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从慎重开始 一笑澄明

第574章 天雷轰顶

    天空中,雷光大作。

    狂风卷席着乌云,仿佛天空比平时低矮了,就像一团咆哮在头顶的蛮兽。

    弘治皇帝和一众大臣,站在奉天殿的屋檐下。

    一道人影飞快朝大殿跑来,后头跟着三个小太监,有人拿灯笼,有人拿蓑衣,是朱厚照。

    朱厚照看向严成锦,乐道:“本宫听说你能避雷?”

    “不是臣能避雷,是避雷针能避雷。”

    严成锦命人,将都察院的两只大风筝拿来。

    它们坊间的匠人所作,用沥青特制的布料,不怕水,也不会漏风,有风就能起飞。

    “请两位大人,到广庭上放风筝。”

    徐红律拉下脸来:“你是要害死我们吧?这么大的雨,伤寒怎么办!”

    “两位大人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江南有商贾与徐红律相见。

    宁王的手又伸进京城了,盐改为国贩,让很多人赔了银子。

    或许因为这个,才倒戈宁王的吧。

    严成锦不想看到天打五雷轰的场景,不太吉祥。

    李锭一沉眉,非要让严成锦辞官不可:“陛下作证,严大人说话算话!”

    严成锦颔首点头:“本官说话算话,只是,此举有性命之忧,两位想清楚了?”

    毕竟,他们不知道这风筝,会引雷。

    “你不要以为我等不敢!”

    李锭一拿着风筝上了广庭。

    徐红律咬咬牙,也跟了出去,还有汪机呢,怕什么?

    若从天上看,会看见黑漆漆下,有两个人奔跑在广庭上,而一群人站在大殿门前观望。

    “两位大人,请将风筝再放高点。”

    严成锦的声音夹着风声,徐红律隐约能听清楚? 看此子想耍什么把戏? 不断放线。

    很快,一阵沙沙的声音? 雨滴落下? 灰蒙蒙的一片,雷光更凶了。

    徐红律看向李锭一? 小声道:“把绳子扯断,就算是真的? 咱们也说是假的。”

    狂风扯着线? 不一会儿,风筝就飞到天上去了。

    小太监跑来:“陛下,线断了。”

    徐红律和李锭一走回来,面色颇为淡定。

    “雨才刚开始下? 风筝就飞到天上去了。”

    没了风筝? 还怎么证明。

    弘治皇帝面色有些失望,皇城是京城最高的建筑,容易遭受雷电。

    若能避开雷电,对于朝廷而言,实乃幸事。

    刘健有些扫兴? 等了三日,竟是这样的结局。

    严成锦道:“二位大人以为? 本官只准备了两个风筝?

    不,本官准备了一千个。”

    衙役抱着风筝上前? 一模一样的青色风筝,看得人头皮发麻。

    “……”徐红律。

    “两位大人? 请继续?”

    怕锦衣卫搜身? 方才他们把刀子丢到了广庭上? 此刻,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李锭一完全没想到,严成锦准备了一千个风筝,风筝都不要钱的吗?

    两人黑着脸,又拿着风筝,到广庭跑起来,在狂风的推动下,很快升上高空。

    这时,方学拿着断绳走来:“大人,绳子是被割断的。”

    严成锦早有预料,并不觉得奇怪。

    弘治皇帝面色难看,轻哼一声,如此拙劣的做法,实在有损品行。

    “若雷打到风筝上,就说明避雷针能引来雷电,那就是臣赢了。”

    朱厚照变得无比认真:“老高,这不是叫避雷针吗?”

    “针吸引了雷电,屋舍才能避雷,所以叫避雷针,请殿下不要纠结。”

    弘治皇帝面色狠狠一抽,难怪此子要签个契书。

    刘健急了:“你怎么不早说!”

    “下官怕说出来,就无人敢试了。

    此事总需有人验证,刘公不必担忧,下官的猜想,也未必正确。”严成锦不敢保证,一定会劈死人。

    听说,也有雷劈过后,不死的人。

    户部韩文和刑部熊繍慌了:“陛下,要不要召他们回来?”

    召回来,结果就无法佐证了。

    弘治皇帝有点犹豫,毕竟也有可能不会死。

    天空电闪雷鸣,忽然东边亮起,忽然西边亮起。

    徐红律不信邪,不断放手中的线,风筝越飞越高。

    轰隆一声!

    银色的雷光打在风筝上,顺流而下,徐红律官衣起火,从蓑衣里冒出来,躺在地上。

    “陛下焦了……”

    “快传御医!”

    “还传什么御医,人都焦了。”

    奉天殿门前,百官慌张大乱,像架在火堆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太快了!

    雷声随后而至,耳朵嗡嗡作响。

    风筝还缠在徐红律手上,又有天雷劈下。

    李锭一见到这幕,吓得连滚带爬跑回奉天殿:“你不是说,这是避雷针吗!”

    “不错,它吸引雷电,人才能避开雷电,所以叫避雷针。”严成锦道。

    小太监盖上草席,把人抬走。

    弘治皇帝还沉浸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

    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啊。

    “陛下,臣赢了。”

    李锭一稍微回过神来,嘴硬道:“徐大人或许是遭遇天谴,本官怎么没事!”

    “还有风筝,李大人可以再试试?”

    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李锭一不服输罢了,这铁针,真能勾引天雷。

    被雷劈的那一幕,就像噩梦在大臣们脑中萦绕,太吓人了。

    朱厚照狐疑地看向严成锦:“老高,你怎么知道的?”

    刘健也看向严成锦,有些怒意,此子早就知道了。

    “殿下看屋檐上,昂起的龙头上吐出舌头,舌头上有铁线通往地下,臣的想法,便是由此而来。

    臣的府邸,已经安置避雷针三年了。”

    早在唐朝时,有人发现了用鱼尾形的铜瓦,放在屋顶上,能避开天火。

    所以,从唐朝开始,宫殿楼宇上,都会在屋檐的四角,放上瑞兽装饰,内部安装铁线,通往地下,渐渐形成一种建筑风格。

    但没有道理能说清楚。

    故而,认为这是向上天祈求的一种迷信行为。

    今日,严成锦破解了。

    “还望陛下准许,将徐红律大人今日所做之事,写进史书里,他是好官。”

    弘治皇帝说不出话来,此子竟在府上,安置避雷针三年了?

    “严卿家!府中可还有像这等朕不知道的事?”

    “还有一个,回头臣写在纸上。”

    看到徐红律就这么没了,百官有些愤然。

    严成锦早就知道此事,还坑害徐给事中,这是人干的事?

    可有陛下在此主持,又签了免罪契书,想告严成锦,却无从告起。

    且,为何只劈中了徐红律,李锭一却没事?

    说明此事,还有机会不死,就像严成锦所说的一样。

    弘治皇帝命道:“工部重新布置避雷针,尤其是仁寿宫,起火多次,坊间,则由五城兵马司,在固定之处,安置避雷针。”

    ……

    山东临清。

    刚开春,山林一片枯黄。

    在山林下,有一条约莫九尺宽的官道,五十人左右禁卫手持长枪或腰配绣春刀,拱卫着中间的马车。

    李东阳坐在马车里,来回翻看严成锦的疏奏。

    一匹快马飞驰靠近,禁卫们戒备起来,拔刃相向。

    “李大人,属下是来送家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