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七十八章 敕天

    灵气风暴正以越来越大的规模向着前线战场一侧压去。

    这是一个由弱到强,最后再到席卷整个中灵西部疆域的过程。

    届时,灵海潮波及之地,将没有一处会是安全的地方。

    灵气风暴席卷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峰头的威能更是恐怖至极,并且所过之处,还有无数狂暴灵气残留。

    这些路径上的灵气残留无比狂暴,甚至引动一道道空间裂缝出现。

    若没有数十年的时间,灵海潮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很难恢复的。

    但此时,赫然有一道遁光,在这狂暴的灵气路径上逆流而上,在那肆虐的风暴残留中恣意前行,以无法想象的急速缀着凶猛浩荡的灵海潮峰头而去。

    那灵气风暴已呈现出泄堤洪水之势,越来越凶猛,成为难以抵挡之天象,速度更是远胜世间一切。

    就像再快的运动员都跑不过浩浩汤汤而下的洪水一般。

    按道理,在这种天象面前,任何修士的遁术都要为之而黯然失色。

    可那道遁光,却偏偏是违反了这个常理。

    它正在以一种稳定的速度,不断拉近自身与那灵气风暴峰头之间的距离。

    与天威角力。

    当今中灵,唯有谢青云一人。

    …………

    谢青云全力御剑,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有波澜生出。

    因为这一路过来,他已经看到了灵气风暴所造成的恐怖破坏。

    一座座城池在灵气风暴的席卷之下,早已变成废墟,接连出现在他的眼前。

    沿途所见。

    血与石,废墟与断墙,残骸与碎木。

    这让谢青云的心越来越沉。

    值得庆幸的是,灵气风暴是自东向西而去。

    由于魔族入域,人族展开大疏散的工作已经有一段时日。

    靠近西部前线的城池,便是第一批进行疏散工作的。

    所以,这些被灵气风暴冲毁的城池,在此时大多都已经是座空城了。

    损失不是没有,可的确没有特别大,至少凡人的伤亡,不会超过千万之数。

    若这灵气风暴是在夺灵之战前放出的,那会造成的人族伤亡将是十万万之数都不只,会是人族难以承受之殇。

    不过,魔族并不在意这些。

    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在于那些无任何修为的凡人身上,他们唯一所念,只有将人族的修士屠戮干净。

    人族修士一死绝,剩下的那些凡人再多,不还是砧板上的鱼?

    所以,灵海潮的谋划从头到尾都是冲着人族修士而去的。

    ……

    蹄天谷,小界之中。

    三十三名浣灵魔修围成一圈,在做最后的准备。

    “由翦龙洞那边发动的灵气风暴将于半刻钟后到境,随后暴峰便不在。”领头的大手子魔修肯定道。

    “我们必须暴峰来临前刻启动本界的阵法,释放界内灵气,从而维持暴峰继续向前。”另一位浣灵魔修接话道。

    “如此,那就立即各就各位,做好准备吧。”领头的魔修再道。

    随即,三十三名浣灵魔修有序散开,在早先便安排好的阵点占位。

    领头魔修则是神识急剧扩展,观察外界的情况

    片刻后,一声沉闷的声音在小界中传开,“灵气风暴,来了,启阵!”

    由翦龙洞所起的灵气风暴,肆虐了苍茫大地,以剑仙才可及的极速来到了此地。

    沿途之中,暴乱的灵气风暴引发了更多的天地灵气暴动,收割着路径上的所有生命。

    按照灵气风暴的传播速度,这道灵气风暴的峰头将只会在此处逗留三息不到的时间,然后再前进一小段路程,便会后力不济,就此散去。

    不过,啼天谷小界中的浣灵修士们早已是做好了准备。

    随着领头魔修的一声令下,啼天谷在此时爆发出了惊天的轰鸣声。

    紧跟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硕大的黑洞。

    在这个黑洞诞生的一刹那,整个天空好似都成为了黑色。

    旋即,无与伦比的浓郁狂暴灵气便是从这个黑洞中狂涌而出。

    原本势头随着冲撞之势已经衰减近乎到无的灵气风暴,在这股灵气的加入之下,登时是再度壮大起来,甚至变得比之前愈发狂暴。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再度恢复声势的灵气风暴,峰头继续向前,向着下一个点奔涌前进。

    小界中,那三十三名浣灵魔修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然后浑身像是脱力了一般,身躯骤然一瘫。

    如此浓郁的灵气想要撬动需要的力量实在太大了。

    即使他们有大阵相助,可这一次撬动仍然是近乎掏空了他们。

    “小界中还有驳杂的灵气残留,虽然我现在勉强还能压住它,但终究不可能压太久,各位打起精神,待峰头一走远,立刻准备动身离开。”领头的魔修高声喝道。

    这便是他对于灵气操纵能力的体现。

    若是换做人族修士,在发动灵气风暴之后,小界中残留的驳杂灵气也会立即爆发,毁灭整个小界,同时收割走他们的性命。

    但是浣灵魔修却是能将这些残留狂暴灵气的暴发时间往下压一段时间,让他们能在那峰头过去,肆虐的灵气风暴残留稍稍平稳些许后,离开此界。

    就这般等待了数十息的时间,为首的浣灵魔修大喝一声道:“走!此界中的灵气暴乱我快压不住了!”

    外界暴峰刚刚过境不久,灵气残留虽然平稳了不少,但依然狂暴,此时离开小界还有着不小的风险。

    可他们别无选择。

    再不离开,这个在灵气风暴爆发时庇护他们的小界,就会彻底爆炸。

    那时若他们还在界中,将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浣灵魔修们咬了咬牙,一概出界。

    在出界的一瞬间,他们纷纷召出自己的兽宠。

    一时间,狰狞凶猛的妖兽充斥整片天空。

    这些妖兽出现的一瞬间,就是用自己的肉身紧紧护住自己的主人。

    同时,还有许多低品妖兽被浣灵魔修们操纵着向四周探去。

    时不时有妖兽连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好似被一柄无形的刀刃横切而过,身躯极为突兀地直接一分为二,血染长空。

    这是灵气风暴所引起的不稳定空间裂缝所造成的,也是对他们而言最危险的东西。

    空间裂缝的切割之力没有几个修士能硬扛。

    浣灵魔修们的选择是,用这些低品妖兽的生命为自己探出一条安全之路。

    这便是他们此时的倚赖。

    不然在撬动灵气风暴之后,状态已然低迷的他们又怎可能从这狂乱的灵气风暴残留中脱身?

    就这般摸石头过河,三十三名浣灵魔修渐渐是距离灵气风暴的主路径越来越远。

    所有的浣灵魔修在此时都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对于灵气风暴这种天象,即使是浣灵魔修自己都心存忌惮。

    现在能安然脱身,他们也不免生出几分庆幸。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眼中骤然闪过狰狞之色。

    仅仅是灵气风暴残留,他们就得如此小心翼翼。

    那灵气风暴峰头的威势又将是如何恐怖?

    人族修士又如何能扛得住灵海潮的冲击?

    这般想着,浣灵魔修心中的凶意也就愈发盛烈起来。

    噗!

    便在这时,其中一个浣灵魔修的身躯骤然被拦腰截断,飙血长空。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是先楞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心中大骇,立马远离身陨浣灵魔修所在。

    “那里先前分明用妖兽探过路了,并没有空间裂缝所存在”为首的浣灵魔修龇牙道,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情况。

    并没有时间给他们多寻思。

    噗噗噗!

    下一刻,连绵不断的声音响起。

    每一道声音的背后,都有一个浣灵魔修血染长空。

    所有人都慌乱了,可环顾四周,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仿佛有个无形的阎罗在暗中索命。

    这是怎么一回事?!

    未知带来深深的恐惧。

    他们不知道这无形阎罗什么时候会找上自己。

    这般恐惧之下,促使他们终于是不管不顾四周可能存在的空间裂缝,驳杂暴乱的灵气冲击,四散奔逃。

    可噗噗声依然在急促的响起。

    一团团血雾在暴乱的灵气中爆开,再被灵气流迅速冲散,连血腥味都给一并冲走。

    领头的浣灵魔修同样也是乱了手脚,选了一个方向,操纵自己的兽宠挟带着自己飞快奔去,想要逃离这片恐怖地带。

    哗!

    刚刚逃出数十丈的距离,这位修为已达八境的浣灵魔修便是同自己的妖兽一起化为肉沫。

    只是,他并不是死在无形的阎罗手中。

    在他身陨之地,一个数十丈长的空间裂缝一闪而过。

    亲手发动的灵气风暴,最后却成了终结他生命之物,天道之变幻莫测,可见一斑。

    三十三名浣灵魔修在一息不到的时间里尽数归于西天。

    随后,一道青色的身影于肆虐的灵气风暴中现出身形,目光冷厉。

    正是一路尾随灵气风暴峰头而来的谢青云。

    追到此处之时,他正好碰到了欲要脱身的浣灵魔修。

    谢青云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出手,一柄扶摇剑,渡魔上西天。

    屠戮几个连九境都未达的浣灵魔修,对于剑仙而言,当真是不费吹灰之力,所以根本不会耽搁他半点时间。

    就好像随手捏死了几只蝼蚁一般,解决了这数十名浣灵魔修后,谢青云继续前行。

    他虽然遁速胜过灵气风暴一筹,但终究没有胜过太多。

    所以,这将会是一场持续时间极长的追逐战。

    但只要是能在灵气风暴抵达锦绣峰之前赶上峰头,那他就能阻止灵海潮的最终成型。

    唯一可惜的是,由于灵气风暴肆虐,导致这大片的空间裂缝出现,空间出现紊乱。

    这使得传送法阵暂时失效,只有等到这些空间裂缝自愈之后,才能再度恢复使用。

    所以,谢青云只能是选择御剑追赶灵海潮。

    这也是浣灵魔修会觉得他们一旦成功发动灵海潮,人族将败局已定的原因。

    灵气风暴之下,传送法阵失效,暴峰又当头而来,人族将退无可退。

    而前方又有魔族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收割人族修士的性命,这就逼得中灵守卫军进退两难。

    后有天灾,前有魔祸。

    必杀之局

    大荒之地。

    陆青山御剑化作流星,在这茫茫荒芜之地中以惊人的速度穿行着。

    哗~哗~

    一阵奇妙波动传来,越来越为明显,甚至出现了抑扬顿挫的音调,犹如一曲华章,令陆青山识海的青蛇生灵愈发活跃起来,好似闻鸡起舞。

    “快了,马上就要见到了”陆青山心中微动,感受到那股波动的源头近在咫尺。

    随着向大荒之地的不断深入,地面上除了连绵的枯山之外,逐渐是出现了许多不规律的坑洞。

    这些坑洞一个连着一个,犹如一张丑陋脸上的疤痕。

    坑洞四通八达,有的直接穿过山峦,一阵冷风吹过,传来呜呜的声音,犹如女子呜咽的哭泣声。

    “那里!”陆青山的眼睛骤然一亮,远处一片淤泥沼泽之地中,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古庙。

    于荒芜的大荒之地深处,一座古庙矗立。

    古庙颜色通体青黑,一股岁月之感从庙宇上散发而出。

    “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一座这样的庙宇?”莫炎显得十分警惕。

    庙宇的存在显得异常诡异。

    嗖!

    “过去瞧瞧!”陆青山眼中冷芒一闪,御剑飞了过去,落于庙宇前。

    他与莫炎第一时间放出神识,扫视四周,确定四周并无他人以及其它活物。

    随后,两人才把注意力放于眼前的庙宇上。

    “此处好像已经荒废许久了。”莫炎喃喃道。

    “的确,”庙宇前有一块巨大且残破的黑色玄武岩,陆青山轻轻拂去玄武岩上的积灰,拍了拍手,回答道:“灰尘都积压了如此厚的一层,至少是有千年未有人来过此地了。”

    “这是什么意思?”莫炎眉头紧皱。

    在拂去灰尘之后,可以清晰看到玄武岩之上勾勒着一些奇怪的文字笔画,好似秘纹,有什么特殊含义。

    这些文字,既不属于人族,更不属于魔族,所以莫炎无法读懂它。

    “这”陆青山瞳孔猛缩,心中惊骇地看着眼前这尊玄武岩上的文字。

    他可以确定自己在此之前从未见过这种文字。

    可是,看着这些陌生的文字的一瞬间,陆青山却能清晰感受到其代表的意思。

    “敕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