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浙东匹夫

第514章 斩杀弑君贼

    话分两头。

    随着袁术的称帝,李素本人一时半会儿当然还来不及知道、其他诸侯是如何无耻借用他的政治哲学理论,来打击袁术军的士气。

    让袁术军从文武臣僚到普通士兵都被这种舆论攻势压迫到惴惴不安、担心天谴的状态。

    但是,既然李素作为这套政治哲学攻心理论的发明者,他自己肯定是要大用特用的,而且没人能用得比他更炉火纯青。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英雄所见略同的惊人巧合,那就是虽然李素还不知道袁绍曹操抄了他,但他对敌人却提前虚假宣传,用“袁绍和曹操也抄了他”,来作为证明自己正确的论据。

    就好比一篇论文被引用得越多,固然增强了引用者的说服力,但同时也增加了被引用者的影响因子,让被引用者的反动学术权威地位更加稳固。李素这一手,就等于是不管别人有没有引用,他先吹牛说有很多人引用。

    加上李素知道袁术称帝的时间,其实比刘备和袁绍更早

    庞统从阎象那儿回来的时候,一边去张勋那儿报信送调令,一边就偷偷派了自己的一个从人,把从雒阳打听到的情报告诉了李素。

    庞统这也算是卖情报搏个更高的仕途起点,在卧底时多攒点功劳。

    这一切,让李素愈发得心应手。

    所以,李素早在四月二号,也就是袁术登基的第二天,就下令高顺加强对棘阳县的攻势,并且在攻城之余,让高顺派了很多骂阵手,远远地用纸筒喇叭对着城头高喊各种扰乱人心的脏话,算是对攻心之策小试牛刀:

    “袁术已经在雒阳称帝啦!袁绍已经在邺城发布了誓将袁术碎尸万段的檄文啦!连袁绍都说袁术这是应了‘首倡天谴’,跟着他的诸将必死无疑!士兵们还是快投降别跟他送命了!”

    “曹操也发了讨贼檄文,对面的弟兄们,咱知道你们没文化,你们可以不信那些文绉绉的话,但不能不信鬼神天谴。

    咱不说别的,项羽当年那么强,怎么死的?就是首杀义帝遭了天谴,右将军这不是瞎说,曹操也是这么说的,袁绍身边的陈琳也是这么说的,他们都相信了。天下人都相信的事儿,只有你们不信的话,活该你们跑得慢当替死鬼!”

    诸如此类的骂阵言语,有的雅,引经据典说给官员听的;有的俗,专门说给普通大字不识的士兵听的。总之就是花样翻新,总有一款适合叛军将士。

    以至于“袁术称帝”根本就没成为一个鼓舞袁术军士气的利好因素,反而从一开始就成了利空因素。

    叛军将士守城士气极为低落的同时,高顺的攻城士兵的士气却是极为高涨。

    汉军官兵都是真心被这个思想工作鼓舞了起来,真心相信“袁术称帝是吸天谴,他的兵马地盘都完蛋了,打袁术肯定会比原先更轻松”。

    古代战争,一旦一方都得士气被提了起来而对方低落,战斗力瞬间就会有明显的落差,哪怕是守城战都不好使了。

    高顺猛攻一天,居然就突破了棘阳城墙和城门,汉军蜂拥杀入,在破墙的过程中,全军战死不过数百人,造成的对敌杀伤反而远远超过了己方伤亡,交换比打得非常漂亮。

    不过,让高顺没想到的是,城墙被突破了一处之后,按说敌军士气应该已经极为低落了,马上会全军放下武器投降才对。

    但是,居然乐就依然带着足有四五千人之多的袁术军精兵,拒守着城内的府库衙门等建筑、以及一条通往西门的主要街道,外加濒临淯水的西侧城墙城楼,继续死战巷战。

    高顺冲杀了一会儿,汉军方面也略有死伤,加上劝降无果,让高顺很是意外。

    他在战场上好不容易抓了几个悍不畏死抵抗的俘虏、吧对方的手脚砍断火线逼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肯投降,这才逼问出一些重要情报来。

    原来,棘阳城内今日之战前,依然还有守军达一万六千多人。城墙被攻破时,已经死伤了三四千,还有剩下的一万多人里,七千人是非嫡系部队,甚至是本地的农兵,几乎是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了。

    还有四千人左右的是袁术军的嫡系精锐亲兵,什长以上的军官还基本上是当年北军的基干,是跟了纪灵和乐就多年的嫡系

    而导致他们死战不退的关键,就在于这支部队还是一个多月前伊阙关之战,跟着乐就一起翻太谷坡绕后、堵截汉怀帝刘协撤退的那支部队。

    这些人被袁术的重赏喂饱了,参与了高风险的弑君之战,乐就也多次在军中普及威吓,让他们知道要是将来天下还是汉朝,这里的士兵军官一个都活不了!

    重赏畏刑,让这些人狗急跳墙逼出了死战到底的爆发力,倒也让人颇为难办。

    不过战场上如此混乱,仓促之间高顺也不可能再停下攻势另想安抚瓦解敌军人心的话术了,这时候只有先打赢打垮了再说。

    不就是还有四千悍不畏死死战到底的贼兵么!那就奔着杀光的预期去打!

    高顺亲自带着两个不满编的陷阵营打先锋,连甘宁周泰都加入了进来。汉军从东南北三面逐步压迫,锥枪轮刺,斩马剑翻飞,杀得乐就亲兵节节败退,人马俱碎。

    府库衙门长街一处处失陷,街衢上的袁军士兵残尸枕籍,血流盈渠,死者千数。

    杀声震天的砍杀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乐就身边只剩最后几百个最死硬的亲兵,其他士卒约有半数被杀,剩下的或受伤被俘或崩溃投降。最后这几百人全部被逼到了西城门的城楼上。

    高顺挥舞着特制的双刃厚脊斩马剑、身披包含锻钢胸甲的全身钢甲,沿着城墙排队往前砍,他旁边的士兵也是整齐划一,一排排往后剁,气势如虹。

    “弑君狗贼受死!”高顺终于杀到乐就面前,一个手势让士兵们稍稍退后。

    乐就也知道今日自己必死无疑,高顺明明比他兵多得多还肯跟他斗将,他当然乐得捡个便宜,所以也默契地示意他身边的士兵让开一点,别碍手碍脚。

    乐就掏出一柄沉重加厚的古锭刀,跟高顺在城墙上肉搏厮杀起来,两人都是狂磕猛砸,丝毫不顾忌武器的损耗。每一刀都是砍得手腕酸麻,乐就虎口震裂依然酣战不休。

    高顺并非以个人武艺特别见长的名将,加上乐就是爆种的最后一战,两人竟然硬抡了十几招都没有拿下。

    兵刃多多少少都缺口,乐就的厚背古锭刀质量更差一些,只能当铁棍钝器使了。高顺只在刚交战的时候呐喊了一声,后续就全程安静无语,乐就则是呼喝连连,但听得出气息渐衰,中气不足。

    死磕到大约第二十招,高顺在沉默许久之后,终于再次难得爆喝,一声大吼斩马剑瞅准了角度猛抡过去。

    乐就堪堪一挡,但恰好被抡在了刀刃缺口最大的位置,一阵牙酸的金属疲劳崩断声,高顺的斩马剑也是扭曲变形,但好歹余力砸在乐就头盔的护颈上。

    失去了锋刃的斩马剑无法斩断连缀的铁甲片,却也把护颈甲片打得凹陷,乐就脑袋一歪,显然是颈椎被彻底打断,头颅往另一侧错位了数寸之远,只剩下皮肉连在一起。

    “喝啊!”高顺抽回斩马剑,趁着乐就歪倒在地,把全身的分量压在剑柄上往下猛然捅刺补刀,把乐就捅钉在城墙上,扎进夯土半尺深。

    汉军一拥而上,把乐就残兵杀散,不降者死,许多残兵意志崩溃或就地投降或慌不择路跳城逃命摔死,棘阳城内的喊杀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

    战斗结束之后,高顺连忙抹了抹溅了一脸的血,表面上没什么激动,实则内心暗爽:至少一个亭侯到手了!

    ……

    棘阳攻破之后,李素当然也是县论功行赏,封侯的事情暂且不说,那要刘备最终定夺,不过钱财和赏赐肯定是可以先给的。

    当下大飨士卒,广发金帛,让部队整顿三天,随后继续往宛城推进。

    与此同时,李素对于继续进兵的目标,也做出了调整,让一部分部队做好“如果宛城急切难下,就摆出打算分兵一部分绕过宛城,往后方渗透试图截断宛城与许县之间袁术占领区”的意图。

    换言之,就是假装要切断袁术离开雒阳离开河南尹的退路。

    这样一方面是有可能逼着宛城的敌军没法全心全意据城死守,另一方面也是给其他地区的袁术军、尤其是西边的袁术军东进补漏堵口的借口,配合庞统的卧底献计。

    可巧,棘阳城破时四月初三,李素摆出分兵北进姿态是四月初四,刚好也过了袁术不许治下武将放弃领地的禁令期限。

    另一边,庞统也已经回到张勋、荀正那儿,商量过了,次日起张勋就带着武关的大部分守军顺着丹水往东往下游机动到丹水、南乡等地。同时让荀正带着武关道山区商洛县的部队撤到武关。(注:前一个丹水是河名,后一个丹水是县名)

    最后,目前还守在峣关的桥蕤,也会带着嫡系主力先退到商洛,再退到武关。当然为了防止峣关丢得太早以至于大部队后撤时被刘备衔尾追击,峣关那儿肯定还是要留几千炮灰断后的。

    桥蕤会跟那些炮灰许诺:至少死守七八天的,等主力撤出这五六百里长的武关道,然后就允许你们投降刘备保命。

    桥蕤也知道,如果不允许部队投降的话,那说不定反而他一走这些部将就会军心崩溃投降。还不如重赏恳求他们看在老上司的面子上,守个七八天的。

    四月初七,张勋抵达了南乡县,荀正也从商洛退到武关。随后张勋就从南乡向东、离开了折向南方的丹水,经穰城以北,往宛城靠拢。荀正则开始从武关往南乡移动。

    这时,他已经收到消息,说李素军已经在宛城以南展开了攻城阵势,准备攻打了。而且皇帝袁术,似乎也已经离开雒阳,往东南边转移了,

    四月初九,连荀正的大部分兵力,都一改之前调令上要求的撤军节奏,加快了进度,离开南乡东进。

    如此一来,武关方向的防卫空前薄弱起来,没有任何史书留名的将领镇守,兵力也只剩几千人,沿途也缺乏防守,很多部队都往东收缩跑了。

    当然当时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桥蕤已经撤过商洛,在商洛取了一批最后剩下的丹水船只,一部分步行爬山一部分坐船顺流而下,几天就就能撤到武关。只要桥蕤本人赶回来了,武关当然不会出问题。

    可惜的是,袁术军撤兵的节奏,庞统是全知道的。他在荀正撤出武关之后,就借口去通知桥蕤,总之就是设计脱身了。

    脱身后的庞统,一叶扁舟快船顺着丹水而下,让船夫疯狂摇橹赶路,给船夫重赏,飞快赶到丹水汉水河口以西、武当山附近一处隐秘潜伏多日的汉军大营。

    徐庶认识庞统,立刻接了他带到张飞面前:“张将军赶快动手!机不可失,张勋荀正提前跑了,桥蕤还在商洛,赶紧抢攻可以趁着他们交接的空档把武关轻易抢下、放汉中王的主力大军入武关道!”

    张飞一听,先是愣了一下,看向徐庶。徐庶连忙解释、确认担保了庞统的身份,还帮庞统解释了几句让张飞别介意庞统的礼数问题、事急从权。

    张飞这才从虎皮马扎上一跃而起:“特奶奶的,这些日子藏在这武当山大营里,每日里早就淡出鸟来!总算轮到咱出兵了。子义,赶快把运兵船都拾掇好,咱今日就杀到南乡县,明日就要到武关!日夜行军不许停!”

    随着张飞一声令下,已经在上庸地区武当县潜伏盘踞了多日的两万汉中兵,立刻如狼似虎地进入了状态。

    他们原计划是个把月之前就该出击、顺着汉水直插襄阳、新野,保护汉水粮道为李素提供后勤军粮的。只是因为临时变故、李素打外交牌把刘表逼了过来,刘表拿出了新野府库和别处一些仓储,给李素提供军粮,这才让张飞闲了那么久。

    张飞麾下负责水路运兵的太史慈,意气风发地以一时辰百里的飞速,一个时辰后就顺流冲下抵达了汉水丹水河口,然后逆流溯丹水而上,经南乡扑向武关。

    张飞本人更是带着骑兵部队,不管水路主力,直接沿着秦岭山路挑还算好走的路段,直扑武关背后,务必不让荀正的兵回防武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