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十章 沙匪来袭

    巨熊城,莫高沙漠九大古城之一,执掌者为巨熊部落。

    陆青山到达巨熊城之时,天边暗红如火,红灿灿遍地,正是日落西山之时。

    他堂而皇之的从城门而入,没有半点遮掩。

    就在他进城后不久,城门口附近一家商铺之中,有位店主悄无声息地将店门关上,从后门离开,一直到一偏僻之处,轻拍腰间的灵兽袋,放出一只白顶黑羽的妖禽。

    妖禽也就一品境界,但胜在天生双翅,飞行速度极快,是传讯的一把好手。

    店主喂了妖禽一颗养气丹,随后将一封灵信别于妖禽的脚上,让它振翅飞入高空。

    而后,店主再次回到店中,打开店门,照常看店卖货,只是心中却是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

    风起云涌啊。

    他在巨熊城潜伏了如此多年,是人老成精之辈。

    那剑修杀人之后还敢如此堂皇地出入巨熊城,他哪能不明白这是代表着那剑修有恃无恐。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那剑修分外愚蠢,不知天高地厚。

    但干他这行的有个规矩,要想活得长久,你只可以高估敌人,绝对不能小觑他

    陆青山入城之后,便是在城中的修士商铺中探寻起来。

    他来巨熊城的原因也很简单。

    有需求就有市场。

    巨熊部落的修士既然是借助雷霆锻体,那相应的,巨熊城商铺之中所出售的避雷器物以及丹药,也绝对是最为齐全的。更新最快 手机端::

    巨熊丹铺,陆青山迈步进入其中。

    巨熊丹铺的主事修士是个极为年轻的男修,与那东雀器铺的黄中老道截然不同,他在见到陆青山进来后,便是立刻极为热情地迎了上来。

    “我需要一些可以抵挡雷霆的丹药,不过要三品以上的,低于此等阶的丹药就不用拿出来了。”陆青山淡淡道。

    年轻的主事修士,听闻此言微微一怔,但反应却是很得体,脸上笑容真切?“阁下稍等片刻。”

    而后?主事修士转身折入内厅,片刻之后?再出来时?手上已是拿着一个透明的玉瓶。

    玉瓶之中,五枚龙眼大小的棕黄色丹药躺在其中。

    能隐隐看到在丹药之中?似有浓郁的液体在流动与晃荡。

    “血岩丹,四品丹药?使用血岩果为主材炼制而成。

    修士在服下血岩丹之后?催发药力,就可形成一层厚厚的血岩附于皮肤表面,保护肉身,隔绝雷霆的冲击。

    即使是可伤到炼虚修士的雷霆?借助血岩丹?都可以抵挡一时半刻,其的品质若是能达六品以上,修士甚至是可以借之稍稍抵挡天劫之力。”主事修士介绍道。

    修士达到高阶之后,撷取天地灵力的量将会达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再加上高阶修士的寿命极长?若是无所限制,苍穹之界即使再庞大?也终有灵力干涸的那一天。

    所以天道意志为避免此种情况发生,对高阶修士就会有诸多限制。

    其一是天劫。

    修士到达高境?再想突破,就得经受天劫考验?若是扛过?则修为更上一层楼?但若是扛不过,那就只能是身陨,将所有还之于这片天地。

    天劫是让无数高境修士闻之色变的存在。

    连天劫之力都能抵御,血岩丹之效可想而知,陆青山心中一喜,看着玉瓶中的丹药问道:“不知价格如何?”

    主事修士却是没有回答陆青山的问题,反而是开口问道:“在下熊熙,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陆青山微皱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熊熙,回答道:“陆青山。”

    熊熙右手抬起,直接将这瓶血岩丹扔出,漂浮在陆青山身前,笑道:“这瓶血岩丹白送陆道友,就当是与道友交个朋友。”

    陆青山接过血岩丹,在手中把玩着玉瓶,问道:“熊道友这是何意?”

    血岩丹虽然只是四品丹药,但以其的实用价值,在巨熊城应当是有价无市的丹药,价值不菲。

    若不是图谋甚大,这么珍贵的丹药又岂会说送就送?

    见陆青山接过血岩丹,熊熙抱拳一拜,让开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这里随时可能会有外客前来,不方便交谈,道友里边请。”

    陆青山眼中闪过一道微光。

    但艺高人胆大,陆青山也丝毫不怵,起身就是往里走去。

    里边的摆设又与外边不同,面积虽然是小了很多,却是被布置的典雅大方。

    而在屋内,还有一个中年男修坐在屋中,奇异的是,中年男修身穿儒士长袍,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与这西漠的粗犷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爹,这是陆青山陆道友,”熊熙恭敬道,同时与陆青山介绍,“这是我父亲,熊离。”

    介绍完身份之后,熊熙就已经是默默退了出去。

    陆青山顿时明白,这正主应当就是眼前的儒士修士了。

    熊离则是已经迎了上来,面带微笑说道:“熊某这般唐突,还请陆道友莫怪。”

    “熊掌柜是有何事相告?”陆青山问道。

    “陆道友是否于数日之前,亲手斩杀那沙匪头目身毒?”熊离神色一肃,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道。

    在东雀城内,沙匪都有布置自己的门路以传递讯息,九族传承数千年,扎根此地,又怎么可能会不如一个外来沙匪呢?

    事实上,巨熊部落在其他八大部落之中,也都有着自己的情报来源,也不是说一定要做什么,只是不想变成个聋子罢了。

    其它八大部落同样如是。

    所以陆青山在东雀城的那入城一剑,此时早已是传遍了其它八大部落。

    “正是在下。”陆青山颔首,心知肚明其中道道,也并不忌讳此事。

    “身毒乃是那秃鹫老人的隔代血脉,秃鹫老人又是睚眦必报之徒,此时必然极为忌恨于你,欲除你而后快。

    陆道友这般堂皇进入巨熊城的消息,想来不用多久便会传到秃鹫老人那。

    阁下即将面临秃鹫老人截杀之险,陆道友可又知道?”熊离再次开口问道。

    “熊掌柜有话直说。”陆青山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修,缓缓道。

    “也罢,那我就不绕弯子了,”熊离沉吟了片刻,开口道:“陆道友于东雀城外,直言自己击杀身毒之事,又如此明目张胆地出现于巨熊城中,我大胆猜测,道友似乎是有所依仗,并不惧怕秃鹫老人的报复,甚至是对这秃鹫老人有所想法?”

    “外界都传,这沙匪在莫高沙漠嚣张得很,九族联盟都拿之无所办法,我倒是想看看这秃鹫老人的本领到底如何通天?”陆青山的心思被熊离说破,也不惊讶,甚至是在言语中透露出些许讽刺之意。

    他此举本就是阳谋,等于是向沙匪下战书。

    先是将自己击杀身毒的消息公之于众人,又与东雀炎短暂过了两招,表明了自己元婴修士的身份。

    那身毒就算没有秃鹫老人隔代血脉以及亲传弟子的身份,炼虚中期的秃鹫老人也必然是有所反应。

    不然手下被一个元婴修士斩杀,他若是无动于衷,又怎能服众,沙匪的凶威又如何在莫高沙漠中继续保持?

    “道友高义,”熊离眼中既有激动,还有仇恨以及惭愧,情绪极为复杂,“秃鹫老人炼虚中期的修为,当得是莫高沙漠中第一,再加上是行事毫无顾忌之邪修,九大族家大业大,若是无所把握,自然是不敢招惹于他。

    要想一举将秃鹫老人拿下,除非是九族各位炼虚大修一起出手,才有把握。

    但事实是,九族虽是联盟,却并不齐心,都怕在围剿秃鹫老人之时,哪个不甚身陨,所以也就是只能忍气吞声,任由沙匪在莫高沙漠中肆虐了。”

    在修真界,高阶修士就是一个家族、门派或者是部落的顶梁柱。

    一个宗门的品级,也主要是由那高阶修士的数量来决定。

    剑宗人数不过三千二,洗剑池人数过十万,为何那天下第一剑修门派是剑宗,而不是洗剑池?

    理由也很简单,顶阶修士的数量不说,剑宗有一尊剑仙,而你洗剑池没有,就这点而言,剑宗就能是死死地将洗剑池压在身下,让其在老二的位置上永不得翻身。

    而莫高沙漠虽然地域辽阔,但总归是地广人稀,人数未过千万。

    所以炼虚修士基本上就是这片地域上修士战力的极限。

    九大部落,也是因为部落之中各有一个炼虚修士,才得以位列九大之席。

    若是在围剿秃鹫老人之时,哪个部落的炼虚修士不幸身陨,那其的部落必然是逃不过被其他部落吞并的命运。

    在修士的世界,仁义道德不是没有,但确实是不多。

    没人敢冒这个险。

    “熊掌柜与我说这些做什么,是为了与我解释?”陆青山反问。

    “这秃鹫老人乃是炼虚中期的大邪修,手段狠辣,道友似乎只是元婴修士,却是不知有几分把握胜过那秃鹫老人,准备以何方式将之斩杀?”熊离拱手问道。

    “陆某身为剑修,杀人自然靠的是手中之剑,除此之外还能是何物?”陆青山看在那瓶血岩丹的份上,倒是还能保持着几分耐心。

    熊离似乎是明白不拿出点干货,定然也问不出太多的东西来,左手一翻,一张满是梵文的符箓出现在他的手中。

    熊离将这张符箓递给陆青山,同时介绍道:“我年轻时有幸结识了一位来莫高沙漠中修行的密宗三宝寺弟子。

    如今他已成了炼虚大修,这是我借着当年的情面,通过他从密宗所购得的一张密符,其中封印着一道密宗法术:佛子莲花。”

    陆青山接过符箓,心中一动,“密宗结界法术,佛子莲花?”

    西域之中,龙象寺是体修第一门派,那其后的体修门派,就轮到这密宗三宝寺了。

    密宗弟子,与龙象寺修金刚不坏不同,他们通常是体法双修,尤为擅长的就是这结界法术,而这佛子莲花,便是代表法术之一。

    佛子莲花一出,佛音梵唱,法相镇压,佛光普度,宛如佛国再现。

    处于佛国之内的修士,实力将被大幅度压缩,灵力、元神衰弱,肉身同样是要受到压制,欲振无力。

    熊离点了点头,“此佛子莲花的威力,即使是秃鹫老人受此一招,短时间之内,也定然难以跳脱束缚,配合剑修的爆发力,或有奇效。”

    “这是熊掌柜个人的意思,还是巨熊部落的意思?”陆青山玩味道。

    “是我个人的意思,”熊离眼中浮现起一丝阴霾,“九族不愿联手对付沙匪,沙匪也将尺寸把握得极好,从不光明正大的招惹九族

    直到我的道侣,在独自外出之时,竟然是被那秃鹫老人掳去当炉鼎”

    “我只是借由丹药才勉强凝结弱婴的修士,族长他都拿秃鹫老人没办法,我又何谈复仇。”

    熊离面色之中闪过一丝自嘲,紧握的手掌,因为过于用力,青筋爆起,“但这些年,我从没放弃过报仇的想法。

    此符箓便是我所准备用来对付秃鹫老人的,只恨自己实力低微,即使是有此物,也断然无法弥补我与秃鹫老人之间的巨大差距,所以没有贸然动手……”

    “如今,我大限将至,报仇之事仍然杳无期望,直到道友出现。

    若是道友真的有心斩杀秃鹫老人,那这道符箓道友便是拿去,应该是对道友会有所帮助,先前那瓶血岩丹,也就当是给道友的酬谢。”

    陆青山想了想,最终是收起密符,微微颔首,“那陆某就却之不恭了。”

    对付秃鹫老人,本就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情,血岩丹与这封印有佛子莲花法术的密符,都算是意外收获,他自然是欣然接受。

    至于对熊离的同情,有吗?或许有吧,但并没有特别大。

    因为他清楚知道,熊离若不是因为道侣遭掳,他的态度也是与巨熊部落的态度一样,明哲保身,任沙匪为之,只要不招惹自己就行了。

    事实上,这也是世间大部分修士为人处事的态度。

    精致得利己主义者。

    利己没错,但陆青山一直认为,修士既然是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某些情怀还是需要的

    在陆青山进入巨熊城后不久,一个唇红瓷白的小沙弥带着袖袍间的小雀妖,神色庄严地悄然进入这座古城。

    而在莫高沙漠之中,则先后是有数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以恐怖的速度划过长空,直奔巨熊古城而去。

    其中最为阴森恐怖的那道气息,便是来自那沙匪首领,秃鹫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