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七十九章 故事一则

    敕天。

    黑色的玄武岩上,用不知名的神秘文字写着这两个字。

    陆青山抬起头,观察眼前的这座古庙。

    古庙寂静无声,杳无人烟,也谈不上恢弘。

    门口的玄武岩上蒙着厚厚的尘埃,让人似感受到朦胧的时光流转,岁月流逝,有一种苍古的感觉。

    而玄武岩之上的“敕天”二字更是让陆青山的心头一紧。

    他并不知道敕天二字背后的含义。

    但令陆青山无比在意的是,他的青蛇生灵在生出变化之后,额头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图腾文字,熠熠生辉。

    当时,他并未能明白这个图腾文字的含义。

    如今,对照眼前的玄武岩碑,陆青山却是终于明白了那个图腾之意。

    “敕”!

    出现在青蛇额头上的图腾,赫然与玄武岩碑上的前半部分文字如出一辙,是“敕”字。

    敕,在凡俗中,代表至高无上的皇权。

    所谓敕天,便是皇帝之令。

    因为皇帝就是天。

    但在修真界,皇权不过就是一杯黄土,微不足道。

    修士的敕天,指的是天道。

    与“敕天”有所联系之物,有不凡气象,让人不得不惊异。

    此时,陆青山与古庙之间的距离不足十丈。

    他能清晰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气息,正从庙宇之中传来,传到他的识海深处,让青蛇欢呼雀跃。

    雄浑、玄奇、亲切且强大。

    青蛇生灵所感应到的波动之源,便是源于古庙之内。

    这般看来,这座古庙应当承载了很多,相当不凡。

    但是一眼望去,这座古庙却是荒败,没有一点恢弘的气势,怎么看都与“敕天”挨不上边。

    陆青山站在玄武岩前,站在殿门口,沉默了许久。

    “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古庙?”

    “敕天,是这座古庙的名字吗?”莫炎喃喃道。

    就在两人于庙门口停驻不前时,一种若隐若无的罄音,陡然从庙宇中传来,犹如天外之音。

    初时,罄音只是若隐若现,到了后面,渐渐壮大起来,在整座庙宇中缭绕,如黄钟大吕,庄严、浩大、高妙且玄奥。

    罄音的内容也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不断重复的一句话。

    “敕天之命,惟时惟几。”

    “敕天之命,惟时惟几”陆青山轻声自语,思虑万千。

    他的双眸中神光烁烁,沉吟了片刻,深吸一口气,身子一晃,直奔古庙而去。

    “进去看看吧。”

    陆青山推开古庙,瞬间身影没入其中。

    莫炎与他同行,紧随其后,也进入古庙之中。

    古庙很大,但那只是与其它庙宇相比,相对而言的大。

    真要算绝对值,它并算不上大,更提不上恢弘。

    所以乍一进入庙宇中,陆青山一眼就能将大殿内的景象尽数扫入眼中。

    这座古庙绝对多年未有人来过了,尘埃积累了厚厚的一层。

    扫视四周,在庙宇的中心,有一座青石所建的祭坛。

    那祭坛大气磅礴,有青色的朦胧光晕发出,流转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在祭坛之上,则是有一块古朴晶莹的五色玉碑,大气,神秘,满是岁月的沧桑,还有一种莫名的气息流溢而出。

    除此之外,整座庙宇中便再无他物。

    莫炎目光看向四周,内心暗自警惕。

    可一旁的陆青山却已经是迈开步伐,径直走向那座祭坛。

    就在他动身的这一刻,整座古庙便摇动了起来,而后,那庞大的罄音响彻天宇。

    “敕天之命,惟时惟几。”

    庄严、高妙、玄奥。

    祭坛在此刻,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辉。

    如此异象,并没有让陆青山停下自己的步伐。

    他大步流星,数息之后,就已经踏足祭坛之上。

    就在陆青山登上祭坛的瞬间,虚无空间中,突然有一张巨口张开,一口便是将他的身影吞没。

    慢了一步的莫炎却是没能赶上。

    随后,古庙之中回荡的罄音消逝,祭坛之上的柔和光辉黯淡了下来,归于平凡。

    只有消失不见的陆青山,说明刚才的异变是真实存在的。

    莫炎面色铁青,在祭坛之上来来回回地走动,想要再次引动那神秘的巨口出现,却终究是无用功

    陆青山乍一被巨口吞下,便是立即施展斗室无尘神通,三枚飞剑环绕在己身

    旋即,并没有凶猛的袭击发生。

    似乎很安全。

    陆青山这才有心思观察四周环境。

    这是一片浩瀚的世界。

    天空万里无云,大地平坦,一座又一座的青翠山峰林立,天地之间有着淡淡的云气在流动。

    每一个刚进入此地的人,都会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干净之感。

    “这里是”

    陆青山心神震动,站在那里,环顾四周,却并未见到出口,不由深吸了一口气。

    “咦?”正当他眉头微皱,试图搞清自己当下状况的时候,那自然流动的云气,却是仿佛被按下了快进键,一瞬间白云苍狗,形成各种图影。

    陆青山心神顿时是被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片蒙蒙的天地。

    像是刚分开,缭绕着一团团迷雾,但是当中却是有着日月出现,悬挂。

    一颗又一颗。

    朦胧间,迷雾之中,天地之间自然孕育出了一只庞然大物。

    庞然大物好似雌雄一体,凭借自己,竟然又先后生出了四个孩子。

    某一天,庞然大物眺望头上悬挂的日月,突然是擎天而起,张着那巨大的嘴,扶摇直上,一口咬向天穹之上其中的一轮日月。

    “这是”陆青山心惊,不仅仅是因为这图像中的气魄之大,更是因为这光景他先前就曾见过一次。

    当年观摩万兽,感悟剑气生灵之时,他便见过此幕光景,并且以第一视角感受了一番吞食日月所带来的灼身之痛。

    只是相比上一次,这一次他成了上帝视角。

    而且这一次光影中的信息,明显会比上回多上许多。

    图像还在不断演化。

    那擎天巨兽在吞下日月之后,通体绽放神秘符号,身形一晃,竟然是发生了神秘蜕变。

    在其额头处,有一道神秘符号熠熠生辉,穿透那缭绕周身的浓重云雾,映入陆青山的眼帘。

    那个符号,陆青山同样无比熟悉。

    这个是出现在他青蛇生灵额头上的“敕”字。

    随着“敕”字的初选,这只擎天巨兽气息不断暴涨,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只是它的具体身形一直隐藏在云雾之中,让人无法看真切变化过程。

    到了最后,陆青山也只能看到其的一双眸子,逐渐是发生变化,左眸变为一轮炽红的大日,右眸则是化为一弯淡金的残月。

    正好是与他青蛇生灵的双眸如出一辙。

    上一回感悟剑气生灵之时,光影变化到这也就结束了。

    可这回,那云气依然在流动,仿佛是在阐述一个漫长的故事。

    就在那天地所孕育的庞然大物吞食日月后,又度过了许久的时光。

    终于,它所生的四个孩子中,又有一尊似乎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竟然是与它的父亲一样,扶摇直上,去吞食那日月。

    这只后天所生的怪物显然并没有它的父亲那般强大,所以它吞食日月的过程显得异常焦灼、痛苦与挣扎。

    烈焰焚身,由内至外地释放出来。

    在烈焰中,那只巨兽在不断翻滚挣扎,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上方,那最先吞食日月,完成蜕变的“父亲”,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什么都没有做。

    下方的其它三只巨兽看着这幕,眸子中泛起一抹淡淡的恐惧之情。

    烈焰燃烧了不知道多久,巨兽痛苦的嘶吼声也渐渐淡了下去,似乎已经在这无尽的痛苦中麻木了。

    又过去了许久,那烈焰渐渐平复。

    随后,一股强大的蜕变开启,有强大的力量从巨兽的身体之中涌出。

    这一次蜕变依然是持续了许久,云雾缭绕,也依然是看不清那只巨兽的具体样貌。

    但陆青山能清晰地看到,这只巨兽的眸子,正如先前它的父亲一般,向着日月蜕变而去。

    许久之后,那两只眸子完成蜕变。

    左日右月,玄妙无穷,强大万分。

    巨兽发出一声欣喜的轻鸣,摇身一晃,在天穹之上肆意游荡起来,有一种强大的气息自它身上散发出来。

    仿佛是枷锁被解开了,自由自在。

    天穹之下的剩下三只巨兽,有两只眸子中的恐惧之情,不由自主的变成了艳羡以及跃跃欲试之情。

    但最小的那一只巨兽,眸中的恐惧之意却是迟迟未淡去。

    岁月继续流转。

    那剩下的三只巨兽,很快又有两尊接连飞上天穹,去吞食日月。

    在痛苦且持久的烈焰焚身之后,它们也都各自完成了蜕变。

    可是那剩下的最后一只最小的巨兽,却是迟迟下不了决心扶摇直上。

    仿佛是先前三个兄长的痛苦模样吓到了它,让它无比恐惧,踌躇不前。

    终于,在过去许久许久之后,天地之间的迷雾变得渐渐稀薄起来,除了这五只庞然巨兽,又有新的生灵出现在这片天地中。

    而天上的日月,也在渐渐升高,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它的三个兄长变得焦急起来,在天穹上发出愤怒的吼声,在催促着它。

    它只是不断地抬头,眸子中闪出恐惧之情。

    就这般在犹豫中,天地完全分明,迷雾散去,日月高悬,固定在遥不可及的高空之上。

    天穹上的三只巨兽,它的三位兄长发出愤怒的吼叫声,既在愤怒它的不争气,也在愤怒日月的高悬。

    它已经错过了最后的蜕变机会。

    它后悔又痛苦,凄凄地哀鸣着。

    那最先完成蜕变的巨兽,它的父亲,注视着地面,注视着哀鸣的它,最后是长长叹了一声。

    巨兽身形一晃,顿时有炽红的烈焰与淡金的月焱从天穹上高悬的日月之中射出,径直落入它的身躯之中。

    随后,它那没有任何异常的眸子也是发生了变化,向着自己兄长以及父亲的日月双眸转换而去。

    与此同时,它身旁的初开天地被撕扯开一条裂缝,裂缝之中幽暗无比,通往不知名之地。

    “吼!”巨兽在天穹之中,怒吼一声,意思显然可见。

    最小的巨兽还在摇头,刚刚转化为日月的双眸之中闪过挣扎之意。

    “吼!”

    “吼!”

    “吼!”

    它的三个兄长在这时也是跟着发出怒吼之声,在催促着它,逼迫着它,四对闪耀的日月双眸死死盯着它。

    在三个兄长以及父亲的目光注视下,它再没有拒绝的底气。

    于是,它哀鸣一声,身形一晃,遁入裂缝之中,彻底消失不见

    这一刻,陆青山寂静无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有所悟。

    若他没意会错的话,这些图像,便是他剑气生灵原形的故事。

    在一个不知道何处的世界中,于天地初生之际,孕育出了一只奇异之兽,姑且称之为“敕天”。

    这只名为“敕天”奇异之兽,又生下了四个孩子。

    那个天地,日月初成,还未悬于天穹。

    而对于“敕天”一族来说,它们要想进化,成长,是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步骤。

    那就是吞食日月。

    在承受烈焰焚身之痛后,它们才能完成蜕变。

    于是,那较大的四只“敕天”先后经历了这个仪式,完成了蜕变。

    唯有最小的“敕天”,因为惧怕日月灼身之痛,迟迟不敢吞食日月。

    随着时间流逝,天地稳定下来,日月也同样固定,高悬于不可及的苍穹之上,非“敕天”所再能吞食。

    最小的“敕天”错过了唯一的蜕变机会。

    但是它又不甘。

    最后,它的父亲,最早完成蜕变,最为强大的“敕天”,用特殊的手段,从日月之中窃取了些许太阴太阳之力灌注于其身,保留了它完成蜕变的最后一点可能。

    只是,到了此时,日月已经与这方天地融为一体。

    窃取日月之力,便是窃取天地之力,为天道所不容。

    所以,最为强大的“敕天”只好是开出一道空间裂缝,将它送往它界,好让它能躲过天道的责罚,完成蜕变。

    也是在这时,陆青山骤然想起了自己在感悟剑气生灵的过程中,被自己忽略的许多细节。

    那被封印在纳木错湖,被封印在龙门秘境中,拥有寂灭之意的蛮兽雕像,促使他感悟出了剑气生灵。

    而他在离开龙门秘境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对日月沉坠的恐怖眸子,那将两个地府修士一口吞下的血盆巨口,应当便是来自这只最小的“敕天”。

    “所以,它离开了自己的世界后,来到的新世界,便是我人族的苍穹天吗?”

    “但是,这引得青蛇生灵活跃起来的波动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陆青山陷入沉思。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流动的云气并没有在最小的“敕天”离开自己的家乡后就消失不见。

    它在继续变化,流动着。

    新的图像仍在不断浮现。

    陆青山仅仅是瞥了一眼,心神便是陡然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