    大家纷纷都在惊叹:这就是圣光术和神圣祝福的合二为一的力量吗?

    魔法师们认为:‘苏尔达克男爵身体里没有足够的神圣之力,所以在身体极度透支的情况下,才极快速地吸收了玛瑙兽颅骨里魔晶石的魔力,导致玛瑙兽头颅分崩离析……’

    苏尔达克做完这些,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果断将四盏马灯收回魔法腰包里,又走到角落的水盆旁边洗了洗手,这才坐回休息区去。

    现场所有魔法师心里几乎同时出现一个想法:果然魔法师还是无法取代祭司、战斗神官,神圣骑士……

    最麻烦的问题解决掉,接下来弗迪南德学者又迅速的掌控了魔法实验室里的局面。

    这场移植手术慢慢落下帷幕。

    有些魔法师想要拉着苏尔达克秉烛夜谈,被苏尔达克以精神力枯竭的理由推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