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红标瑰夏

第554章 注定会充满坎坷的感情

    孙幼劼又何尝不希望孙女能重新考虑?

    可她人老成精,更能感受到孙女那不可动摇的意志。

    如果许清雅只是因为恋爱脑的缘故,只是一时冲动……她都自信能劝服孙女。

    可许清雅表现得是那么的冷静,即使爱也不是那样激烈冲动的爱,而是含蓄沉静,温柔内敛。

    或许,短时间内是真的没什么办法可想吧……

    等到甜品端上来,孙幼劼一边食不甘味地小口品尝,一边问孙女:“你师父最近怎么样?很久没去看她了。”

    “她还是老样子,身体很棒,人也清醒。估计十年后都不会有什么变化。”许清雅笑得眼睛弯弯的。

    “她就没劝过你?”

    许清雅自然知道,奶奶指的是哪方面。

    “劝过啊,”她微笑着点头,“但她太了解我了,知道劝不动,只说了两回就不说了。”

    “只是告诉我,如果我选了大叔,就注定不可能有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这段感情也会充满坎坷。”

    孙幼劼忧伤地说:“是啊,她可一点都没说错。这样你都不醒悟么?”

    “醒悟?我醒悟啊,”许清雅眨了眨眼睛,“可是醒悟了又怎么样呢。谈恋爱是为了快乐吗?”

    “这……难道不是?”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人能保证,你一定会永远快乐吧。就算我按照妈妈说的,嫁入豪门,谁敢保证我的老公一定不出轨?或者家暴?谁敢保证他不会破产?或者谁能保证他不会出车祸,不会得癌症?”

    孙幼劼直摇头:“片面了,片面了,而且小雅,你钻牛角尖了。”

    “奶奶,我只是想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一定。而且‘快乐’也不该成为努力追求的东西。”

    “和大叔在一起,会有很多不快乐,甚至很痛苦的时候吧。我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呢。但是,在他身边,我同样也会收获许多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快乐是活着,痛苦也是活着,什么都不可能带到坟墓里。所以我不需要很多的快乐,因为反正没法把快乐存起来,留到我死后再花。快乐和痛苦,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都是眼前、此刻、过去就不会再重复的感受。这些我都感恩地拥抱呢。”

    “我不想和你说这些很虚的东西,这些听起来很漂亮的话,没什么意义。作为你的长辈亲人,只希望你开心,希望你幸福健康。”孙幼劼有些心烦意乱。

    许清雅已经摘下了口罩,毕竟她还没学会隔着口罩进食的魔术。

    不过她一直低着头,避免被人认出。

    此时她抬头对孙幼劼笑道:“奶奶,在你们面前,我永远是快乐幸福的。”

    孙幼劼叹息一声,再说不出什么。

    许清雅吃了点甜食,便克制地停下。

    美少女是不能吃太多甜食的。

    吃了太多甜食的就不会是美少女了。

    “奶奶,”她笑着说,“您知道,我师父这辈子只结了一次婚。她和师公的婚姻,被圈里人公认为楷模呢。”

    孙幼劼感慨说:“是啊,我也听说过,他们两口子据说感情挺好的。你师公病死的时候,你师父年龄还不大,还有很多人追求,但她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说这辈子不会再嫁。”

    许清雅狡黠地一笑,“可是奶奶,您知不知道,我师父在结婚前,曾经有过另一段感情?”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也正常吧,结婚前的事,年轻时有过偷偷喜欢的人,这很常见。”孙幼劼不以为意。

    “可如果不是偷偷喜欢过的人呢?而是,给别人做小呢?不对,不是做小。做小,那也是有名分的。可我师父告诉我,她那时候啊,是别人养的外室。”

    孙幼劼第一反应是:这绝不可能。

    何田田那是年高德劭的国宝级艺术家,虽然说,并非每个艺术家都有着好人品。

    但何田田大师在圈里是有口皆碑的。

    第二反应是:就算真有其事,何田田为什么要告诉小雅呢?这种事,不应该带进棺材里去的么?毕竟,给人做外室,可不怎么光彩。

    做外室是没有名分的,比妾还不如。

    “那时候还是旧社会呢,”许清雅说,“师父告诉我,那时候她刚出名。有个富裕人家的少爷,经常去捧她的场,几乎每场不落。那个少爷曾经出国留学,很有风度,学识在当时的她看来很渊博,幽默风趣。”

    “她情不自禁,陷入爱河。那少爷已经结婚了,夫人是大户人家的,还有两房姨太太。”

    “他曾经想把我师父娶回家做姨太太,但我师父拒绝了。师父宁愿被养在外宅,无名无分,也不愿跟着回去做姨太太,因为那样她就不能继续唱戏了。”

    “所有人都说我师父傻,不懂得嫁入豪门去享福,还继续做下九流的戏子。但师父说,她从没后悔过。她既深爱着那个少爷,又无法离开戏台,这样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

    “其实那时候她过得并不容易。有一段时间,因为那个少爷频繁在她那里留宿,少爷的正房打上门来,狠狠地闹了一场,当时戏班都差点把师父赶走了,因为少爷正房的娘家人,也是很有权势的。”

    “那后来呢?”孙幼劼情不自禁地问。

    虽然许清雅说得很简单,但孙幼劼人生经历何其丰富?自然能脑补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她迫不及待想知道后继剧情的发展。

    “后来?”许清雅语气淡淡的,嘴角微微勾勒一抹淡然的微笑,“后来师父……”

    停顿了片刻,她说:“后来的事,师父就没告诉我了。”

    “这是我对师父说,我不会离开大叔时,她告诉我的故事。”

    孙幼劼心想,看孙女的神情,后面多半还是有故事的。

    只是估计何田田大师叮嘱过不准说出来,或者孙女有别的顾虑,所以没有继续讲述。

    不过,仅仅是说出来的这半截故事,含义也已经很明显。

    何田田大师曾经为爱奋不顾身,甚至不要名分。

    小雅是在表示:我既然师从何田田,有其师,必有其徒呢。

    孙幼劼再没有心情,匆匆吃了几口甜食,就和许清雅回酒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