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之下 二目

第二百八十八章 来访者

    “好了,话题就先聊到这里。”宁千世拍了拍手掌,“一宿未歇,你也应该乏了,先回住所好好休息下吧。等到太子殿下登上皇位,这场大典也算是圆满落幕了。”

    他不想让自己更深入的了解古墓之事,夏凡意识到,永王之墓的重要性恐怕犹在永朝本身的秘密之上。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成了枢密府核心成员,今后需要做些什么?”

    “不是如果,”宁千世纠正道,“你已经是我们认可的核心成员之一了。至于你要做什么……七星六国都有各自的任务,你可以挑你中意的来做。如果你不清楚自己所擅长的事情,也可以询问鹤儿姑娘,她可以帮你算出最优解总之,枢密府目前的最主要目的,便是尽快统合六国,填补世家的权力空白。”

    “喂小子,你不会现在还没下定决心要成为我们的一员吧?”乾朗声笑道,“别看六国虽大,但这百年来术法水平不升反降,海外的威胁可谓越来越大,你总不想看到大陆最终一败涂地吧?”

    “那绝非我辈所愿。只是……变化太快,有些难以适应而已。”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乾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我看好你。”

    夏凡望向其他人,大家的目光中皆有认同与鼓励之意,哪怕是一直绷着脸的云上居士百展,也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如果他没有前往金霞赴任,没有和广平公主共事过,说不定此刻也会生出另一种想法。

    只是夏凡心底清楚,枢密府或许会将重任托付于他,但绝不会像公主那般毫无保留。

    而金霞看着势单力薄,可未来的种子已经种下,这种力量一旦成长起来,迟早会成为一颗无法撼动的苍天大树。

    ……

    回到万景楼,等待近一整天的伙伴立刻围了上来。

    “怎么现在才回来?”黎欺身至他面前道,“明明上午皇宫就被攻陷,解决一个太子用得了那么久?你不会给二皇子的花言巧语迷惑住了,然后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吧?”

    “所以,宁千世篡位成功了么?”洛轻轻关注的重点则是秩序方面,“你不会……也成了这场宫廷政变的发起者吧?”

    “管它是什么,只要安全回来了就成。”千言左右打量了夏凡一番,大概是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现在我们可以打道回金霞了?”

    “回金霞,千知想吃冰了!”

    “喵!”

    猫妖亦加入进来,一时间房间里好不热闹。

    “这事有点复杂,我索性一并说了吧。”夏凡先让众人安静下来,随后接通讯音仪,将自己在皇宫里打听到的情报一股脑告诉给了房里的众人以及远在金霞城的宁婉君。“……差不多就是这样。总之,六国很快就要成为历史,而枢密府作为新王国的核心机关,将在幕后控制一切。”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大概是消息过于惊人,大家仍处在震撼状态。

    过了片刻,宁婉君才回过神来,“所以太子和二皇子一人马上就要登基,一人则是朝廷背后的掌控人?”

    “可以这么认为。”

    “这……怎么可能!”宁婉君的声音有些激动,“他们两个凭什么让启国就此消失?要是连启国都不存在了,我该怎么办?”

    夏凡一时默然,他能理解对方的感受公主复仇的目标是谋害母亲的妃子,而方式是让她们寄予厚望的儿子无缘王座,或是直接把当任者从王座上拉下来。可启国都将要不复存在了,那么启国的王自然也不再是曾经的天子。

    知晓这一切的娘娘们,再面对公主的报复时,只怕也没那么伤痛欲绝了。

    夏凡扫了眼身后的“听众”,朝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家心领神会,很快走出了房间。

    这时他才开口道,“但两人仍站在启国权力的最高点,二皇子的地位甚至比此前的天子只高不低,你大可不必担心复仇没有目标的情况。”

    “可枢密府的目的是统一六国,我原以为……你会支持这番变革。”

    “我当然支持,前提是他们容得下一个金霞城。”夏凡不以为然道,“枢密府显然不想在那些反对者身上多费功夫,直接消灭是最效率的选择,镇守雷州的边军便是其中之一。面对这样的统合,若是放弃自身武装力量,无疑是在把性命交到对方手中。”

    “你说什么?”那边声音突然一震,“陷害边军的幕后黑手是枢密府?”

    “至少太子是亲口这么说的。何况真凶是枢密府的话,一切疑问便说得通了对于他们而言,丢失雷州、肃州,乃至整个西北境都不是什么要紧之事,因为各国在他们眼中已成一体。”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宁婉君的语气陡然阴沉了许多,仿佛是咬牙说出来的一般,“你会回金霞吧?”

    “当然,枢密府对核心人员的限制并没有那么多,等到登基大典结束后,我就会找个借口离开京畿。”

    夏凡从来不喜欢干劝人放弃报仇这种事情,毕竟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如果不是担心洛轻轻身份暴露,导致后续的计划生变,他都想找个机会将对方偷偷带进宫去,让四皇子和洛玉翡直面倾听者的怒火了。

    “夏凡……”那边停顿了下,“谢谢你。”

    这似乎是宁婉君第一次对他说谢谢。

    “客气啥,我们好歹也是同一条船上的蚂不对,应该是坚定的革命伙伴,这点支持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你又在说怪话了。”

    夏凡笑着准备回讯时,走道当头忽然传来了响亮的敲门声。

    接着内屋房门被推开,黎探头朝他示警道,“是枢密府的青剑,周围没有看到辛物的身影!”

    刚从皇宫回来不久,便有高品阶方士登门拜访,而且还不事先通过使者相传?夏凡皱起眉头,“这边有方士来访,晚些时候再聊。”随后他中断传讯,快速将讯音仪收纳起来,确认房间看不出破绽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到门边,“来了。”

    打开厢房大门,外面站着的正是「织锁者」颜箐。

    “原来是你,”他装出略显意外的模样,“莫非二皇子有什么事忘了交代吗?”

    “跟二皇子没什么关系。”颜箐的目光透过他,落在他身后的屋内,“我只是单纯想见一个人。”

    “谁?”夏凡心中已隐然有了答案。

    果然,对方缓声回答道,“那位名叫黎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