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女学霸 太白猫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大早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林帆一只手拿着盛满水的水杯,另一只手大臂一挥,认真地说道:“我不可能被赶出来的叔你一个人待着吧,我我先上去了。”

    “再见!”

    说完,

    林帆直接跑了,留下柳钟涛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脸上写满了对女婿的怨恨。

    轻轻地推开房门,林帆笑呵呵地说道:“宝贝水来了。”

    “”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柳云儿撑起身子,一脸恼怒地说道:“就倒一杯水的功夫,竟然足足去了五分钟的时间,你是不是去干什么坏事情了?”

    “嘿嘿”

    “怎么可能就算是去干坏事,也不可能是五分钟吧?”林帆一脸傲娇地说道:“我这个人一个小时起步!”

    柳云儿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但也不想去多想什么,拿到水杯后喝了一口,然后和林帆一起钻进了被窝里。

    这时,

    林帆对怀里的大妖精说道:“对了刚刚我下楼,看到了你爸睡在沙发上。”

    “嗯”

    “也就睡个一两天而已,最多不超过一周。”柳云儿淡然地说道:“我妈看起来对老爸很凶,实际上对老爸特别特别好,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人。”

    “是吗?”

    林帆点点头,把怀中的大妖精抱得更加紧了,问道:“话说我的那块宝玑手表,还有宝马摩托车,都是你爸的吗?”

    “”

    “他跟你说了?”柳云儿诧异地问道。

    “没有。”

    “我感觉不对劲因为你爸看到手表后,那表情比吃了一吞屎难受。”林帆解释道:“我当初以为他这是嫉妒呢,现在想想那是心痛的模样。”

    说到这里,

    林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以后不能有你这样的女儿。”

    “我怎么了?”柳云儿气得够呛,愤怒地说道:“我一心向着你,你竟然还嫌弃我来了。”

    “嘿嘿!”

    “你这样我当然喜欢了,但我女儿不能像你这样的。”林帆贱兮兮地说道:“对了你爸办公室还有不少茶叶和香烟,要不帮我去要要来?”

    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自己去要!”

    “唉”

    “我去要怕他不给我啊。”林帆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还是你去要吧,你是他女儿,只要你开口肯定会给你。”

    “”

    “那可是我爸啊!”柳云儿气得拧了一下林帆,怒道:“你让我去坑我爸你怎么想的?”

    林帆笑了笑,轻轻地凑近柳云儿的脸部?然后亲了一下?温柔地说道:“宝贝帮我去要一点嘛。”

    柳云儿略带一丝羞涩地白了眼,轻声地说道:“那那我去拿一点?事先说明我只拿一点点。”

    “嗯!”

    “拿最贵的最好的!”林帆认真地说道。

    话落?

    林帆感觉到自己大腿传来了一股疼痛。更新最快 手机端::

    “气死我了!”

    “自从和你在一起后,我发现我自己成了一个骗子加强盗。”柳云儿满脸恼怒地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施展了什么魔法?”

    “怎么可能。”

    林帆又亲了一下大妖精的脸颊?满脸深情地说道:“宝贝这可能是爱情的力量吧。”

    “哼!”

    “就你嘴巴甜!”柳云儿的脑袋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默默地说道:“笨蛋如果未来我们都老了?而我又比你走得早?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想着寻死实在不行就找个老伴。”

    其实,

    这个问题非常好回答,林帆从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失误?然而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林帆的大脑犯糊涂了,可能是因为云儿身上太香了,把他给熏傻了。

    “”

    “云儿我想找个年轻的可以吗?”林帆认真地问道

    楼下客厅,

    柳钟涛正躺在沙发上看新闻,其实他就喜欢了睡沙发的感觉?反正一个月总有七八天都是躺在沙发上。

    突然,

    他听到楼上传来了动静。

    “滚!”

    “赶紧给我出去!”

    听着这声音?

    柳钟涛愣了一下,撑起身子往楼上看去。

    “谁让你去客房的?”

    “我让你去客厅的沙发!”

    这时?

    柳钟涛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看来自己的女婿也被赶出来了。

    “这是你的被子!”

    “赶紧抱着你的被子?去楼下的沙发!”

    紧接着?

    便听到了锁门声?然后又是一记重重的关门声。

    不久,

    柳钟涛看到自己的女婿,抱着一床被子,慢慢悠悠地走下了楼梯,翁婿俩相距很远的距离对视而望,彼此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内心想法,林帆有点悲伤,而柳钟涛有点愉悦。

    “叔”

    “我来陪你了。”林帆尴尬地说道。

    “呵呵”

    “我就说嘛,你肯定会下来的,那时候你还不服气。”柳钟涛笑着说道:“那什么你睡那个小沙发吧。”

    “哦”

    林帆无奈地走上了小沙发上,然后横着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这时客厅的气氛有些寂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此时,

    林帆看了一眼大沙发上躺着很舒服的柳钟涛,顿时心里有点不平衡了,说道:“叔你睡得着吗?”

    “睡不着。”

    “不然我也不会玩着手机了。”柳钟涛淡然地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吗?”林帆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柳钟涛随意地问道。

    林帆抿了抿嘴,严肃地说道:“因为你女婿我睡得是小沙发,这你还能睡着吗?当然睡不着了。”

    “”

    “想换?”柳钟涛没好气地说道:“门都没有!”

    “唉”

    遭到了拒绝后的林帆,深深地叹了口气,重新拿起手机开始刷微博。

    玩着玩着,

    翁婿俩开始交流心得,比如什么酒好喝,什么浴池泡着舒服,哪家店的技术按摩手法最好。

    “叔?”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喝酒,总是喜欢点花生米?”林帆好奇地问道。

    “不懂了吧?”

    “这里面是有学问的。”柳钟涛笑着说道:“花生米这玩意是判断对方酒量最好的东西,一开始大家都是用筷子,但到了后面如果你已经再抓了,而对方还在用筷子,说明你的酒量比对方差。”

    “噢!”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林帆恍然大悟道:“有道理。”

    忽然,

    夏梅芳踩着拖鞋就下来了。

    紧接着,

    她便看到了老公和女婿,各自躺在沙发上睡觉,不由愣了一下。

    “小林?”

    “你你怎么也在沙发上?”夏梅芳迷茫地问道。

    “啊?”

    “呃出现了一点意外。”林帆无奈地说道。

    “”

    夏梅芳沉思了一下,大概猜到了为什么,估计是偷偷溜进了小云的房间,然后这小子又把女儿给惹毛了,直接被赶了出来,然后客房又被女儿给反锁。

    唉

    算了,

    这是女儿和女婿之间的事情,自己也不好插手什么。

    不能剥夺女儿教育自己老公的权力。

    “唉!”

    “钟涛!”

    “你看到小林躺在小沙发上,你好意思继续在大沙发上躺着吗?”夏梅芳没好气地说道:“而且小林腰不好,你赶紧和他换一下。”

    柳钟涛愣住了,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吱吱呜呜地说道:“我这”

    “什么我不我的,这不这的。”

    “让你换就换。”

    最终,

    林帆如愿睡上了大沙发,不得不说大的就是舒服。

    “你们两人好好的,别再闹了。”夏梅芳说道:“我先上楼去了。”

    看着夏梅芳上楼了,柳钟涛把目光重新放回了林帆身上,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哀怨

    翌日,

    柳云儿还躺在床上,结果一通电话直接吵醒了。

    “小云儿?”

    “今天中午十二点,到机场来接我们一下。”来电者是宋雨溪,此时她的语气有点轻快。

    “”

    “没空!”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自己坐出租车。”

    “别呀!”

    “我给你买了礼物。”宋雨溪笑着说道:“别忘了中午十二点。”

    啪,

    直接挂断。

    柳云儿看着手机,发现此时已经七点了,不由伸了一个懒腰,穿上自己的衣裤,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下楼,

    到了客厅,

    便看到林帆正躺在沙发上,正呼呼大睡。

    悄悄地走到他的身边,看着林大猪蹄子突然埋藏着内心深处的调皮,突然涌了出来。

    之后,

    大妖精捏住了林帆的鼻子。

    片刻后,

    林帆醒了睁开眼睛后便看到柳云儿那绝美的容颜,想都没想一下将这只妖精给拽了进来。

    “哎呦”

    “你要死啊!”

    “万一我爸妈发现了怎么办?”

    虽然嘴上说着强硬的话,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缩到了林帆的怀里。

    “嘿嘿”

    “这样岂不是更加刺激?”林帆笑嘻嘻地说道。

    “白痴!”

    柳云儿白了一眼,默默地问道:“我爸呢?”

    “不知道啊。”

    “可能去去买早饭了吧?”林帆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悄悄伸到了大妖精的屁屁。

    顿时,

    柳云儿浑身颤抖了一下,俊美的脸庞瞬间就红透了。

    “又欺负我!”

    “我我咬死你!”柳云儿发起了反击,一下就咬住了林帆的肩膀。

    然而,

    就在这时,

    夏梅芳已经走出房门,不紧不慢地下楼,随后便看到了沙发上,女儿和女婿竟然抱在一起。

    此刻,

    林帆也发现了站在楼梯口,满脸惊恐的丈母娘,一时间他愣住了。

    “终于摸够了?”

    “你个死鬼一早上就开摸!”柳云儿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正满脸羞怒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