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富贵养花人 冬雪晚晴

第295章 一号失落地惊变

    傅文熙冷笑道:“在六号失落地的时候,你偷偷摸进我的寝宫?”

    郝仁愣愣然的看着他,是的,在六号失落地,他曾经不止一次摸进他的寝宫,他以为,他不知道啊?

    “你平时摸进去就算了,那日,我在卧房午休,你也摸进去?”傅文熙说道,“你进去的时候,我就醒了。”

    郝仁一脸的委屈,说道:“傅公子,我看到你在午休,我就退出去了啊?”

    “对,你跑去我卧房围观了一番,你退出去了?”提到这事,傅文熙气得肝痛,说道,“你要不是金老头的弟子,就算你有次妖王修为,我都杀你,特么的。”

    “对不起!”郝仁苦笑,他一直都以为,他不知道。

    在六号失落地他主要也就是提防提防浦薙仙尊,没有提防过傅文熙,毕竟,他修为不成,一个连着基因桎梏都没有全部打开的人,从来不修炼任何功法秘术,除了会躺着吃,他什么都不会。

    “傅公子,就事情和你的伤有什么关系?”青木不解的问道。

    “我当初出来玩,身边就带着老五和阿大,本来,在外面玩,就不应该带着修真境的高手,老五和阿大都很合适。”傅文熙苦笑道,“但是空蝉大人怕我在外面有事,派了一个筑基初期的高手金安跟随在我身侧。”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边多了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一直跟着我。”

    “他这么跟着我,就和一直跟随在我身边的金安发生了冲突,然后,他把金安杀掉了。”傅文熙说道。

    “他跟着我,跟着就跟着了,可是,他杀了我的人,我就有些生气了,我准备找他聊聊。”

    “但是,他每一次都能够从我的灵识封锁中逃脱。”

    “那天,郝仁这小王八蛋摸进我的卧房,他就生气了,准备截杀郝仁,我在虚空中拦截了他。”

    “我只是准备逼迫他现身,跟他讲讲道理,但他还是从我吞天樊笼的封锁中逃脱了。”傅文熙说道,“我在虚空中硬生生和他拼了一下子,伤上加伤!”

    “所以,当时金兀术闹,我真的”提到这个事情,傅文熙就很想甩金锦褶几巴掌,看看吧,他干的好事。

    “郝仁,你等着!”霍桦气得咬牙切齿,骂道,“你竟然敢摸进我家公子的卧房,你……欺人太甚。”

    金振看着金锦褶,脸色也很不好看。

    “老师说,傅公子不会发现啊?”郝仁都要哭了,他也知道,他不能、也不应该摸进傅文熙的卧房,这行为太过分了。

    但是,特么的,他们老师交代了任务,让他想法子查清楚傅文熙和浦薙仙尊之间的关系,他也很努力好不好?

    金锦褶这个时候,很想一巴掌把这个徒弟拍死算了。

    旁边,张尚儒和王小福都很无语。

    “霍桦,我现在就传你秘术,等下你给我好好揍他!”傅文熙说着,带着霍桦就走。

    郝仁愣愣然的看着金锦褶,问道:“老头,怎么办?我抱着头挨揍吗?”

    张尚儒气得肝痛、胃痛,骂道:“郝仁,你是不是没有长脑仁?”

    “我……”郝仁委屈啊,他开始根本就没有想到傅文熙会是金匮的主君。

    在他心目中,那人就是他们的小师弟,逗着玩玩又怎么着了?

    金锦褶苦笑道:“还比什么,我去向他道歉。”

    说着,他大步跟上傅文熙。

    这个时候,傅文熙已经带着霍桦回到房间,看到他跟着进来,傅文熙笑道:“金老头,我只是想要揍你的弟子,不会想要杀他,你这么担心做什么?”

    “我……”金锦褶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子,说道,“文熙,我们不比了……认输。”

    傅文熙在椅子上坐下来,冲着他比划了一下子,说道:“你过来!”

    金锦褶不明觉厉,走到他面前。

    “金老头,我跟你说,我原本呢,只准备教训教训他,揍他一顿,现在,我有些想要杀他……”傅文熙在他耳畔低声说道。

    “呃?”金锦褶苦笑道,“文熙,别这样,别闹……”

    “我真的生气了!”傅文熙说道,“老头,我管你叫父亲,你把我往死里虐,你自己动手想要杀我不算,你还让人打我?”

    “如今,你为着你弟子,你倒尽心得很?”傅文熙咬牙说道,“老头,我会妒忌,我妒忌了就会管不住自己,哼!”

    “公子,金老头的弟子好像都是只吃饭不干活。”霍桦唯恐天下不乱,故意大声说道。

    金锦褶看了一眼霍桦,半晌,这才慢吞吞的说道:“霍桦,你也是天匮学院的人,也算我弟子?”

    “我又不是你入室弟子,你从来没有传授我功法秘术。”霍桦说道,“金老先生,我原本真的很崇拜你,但是,你教导的弟子,怎么都是傻子啊?”

    “我教导的弟子怎么都是傻子了?”金锦褶很不服气,大声说道,“我原本挺正常的,自从认下傅大公子这个傻儿子之后,我才一路脑残下去,哼!”

    傅文熙再一次被他气到了,他怎么傻了?金兀术那破事,难道怪他不成?

    “文熙,我们好好说,我给你磕头认错,你别没事找我弟子的麻烦。”金锦褶说着,当真就在地上跪下,恭恭敬敬的行礼。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傅文熙突然感觉胸口剧痛,他情不自禁的捂住胸口

    “公子?”霍桦眼见他神色不对,惊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一言未了,傅文熙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

    “金锦……”傅文熙叫道。

    “文熙?”金锦褶也是大惊失色,忙着起身扶住他,叫道,“金振……金……”

    “我没事!”傅文熙摇摇头,伸手搭在金锦褶身上,大声叫道,“金尊,金尊……”

    外面,金振和金尊同事飞扑过来,简烨也跟着走了进来。

    “一号失落地发生了什么事情?金锦求破掉了吞天樊笼……”傅文熙脸色极端不好看。

    “不……不可能……”金尊闻言,跪在地上,摇头说道,“主人,这绝对不可能,我哥哥怎么可能会破掉禁器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