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浙东匹夫

第63章 前门溃韩暹,后门来杨奉(三更)

    韩暹这番鼓舞士气的话语,倒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白波军很快继续坚定往上游而去,并且分出一些弓箭手跟赵云的弓骑兵对射。

    很多士卒都真心觉得韩暹这番朴素的话语很有道理:官军要吓退我们,这不正说明他们打不过我们么?

    又有谁会想到,关羽其实不是怕打不过,只是不愿意同时面对几股不同方向来的敌人,想各个击破打个时间差。

    然而,热血是上头的,现实是冷酷的。赵云既然目睹过几场“骑兵和战船对射、结果吃大亏”的实际战绩,他这方面的微操经验显然比韩暹丰富得多。

    过去这一年半,在幽州的风沙里来来去去,跟胡人厮杀,经验值不是白涨的。

    赵云麾下那几百骑兵队形散得很开,距离也保持得恰到好处。

    而韩暹这边因为人多船少,为了尽可能多运兵,船上基本上就是人挤人。而且运行于黄河壶口瀑布以下游、三门峡上游这段水域内的船,本来就都不大,也没有上层建筑遮蔽,这样敞篷着被射,能不惨么。

    当然或许有人会奇怪其他内河船也没见造得那么寒酸,南方那些在汉水或者潇湘之地使用的战船,不一样可以造成艨艟、斗舰?

    这就要说到这段河道的水文了黄河中游这一段的船,为了能从蒲阪津开进湅水(湅水是这一带三条黄河重要支流中最窄最浅水量最小的),所以不得不把吃水深度做得很浅,上层建筑也就要尽量省略了。

    一片水域里的船的吃水,是受最小的港口的吃水制约的嘛。

    这也是为什么蒲阪津这边对对岸潼关的威胁那么小想要从水路绕过潼关直入渭水打到长安城下,你就只能找到这么小的船。这也是朝廷常年严查的结果,为了确保长安三辅之地的战略安全,不允许在这片水域出现牛逼战船。

    结果就很明显了,韩暹根本无法复制之前麹义、关羽以船破骑的辉煌,那么挤的小船,赵云的人只要把箭射到船那么大的目标,就总能蒙到船上某一个人。

    韩暹的部队装备水平,连人手一面盾牌都做不到,不到半刻钟就苦不堪言。

    “跟我上,所有船到北岸靠岸、分兵去追那个赵云!赵云在南北两岸各有几百骑,他们骑马过不了湅水,我们正好先击破北岸的再回头收拾南岸的!”

    韩暹终于忍不住了,大吼着下令,让部队立刻靠岸。

    白波贼毫无训练素养可言的有一出算一出,上岸就试图列阵追击,但很快被赵云教做人赵云完全可以后退避战,不跟你打,然后又用几轮弓箭消耗掉了白波军上百人的伤亡。

    “渠帅,我们骑兵太少了,追不上啊!”部曲军官叫苦不迭。

    韩暹这才冷静下来,连忙再次改变战法:“是我大意了,别追!让弓弩手全部上岸,前列枪阵,矛手在外,弓手在内,到岸上列队而行,保护船队,水陆并进!不用多久我们就能到解良县了,孙敬还守着城池等我们呢,进了城就不怕骑兵了!骑兵还能下马攻城不成!”

    韩暹歪打正着,倒有了几分却月阵的“以步弓护船”的思路,只是具体的阵型和兵器、操练都差得太远。充其量只是降低了己方的人员扎堆密度,好在覆盖式对射中不那么吃亏。

    韩暹就这样跟赵云对射消耗了足足大半个时辰,也往上游又拱了十几里路,距离解良县城已经只剩二十几里路了,似乎城楼的楼顶都即将出现在地平线上。

    时间也逐渐过了正午。

    赵云也发现白波军降低了布阵密度后,再对射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关键是赵云手下的幽州精骑都是跟胡人打了一两年仗的,这些精兵的命值钱,哪怕跟白波军抓壮丁的士兵一换五,赵云都是觉得亏的。

    所以他渐渐越拉越远,也不再打消耗战。

    相持到未时末刻,赵云部似乎做出了一些调整,他们装作弓箭射完了,竟然在一次接触后直接抽出长枪马刀,冲了上来,觑准了一个白波军阵型行进中的空档,在两排枪阵之间的结合部突入,砍杀了百十个弓手。

    如果是列阵而战,这种空档当然是不会出现的,但谁让韩暹是一边列阵一边还要以相对较快的速度沿河移动呢,移动中的军阵基本上都是一字长蛇阵,难免会因为快慢而脱节。

    赵云之前憋了那么久,第一次瞅准机会才出手,韩暹自然是猝不及防,颇受了一些损失。

    被连连消耗打击得怒不可遏的韩暹,终于以为自己逮住了机会,厉声喝令:“快趁机缠住赵云!全军追击!敌军都敢近战了尔等为何不追!好不容易有机会黏住敌军!”

    比赵云人数多出十几倍的白波军大队,乱纷纷追了出来,不管追不追得上,能追到多少,好歹先追几里地再说。

    而这一次赵云似乎也马力将尽,居然逃得没刚开始那么快了,这让追击一方的信心愈发强烈,不知不觉就容易追深。

    “出击!韩暹阵势已乱!”一直在湅水岸边山坡树林边缘观望的关羽,见赵云一路从下游把敌人消耗勾引到这一带,连忙挥手下令部下全部上马。

    树林中不能骑马,容易磕绊混乱,所以关羽的人都是拴住马休息以逸待劳的。

    看样子,韩暹是先入为主,以为他这次带来的兵,都是跟赵云手下那几百个嫡系那样,只会骑射而不擅近战冲阵的。

    那就让他看看幽州骑兵的真正实力吧。

    韩暹正在深追,忽然听到左侧马蹄隆隆,声如闷雷密雨、狂雹呼啸,也亏得他算是带过兵,连忙喝令全军停止进军、立刻结阵。

    关羽再偷袭,至少也是隔着六七里地就会被韩暹发现,不可能真的有太突然的效果。

    湅水河谷两岸离河最近的树林也有好几里,韩暹只要不傻就不会主动追赵云追到树林边。

    所以关羽心里也有数,他让赵云诱敌并不是指望赵云诱出一个奇袭的战机,只要能诱出一个“让韩暹不得不立刻就地转入防御”的局面,不让韩暹逃回船上,那赵云的诱敌就算是成功了。

    逼到这个不得不堂堂正正一战的局面上,剩下的就看关羽自己了。

    韩暹疯狂呼喊,传令兵四出尽量约束部队,在关羽的主力冲过这六里地的五分钟里,韩暹勉强把阵型列好了七八分,彻底列完美肯定是来不及了,临阵前的几轮弓箭也只能是自由射击随便乱放。

    关羽目标很明确,直冲韩暹的旗阵,他也不求一定杀了韩暹,但白波这种民间武装只要把指挥体系干掉,肯定会士气狂泄全线溃散的。

    “轰~”铁骑撞上矛兵、刀盾兵和弓手混成的阵型,瞬间一顿人仰马翻。那一刻的伤亡比竟然也打得有来有回,谁也不能说讨到了便宜。

    不过精兵和民兵的差距,往往就在后续的持久战中体现。

    关羽以楔形阵斜斜插乱了韩暹军几段军阵后,韩暹很快就发现,他阵型过宽的负面弊端立刻充分显现了出来。

    没办法,刚才在追赵云,当然阵型会过宽,会脱节,缺乏纵深。

    正面宽度大,对于步兵对战包抄敌人是有好处的,可如果被骑兵冲阵楔形中央突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听说这关羽在幽州也杀过好几个名将了!不行,不能跟他玩命,想好了斗阵不斗将的,还是性命要紧!”

    韩暹倒是非常有身为义军将领的自知之明,在保命方面的觉悟竟比张饶还强,见状拼命让左近两翼的友军往中间靠拢,试图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

    关羽见状,也不好直接往人堆里扎,就左右分开侧翼切削、层层剥洋葱一样砍杀消耗韩暹军,而且很快把韩暹的主阵与左右两翼远处的白波军隔离了开来。

    很快,正面过长的白波军,远处两端的人马看到渠帅的旗阵远远看去被团团围住,还在不断后退,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又失去了进一步的指挥,不由士气低落,愈发往河边奔回,只求回到船上。

    “不要乱!不要乱!要退而不乱!关羽的兵马人数不到我们三成,顶住!”韩暹还在试图挽回,最终回天无力。

    关羽也想先挑软柿子捏,看韩暹的旗阵始终如刺猬一样,而被切断指挥的两翼却先溃退了,就去追杀溃兵为主。

    一时间湅水河畔,不少船只的船舷上都是鲜血漫溢。有些小船看到骑兵冲到附近,怕被人跳上来抢船,纷纷往河心开去,彻底放弃了继续进兵,而是顺流而下、桨橹并用,只求退兵。

    一些溃兵扒住船舷试图爬上船,船上的士兵怕被越来越多的人缠住,抽刀砍断爬船战友的手指,只求尽快把船放到下水,河边水中漂浮的断指成百上千。

    韩暹也数不清自己付出了多少伤亡,全靠心腹死战得脱,才逃回船上,再也不敢打运城盐湖财富的主意了。

    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关羽的部队才开始打扫战场。

    如果执意要杀韩暹的话,关羽刚才自忖还是可以做到的,但他不敢太拿下属兵马的性命去填他很清楚,来河东只是朝廷暂时安置他的措施,这些兵马都是大哥在老家积攒起来的,伤亡数百人就足够心疼了。

    所以,只求击溃,不求歼灭也就罢了。反正河东平得再好朝廷也不会把这地盘封给大哥,何必太卖命呢。

    这一次引来韩暹,一来也是关羽为了平定内患、顺便把那些盐枭豪强干掉一批,二来么,既然躲不过,打疼了对方才好买几个月太平,让白波军知道他关羽在一天,就不敢南犯一天。

    打扫完战场,回军的路上,赵云也安慰他:“兄不必挂怀,韩暹杀与不杀,本无区别。那韩暹又非帅才,白波军有他没他,也不见得战力策略能强多少。杀了韩暹,这种中庸之才的将领还是能推举出很多,最后还不是一样?”

    关羽叹息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舍不得袍泽的伤亡,不愿死磕。”

    两人聊着天,已经回到了解良县城,一行人驻军歇了一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接到了郡治安邑方向来的报急信使,是太守樊陵派来的。

    “关都尉!府君求援!东北方向,白波军杨奉部忽然出王屋山、沿湅水河谷顺流而下,人马怕是也有一两万,杨奉打出旗号说是接应韩暹、夹击盐湖诸县,如今已经围住了上游的安邑县!

    府君在被围城前派我前来求援,都尉快快率领主力回援安邑吧!据说杨奉军中有猛将,已经斩杀了太守帐下两名守城的曲军侯了。”

    关羽眼神一眯,捋须疑惑:“杨奉来得竟比我想象的还快,他竟会如此积极救援友军,看来这白波贼内部的团结,超出咱的预料。”

    赵云在旁分析:“依我之见,哪里是救援友军,肯定是杨奉、韩暹互相都有心腹消息来源在对方身边,见韩暹先出兵了,杨奉怕盐湖巨利完全被韩暹独吞,才那么急来分一杯羹吧!不管如何,再战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