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富贵养花人 冬雪晚晴

第249章 囚笼里凝结金丹

    就在傅文熙准备启动禁器铭文的瞬间,突然有人厉喝道:“且慢。”

    傅文熙一呆,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巫曦?”傅文熙见到他还是挺开心,笑道,“霍桦和我说你也在一号失落地,我还想着,你来一号失落地做什么?”

    “采药!”巫曦笑笑,说道,“傅公子,你是不是准备收这两个妖族为奴?”

    傅文熙看了一眼金锦求和金尊,微微点头。

    “不成!”巫曦摇头道,“公子,你不能够收这两妖在身边。”

    “为什么?”傅文熙有些糊涂,他就是准备收两妖族在身边而已,没有妨碍到谁啊?

    “公子,你应该收几个高贵的妖族为奴。”巫曦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金锦求两人,轻蔑的说道,“非天族的妖下贱至极,宛如是遭遇诅咒一样,带出去会被人轻贱笑话,这还不算,他们常常会给主人带来厄运。”

    傅文熙听得目瞪口呆。

    “我们怎么就下贱了?”金锦求握拳,怒道,“先生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胡说八道中伤我等?”

    “大家都知道,非天一族号称厄运之族,是被诅咒的种族。”巫曦大声说道。

    “什么意思?”青木呐呐问道。

    “就是”巫曦比划着,说道,“我曾经听闻,非天一族的妖,如果是普通小妖也就算了,但凡金丹以上的大妖,如果没有主人,常常会死得莫名其妙。”

    “如果他们找了主人投靠,就会把他们本身的厄运转到主人身上,导致主人死得莫名其妙。”巫曦比划着,对傅文熙解释道。

    “还有这种事情?”傅文熙皱眉,他很想说,这就是封建迷信。

    “主人,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金锦求很着急,他依然跪在地上,说道,“没有这等说法,而且,你看看,你身边也没有修为有成的大妖伺候着,我们真的很适合。”

    “闭嘴!”巫曦骂道,“禁器还没有生成,不要胡乱叫主人,懂不懂?”

    “我们……”金尊怒道,“主人,你已经给我们改名了,就算非天族当真有厄运,在您给我们改名之后,也没有厄运了。”

    “呵呵!”巫曦冷笑道。

    “先生,就算你是傅公子的朋友,你也不能够阻止傅公子收妖奴。”金尊大声说道。

    “我阻止了,那又怎么了?”巫曦冷笑道,“傅公子不会收你们这两个下贱妖奴的。”

    金锦求从地上站了起来,挥手,一把很普通的三尺青锋剑出现在他手中。

    “金尊,起来!”金锦求冷冷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先联手把你杀了,再把公子身边的人也杀掉。”

    傅文熙大惊。

    至于青木等人,更是目瞪口呆。

    “你修为不错,但是碰到我们兄弟,就算一对一你也不是对手。”金锦求冷笑道,“我们兄弟联手要杀你,易如反掌。”

    说完之后,他目光落在青木等人身上。

    “别”青木急道,“仙尊,你别急,我劝劝傅公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傅文熙使眼色,傅文熙苦笑,对于修为实力如此强大的金尊、金锦求两人,他只是想要招揽过来。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巫曦这么仇视这两人,甚至认为,这两人连着给他做奴隶的资格都没有。

    “巫曦先生,我知道你是为着傅公子好。”青木一边说着,一边扯过巫曦,低声说道,“但是这世上哪里有厄运之族的说法。”

    青木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

    “带着他们两个出去,真的很掉分。”巫曦摇头道,“可怜我修为下滑得严重,竟然让两个非天族的小妖给欺辱了。”

    青木这边安抚了一番,又去劝说金锦求,陪着笑:“金先生,你看看,傅公子还是想要收下你们的,他都给你们改名了,从此你们都是金匮的人了。”

    “我们不要做金匮的人,我们只要做公子的奴隶。”金尊大声说道,“谁敢阻拦,我就杀掉谁。”

    “成成成,我们都不阻拦。”青木笑道,“别闹。”

    “好!”金尊狠狠的瞪了一眼巫曦,心中盘算着,以后一定要让傅文熙离这人远一点。

    “这……”霍桦插口说道,“金锦求先生,你们非天族当真有厄运之族的说法吗?”

    金锦求走到傅文熙身边,低声说道:“公子,你莫要听信这等谣传。”

    “想来这等说法也不会是空穴来风。”霍桦不理会青木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使眼色,摇头说道,“金先生,我早些年曾经听闻有一法可以驱除厄运,要不,我们试试?”

    “有什么法子能够驱除厄运吗?”青木皱眉问道。

    “那都是后话!”金锦求在傅文熙身边跪下,说道,“公子,请你现在就启动禁器,否则”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这么斜着眼睛看着巫曦和青木等人。

    傅文熙哭笑不得,当即点点头,伸手,扣在金锦求脖子上的铁链上,瞬间,淡淡的铭文印记亮了起来。

    对于金尊,他自然也如法炮制。

    “公子,怎么没有反应?”金锦求等了一会,忍不住皱眉问道,“你不会是哄骗我等吧?”说话的同时,他眸子里面闪过一丝猩红,怒道,“你也嫌弃我等?”

    “没,马上!”傅文熙苦笑,凭着感觉,金锦求对于他也是动了杀机。

    主人嘛,不愿意配合,不如杀掉再找一个?应该就是这样吧?

    傅文熙的话音刚落,虚空中已经构建出一个由铭文形成的囚笼,一道道紫色的电光在囚笼表面闪耀,一道光剑从金锦求的肋下穿透,如此反复……

    金尊那边,自然也是一模一样。

    青木见状,才算略略的松了一口气。

    “傅公子,这就成了?”青木低声问道。

    “没有!”傅文熙摇头道,“禁器启动是一千八百剑,他们两个需要承受完才算成功,以他们的修为,事实上随时都可以破开囚笼。”

    “啊?”青木呆呆的看着他,问道,“也就是说,只要他们不愿意,随时都可以反了你这个主人,那这禁器还有什么用?”

    “现在他们可以,但禁器铭文一旦和他们彻底融合,那就是烙进基因里面,和我们身上的基因桎梏一样,没法子破开了。”傅文熙苦笑道,“我们能够一层层的破开基因桎梏,那是构造我们基因桎梏的监管者不在,任由我们随意折腾。”

    巫曦看了一眼,叹气道:“傅公子,你不应该收下他们,哎……你说,你没事招惹非天族做什么,他们真是厄运之族。”

    “我原本也没有想要招惹他们的,我好端端的在这里采集花粉花蜜,混吃等死过日子,是他们招惹我的。”傅文熙叹气道。

    “你小心点!”巫曦说道。

    “你采什么药,找到了吗?”傅文熙岔开这个话题。

    “找到了,我准备回六号失落地了。”巫曦说道,“本来准备过来蹭饭,现在,我没心情蹭饭了,我看到非天妖族就想要杀光他们。”

    “你这也太地图炮了。”傅文熙笑道,“想来你以前和非天族结仇了?”

    “应该吧!”巫曦说道,“我虽然记忆残缺,但依然很是讨厌这个种族。”

    “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你吃饭,我还需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妖奴。”傅文熙笑道。

    “嗯……”巫曦点头,说道,“你忙完来六号失落地玩玩?”

    “好!”傅文熙爽快的答应着,六号失落地的建设应该是最快的,毕竟天启已经运营建设多年。

    巫曦正欲离开,傅文熙突然转身,愣愣然的看着囚笼中的金锦求,低声骂道:“真够变态。”

    “怎么了?”霍桦小声的问道。

    “他在凝结金丹。”巫曦骂道,“傅公子,我和你说,非天族真的是厄运之族,他们没有主人的情况下是不堪一击,但是一旦他们认主成功,就会非常变态。”

    “巫曦先生,他们是不是有弑杀主人的前科?”霍桦一脸的担忧,说道,“他们修为如此之高,我们又制衡不了他们,一旦他们暴起,伤害公子可怎么办?”

    “他们不认我做这个便宜主人,想要杀我,也是易如反掌。”傅文熙苦笑道,“倒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倒是没有听说他们会弑杀主人。”巫曦说道,“傅公子,反正,一句话你别对他们俩个太好,一天打三顿,管得严实一点,免得他们在外面招惹是非。”

    “好。”傅文熙笑着答应着。

    “他们这个种族,就和菟丝花一样,属于寄生物种。”巫曦气愤的骂道,“一旦攀上主人,就……”

    “算了,不说了,我走了……我要好好修炼,我怎么可以让俩卑贱小妖给要挟了?”巫曦说完,甚至一晃,化作一抹古青铜色,直接消失不见。

    等着巫曦走后,傅文熙再次在椅子上躺下,看着那两个囚笼,轻轻的叹气。

    巫曦这等说法,自然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要么就是巫曦本身和他们有仇,要么就是非天族当真是厄运之族。

    “傅公子?”青木在他身边坐下来,低声问道,“他们这情况是不是和我类似,你这个禁器是不是模仿《西游记》啊?”

    “嗯……就是玉帝惩戒卷帘将军的法子。”傅文熙笑笑。

    “傅公子,你刚才说帮我进入修真境的!”青木赔笑说道,“你看,你现在也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