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浙东匹夫

第65章 整个晋东南都乱成了一锅粥(河东支线结束)

    凭心而论,关羽的智力值当然不知道比李素低了多少。

    他用计时的演技,也远不如李素细节细腻。

    但关羽现学现卖使用“以贼军掠夺的财物引诱友军助战”这条计策,依然还是成功了。

    为什么呢?

    因为反间和利诱的成功率,从来都不是看绝对智商,而是看用计者和被用计者的差值。

    这就好比李素智力100,麹义智力80忠诚度80,所以麹义被勾引来打白工了。

    而假设关羽智力80,吕布智力60忠诚度60,所以吕布也被勾引来助战了。

    谁让吕布比麹义更贪财更没节操呢。

    一切的进展,都一如计划:在关羽进入安邑城后,杨奉无力攻城,果然一边监视关羽,一边分兵去劫掠猗氏。

    关羽假装是听从太守樊陵的命令,死守郡治,所以猗氏被攻破的帐将来也算不到关羽头上。关羽本就觉得亲自下手杀那些盐枭有点缺乏借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默许了白波军的行动。

    而且,来河东日久,关羽也渐渐考察过了白波军的行迹似乎因为是本地人自治作乱,白波军的军纪似乎比其他流寇式的黄巾军要好一些,因为他们是要在河东乃至并州发展根据地的。

    从这点来说,白波和北面的黑山不太会无故屠杀贫民,攻城往往只攻那些有巨额财富存储的县城,打破之后把巨富们抢劫一遍就走了,还会散粮招募穷人青壮扩军。

    知道了白波军的这类行为习惯后,关羽借刀杀人时也就更放心了。

    只能说,这也是一种往年经验形成的路径依赖吧,当你手里拿着锤子,那就看什么都像钉子。去年被李素那一手“让张举抢渤海我们再抢张举”的卑鄙下流手法熏陶后,关羽也腹黑了不少。

    五天之后,猗氏被白波军攻破,河东豪门卫家在那儿的庄园也被洗劫。

    这卫家是西汉武帝时候皇后卫子夫和大将军卫青的后人,要是倒退个五年,关羽这种喽啰在这种名门豪族面前提鞋都不配。

    但战乱来了世道就是这么颠倒,门阀遇到了军阀有理说不清。

    卫家年轻一代的少主卫凯倒是提前回到了安邑城跟太守樊陵躲在了一起,但他们族中有很多打理猗氏那边私盐生意的旁支是跑不掉的。

    几天后杨奉回撤,猗氏那边才有信使来安邑报告损失,卫凯这才知道他堂弟卫仲道为首的不少族人都被杀了,顿时哭晕在地。

    杨奉劫掠了盐湖二县豪门价值上亿钱的黄金、首饰、铜钱、绢帛等财物,满载而退撤退。

    另外,还带走了至少一两万石的精粮、肉食作为随军补给。就这还不满足,还运走了十几万石的存盐。白波军出身贫寒,流寇习气不改,见到什么都想要,以至于行军转移如同搬家。

    徐晃算是杨奉麾下相对知兵的,便两三次劝谏杨奉丢掉点粗重财物,只拿细软轻装快速撤回根据地。

    但劝了也没用,如今消息闭塞,杨奉又不知道去年在幽州张举是怎么被截断归途的,要让贼军放弃笨重的财物,这难度太高了,不付出血的代价是不可能成熟起来的。

    就算杨奉答应,他也做不到令行禁止,说不定手下那些舍不得财物的士兵就直接哗变留下、分了钱回家各自过日子,这怎么拦得住嘛?

    徐晃唯有喟然长叹:“竖子不足与谋!那关羽的后军之所以没来,不过是战船不够,无法一次性把青州的兵运到河东。这算算行程路途都知道,关羽每一波援军的间隔,摆明了也就半个多月。算算日子咱还剩多少时间撤退!”

    就这样,等杨奉满载而退、小两万部队拖着三四千辆大车从湅水撤回王屋山口、后军也解除了对安邑县的监视后,没过一两天,关羽就派了几千骑兵如同附骨之疽尾随了上来。

    原来,是关羽的第二批援军,五千丹阳兵已经抵达安邑。

    关羽让三千丹阳兵把守安邑,两千人去堵住蒲阪津,他自己腾出所有的幽州骑兵追击。

    一过王屋山口,关羽就利用速度优势分出一些人马堵住杨奉退往平阳郡的道路。

    另一方面,丁原也派出了吕布堵住沁水方向,不让杨奉撤往上党。

    至此,河东白波之战前前后后已经打了20多天,算算日子也已经是十一月初。

    丁原如今的状态非常艰苦,他这个并州刺史从上任那天起就没能摸到过哪怕一寸并州的土地,他的辖区全部是在沦陷区,所以也就完全没有收到税过。

    想扩军也没钱没人,至今总兵力只有四千并州骑兵。

    ……

    “该死!没想到官军中也多是这等贪财之辈,竟然眼红我军的缴获而来堵截!徐晃,给你五千兵马,明日渡沁水突围!关羽兵多,倒是沁水这边的丁原兵少,咱就挑人少的方向突围!”

    发现有被敌军包围的趋势后,杨奉不由有些焦躁,便这样命令徐晃。

    山西这地方的地形,对于主动想要进攻或者突围的一方太不利了,山川河流把地形切割得非常破碎,防守方以很少的兵力就能随时随地形成大包围圈。

    别看粗略地图上似乎这一带只有王屋山、沁水、丹水这些障碍,但实际上只要翻翻“长平之战”的战史,就知道还有一道与沁水交叉的空仓岭切割战场,诸如空仓岭这样的小山梁还有不少。

    徐晃不由有些为难:“渠帅,丁原虽然兵少,但依托地利,我们要突围非常不易,并非我怯战,实在是不想弟兄们白白强攻送死,而且渠帅不可小看了那个带兵的吕布,听说他早些年便在西河、雁门颇有勇名。”

    杨奉:“那吕布不是个主簿么?那就是丁原身边的文官,不试试怎么知道,明日一早突围!”

    徐晃无奈,只好准备厮杀。

    次日清晨,十一月初五,徐晃奉命挑选突围部队,拉开一个宽阔的正面,试图渡过沁水突围。

    对岸的吕布兵少,也无法处处防御,就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先击灭了好几股徐晃的试探性渡河的诱饵部队,终于被徐晃在运动战中拉开了一个口子,让一支几千人规模的先头部队在沁水东岸站稳了脚跟、列阵以待吕布。

    吕布正杀得顺手,非常嚣张就带着两千并州骑兵冲阵而来,直取徐晃。

    “五原吕奉先在此,贼将受死!”如今的吕布,铠甲战马都还比较朴素,头盔上也没有浮夸的缨饰,但战场气势已然不弱,并州骑兵在他治下令行禁止,冲锋时隐隐然有风雷之威。

    白波军骑兵少,但徐晃身边还是有百余骑的,因为是刚刚渡河列阵,徐晃也不及让弓手放箭,双方直接绞杀成了一团。

    “铛!铛!”数声大响,徐晃勉力扛住了吕布的两戟,两人依然错马而过这并非单挑斗将,而是互相率军冲阵守阵,所以武将交马最多过两招,就已经冲过头了,不得不再面对后续的纵深之敌。吕徐二人也就凝神砍杀起身边的敌军小卒。

    吕布心中诧异,他满拟两戟就把徐晃刺于马下的,看来是有些托大了,贼军中居然也有武艺看得过去的人才。

    而徐晃更是骇然,刚才两招他已经虎口发麻、胸中憋闷呕逆,好久缓不过气来。

    他当机立断,知道再坚持渡河只会被吕布半渡而击杀得更惨,连忙下令全军立刻退兵,已经到了东岸的也跳河徒涉逃回。

    吕布人少,战马也不会游泳,不会跳河追击,只是在岸上瞄准了跳河的白波军放箭,射杀了数百人后被徐晃逃脱。

    回去之后,徐晃力陈渡河突围不可取,再三以血的教训劝谏,让杨奉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杨奉虽然愤怒不甘,但也只好如此。

    就像长平之战一开始、廉颇也是不甘心死守待援、想要野战的,被秦军狠狠在空仓岭揍了一顿之后,才知道退回丹河坚守不出。

    今日这一战,对杨奉的敲打程度,不亚于当年廉颇受到的当头一棒。

    幸亏这次劫掠回程还带了不少粮食,大不了没法带回故乡,但就地吃还是能吃上一两个月的。

    当晚杨奉便交代:“咱还是固守待援吧,大军和车仗不可能摆脱骑兵的追击,那就派出轻骑信使,扯开吕布和关羽防线缺口后,让信使找郭帅和胡才、李乐求援,咱愿意分出劫到的半数财物献给友军,让他们来救一下。他们能和我们前后夹击,吕布就不可能堵得住我们了。”

    这个安排徐晃没道理反对,就执行了下去。

    毕竟长平周边的围困,跟围城又不一样,关羽和吕布只能防住迟缓的大军突围,防不住轻骑送信。

    但是没过两天,援军的回信没到,倒是吕布先给杨奉来了信。

    杨奉展开一看,顿时大骂。

    徐晃在旁一时不明,不由劝杨奉息怒:“渠帅何故大怒?”

    杨奉狠狠指着信:“那吕布倒是敢开口,竟要我们一亿买路钱的金帛,他就放开沁水防线,假装防守不严任由我们离去。他还说,那十几万石盐太显眼,他不想担负纵贼之名,所以不要,只要我们的全部金帛就好。呵呵,他还觉得自己胃口小了?”

    徐晃连忙拿起信仔细看了,原来吕布说得非常直白,因为关羽跟他许诺的是灭了杨奉之后五五分账,如果关羽的下一批援军到了,河东郡的兵出力进一步高于河内兵,那么给丁原、吕布的分成还要下降,到时候只给三成。

    吕布是看在“三成的金帛加上三成的盐,还不如全部的金帛值钱”,所以算了笔账之后给杨奉一个机会,只要交出全部的钱,就放他走。

    关羽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他效法李素的计策,有个这么大的漏洞这次遇到的友军是个节操值那么低,稍微私单给点钱就能收买放水的。

    只可惜,杨奉还舍不得呢,他觉得让李乐胡才来救他,付出的还没那么多,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向吕布服软?

    徐晃苦苦哀求:“渠帅,我看不如把所有钱就给了吕布吧,如果非要等胡才李乐救援,哪怕来了,这一场血战弟兄们也得死伤惨重才能突破吕布。不能光看钱呐,弟兄们的性命便不重要了么?”

    杨奉一摆手:“公明,怎可有此妇人之仁?乱世人命不值钱,这些兵也没跟我们多久,只要这朝廷继续昏庸腐败,我们就有源源不断的兵源!可记得今年春荒的时候,我们被供养于夫罗的钱粮税赋压得不得不反的苦日子,两斗米就能换一条人命给你卖命了!

    我现在还记得,郭帅带着咱和胡才一起攻打上党壶关的时候,没人冲关墙的缺口,最后是靠人尸堆到跟缺口同高!那些敢死士怎么募集的?还不是给抓来的饥民五张白面饼子就一条人命了!哪怕死一万弟兄,只要保住这些钱,回去还有几万饥民等着咱募集,抢就是了!”

    徐晃听得目瞪口呆,账怎么能这么算呢!这是不拿弟兄们当人啊!

    那时候五张面饼一条命是春荒最苦的时候没办法了,现在怎么还能一直如此!

    但是,没办法,就因为一时价钱谈不拢,加上杨奉再次自信以为“吕布跟我们谈判,肯定是他怕胡才袭击他的背后”,所以越是如此越不肯妥协。

    这也怪吕布这人智商不够,劝说对方给钱时的书信语气措辞态度不够生动,让人看出了“我不想打硬仗”的错觉,阴差阳错最后就这样了。

    明明是个鹰派,写信却被人当成了鸽派,只能说书信演技不够。

    于是乎,此后半个月,白波军与官军就这样卯上了,十一月中旬,白波渠帅之一的胡才先来支援了杨奉,但吕布前后分兵分拒沁水、丹水,胡才竟然也没能渡河。

    然而吕布因为敌军不够驯服、又跟他打了一仗,导致吕布军也有伤亡,恼羞成怒的吕布军开出的“战争赔款”价码也就更高了。

    杨奉又拿出更多的许诺,引诱来渠帅李乐支援,最后李乐与胡才合力,吕布才怯战放弃了在丹水阻截,让杨李胡成功合兵一处。

    但吕布有骑兵速度优势,能打能跑,又进一步迂回到更后方的百里石,把杨李胡三家都包了进去。而正面战场的关羽,在杨奉往东北方向突围的过程中,进一步追击,追过了被杨奉放弃的沁水,从南侧逼到了丹水。

    结果,杨李胡只是往东北方向撤了不足百里,最后还是被越来越多的关羽和吕布军围住。双方的兵都是越聚越多,白波三家渠帅累计有五六万人,汉军也增兵到了一万五千人关羽军第三波的人也运到了,这次是五千乌桓突骑。

    双方都进入了进攻不足而防守有余的状态,三家白波渠帅知道汉军骑兵多,只能筑垒依地形而守,只要进入运动战肯定会被关羽和吕布蚕食掉。

    这如同后世商界的二马补贴大战,一开始只是觉得一口气咽不下、想补贴一把一鼓作气结束战斗,但谁知对方也跟了筹码,最后就如武林高手比拼内力,谁先撤谁就会重伤甚至有性命之忧。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直接答应给吕布一亿钱放我们走多好呢,我为什么要那么贪?”杨奉每日以军中仅有的劣酒浇愁,悔得肠子都青了。

    “我为什么当初密信里要开价一个亿?要是我少贪一点只要八千万,杨奉是不是就给了?也不用继续打仗了?”吕布在营中也是悔恨。

    当然了他倒不是厌战,而是纯粹觉得仗打到这份上,就算赢了他也拿不到大头了。

    在双方已经下注压下去的情况下,谁也收不了手,只能继续加码,哪怕一开始争夺的那个筹码价值,已经远远不如后来加上去的赌注。

    白波军继续拍轻骑信使翻山越岭找南匈奴伪单于须卜骨都侯,那关羽和吕布当然也要找南匈奴正规单于于夫罗,双方东拉西扯牌桌上的筹码越堆越多。

    不过与杨奉相比,关羽还有一点优势,那就是他知道杨李胡被围在长平周边,迟早有粮食吃完的那一天。

    他们路上抢来的几万石军粮,如今要给五六万人吃,能吃多久?

    赵括绝粮道46日就不得不与白起决战了,杨奉绝粮道能撑到46天么?

    两军就这样在丹河、长平、百里石这块缺乏城池的三角地带相持,一直相持到了十二月份。

    从十一月下旬开始,正伪双方的南匈奴骑兵也各自在利益诱惑下参战了,只不过须卜骨都侯肯定是不愿意打硬仗的,也不会进入包围圈。

    而于夫罗则是关羽花了几千万钱预付款先请来助战的,请于夫罗负责帮助实力薄弱的吕布那一侧,防止白波贼从空仓岭往上党撤退。

    整个晋东南都乱成了一锅粥。

    但是,关羽却没有算到南匈奴骑兵这一年多来在河东与河内的军纪败坏程度。

    于夫罗拿了点预付款和每天支取军粮还不够,偶尔还要劫掠当地百姓,乃至友军据点补充物资,吕布和于夫罗之间很快爆发出矛盾。

    12月中旬的一天,于夫罗这个不靠谱友军的矛盾,因为一起意外突发事件,进入了剑拔弩张的姿态。

    “报!都尉,军前来报,昨日在于夫罗驻兵的泫氏县,于夫罗军和吕布因为劫掠起了冲突,差点开战了!”军中哨探第一时间把这个噩耗传给了关羽。

    “什么?怎么回事?”关羽也有些紧张。

    泫氏县位于空仓岭以北

    “是……是这样的,那于夫罗身为胡酋,极为……极为好色,凡是助战至每一处,遇到汉人女子绝色者,都想要抢。昨日在泫氏县,又搜得一个绝色女子,姓杜,于夫罗便要下聘纳为妾室。

    谁知那杜氏前些日子就被丁刺史帐下一名曲军侯秦宜禄提前聘下了也要娶为妻,并州军的人就去抢人,双方发生了火并,于夫罗的人杀了苦主秦军侯,吕布又带人杀了于夫罗手下一个千夫长,把杜氏抢了回来。现在他们双方都怕事情闹大变成全军火并,倒也暂时克制,请都尉去居中调停。”

    “这些胡人!好色之性不改!与禽兽何异!几乎误了朝廷大事!”关羽恨恨拍案懊悔,早知道也别利用须卜骨都侯与于夫罗的冤仇了。

    关羽并不知道,按照历史本来的轨迹,于夫罗这个好色客这阵子应该去抢蔡琰。

    但蔡琰因为蝴蝶效应没来河东,甚至原本应该成为蔡琰夫君的卫仲道都被白波贼劫杀了,还洗了卫家庇护盐枭多年积攒的家财。

    结果精力无处发泄的于夫罗居然抢了并州军将校秦宜禄即将过门的妻子杜氏不过真开了上帝视角来看,这也很正常。

    因为眼下并州的地界上,你也找不到比杜氏更漂亮的女人了,换一个女人还真不一定能让南匈奴单于和并州军抢起来。于夫罗的眼光还是挺高的,怎么也得比蔡琰更漂亮的才能入他法眼。

    关羽连忙先花了点钱,给于夫罗和并州军双方都稍微安抚一下,然后考虑到秦宜禄还没娶妻就死了,关羽便已调停人的身份把杜氏先接过来关起来,免得刺激到双方。

    然后,他就把整个晋东南乱成这一锅粥的现状,星夜用快马送信报告给刘备,想看看刘备让他如何处置。

    哪怕没有杜氏这事儿,光是几个州的友军后续可能出现分赃不匀的事儿,也已经不是关羽一个武将能处断的了。

    没几天,朝廷就先来安抚了丁原,又稳住了于夫罗,同时命令关羽和丁原继续严格执行既定的“围困白波贼主力于长平,待其粮尽”方略。

    至于外交纠纷,交给即将任命的使匈奴中郎将处理。

    关羽也知道惹了一点小祸,不敢自专,严格按命令来。又围困了白波军主力半个月之后,进入中平六年元月,使匈奴中郎将李素终于从辽东千里迢迢赶回来了。

    PS:这一更其实六千字了……但今天依然会有三更,也就是除了这一六千字还有两更,加起来至少又是一万二。

    原本都没想收徐晃,读者呼声太高,加上有些读者想看关羽衣锦还乡戏码的呼声太高,我临时加戏了这么多。终于是用了两天时间拼命赶进度过掉了,时间线与主线再次弥合,希望追更读者还没不耐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