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之下(天道方程式) 二目

第八百二十三章 书店与书

    “人造生命体?你们在说什么?”墨云满脸疑惑道。

    “不,没什么。”夏凡跳过这个话题道,“明天就是出发日,可惜除开朱雀外,其他机关兽来不及接受改造了。”

    “这倒不是大问题,”墨云耸耸肩,“只要你们能拿下一处港口,后续的补给就能源源不断的送往邪马。”

    在内河航运中累积下大量经验后,机造局已能建造用来跨越海峡的简易货船。而海军训练也培养了一批初出茅庐的远洋水手,暂不说是否能承担起海战之责,驾驭货船还是绰绰有余的。

    次日,诺亚树舟缓缓离开金霞东岸,像往常一样朝着大海深处驶去。

    由于战略保密需要,队伍的整备集结过程都进行了必要的伪装与遮掩,例如机关兽全部用木箱装运,士兵则打扮成渔民登船,因此鲜有人知道,这一回诺亚号的目的地不是渔场,而是海对面的邪马之岛。

    树舟内部不仅搭载了全副武装的金霞一师,还有大半枢密部的精锐方士。而乾与颜箐、独叶泷等人,则作为镇守者留在金霞,监视着七星的一举一动。

    霸王行动就在这悄无声息的气氛中正式拉开帷幕。

    ……

    金霞城的民众对即将爆发的战争毫不知情。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今日又是平和自在的一天,市场区早早就挤满了来挑选上等鱼获的商人,茶楼、餐馆中也不乏居民光顾许多迁移者自从在金霞定居一段时间后便会惊讶的发现,他们不必像过去那样,一天到晚都在操心往后的生活。无论是港口码头提供的工作也好、街边店铺客栈招募的小工也罢,都遵循着事务局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而这个标准的薪酬只要肯努力干,他们每周都能存下不少钱来。除开填饱肚子的必要食物外,这些钱还能让他们追求一下生存之外的东西,例如美味的茶点和新款的衣服。

    人们讨论的话题也不再是官府收租多少,今年会不会有大灾或劳役之类,而是渐渐变成了在哪工作、工资多少、有没有福利之类。若是能说一句自己在事务局任职,则定会招来一阵羡慕之声。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过得越来越好。

    凤鸣书店的张掌柜就是个例外。

    “今天看来又没什么人来啊。”店小二懒洋洋的靠坐在店铺门边,捧着一手瓜子边嗑边说道,“张叔,要不今天就打烊吧,我也好出去逛一逛。”

    “打烊,你就知道打烊!”张掌柜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这家伙也姓张,名远,算是自己的远房侄子,所以才会如此没大没小。不过让他做小二的优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自己不用再付一份薪水,只用包吃包住就行。

    说到薪水,张掌柜便不由自主的觉得一阵肉痛。事务局先是大举推行新型纸钞,接着又规定金霞城招工薪水不得低于五百每月,凡是有违反者,只要向事务局举报,就会处以十倍以上罚款。五百折算成银两可不是个小数目,以前只要几十枚铜板和白米粥就能应付的薪酬,现在却需要几两银子,这差价对正在走下坡路的凤鸣书店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我要是关门大吉了,你吃个啥?还当街嗑瓜子,你知不知道这是家书店?书店讲究一个风雅格调,你这副模样又怎么会有人来光顾?”

    “得了吧,大家都知道,是你卖的书根本没人看了,我就算在店门口焚香诵经都没用。”张远撇撇嘴,“叔还是早点关门吧,我也好去港口某个营生。赚得多不说,还能享受官府的扶持,不比当个店小二要好?”

    “你……反了反了!”张掌柜连连跺脚。

    张远叹了口气,这样的争执早已不是第一次,“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叔,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当初你没有加入学堂供书商一方,就注定会被斗倒。毕竟民不与官斗,你赢不了他们的。”

    张掌柜心里一纠。

    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话语。

    然而他也知道,对方说的都是事实。如今要问金霞城最畅销的印刷品是什么,那无疑是申金周报,其次则是学堂课本。至于什么古经记要啦、诗文典籍啦,短短几个月下来便已变得无人问津,就连书店以前最红火的生意读书人自费印刷的、在聚会上写下的诗集,现在也都不见踪影。

    当初事务局也曾邀请过凤鸣书店参与过供应商谈判,但张掌柜听到需要缴纳一大笔保证金,以及事务局会获得书店一部分股份时,他最终没有签下那张协议。这家店算是他继承的张家祖业,岂可在自己手中拱手让人?

    当然,对战局的判断也是他最大的失误之一。

    张掌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广平公主不仅在申州站稳了脚跟,还彻底推翻了原有官府,令事务局成为了新的掌权衙门。

    老旧的书买不出去,新书的印刷与售卖也轮不到他,凤鸣书店便成了金霞这蒸蒸气象中的异类。

    “我知道叔你舍不得,但长痛不如短痛。”张远劝道,“书店最主要的营生是印刷,可你后面的印坊都两个月没开工过了,莫非还指望有一日能翻身?除非公主殿下倒台唔”

    他还没说完,便被掌柜扑过来捂住了嘴巴。

    “你小子想找死可别连累我!”

    “咳咳……”张远挣脱出来,“我就是用它来形容此事不可能。叔你把这几件房间整顿下,做个小餐馆其实挺好的。只要屋子在,干啥不是继承祖业?”

    这话说得掌柜也有些犹豫了。

    餐饮确实是金霞城近期最红火的生意,哪怕是烤饼汤面做得好,都能吸引来大批愿意掏钱的客人。

    就在这时,前院外传来了一阵拍打声,似乎有人正在敲击书店的门匾。

    难道是有客人上门?

    可为什么他不直接进来?

    顾不得多想,掌柜推了侄子一把,“快去看看。”自己则整理好衣裳,装作好整以暇的模样坐回到柜台前。

    片刻之后,张远摸着脑袋从街上走了回来。

    他的身边并没有第二个人跟着,但手中却多了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