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二章 破不开的十花神门

    “你走之后,为师正好是回中天域渡了个六九天劫,收到你的传信,知道你从深渊回来了,正好也是闲着,就顺道过来看看。”

    夏道韫一副轻描淡写的语气,但是话语间透露的信息量却是极大。

    渡过六九天劫,也就说,此时的她应该是六劫修士。

    这是陆青山第一次真正了解到夏道韫的修为境界。

    至于所谓的正好也是闲着,顺道过来看看

    修士每突破一个新的境界,都需要花费一段时间稳固修为,长则十数年,短则数月。

    而渡劫境更是如此。

    其它境界,突破失败顶多是重振旗鼓,下回再来。

    但是渡劫境,不存在失败之说。

    因为,在天劫之下,成功就是鲤鱼跃龙门,修为大涨,可一旦失败,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对于渡劫境修士而言,每次破境都是一次生死挑战。

    就算破境成功,事后也得好生休养一段时间。

    而他前往深渊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夏道韫距离渡六九天劫还未超过月余。

    此时本该是忙着稳固境界,不宜四处走动,又何谈闲着?

    顺道之说更是不靠谱了,沙州位于中天域边境,不论去何地,几乎都不存在所谓的顺道说法。

    对于这两点陆青山心知肚明,更是清楚夏道韫素来性情寡淡,即使关心于他,却也是不肯诉诸于口。

    不过陆青山也只是撇了撇嘴,心照不宣,没有揭破此事。

    这时,夏道韫又转头看了一眼显然已经被她气场震到,显得有些怯弱,不敢直视她的初一与十五。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她淡淡问道

    “不是我女儿,”陆青山解释道:“她们是我从深渊带回来的。”

    虽然夏道韫言简意赅。

    但妙得是,总觉得女子心思难懂的陆青山,对夏道韫心思却是意外的各种懂。

    好似心有灵犀一般。

    所以在一瞬间,陆青山就自动脑补全了她的完整意思。

    夏道韫闻言挑了挑眉,终于是想起了正题,“你在灵信中与我说,你在深渊中发现了人族?”

    陆青山点了点头,沉声道:“的确如此,按照魔族说法,深渊中的人族来自心魔一族与巨灵一族。

    从此可以推出,这些人族,十有八九乃是从中天域与中灵域中掠夺的人口。”

    夏道韫一张清丽脱俗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眉目中英气又重了几分,她冷声道:“该死。”

    “此事涉及面太大,就我观点而言,其中甚至囊括道宗与大夏皇族,所以目前此消息我只告知师尊一人。”陆青山又道。

    夏道韫是他唯一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聪明。”夏道韫点了点头。

    “你走之后,我认真调查了一番浣灵宗,不过由于时日善短,再加上无法大张旗鼓调查,所以收获并不大。”她解释道。

    陆青山微微颔首,表示理解。

    若是真的那么容易发现蛛丝马迹,那浣灵宗的内鬼也不可能安然自在如此之久了。

    “不过,你既然从深渊中回来了,我稍后会将浣灵宗之事告知老宗主,让老宗主出手,彻查浣灵宗。”夏道韫声音一寒。

    对于人族内鬼,她杀意凛然。

    “但是中天域这边就不是很好处理了。”陆青山为难道。

    这边的牵涉太大。

    “你怎么看?”夏道韫询问道。

    “我心中还是愿意相信天机观的,毕竟若是天机观有鬼,我此次深渊之行也走不下来。”陆青山沉吟片刻,缓缓道。

    他前往深渊一事,其中就多有水月观主在一旁帮衬,另外,以天机观灵修的能力,也是极难出现内鬼一说的。

    至少在高层中,是如此。

    因为,以天机观洞悉天机的能力,别的不说,保持本宗清正应当是能做到的。

    “所以,你觉得是大夏皇族?”夏道韫听懂了陆青山的潜意思。

    “对,”陆青山点头,也不忌讳,直言道:“在中天地域之内,有能力可以做到瞒天过海的,除了天机观,也仅有大夏皇族了。”

    “此外,大夏皇族中派系众多,各种利益倾轧,本身就非铁板一块,有滋生内鬼的可能。”

    派系越多,情况也就越复杂,各种人都有。

    夏道韫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道:“你说的不错,只不过我的身份特殊,大夏中许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

    我若是亲自出面调查此事,难免容易打草惊蛇,所以此事我将会禀报给老宗主,由老宗主定夺,我的心力会暂时放在浣灵宗那边。”

    按身份而言,夏道韫应当是大夏之中最为尊贵的存在。

    毕竟她身上流的血,是道祖的血。

    陆青山认真道:“中天域这边,我也会参与调查,不过我会按自己的方法来。”

    说着,他揉了揉一旁初一与十五的小脑袋,“突破口,就是她们曾经的宗门,青风门。”

    “我让知守楼详细调查过,在中天域之内,并未出现过有记录的大规模人口失踪事件。

    虽然不知道幕后之人是用的什么手段进行隐瞒,但不得不说行事之周密十分惊人。”

    “也幸好,我在深渊内,于魔修的手中救下了她们,因此也获得了极其重要的线索。”陆青山目光微冷。

    “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夏道韫温然道。

    能从深渊走一遭回来,陆青山的能力的确是不用再质疑。

    不过,想到这,夏道韫不禁是目露奇光,静静望着陆青山。

    “你与我传信说,你此次深渊之行的目标已经尽数完成,“夏道韫曼声道:“与我说说详细经过。”

    她深知陆青山此行的惊险,所以对陆青山在魔界的经历十分感兴趣。

    陆青山对夏道韫没有隐瞒的想法,就把前因后果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夏道韫听得若有所思,凤眸中泛起水波般的淡淡涟漪。

    “这才一个月呢。”她抿着嘴,笑吟吟地斜睨了陆青山一眼。

    “可不敢,再过段时间,弟子就要在那边成婚了。”陆青山依然是瞬间意会了夏道韫的意思。

    夏道韫收敛神色,不再开陆青山的玩笑。

    她问:“你的剑灵,我可以见见她吗?”

    陆青山心念一动,正想询问秦倚天的意见。

    可在这时,一道剑光闪过。

    炽红的龙雀已然离体而出,立在空中,嗡嗡而动。

    烟霞朦胧,红光氤氲。

    秦倚天身形浮现,亭亭玉立,朱唇玉面,气质温婉。

    她朝着夏道韫福了一礼,柔声道:“倚天见过师尊。”

    夏道韫目光微闪,上下端详着秦倚天婀娜蹁跹的身姿,不知道在想什么。

    须臾之后,静室之内,两位绝对当得上清丽脱俗评价的女子四目相对。

    在这一瞬间,她们的清丽,仿佛是让略显暗沉的室内都亮堂了不少。

    “倚天……好名字,”夏道韫含笑,清声道:“不用客气。”

    这看上去是幕十分和谐的场景。

    可不知为何,陆青山却感觉自己的一颗心,没来由地紧张了起来。

    这是面对强敌都不会有的紧张。

    我在紧张什么?

    陆青山纳闷。

    “好俊俏的剑灵,”夏道韫移开目光,对陆青山称赞道:“相貌与名字一般俊,倒是很配得上你。”

    夏道韫从来都不否认自己对陆青山相貌的赞赏。

    说着,她上前一步,牵起秦倚天柔若青蛇的手,啧啧惊奇,“我从未见过,一柄剑器之灵能与我们无二,有血有肉。”

    嗯?

    陆青山注意到了重点,暂时不再关注自己为什么紧张,追问道:“师尊的意思是,倚天这种情况是绝无仅有的?”

    夏道韫放下秦倚天的手,颔首道:“当然,剑灵终究为灵,就算有人形,又怎可能与人一般?”

    “即使是道器之灵,也做不到如此”她顿了顿,最后补充道:“除了你家倚天。”

    陆青山心中一动,目光闪烁。

    这点他其实也早有猜测。

    古乙乙同样也是人形,但她终究与人是有区别的。

    至于镇魔,虽为道器,也有灵性诞生,却甚至无法化形。

    唯有秦倚天是个例外,有血有肉,乃至可以拥有灵力,修行剑技。

    除了剑灵这个身份之外,她与人族根本看不出区别来。

    以至于陆青山时常都会忘记秦倚天剑灵的身份。

    当然,最为特殊的是……

    唯有龙雀,是单独列出一个神通【剑灵】来形容秦倚天,并赋予上达天通的说明。

    从这也可以看出秦倚天的不凡之处。

    不过,在这之前,这大都是陆青山自己的猜想。

    而现在,他的猜想得到了肯定。

    秦倚天在这时也发觉了陆青山的表情奇异,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剑灵姑娘同样是对自家公子的心思了如指掌。

    不过,她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对着陆青山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

    “你真的把兵魔一族的镇族神兵给偷回来了?”这边,夏道韫已经是饶有兴致地问道。

    陆青山轻轻咳嗽了一声,小声道:“取剑不能算偷取剑!剑修的事,能算偷么?”

    嘴上嘟囔着,手上陆青山已然是朝着虚空一握,取出了镇魔。

    幽黑的剑身,闪烁着黑曜石一般的光泽。

    其中有深紫色的剑光从剑刃上一闪而逝,透露出无比锋锐之意。

    可以隐隐感受到镇魔之中潜伏的威势,以及翻腾的魔气。

    周围的光线,在镇魔之威下微微扭曲。

    “它叫什么?”夏道韫目光一定。

    “原先叫魔剑,不过我在炼化其为本命剑后,将之改名为了镇魔。”

    “镇魔”夏道韫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最后赞道:“好名字。”

    “你说你此次深渊之行,实力又有了新的突破。”她在这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话锋一转。

    “所以?”陆青山很懂事地接话道。

    夏道韫露出满意的笑意,温声道:“来,让为师看看你如今的进境。”

    “在这?”陆青山环顾四周,有些迟疑。

    夏道韫肯定地点了点头,“就这。”

    既然师尊都如此说了,陆青山自然没有再反对的意思。

    “你们二人让开些。”他转头对初一与十五道。

    两个小女孩很听话地闪到了房间角落里。

    待她们二人避让出位置。

    “还望师尊不吝赐教。”陆青山道。

    下一刻,镇魔暴起,带起阵阵残影与风声。

    斩风七绝。

    这是他在深渊之中所自创的战法。

    这一剑,速度快到了极致。

    夏道韫只是平静以对,站在原地似一动不动。

    陆青山不认为自己能伤到六劫修士的夏道韫,所以丝毫没有收手的想法。

    长剑暴起,猛然刺向夏道韫的眉心。

    一剑穿心而过,却没有任何的触碰到血肉之感。

    再定睛一看,夏道韫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

    他刺中的只是一个残影。

    夏道韫清冷的声音,陡然从陆青山的身后传来,“剑很快,但还是不够快。”

    不知何时。

    夏道韫已经出现在了陆青山的身后,他的视线不可及之处。

    陆青山也没有慌乱。

    他反手一剑递出——

    春风归。

    他轻声念道。

    这是陆青山从莽苍六言的归言中领会的剑技。

    下一刻,一道剑影以极其不合常理的形式,霎时间就出现在夏道韫的面前,凝聚。

    这一剑就仿佛是跨越了空间,猝不及防。

    其上魔气翻滚成铅云,挥之不去。

    陆青山动用了镇魔的全部神力。

    他那能让化神修士自惭形秽地雄浑灵力,仅此一剑,就是掏空了八成,直接见底。

    而瞬间如此巨大的灵力抽取量,也是使得他的经脉隐隐作痛,有抽搐灼热之感传出。

    这是无比恐怖的一剑,不但剑式精妙通天,保证命中。

    而且在动用镇魔的神力后,威力也远超炼虚修士这个层次,甚至在化神修士中,也少有人能达到。

    但对于此,夏道韫只是不慌不忙。

    她伸出羊脂白玉般的青葱玉指,轻轻并拢。

    下一刻,来势汹涌的镇魔,那无比锋锐的剑尖,就这么被她施施然夹在双指之中,动弹不得。

    剑身之上,那翻滚不断的浓郁魔气则是戛然而止,春雨初霁般迅速散去。

    嗡!嗡!嗡!

    “这老妹儿凶滴哩,遭求不住,遭求不住!”镇魔急急燥燥、风风火火的声音在陆青山脑海中响起。

    “你的剑术,不论是威力还是技巧,都有极大的精进。”

    这时,夏道韫在轻描淡写地拦住陆青山的恐怖攻击后,丝毫不吝啬地称赞道:“已然远远超乎了炼虚剑修这个范围。”

    “还有,镇魔之强,无愧镇族神兵之名,比我的本命剑要强。”她幽幽感叹道。

    “剑强有什么用,不还是比不过你的一根……两根手指。”陆青山看了眼夏道韫夹住镇魔剑锋的修长玉指,暗暗嘟囔道。

    “你若是有朝一日能随意动用它的神力,光凭借此剑,就少有敌手。”夏道韫接着道。

    “镇魔魔性如此重,魔气浩荡,我以此剑为本命剑,师尊没有什么想要交待的吗?”陆青山问道。

    “若是旁人知道我的本命剑是柄魔剑,会不会因此对师尊,对剑宗造成什么负面影响?”他一直是思虑周全。

    其实对于夏道韫的教徒理念,陆青山一直都有种感觉她似乎在无底线地纵容自己,护短之外,还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限制……

    若不是他有自制力,换成旁人,指不定就成了仗着夏道韫声名,狐假虎威的势利之徒了。

    “定义你的不是武器本身,而是你使用它的方式,”这边,夏道韫凤眉一挑,松开夹住镇魔剑锋的双指,淡淡道:“再说,我徒儿用什么武器,谁敢有意见?谁有资格有意见?”

    你师尊还是你师尊啊。

    一点都没变。

    陆青山不再多言。

    “既然本命剑灵已经找回,为何还不突破化神?”夏道韫又问道。

    见夏道韫问到这,陆青山不由露出了略显苦涩的笑容。

    “十花神门太强了,所以还要再等等。”

    论修为,他已经可以与身具元力的化神修士对垒。

    论元神境界,他可以说是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化神修士。

    论剑术,更是逆天

    就战力而言,这几大方面综合起来,即使在化神修士中,他战力都绝对能排在前列。

    而他竟然还只是炼虚修士。

    一个在各个方面都足以媲美甚至超过化神修士的炼虚,要想进入化神,岂不是轻而易举?

    元力神门对他人来说,难以轰破。

    但以他的战力而言,应该是如吃饭喝水般简单才对。

    所以,在这之前,陆青山从未怀疑过自己能轻松突破至化神。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世间之事一饮一。

    十花极境赋予了他无敌战力,却也给他带来了无穷桎梏。

    他一回到人域,就曾尝试具现十花神门,从而破境。

    但就在引动十花神门的那一刻。

    一股磅礴到犹如汪洋的威压,出现在他的感知中。

    陆青山当时就有了一个认知现在的他,无法轰开十花神门。

    于是,他不得已只能中断了具现十花神门的打算。

    说实话,以他如今的实力,炼虚境绝对已经被他修行到了极致,要想在此境还有新的突破,实在太难。

    不过即使这样,陆青山心中依然坚定无比。

    “十花神门?就算这神门再坚固,也休想拦下我的剑。”

    战力一般是由修为,法器,法术,元神,肉身,这五个层面进行衡量的。

    修为,十花已经是极境,难有新的突破。

    法器,他的本命剑为道器,是最强。

    元神对轰开神门并无太多帮助。

    至于肉身,剑修从未有修肉身的说法,术业有专攻。

    所以,还能让他大有进步的,也只剩下剑技了。

    陆青山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莽苍六言,便是最顶尖的剑术传承。

    感悟钻研莽苍六言,从而再度提升自己的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