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之下 二目

第六百九十二章 动荡之局

    夏凡和黎面面相觑。

    艾梨的全名刚好就叫艾梨.月光.波罗根据精灵的起名法则,他们可以自己选择一个青睐的词语插到姓氏与名字之间,加上一族人通常会有相似的喜好,这个姓波罗的精灵十有八九就是艾梨的族人了。

    “你认为主母在失踪前去了东方?”

    “我确实有这么想过。”公主捋了捋额前的细发,“大部分血族都喜爱修建墓穴,如果她被游记吸引,决定去东方大陆寻找一处合适地点作为墓地,我觉得也不稀奇。但这毕竟只是猜测,主母失踪的时间太长,已远远超过了修建墓穴所需,所以我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直到今天为止。”

    她看向一旁的千言,“既然这位小姐拥有原始血脉,能解开塔留斯设下的封禁,我想或许她的身世或许跟主母不无关系,如此一来,该猜测的可能性便大幅提升了。如今正好有个去东方的机会,说不定能解开主母下落之谜。”

    说到这儿华琳柔声问自己的初拥道,“这样你还要阻止我吗?”

    费莱顿缓缓低下头来,“我知道了。不过请给我几天准备时间,以便做好远行的规划。无论您到哪,我都会为您安排好衬得上公主身份的起居待遇。”

    “你要跟我一起去吗?那永眷银行的事怎么办?”

    “您无需担心,在行动之前我就已经考虑好了牺牲的可能,所以即使没有我,银行也会按预定计划照常运转。”

    暮夜公主感慨道,“三眼先生……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奖励你。”

    “殿下!”费莱顿顿时表露出一副肝脑涂地的表情,“是您赋予了我血脉和身份,您就是我生命的重塑者!能让我守候在您身边,就已经是最大的奖励了!”

    “咳咳……”夏凡忍不住打断这肉麻的主仆之言道,“我没理解错的话,斯迪奇是血族血脉的源头吧?怎么她失踪了感觉都没几个人在意的?”

    “这就是外人对我们的误解之处了。”费莱顿神色一收,又变回了那个彬彬有礼的银行大亨,“开辟墓穴并亲自体验长眠是一项极具品味的事情,过多关注反而是失礼之举。但不得不承认,长眠过程中确实容易出现意外,比如曾经的奥雷卡亲王就将墓穴修建在珊瑚海中,结果因为一场地震导致墓穴开裂、海水灌入,直到渔民发现漂浮上来的锦缎丝绸,其后裔才发现亲王已葬身大海。总得来说,历史记载里很少会有高阶血族的死亡记录,下落不明才是普遍的情况。”

    夏凡不禁抽了抽嘴角。

    还真有点死得随机那意味了。

    也许等到大基建时代到来,从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挖出稀奇古怪的血族标本,会成为基建业的一大常态。

    “既然如此,那我代表广平公主提前向二位表示欢迎,届时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金霞也会尽可能给予协助。”夏凡站起身来,对两人拱拱手,接着离开了船舱。

    回到艉楼后,他才朝千言问道,“关于斯迪奇血脉的事,你怎么看?”

    “我说过,我并不在意自己的血缘来自何处。”千言一如既往的耸肩道,“如果有机会得知,我也不会抗拒真相。只是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对我有任何影响,所以在是否要帮她这件事上,你无需询问我的意见。相较于此,我倒更在意另一件事情”

    她上前捏了捏夏凡的胳膊,又盯着他的脸庞打量了一会儿,“你现在还算人类吗?”

    “咳”后者差点没被口水呛到,“我怎么就不算人了?”

    “人可长不出那种翅膀。现在你该跟我们说说,登龙塔里发生的事情了吧?”

    “嗯嗯!”黎也连忙附和道。

    看得出来,她对这个疑问憋了很久了。

    “倒不是不能说,只是有些地方我也没想明白。”夏凡找了张椅子坐下,将白天经历的事情完整讲述了一遍,“毫无疑问那不是一座普通的石塔。石砌外表只是掩饰,它本质上恐怕算是一类巨型法器。至于登龙塔为何要把这些信息塞进我的脑袋里,我暂时也猜不到理由。要说当时高塔意识到自己危在旦夕,那塔克西丝也应该是比我更好的选择。”

    “所以……你现在也能变出耳朵和尾巴来?”黎两眼发光道。

    “应该不难。”夏凡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呃,你想干嘛?”

    “变出来给我揉一揉。”

    “为什么?”

    “这有什么好问的,你不经常揉我的尾巴吗?”

    千言看向夏凡的眼神略微有了变化。

    “那不一样吧……”

    “没什么不一样的,都是为了研究啊。”黎双手抱胸,“难道你摸我尾巴时还有其他缘由不成?”

    “我看天色不早了……马上就到晚饭时间,要不下次吧……”

    “不行,坎术归丑定身!”

    千言暗叹口气,转身关上了房门。

    ……

    接下来的几天里,白沙号不停往返于蔚蓝堡和希拉城郊野之间,将那些滞留在野外的民众运送回安置地。

    不经意间,夏凡发现人们看向他的目光跟之前变得不太一样起来。

    有时候他登上船头时,会收到人们自发的抚胸礼。

    甚至他偶尔还能听到关于始祖龙神的低声议论。

    为了避免误会,夏凡特意表明过自己并非什么龙神,但这样的流言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有了越传越广的趋势。

    教会则把精力都用在了稳定人心上。圣翼群岛的南疆舰队从守望岛开出,云集于蔚蓝堡近海区域,近五十艘主力舰的规模在海面上组成了一道壮丽的白色屏障,在失去神明的日子里,强大的武力将暂时成为新的“信仰”。

    蔚蓝堡领主对于王都难民也做了最大程度的收留之前的海啸对城市造成了极大破坏,正好需要人力来复兴领地,双方算是一拍即合。何况克利夫兰伯爵本身也是龙裔,自然不希望看到法师塔一家独大的情况出现。

    但群岛国北部地区就没那么顺利了。

    从阿雷克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北方已经有两地发生了暴动,带头者是当地豪商与星辰塔结社组织,他们要求驱逐教会势力,并严查所有龙裔。当地领主不是没有采取镇压措施,可谁都清楚这些反对者的幕后支持人是谁。失去神术后,法塔拥有了和龙裔贵族正面掰腕的资格,小地方的领主在缺乏教会支援的情况下,很难与数量众多的拥魔者抗衡,失去领地的掌控权已是迟早之事。

    一时间各地领主纷纷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