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富贵养花人 冬雪晚晴

第294章 人品太差

    傅文熙喝完之后感觉回味无穷,有一丝丝灵气缠绕,在全身扩散,很是舒服,所以,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果子,还有吗?再给我一个尝尝?”

    “殿下,这是由十多种果子炼制而成。”朱八戒笑道,“餐前吃上一颗,有助于开胃、消化,就算是多吃一点肉也是无碍的。”

    傅文熙听他这么说,自然不会再问,也不准备再吃了。

    他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特么的,这不是果子,这是丹药。

    野山菌火锅,朱八戒还给他们弄了一点新鲜的羊肉,典型的刷羊肉,众人都吃得很是开心,金锦褶对于朱八戒的手艺更是赞不绝口,尤其是他调配的各种火锅酱料。

    “金先生,等下我让人送你几瓶酱料,就算不吃火锅,平时佐菜也是不错的。”朱八戒笑道。

    “朱先生?”傅文熙想了想,问道,“你刚才那个果子丹,吃了有助于消化、开胃,对吧?”

    “对!”朱八戒点点头。

    “所以,你就变成了猪八戒,这……照着这个吃法,得胖啊!”傅文熙忍不住说道。

    一瞬间,众人都是目瞪口呆。

    傅文熙却是不以为然,说道:“世人皆贪图口舌之欲,我这个老父亲都不能够免俗,天天想法设法的蹭饭,这……如果你还研究出开胃、助消化的果子丹,将来推广推广,我们这个人族修仙界,人人都得是猪八戒啊?”

    末了,他还不忘补充一句:“难怪,你取这个名字,太应景了。”

    朱八戒笑得很是开心,金锦褶和霍桦,还有简烨都笑得很是开心。

    “公子,一般来说,修仙者不会胖的。”霍桦笑道,“体内基因桎梏打开之后,自然就能够控制食物能量的摄取,刚才朱先生的果子丹,只是让您能够摄取食物里面的灵气,不会让你胖。”

    傅文熙听得一愣一愣的,笑道:“也就是说,我可以放心的吃,不会变成胖子?”

    “嗯!”霍桦笑道,“公子,你放心吧,绝对不会变成胖子。”

    “文熙,不是我这个老父亲说你,你看看,你天天这么三餐六饭的吃着,你胖了吗?我看着你最近好像又瘦了,你这衣服明显做大了。”金锦褶吐槽道,“你应该好好养养。”

    “哦?”傅文熙点点头,他知道,他从来都是吃了不长肉的,原本是基因桎梏,导致他从小就是三灾六病,长这么大真不容易。

    现在,基因桎梏倒是破开大半,但是,锁骨链开始隐隐发作,把他折磨得痛苦不堪,就这样,他还指望养肉?吃什么都养不了肉肉。

    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饭后,朱八戒又安排他们在客房歇息。

    但是,傅文熙惦记着去山上才蘑菇,闹着想要去看看蘑菇。

    他说,他只吃过蘑菇,还没有采过蘑菇。

    朱八戒无奈,带着他们上山。

    正常上山有两条路,一东一西。

    朱八戒提出来,霍桦和简烨走西边,他带着傅文熙、金锦褶走东边,理由很简单,分开走,说不准就能够找到一些稀罕的蘑菇。

    扑哦听常见的蘑菇是没有指望的,因为是下午,还没有下雨。

    对于朱八戒的这个提议,众人都没有意见。

    时间是两个小时,看看谁运气好,能够采到蘑菇了。

    当然,傅文熙的运气不太好,朱八戒带着他们四处寻觅,他只在一株白杨树背面,发现了一丛颜色鲜艳之极的蘑菇,兴冲冲的准备采回来。

    结果,朱八戒说,那蘑菇有剧毒,神仙都挡不住,让他不要白费心思了。

    两个小时,一无所获,只能够空手回来。

    傅文熙必须要说,霍桦真的太能够在野外寻找食材了,就这种情况下,他竟然采到了三品白菌灵芝菇和几朵极为罕见的人参菌菇,都是丛林里面罕有的变异菌菇。

    就连着朱八戒,对此都是啧啧称奇不已。

    临走的时候,朱八戒很想留下他们住上几天,明天再去林子里面玩耍。

    但是,无奈金锦褶约战端木樯,不得不回去,朱八戒又拿出直接珍藏的野山菌以及丹药,灵果等物,赠送傅文熙和霍桦、金锦褶,还嘱咐他们,等着过几天再来玩。

    却说简烨带着霍桦、傅文熙和金锦褶走后,金振匆忙从洗手间出来,抓过青木询问,这才得知,简烨竟然带着他们出去玩耍了。

    金振协同端木凤羽、青木等人询问了一下子伺候在此间的次元仿生人,方才知道,这地方并非只有简烨一个寂灭者,在距离不远处,还居住着一个脱困的封印者,两人结拜为兄弟,相互扶持照应。

    现在,简烨带着他们去他兄弟那边玩耍,晚上就会回来,让他们放心。

    甚至,仿生人还说,让他们不要客气,随便玩耍,要什么也只管说。

    中午,端木凤羽带着青木一起去了自家大长老端木樯的房里。

    “大长老,我说了您别生气。”端木凤羽轻轻的叹气,说道,“今晚的比试就取消吧。”

    端木樯闻言,并没有说话。

    “金锦褶虽然受伤,但是,这些日子,他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他修为在金丹中境,甚至更高。”端木凤羽低声说道。

    “不!”青木突然插口说道,“大公子,我发现”

    “你发现什么?”端木凤羽问道。

    “他修为未必不如当初的金兀术。”青木摇头说道,“而且,你们难道不奇怪,为什么金乌失落地的寂灭者叫这个名字?重点就是,他为什么姓金?”

    端木凤羽闻言,忍不住微微皱眉,半晌,他才说道:“青木,你的意思是他从一开始就和金兀术取得联系,并且谈妥了合作?”

    “对,金乌失落地这个名字都是他取的。”青木冷笑道,“他的修为很高,但是,由于傅公子的缘故,他开始装作不敌,后来,他还是只能够装作不敌,否则,这西洋镜就拆穿了。”

    “所以,哪怕他现在受伤,想要斩杀我,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端木樯苦笑道,“我就是气不过啊,凭什么?好好的六号失落地,我们家经营建设多年,因为傅文熙,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现在,九号失落地……”端木樯说道,“大公子,你要知道九号失落地和六号失落地不同啊,它是我们家丹药的根据地,如果丢了……”

    后面的话,他不说,大家也都清楚。

    端木凤羽苦笑,这个事情还真不能够怪傅文熙。

    九号失落地要开发建设,自然也没法子绕过金匮,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准备绕过他们。

    所以,一旦出事,他就直接联系金锦褶,反正,你也不能够只拿红利不做事,他有自己的打算,让金锦褶参与进来,有好处自然是天启和金匮平分,有危险,自然也是天启和金匮平摊。

    这么多年,天启和金匮都是这么玩。

    但是,傅文熙说,他要来玩。

    玩就玩吧,可是,凭什么啊?他要在人世间成立独立的丹药生意?

    就这样,金锦褶还认为,他家大公子吃亏了,矿产生意还要给他争取独立的股份?

    傅文熙有洁癖,众人都知道,丛林里面回来之后,他就洗澡换衣服,把在丛林中跑得脏兮兮的衣服收起来。

    等着他洗澡换衣服出来,霍桦才发现,在他宛如凝脂白玉一般的脸上,有一道浅浅的血痕,应该是树枝刮了一下子。

    在飞行器上,霍桦就开始念叨了

    “金老先生,你说,你能够做个什么事情?”

    “你带着你家美貌的女弟子采摘灵果,结果,你家女弟子就被虫子啃掉了半边脸。”

    “让你带着傅公子采个蘑菇,结果,你蘑菇采不到不算,你还让公子伤了脸?”

    “……”

    金锦褶看着傅文熙脸上那道血痕,他必须要说,这个血痕都没有伤到真表皮,不用任何药物,两天时间就能够痊愈,用药,大概到晚上,傅文熙脸上就看不到伤痕了。

    他都不知道,霍桦纠结什么啊?

    飞行器一路回来,他就念叨了一路。

    下了飞行器之后,端木凤羽过来和他们打招呼,表示端木樯放弃挑战,不打了。

    天启同意傅文熙单独拿矿产的股份,至于股份多少,再谈就是。

    金锦褶闻言,自然明白端木凤羽的想法,这是怕他下手直接斩杀端木樯。

    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修真境筑基期的高手,都是稀有珍贵资源,损失一个就少一个。

    所以,他也不说什么,点头同意着。

    当然,这个事情到此告一段路,晚上继续谈股份就是。

    但是,霍桦却是说道:“金老先生,你的人品真的太差了,你看看,端木长老都懒得挑战你,你说,你在人世间都是怎么混的?”

    “霍桦,你个小兔崽子,老子今天揍不死你丫的。”金锦褶被他念叨了一路,忍了。

    没想到,霍桦竟然能够说出如此不靠谱的话来,金锦褶真的是忍无可忍。

    霍桦一愣,随即昂首挺胸,叫道:“金老头,我被你揍了,我能够吹嘘一辈子,你揍了我,你能够咋点?”

    金锦褶有些傻眼,想了想,他一把抓过旁边的郝仁,说道:“霍桦,别哔哔,让我看看,浦薙仙尊的亲传弟子到底有何能耐,哼!”

    “郝仁,给老子揍他!”金锦褶说着,又对郝仁补充了一句。

    郝仁愣了一下子,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喂喂喂,金老先生,你的意思是让你弟子郝仁挑战我?”霍桦皱眉问道,“是这个意思吗?”

    “就是这个意思。”金锦褶握拳说道,“你主子脸上那么一点点伤,你念叨了老子一路,老子要蹭饭,你每次都叽叽歪歪。卧槽,我告诉你,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霍桦也不在意,反正,他实在没法子理解,金锦褶带着傅文熙在丛林中玩玩,怎么能够、怎么可以让他刮伤了脸?

    这是大事!

    这一次能够刮伤脸,下一次,天知道会如何?所以,他必须要念叨,让他引以为戒,不可以掉以轻心。

    但是,很明显,他一点正视问题的严重性都没有,他还惦记着蹭饭?

    打就打,不怂。

    “金老头,我和你说,你弟子要是赢了我,我让你蹭一辈子的饭。”霍桦直接说道,“并且这一次回去之后,我请你吃饭,照着满汉全席的标准,108个菜给你上齐。”

    金锦褶点头,说道:“我看你小子顺眼一点了,中,就这样说定了。”

    “嗯,我要赢了呢?”霍桦大声问道。

    金锦褶愣了一下子,理论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郝仁已经是修真境中期修为,霍桦才刚刚踏入修真境不久。

    但是,霍桦跟着傅文熙有一段日子了,傅文熙从来都是不安牌理出牌的人,所以,他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说道:“霍桦,如果你能够胜了郝仁,我给你家主子行君臣之礼,三跪九拜,绝不含糊。”

    傅文熙准备回去补个觉,他今天跑去丛林里面踩蘑菇玩儿,没有午睡,早上还起早了,这个点他有点困。

    他从来都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人。

    听得金锦褶这么说的时候,他站住脚步,看了看郝仁,又看了看霍桦,叫道:“既然是挑战,总得慎重一点,晚饭之后再比试,去简先生的擂台上?”

    “好!”金锦褶点头笑道,“傅公子,我提醒你一句哈,霍桦可是人族,你如果直接动用旁门左道提升他灵力修为,会导致他后面的修炼出现大问题,这么一个好苗子,你别毁了。”

    “不会!”傅文熙看了一眼郝仁,说道,“我也想要揍你家的小王八蛋很久了,但是,我总不能够自己动手揍他,也不能让浦薙或者金刚出手,否则,真是以大欺小了。”

    “喂喂喂,傅公子,你什么意思?我们还是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吗?”郝仁不解的问道,“我得罪你了?”

    “若不是你,我的伤早就应该痊愈。”提到这个事情,傅文熙也是一肚子的火气。

    “怎么回事?”金振忙着问道,“金锦褶,你做什么了?”

    “金锦褶,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伤害傅公子的事情?”金振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金锦褶很冤枉,他什么都不知道啊?所以,他忍不住看向郝仁,可是,郝仁也是一头雾水。

    “傅公子,请你明言,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啊?”郝仁忙着说道,“你别坑害我,也别陷害我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