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从慎重开始 一笑澄明

第665章 弘治大帝

    十日过去,

    宋景决定用薄薄的牛皮作皮囊,再搭配风箱,让木材燃烧旺盛些。

    上百张牛皮缝在一起,宛如一件破补丁衣裳般。

    “谷公公,快好了,严大人说,若是能飞起来,就安排您回东宫当差。”

    谷大用头埋在栏杆下,哭嚎着道:“一会儿怎么下来啊?”

    “本官也不知道。”

    “你等等,咱后悔了,你让我下来!”

    热气球缓缓地动了,谷大用像站在海浪上般,脚下摇摇晃晃,栽倒到在藤框中。

    一丈,

    两丈,

    三丈,

    越来越高,在宋景等人的视线中,变得宛如拳头般大下,谷大用的声音缥缈不可闻。

    曾鉴身躯微微颤抖,鼻子微酸,竟有些老泪纵横。

    孔明灯是诸葛亮被司马懿所困,用于脱身之物。

    竟真能飞天啊!

    “可载物多少?”

    曾鉴想到了一个用法,当年孔明吹嘘此物可以飞天,如今真的能飞天了。

    若主将困于军中,说不定可以用此物脱险。

    宋景躬身道:“学生也是头一回见,还不知能载几人,还需再试。”

    奉天殿,

    萧敬正要回司礼监值房,却看见天上飞来一个黑点。

    “护驾!”

    弘治皇帝和内阁几人闻声,从大殿中走出来。

    只见,天空上的黑点朝这边飞来,地上的禁卫拉满弓箭。

    一声令下,就能射下来。

    严成锦道:“这就是臣说的孔明军,宋景应当是做出来了。”

    热气球,并不是高明的技术。

    不涉及电力,属于热和力的应用,在一百万年前,人类就已经会用火了。

    只要有火,热气球是一门早晚会试验出来的古老发明。

    弘治皇帝疑惑地道:“此物何用?”

    “臣初步估计,可侦查,但却从未试验过,不如萧公公上去试试?”严成锦看向萧敬。

    萧敬吓得两腿发抖,他刚才看见这庞大的孔明灯,足有上百丈高。

    跌落下来,那还能是个人?

    “陛下,严大人想害死奴婢!”

    弘治皇帝犹豫片刻,打消了念头,道:“萧伴伴掌管内官,可辅助朕治国,还不能死。”

    六部官员提着衣摆匆匆地赶来。

    禁卫发出通报,宫里闯入了刺客。

    一道巨大的黑影从琉璃上滑过,磕磕碰碰,砸碎不少瓦砾,落在广庭上。

    柴升走上御阶,行礼后问道:“严大人,这就是你说的孔明军?只载一人,有何用!”

    打仗,是千军万马交锋。

    这么大的孔明灯,只能载一个人,能耐鞑靼十万敌军?

    刘健和李东阳颔首,确实无用啊。

    弘治皇帝摇头叹息一声,道:“宁夏告急,朕心中难安,不等了,召集百官上午朝,廷议出征。”

    李东阳和谢迁相视一眼。

    严成锦也觉得有些奇怪,出征鞑靼是大事,陛下连早朝都不等了。

    似是有事要宣布般。

    很快,六部五寺就六科官员,齐聚于奉天殿中。

    手持芴牌,宛如上早朝般。

    柴升躬身道:“此次出征主帅,臣举荐,英国公!”

    “臣以为,宣府总兵侯殷,戍边十三年,未尝有过败绩,深谙鞑靼行军习性,可以挂帅。”吏部右侍郎王鏊道。

    大殿中窃窃私语,纷纷举荐人选。

    严成锦仔细想了想:“臣以为,可以安定侯为主帅,王守仁为副总兵,韩文为游骑将军。

    宁夏边军骁勇,再充以京军,可保出征大捷!”

    柴升不忿的看过来,此子分明是想替安定侯脱罪。

    弘治皇帝抬起手:“都别争了,朕要御驾亲征!”

    轰地一声!

    百官心中宛如山河崩塌,天空坠落。

    先前嘈杂得像菜市场,可此时,大殿一片死寂。

    萧敬从不干预朝政,可此时,也不禁失声:“陛下?您是一国之君,岂能去九边?”

    刘健反应过来,忙躬身道:“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岂能去九边?”

    “谁说皇帝不能亲征?朕的大父,先皇英宗,就曾率军征讨瓦剌。

    自英宗失利以来,大明便一直受鞑靼侵扰,如今国力强盛,正是解大明心腹大患之时。

    秦王汉武,哪一个不能征善战,朕亦想称弘治大帝!”

    弘治皇帝沉声道。

    严成锦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大明的皇帝,一个个都闲得蛋疼。

    马斯洛原理,人一旦当下的欲望得到满足,就会开始追求上一层的欲望。

    有了钱想买房,有了房想买车,只要有钱,欲望就会无穷无尽。

    当年朱棣发家,有了银子,就让郑和下西洋炫富。

    陛下也如当初的朱棣一般,温饱解决后,开始追求精神生活。

    飘了啊!

    “陛下,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严成锦躬身道。

    “不要讲了,朕知道你想说什么,退朝吧!”

    百官却不肯走,齐齐跪谏。

    “陛下,请三思啊!”

    “不可覆先皇之辙!”

    刘健带头,百官齐齐叩首。

    然而,弘治皇帝眸光微动,却一声不吭地走出大殿。

    片刻后,百官仍不肯起来。

    显然,是想跟陛下死磕。

    严成锦抬起头,他当然不想在这里跪一夜,会得风湿的。

    李东阳朝他低声道:“一起向陛下跪谏,你别走!”

    “严大人,这可是大事啊,你可不能走!”韩文紧张地劝道。

    严成锦岂会是委屈自己的人,道:“下官身子骨弱,不能久跪,等陛下快回心转意了,本官再来。”

    只见,此子竟真的站起身,朝大殿外走去。

    韩文和张升气得涨红了脸,这狗官分明是吃不了苦。

    李东阳面红到耳根,老脸都丢尽了,忙是低下头去。

    东宫,

    朱厚照正在研究弘治商号的利息,却听小太监慌张来报:“殿下,不好了!”

    “何事?”

    小太监见他浑不在意,便道:“朝廷要攻打鞑靼了。”

    “本宫早就知道了,滚一边去,本宫在算利息呢!”

    “陛…陛下要御驾亲征!”

    啪地一声。

    笔掉到地上。

    朱厚照饶有兴致地抬头,却看见严成锦走进来:“老高,本宫听说,父皇要御驾亲征?”

    “还未下旨,殿下不要乱传,万一传出宫,银票会贬值的。”

    严成锦心想,这厮的消息真灵通。

    若弘治皇帝亲征,会有被俘虏和杀死的风险,如此一来,就需要新皇登基。

    而弘治银票,只能在弘治朝用,换新皇登基,就会成为废币。

    故,消息不能传出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