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之下 二目

第一百二十三章 出盐

    经过近一周的暴晒,试验田已经初步展现出了成果。

    夏凡打着赤脚,迈入最下层的结晶池,温热的海水顿时没过了他的脚背。相比上面的蒸发池,这里的海水显得格外浑浊,上面覆有泡沫,下方则反射着刺眼的波光。

    这反光不是来自海水,而是池底薄薄的一层白色晶体所致。

    李公公忍不住弯下腰来,伸手戳了戳泥地,随后放入嘴中,“咸,好咸!这真的是盐!”

    虽然不知这盐粒为何能泡在水中不散,但那苦涩的咸味确实是海盐所独有的特征。老实说当公主殿下拿出一笔钱来实施夏凡的构想时,他还是有所担忧的。倒不是钱的问题,毕竟大部分劳动力都由殿下的部队承担了,实际开销并不算多,他担心的是一旦失败,将会有损公主殿下的威望。

    大家信任的是公主,而非公主找来的方士若是宁婉君因为过于相信此人而导致失败,那么其他人必然会产生公主识人不明的怀疑,钱花了可以再赚,但威望这种无形之物就很难弥补了。

    现在盐田真的晒出了盐,李公公心头的一块巨石总算放了下来。

    他不懂这其中有何技巧,也不想去懂,只要盐池里有盐,哪怕是夏凡自己撒出来的,那也比失败要好。

    人一顺心,连带着看夏凡的模样都顺眼了不少。

    这个小伙子……还挺不错的嘛。

    “夏凡,为什么这盐不融化?”黎提起尾巴,轻越两步走到夏凡身前。

    夏凡的目光立刻从盐转移到了对方的双脚之上。

    在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水池中,一名赤足戏水的少女背影相对、远眺大海,本身就堪称一副完美的画面了。

    盐有什么好看的。

    能比得过狐妖吗?

    “夏凡?”

    “嗯,这个……”见对方回头,他连忙偏开视线,装出正经的模样,“因为水并不能无限度的溶解盐。当它的盐含量到达上限时,再往里面加盐也不会融化了。这也是晒盐和煮盐的原理水越少,能容纳的盐自然也越少。”

    “可是池子里的盐并不多……”

    “确实,”夏凡细心的回答道,“这池子只是为了验证工艺,本身的尺寸太小,加上又是第一池盐,少是正常的。”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不少问题。比如说蒸发池和结晶池的高度可以再压低不少,最好三天能完成一次循环;又比如翻车抽水得靠人力来踩,池子少还好说,等到规模上去了,翻车效率就有点低下了,最好能弄个更方便的抽水装置等等。

    但该池子已经证明了此法能行得通,这无疑是最重要的。

    黎好奇的在池子里踩了两圈,“那以后这盐要如何收集起来?”

    “很简单,跟晒谷子一样。”夏凡笑道,“等它攒得多了,用木铲子一路铲过去就行。”

    堆在池子中一堆又一堆的白色“盐山”,一直是盐场里最壮观的景色。

    “夏凡,你过来一下!”忽然,身后传来的宁婉君的声音。

    周围的人纷纷低头致意,“见过公主殿下。”

    夏凡则注意到对方身旁多了一个陌生面孔。

    同样发现此点的黎连忙转过身去,将尾巴收在背后。

    “介绍一下,这位是工部机造局的主事,墨云。”宁婉君说道,“她很早以前就跟我认识,不算是外人。这次正好经过金霞,所以会在这边待上几天。”

    “而他,就是我说的新晋令部从事,也是你推崇至极的那本书的作者。”

    “夏大人,久仰大名。”墨云拱手道。

    “彼此彼此。”夏凡同样拱手回礼。

    对方微微一愣。

    “顺带一提,他对官僚礼节一窍不通,恰好枢密府又不在乎这一点,所以不必在意他的那些奇怪举动。”宁婉君微微一笑道。

    看得出来,公主的心情颇为不错。

    夏凡好奇的打量了对方一番可以说,墨云是一名绝对不符合这个时代审美的女子,她不仅个高,指节修长,五官也偏挺拔。如果是男子,那自然是适宜无比,但换做女子,评价显然就不会高到哪里去了。

    但换到夏凡的时代,墨云无疑是极有个人特色的漂亮姑娘,有种西域风情的味道,而那一抹梅红色的唇彩,也证明她并不愿把自己当做一名男子。

    “工部原来也会有女官。”夏凡主动拉关系道,“不知墨大人平时都做何研究?”

    “这涉及启国机密,请恕我不便透露。”

    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将天聊死了。

    公主也有些意外,她记得墨云并非一个不善于交际的人。

    “夏大人,我想请教一下,那本关于算术的书……真的是你写的么?”

    尽管早就知道对方年轻,但亲眼见到时墨云仍吃了一惊这个叫夏凡的人未免也太年轻了,看上去几乎和公主相仿。没有经过时间与经验的磨砺,是怎么写出那样严谨又富含逻辑的算术教程的?如果要判断他是否欺世盗名,突破口无疑就在这本书上了。

    “不是。”

    夏凡迅速回答道。

    墨云和公主齐齐愣住,“不是?”

    “对啊,要我编我可编不出来那么多东西,光是回忆就够头痛的了。”

    “那这书是谁写的?”

    “如果我师父没来金霞,我一定会说是师父教我的。可惜……”夏凡无奈的摊手,“我也不知道,总之它一开始就印在我的脑袋中。”

    如果真要掰扯下去,那必然会牵扯到他的来历,因此他索性全推给了神秘学。

    但夏凡没料到的是,公主突然露出了一副果不其然的神情,“原来如此……这倒也能说得通。”

    等下,您这是真信了?

    墨云则觉得匪夷所思,如果对方执意说是自己所写,那她还可以寻找漏洞来让对方自相矛盾,从而令殿下发现真相。可他偏偏一口就将此事抛开,似乎完全不在意“著作者”这份荣誉一般要知道这书只要流传出去,那必定是史上留名之作,官员除了权钱外,不就为留下一个好名声吗?

    更难以理解的是,公主居然还信了!

    这下让她的试探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宁婉君见气氛有点僵硬,主动换了个话题,“对了,盐田的试验结果怎么样了?”

    “情况还算不错,第一批盐已经析出来了,就是量有点少,你要去看看吗?”

    “当然,”宁婉君兴致勃勃道,“这可是金霞城的未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