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从慎重开始 一笑澄明

第842章 朝堂双簧

    朝堂上,诸公已经禀报各自部务。

    太上皇弘治则注意到,有一道身影正悄悄走到大殿中央。

    “臣想请乞,整饬藩王制!”

    李东阳几人静止不动,表面上并无多少表情,心里错愕没反应过来的缘故。

    杨廷和微微抬眸。

    太上皇弘治静静的坐着,朱厚照视线看着中央的那道身影,老高这狡猾的家伙,竟让方学来请乞。

    方学躬身:“朝廷不能无故整饬藩王,但如今,有平江伯和武定侯可作为良机,革除藩王弊政。”

    严成锦知道,诸公能猜出来真正请乞的人是他。

    但消息传到藩王的耳中,就会变成是方学请乞的,毕竟他什么也没说。

    蒋冕皱着眉头:“严大人怎么不先在内阁商议?”

    内阁几人也颇为不满,冒然在朝堂上提起,不免会令各地藩王人心惶惶,若是在开仓赈粮这等小事就罢了。

    这等大事,此子也不在内阁通报一声。

    “方大人请乞,蒋大人问本官做什么?”严成锦却反问。

    在内阁说了也白说,而且诸公前几日就知道了,蒋冕和崔岩心思活络,没准后脚就会向太上皇劝阻。

    说了反而增加请乞的助力。

    为什么要整饬藩王制,太上皇和诸公比他这个穿越者清楚。

    封建王朝的奖惩,是通过封王拜相来笼络人心,稳固统治地位。

    如果不封王封爵只给赏银,朝廷拿什么给百官和百姓画大饼?

    所以,还是要封爵的。

    太上皇弘治却看向严成锦:“寡人明白你的心意,但藩王制不可轻易动摇,可其中牵扯诸多,和一般吏治不同。”

    开朝至今,已经封了很多藩王,连他也不知道有多少。

    而且,有过整饬藩王失败的先例,要不是朱允炆削藩失败,他今天也不会坐上皇位。

    “不错,英国公还在戍守大同,与瓦剌对峙,你这时候要削藩,岂不是刘备杀诸葛亮,自己人坑自己人?”蒋冕道。

    大臣们都赞成蒋冕。

    执掌两京京营的人,都是国公,南为成国公,北为英国公,若他们率军造反,江山必定易主。

    正在这时,一道明亮却有些刺耳的声音响起:“若有不令英国公和成国公造反的法子呢?”

    这是谁的声音,怎么如此讨厌?

    当反应过来时,诸公纷纷看向朱厚照,你搁这儿说梦话呢!

    朱厚照却喜滋滋地道:“老高,快点说,父皇都想揍朕了。”

    “如今已经敕封的藩王不动,英国公和成国公不会反,而今后新敕封的藩王,只能承袭三代或敕封海外疆域,两者择一。”严成锦开口。

    这就像上一世,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不会再动。

    就如同严成锦记得的房子限购,已经买了的不会再让退回,而是限制新买的人。

    新政往往是如此,要动的,是未得利益者的利益,因为要动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会引起动荡增加维稳成本,不划算。

    新政颁布大抵都是如此,藩王制整饬也是如此。

    已经敕封的藩王不动,他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而还没有敕封的藩王,连藩王都不是,更没资格说什么。

    太上皇弘治微微侧头,似乎也不是不能执行:“只能承袭三代和敕封海外疆域,二者选一,是何意?”

    海外没有我大明的疆域啊,这不是流放吗?

    还说得那么好听!

    诸公悻悻的望着严成锦,有一些生气,流放说成敕封,你也说得出口。

    “承袭三代,意味着爵位只承袭三代,如今朝廷的大船已经出海寻找黄金州,可以将藩王敕封到黄金州、鞑靼、唐宋国。”

    藩王大抵会选承袭三代,敕封海外只是做对比用。

    京城的迎客松酒楼,柜台上放着玉泉山的水,标价一两银子一碗,酒水也才卖三钱一碗,对比突出酒水便宜。

    敕封海外也是这样,古人对海外并不熟悉,估计无人会选择敕封海外这个套餐。

    “唐宋国也能敕封?”

    “臣听商贾说,唐宋国周围还有许多无主的疆域。”严成锦认真的开口。

    唐宋国的人口不多,能霸占的疆域有限。

    周围还有许多无用之地,闲置也会被他人占据,渐渐生出政权,不如封给藩王。

    若藩王封在丝绸之路上,还可令丝绸之路更繁荣。

    朱厚照想了想老高给他准备的问题,“如今已经封的藩王,该如何处置?”

    诸公颔首点头。

    如今的藩王数量,也是比京城的官员多了。

    “若有犯律者,按律废除爵位。”

    百官抱着芴牌,并未多说什么,这两个家伙一问一答,搁这儿唱双簧呢?

    朱厚照眨了眨眼睛,又问:“若藩王起兵造反,又当如何?”

    嗯?

    严成锦抬头看向朱厚照,我没有给你准备这一条啊,朱厚照你搁哪儿整出来的?

    诸公却颔首点头,也是有此考虑。

    朱厚照看严成锦似乎接不上,便自问自答道:“藩王多无兵马,若真敢起兵,能招募的人数也不足二十万,朕御驾亲征就是。”

    严成锦暗啐朱厚照一口。

    好端端的,这厮却提及起兵一茬,诸公和太上皇最怕的,不就是藩王起兵吗。

    此时,太上皇弘治的面色凝重起来。

    “父皇,儿臣来决断吧。”

    “太上皇不可!”

    “尽管如此,臣等以为,还需定夺几日!”

    蒋冕和刘宇几人纷纷躬身,听着像是毫无漏处,可毕竟是整饬藩王啊。

    退了朝,朱厚照被留在大殿中,太上皇弘治黑着脸,“你和严卿家配合,真是越来越默契了!”

    “父皇可是要怪儿臣?”

    朱厚照有些发怵,刚才似乎又说了御驾亲征。

    “这些是严卿家教你说的?”

    “不是,儿臣也是这般想的,父皇不敢下令,圣旨就由儿臣来写吧?”

    蒋冕躬身:“太上皇不可!”

    “臣也以为不可,再商议几日吧?”

    “可是儿臣写好圣旨了。”朱厚照说完伸手在怀中摸了摸。

    太上皇弘治瞳孔一凝,冷声道:“你连圣旨都写好了?”

    “儿臣已经让谷伴伴派人送出京城。”

    诸公险些跳起来。

    太上皇弘治的看向朱厚照的目光变了变,“逆子!你眼里还有没有寡人这个太上皇!”

    严成锦:“……”

    朱厚照办事,果然不拖泥带水的……

    “臣什么也不知道!”

    片刻之后,小太监将朱厚照拖出去,太上皇和诸公一脸愁容商议起来。

    “如今圣旨已下,诸公以为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