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二十八章 地府修士陆青山

    落雁关。

    镇守此关的大修,安海侯,此时正站立于外城关之上,遥望着在雨丝之中显得白茫茫一片的荒野,微微皱眉。

    “魔族又要有大动作了吗?最近越来越多的修士在落雁关附近发现了魔族的身影,”安海侯脸色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沉重,“可是,距离上一次大规模战役,分明才过去不到五年的时间啊”

    魔族发动大规模战役的时间,并不固定,但至少是会相隔十年以上的时间,这次怎么就偏偏出现了例外?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让安海侯感到十分不解,心中甚至是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总将大人,前些时日派出去探查情况的三位修士,到现在还未回来,也完全失去了联系,”在安海侯的身后,落雁关参将,唐泽沉声道:“恐怕”

    “管进不管出。”安海侯喃喃道。

    这些时日,他们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所以多次派出修士离开城关查探情况。

    可是那苍茫的荒野,却是犹如一头沉睡的野兽,将所有离开城关的修士一口吞下,至今为止都未有人得以回城。

    更诡异的是,他们派出的修士一个都没能回来,可是那些来自玉门关,来自其它城关,收到战报前来支援的修士,却又都能安然无恙地进入落雁关。

    处处都显露出阴谋的气息

    距离落雁关数千里外的荒野地域,是一片在域外战场上较为少见的森林之地。

    因为下雨的关系,天地之间都笼罩着一层细细的水雾,森林之中更是雾气朦胧。

    在一条横穿森林的小河面前,低空飞行的陆青山快速降落。

    身处低空的情况下,他在因为下雨而水位暴涨的河流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怎么回事?”待靠近河流,他终于看清了那异物的真面貌。

    在那漩涡水流中,居然是漂浮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着玄甲的男修。

    玄甲,是玉门关这边的制式玄甲,表明此人守关修士的身份。

    守关修士,是要听奉城关守将的命令,据守城关,执行各种任务,不像他这种独立的修士,可自由选择去处。

    陆青山连忙将这个男修从河水中捞了上来。

    把人救上来之后,他心脏猛地一缩。

    眼前的场景,的确有些骇人。

    在这个男修的身上,有着数十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伤口之上则是有着幽黑的魔气久久不散,使得这些伤口无法愈合,甚至都已经开始腐烂。

    “这是兵魔?”陆青山看见这个伤口,一下子想到了引领他们进入玉门关的刀疤修士脸上的刀疤,也是与眼前这人一样,难以愈合,缭绕着魔气。

    在仔细观察一番后,他得出结论,造成这具尸体这些伤口的,应当就是兵魔。

    这具死尸,身着黑色玄甲。

    玄甲材质神异,雨水滴落在上面,就好像滴落在荷叶上一般,滴溜溜地就滚落了下去。

    而在玄甲的胸口位置处,刻画有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雁。

    “这是落雁关的玄甲,他是落雁关的守关修士。”陆青山立即分辨了出来。

    “落雁关守关修士的尸体遗落在这里,还是被兵魔所杀,”陆青山眉头一蹙,似乎嗅到了一些不大对劲的味道,精神瞬间一震,“这段时间,落雁关附近又恰好是出现大规模魔族活动的踪迹”

    就在他陷入沉思之时,这具早已没了任何生命气息的尸体,在这时竟然是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把陆青山都给吓了一跳,因为他已经仔细检查过,眼前的男修元神涣散,早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怎么还能突然诈尸?

    “是你救了我吗?”男尸坐起身,看见眼前的陆青山,目光一沉,问道。

    “你竟然还活着?”陆青山很快也恢复了镇定,定了定神问道。

    咳咳!

    男修在这时猛地咳嗽起来,随着咳嗽声,血沫夹杂着内脏碎片被他吐出,骇人无比。

    在他的脸上,还错落着几道焦糊的伤痕,看着更是分外狰狞,犹如地狱中爬出的厉鬼。

    “长话短说,我现在没有太多时间了。”男尸喘了一口气,艰难道。

    “没有多少时间了?”

    “我现在是依靠禁术勉强吊着一口气,也是凭借这个禁术,我才瞒过魔族,得以逃了出来”男尸猛地伸出双手,抓住陆青山的肩膀,“记住,一定要将我接下来的话,传达到落雁关总将,安海侯大人那里去。”

    男修身上伤口中的魔气,在这时又是突然爆发,这让男修痛不欲生,脸色一片煞白,冷汗涔涔。

    他只能是死死咬着嘴唇,急促道:“落雁关,不能守!魔族这次不再是准备给落雁关放血,而是准备屠城!

    带队者是兵魔一族的魔将,他已经聚集数万魔族,于落雁关外,其中甚至还有数十位七品魔族在你”

    轰隆隆!

    陆青山心中响起了惊天霹雳。

    人族在除玉门关外的城关中,所派出的守关修士,修为最高也就七境。

    当然,这不是人手不济的原因,毕竟人族就算再弱,十几个八境修士还是拿的出来的。

    这只是人族和魔族隔空达成的默契在小型城关中不出动七境以上修士,魔族在攻击这些小型城关的时候,同样也不出动七品以上的魔族。

    因为这个境界的修士或者魔族,对两方而言,都不是能轻易损失的存在,所以轻易也不出动。

    魔族人口过剩不错,但那只是指低品的魔族。

    不论在何时,超过七品的魔族,身份地位都是极高的,又怎么可能作为炮灰去与人族兑子?

    若是魔族敢这么做,第一个不同意的便是那些高品魔族战士们。

    而且,人族若是出动八境修士守关,魔族要想不白给,那也得出动八品魔族破关。

    八品之战,那是何等激烈?这般打下去,原先常规地攻守战,很快就会升级成了大决战。

    可魔族这边,却是极为忌惮夏道祖的存在,人族这边,同样对魔族有着诸多忌惮。

    两方都不想在未做好充足准备的情况下,轻易开启大决战,所以就只能极为默契地保持克制。

    而这一次,魔族那边竟然是出动数十位七品魔族攻打落雁关,其中的必杀决心显而易见在不能出动八品魔主的情况下,就只能是通过堆叠七品魔族的数量,以保持战役的必胜。

    男修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到了最后甚至是完全失音,只是吊着一口气,死死盯着陆青山。

    陆青山瞬间明白了男修的意思,对着他点微微了点头,保证道:“我一定将这个消息送到落雁关。”

    在听到陆青山的这一句保证之后,男修的身体突然再次僵硬,再也支撑不住,气息猛然断绝,便是直挺挺地往后倒去,就这样死去。

    看见男修倒在地上,陆青山心中微沉,默默叹了口气。

    他不敢多耽搁时间,迅速将这个不知道名字的落雁关修士埋葬,便是起身,准备全速赶往落雁关。

    这可是关乎一整座城关修士生死的重要消息,他必须得及时传到。

    “第一次进入域外战场,便碰到这种事,”陆青山忍不住摇了摇头,咬了咬牙道:“我果然是‘好运’!”

    嗖嗖索索!

    他方才御剑而起,却是猛然听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动静从西面传来。

    陆青山顿时脸色一变,眺望西方向。

    在那边,有着一团冲天而起的黑雾,遮天蔽日而来,在他的视野中,不断变大。

    黑雾是由魔气所凝聚而成的。

    在黑雾之中,则是有着数千影影绰绰的狰狞恐怖身形存在。

    “这是魔族大军!魔族大军恐怕是要对落雁关发动进攻了!”

    在陆青山的前方,此时也同样是有着巨大的黑雾出现。

    来不及多想,陆青山连忙隐蔽身形朝着东方向移动,准备绕道而行。

    不过片刻,他又是停下了脚步,一颗心如坠冰窟。

    因为在东方向,同样是有着魔族大军出现。

    东西两翼的魔族队伍正在快速合拢。

    “大战要开始了,”陆青山咬了咬牙,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凑巧,“这下麻烦了。”

    这些潜藏在落雁关外许久的魔族大军,正好是准备在这时对落雁关发动攻击。

    而他现在的位置,竟然是恰好处于东西两翼魔族军队的合拢处。

    在正北方向上,也有着浩浩荡荡的魔族大军出现。

    三条路都被堵死了,他现在唯一的选择,便是立即顺着原路,沿正南方向撤退。

    不然再过片刻,他就会陷入魔族大军的包围圈中。

    他只是个五境剑修,不是什么剑仙,若是陷入人数过千甚至过万的的魔族大军之中,就算是给他九条命那都不够他死的。

    可问题是,他若是现在选择了撤退,那魔族大军在合拢之后,便会堵在他的前方。

    他,魔族大军,落雁关就成了三点一线的情况。

    魔族大军就正好位于中点位置。

    这种情况下,他就没有办法在魔族大军兵临城下之前,将先前那个男修交待他的消息,传到落雁关安海侯手中。

    而落雁关修士,若是没有收到消息,及时撤退,面对魔族这蓄谋已久,来势汹汹的袭击,必然是死路一条,满城白骨。

    陆青山眼神变换不定,陷入两难境地。

    或许不能说两难,因为他即使留在这里不退,也没有任何办法突破魔族的包围圈,将消息传出。

    “走吧,公子,”目睹一切的秦倚天,对陆青山此时心中的纠结再清楚不过,温和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柔声安慰道:“此非战之罪也,公子也不必自责。”

    “这就是战争,若非拥有无穷伟力,单人的力量在这里就像是一滴小水珠,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陆青山对着秦倚天苦涩道:“所谓的最强四境,在这种地方,其实也是什么用都没有。”

    他仿佛已经能看到落雁关修士惨死的景象。

    更重要的是,他一想到刚刚那个落雁关修士,残喘着一口气,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力气说出,却是艰难地将消息托付给他,盼着他能带给落雁关生的希望,他就心里堵得慌。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除非是这些魔族能不对他杀心,否则除了退,他别无选择。

    但这怎么可能?

    以魔族对人族的仇恨,一旦是发现他这个人族修士,怕会是立即蜂拥而上,将他分尸。

    “公子,最强四境若是没用,那就最强五境,最强六境,”秦倚天坚定的声音响起,“乃至最强七境!

    终有一日,这些魔族将不再能阻拦公子!”

    “至于现在,不能再耽搁了”剑灵姑娘轻声道:“等这些魔族再靠近些,公子就算是想走都走不掉了。”

    当断则断,陆青山在秦倚天的安抚下,终于是下定决心,准备快速撤离。

    “等等!”就在动身的一瞬间,他脑海里却是在电光火石间,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除非是魔族不对我动杀心这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公子,你这是”秦倚天见陆青山又停下脚步,十分不解。

    “倚天,你还记得当初……”陆青山顿了顿,沉声道:“我在北州环海区域所缴获的那个小玩意吗?”

    “公子是准备?!”心慧灵敏的秦倚天怔了一下,立即反应了过来,陆青山说得是什么东西。

    “虽然有些冒险”陆青山脑海里在这瞬间泛过无数念头,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心一狠,“若是实在没办法,我还能退得心安理得。

    可现在,既然有一线可能,我要是还是一走了之,心头这一关,我可过不了。”

    “公子,你既然下定决心了,去做就是了,”秦倚天的声音依然是往日那般柔和,“反正,不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的。”

    “谢谢你,倚天,”陆青山心中一动,“就是又要让你陪我冒险了。”

    “我可是公子的剑啊,”秦倚天笑道:“与剑主并肩战斗,本就是我的职责,又何必言谢呢?”

    陆青山心中一动,而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截水蛭一般的肉块。

    肉块在他的掌心微微蠕动着。

    阴虺中枢!

    “当初就预感,我可能会有用到这玩意的时候,”陆青山看着这截阴虺中枢上触手一般的肉须已经开始吸附他的手掌,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是一言成谶,而且是来得这么快。”

    这截阴虺中枢正顺着他的手掌,一点点往他的身体内潜去。

    不多时,不大的肉块便已经完全钻进他的身体之中。

    陆青山微微闭眼,似在感受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冲天的魔气从他的体内冲出。

    这股魔气的气劲之强,将他的头发都给冲散,于风雨中肆意飘动。

    在凛冽的风雨中,在阴森魔气的笼罩下,此时的陆青山,远远看去当真犹如一个魔头。

    转换。

    将一种法力,转换为另一种法力。

    这是阴虺中枢的独特能力。

    魔族正是利用这个能力,将自身的魔气转换为修士的灵力,从而安然潜伏在人族疆域之中。

    而陆青山现在,便是反向利用阴虺中枢的能力,将自己的灵力,转化为了魔族的魔气。

    下一瞬,他便是身形一跃,浑身缭绕着浓郁的魔气,化作一道遁光,朝着由东方向合拢而来的魔族大军,主动飞了过去。

    “从现在起,我就是地府修士陆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