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越狱笔记 雪儿格格

第二百四章:大结局

    就在此时,曹爷伸手从怀中掏出来一个不大的镜子,朝着周易笑了一下,随后直接丢向裂隙的位置,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整个裂隙被重新撕开。

    黑压压的一片人,潮水般涌入,为首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身铠甲,直接落到周易面前,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

    一种熟悉感,让周易死死盯着此人,他是谁已经不用别人介绍,周易知道这就是乌雨,曾经是石蛋蛋最好的朋友。

    “久衍是你吗?”

    乌雨眼睛盯着周易,目光中带着希翼和兴奋,似乎多年未见的老友相逢一般,周易见他要冲上来,退后了两步。

    黑豹和瓦尔德内他们全都撤离到周易身后,对于突然的变故,一个个有些不知所措,只有苏菲亚猜到,这个人应该是猎人族的族长,费尽心机弄了这么大的阵仗,难道是为了朋友相认?

    不可能!

    苏菲亚扯了扯黑豹的衣袖,压低声音说道:

    “抓紧传送你们两个基地的人过来,这恐怕是一场恶仗!”

    黑豹瞥了一眼艾维.金和瓦尔德内,他们二人直接点头,艾维.金点开操控盘,直接向时空城发出求救信号。

    不过点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回信,他慌了。

    “难道这里被屏蔽了?”

    苏菲亚也发现了异常,这里根本无法联系外界,刚刚他们能进来,但这会儿谁都无法进出,这里已经被屏蔽,隔绝在一切世界之外。

    “看来,他们没想让我们活着出去!”

    黑豹啐了一口。

    “看来时空城和主脑故意让我们来送死的,不过周易到底是谁?为什么引来了乌雨?”

    苏菲亚没回答,一挥手,将身上的炸弹还有很多武器丢在地上。

    “不想死就参战!”

    说完,第一个冲到周易身后。

    周易看向一脸激动的乌雨,此刻很多事都想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个局,引自己过来才是最重要的,可能主脑也参与了。

    毕竟最不想自己活着,活着说不希望石蛋蛋复活的,就是他们两个,现在的世界,他们可以长生,可一旦石蛋蛋真正复活苏醒,那么势必这些任务世界都被石蛋蛋封闭,将人类送回地球。

    周易垂眸,脸上带着笑意,看向乌雨身后黑压压的那些人,一个曹爷都让他们头疼,这么多人,今天真不知道能否活着了。

    “叙旧就算了,费尽周折将我困到此地,到底什么意思,你直接说好了,至于我是不是久衍,今天你都不能放过我。”

    乌雨笑了,笑得很开心,过了好久才抬起头,看向一脸淡然的周易,微微颔首。

    “说的也是,动手吧,见这些人斩杀干净!”

    一瞬间后面的人直接冲了上来,还未到达周易面前,一阵狂风大作,裂隙边缘的那些巨石被夹杂着朝着乌雨身后的人群席卷而去。

    惨叫声此起彼伏,随后一阵木箭雨随着一起落下,期间还有星星点点的火球和水针。

    见到这一幕,捏着灵石不断恢复的艾维.金和黑豹他们,也不管恢复了,这叫趁你病要你命,苏菲亚直接纵身而起,率先冲了过去。

    各种术法一起朝着猎人族的人们丢去,血飞溅的到处都是,甚至掺杂了残肢,郑酒跪在地上,高高举起带着戒指的右手,两行血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唇边也都是血。

    刚刚这一切,都是他操控的,周易没想到郑酒的爆发力竟然如此巨大,看来是那枚戒指被激活了。

    胖子赶紧跑过去,将郑酒扶起来拽回周易身后,此时郑酒已经奄奄一息,不过还是死死盯着乌酒。

    乌酒看着这一切,想要去救已经来不及了,曹爷咬着牙拎着长刀,不断戳地。

    “好歹毒的心思,当年放你一条生路,是我的错,今天一起清算吧!”

    周易笑了,说得好像多么正义凌然。

    “放过?当年在海啸世界,好像是我放你一马,不然你早就被黑豹所杀,至于后来追杀我们,你不是畏首畏尾,至于错失良机,所以最没有说放过的就是你,因为你不配!”

    曹爷怒了,挥动长刀朝着周易扑过来,没用周易动手,苏菲亚直接迎着冲上去,火球里面裹挟着风刀,一瞬间将曹爷围在当中。

    残余的猎人族鹰卫见曹爷冲上来,一个个疯了似得围攻过来,叶青一扬手,一张网出现在掌心,将这些人笼罩起来,随后也加入战斗。

    胖子和程志放下郑酒,地刺泥沼木箭全都迎了上来,塔克斯挥动双刀不断游走在人群中,偷袭刺杀不断的手。

    黑豹和艾维.金也投入战斗,只是瓦尔德内站在一侧,他将手中的灵石已经吸收干净,瞥了一眼周易,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叹息一声驱动轮椅冲了过去。

    此刻,就剩下周易和乌雨站在石头上没有动,乌雨看了一眼下方的战局,自己带来的人已经死了大半,刚刚劈开的时空裂隙也不断收缩。

    长长的一声叹息,乌雨的目光看向裂隙,最后落在周易身上。

    “这不是你要建造的世界,难道就这么毁掉?”

    周易此刻垂着头,缓缓抬眼,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了。

    “我做的是游戏,你却当成人生,他也一样,这不是我要的,活这么久你还没活够?”

    乌雨笑了,脸上多了一丝苦涩。

    “有时候,选择只能做一次,当你做了这个选择之后,无论当年是对是错都不重要,因为后面的人会推着你朝着这个方向走,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我只能说我不后悔这个选择。”

    “你知道他当年要对我动手?”

    乌雨沉默良久,最后微微点头。

    “是我知道,不过我默认了,没有阻止,不过我没想封闭家园,没想让人类当做奴隶,成为牲畜一样被他饲养,利用人类的思维营造出一个个系统人,活在一个个任务世界,这不是我能阻止的。”

    “但是你在这样的争夺中,活的很开心,不是吗?”

    乌雨点点头,这一切他不否认。

    “我活得够久了,不过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你不该回来,即便回来也不该阻止这一切,难道你要开启地球,让所有人回到现实世界?”

    周易抬起左手,一片水雾出现在掌心,朝着那处裂隙丢去。

    “为什么不呢?”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硕大的裂隙被这些水雾覆盖,而且水雾的面积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掩盖,随着水雾散去,整个裂隙直接被冰封起来,之前的裂隙完全消失。

    乌雨侧头看向周易,手中已经多了一枚权杖,周易微微蹙眉,这权杖他见过一只一样的,是在时空城,难道

    “呵呵,果然没想到你自己玩儿的很快乐,一人分饰两个角色,玩儿的很开心吗?”

    乌雨的权杖朝着周易砸下来,周易抬手直接擎住,盯着乌雨的眼睛,仔细分辨,还是能看到时空城主的影子,只是不知道哪个劳拉博士在哪儿?

    “看来劳拉没有影响你,更没有改变你的目地。”

    乌雨目光阴沉,脸上带着狠厉。

    “是的,我杀了她,发现这个秘密怎么能活?”

    苏菲亚听着一切,一分心,被曹爷砍刀肩头一刀,闪身摔在一侧,盯着乌雨,脸上带着难以置信,这个人竟然是时空城主,时空城主和猎人族族长都是一个人?

    这样的震惊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那个对待自己仿佛母亲一般的劳拉,发现了这个秘密劝导他,竟然被杀了。

    “你杀了她?”

    乌雨没回答,周易纵身朝着乌雨而去,乌雨手一扬,仿佛熔岩一样的火线朝着周易飞扑而来,苏菲亚纵身而起,挡在周易面前。

    那些火,仿佛活了一般,直接吸入苏菲亚身体内,苏菲亚死死盯着乌雨。

    “杀了她,还用她的术法,你真卑鄙!”

    周易推开苏菲亚,水针冰箭已经将乌雨包围,乌雨呲笑了一声。

    “你太天真了,当年我能联合主脑控制你,现在你还不如当年,难道你还能奈我何?”

    周易没说话,手腕一翻,十几颗闪亮的灵石出现在掌心,随着周易的动作,瞬间这些灵石被捏成粉末,随着水针和冰锥纷纷朝着乌雨飞去,几乎片刻之间,直接将乌雨包围。

    周易抬起双手,纵身朝着这一团飞去,快速围绕着这一团不断旋转,一个人形的冰块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一个假山大小的冰块。

    再度翻手,周易开始念着口诀压缩这片空间,整个冰块不断紧缩,不过无法碎裂。

    周易翻手抓出一块玉佩,这是五行墓老宗主留给他的宗主令,之前一直觉得这里面有玄机,此刻他一瞬间似乎明白这东西是什么了,用力捏着宗主令,抬手一撕,身上的衣袍都被扯碎,赤裸上神悬空飞起。

    微微闭上眼睛,老宗主临死之前的那个降魔阵已经在脑海中闪现,手腕一扬宗主令带着一道光,直接飞到巨大冰块的上方,啪一下黏贴在上面。

    周易手持匕首,割开自己的手掌,血瞬间流下来,蘸着自己的鲜血,周易在虚空中绘制出六芒星阵法,随着最后一笔形成,整个阵法闪着光直接飞了起来。

    叶青疯了一样冲过来,朝着周易不断摇头。

    “宗主不要啊,不要启动降魔阵!”

    苏菲亚看着周易,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怒吼一声朝着曹爷一顿猛攻,在程志困住他片刻,一个火球洞穿了曹爷的身体。

    苏菲亚也飘落在叶青身侧,一把将叶青扶起来。

    “这是他的选择,你要是信任他,尊重他,就看着!”

    叶青知道,最难受的不是自己,而是苏菲亚,咬着唇颤抖着站起来。

    此刻,周易身侧似乎一切声音都屏蔽了,随着他的手缓缓抬起,那个六芒星阵法直接笼罩在他和那块巨型冰块的上方。

    “以我之魂,震慑妖人,降魔阵动,万魔皆无!尘归尘土归土,消杀殆尽,灭!”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耀眼的白光似乎在狭小的空间爆裂,周围的人全都抬手挡着眼睛,因为这光芒让你什么都看不见。

    随后是一阵爆裂声,巨大的冰山没了。

    周易仿佛一片落叶,从上空飞落,苏菲亚纵身而起,将周易接住,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一丝气息。

    叶青、胖子、程志、郑酒所有人都冲了过来,看着浑身是血的周易,全都疯了一样在后面呼喊。

    “宗主!”

    “老大!”

    “先生!”

    “周易你不能死!”

    这些人的身影渐渐飘远,看着这些熟悉的人,抱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吼叫,周易不断呼喊,可是他们仿佛什么都听不到,而周易和这些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堵无形的墙。

    就在此时,耳边一个声音响起。

    “听不到的!”

    周易猛的回头,看到身侧石头上坐着一个人,他刚要叫石蛋蛋,不过瞬间停止了动作。

    “你不是久衍!”

    没有怀疑,没有犹豫,就这样直接下了断言,那人笑了,缓缓站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久衍,不过这个名字我用了二百年了,可更多的人,还是叫我主脑。”

    周易盯着主脑,似乎想从他的身上看出来一些什么,可最后放弃了,因为脚下还有周围都限制了周易的神识探索,这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眼前这个人,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投影。

    想到石蛋蛋被关押起来很多年,周易眯起眼,看来眼前也遇到一样的境地了。

    “想将我关起来?不对,如若想一直关着,你不会将石蛋蛋放出去,一个如此封闭的空间,不是你主动开启,没人能逃离。”

    说到这里,周易愣住了,是的刚才分析的才是关键问题,当年主脑可以轻而易举,将石蛋蛋关押起来,自然是严防死守,这样低级的错误不会在他身上发生。

    如若石蛋蛋逃出去,即便是让自己分裂成诸多碎块,隐藏在小世界,也不会如此容易,能这样做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主脑故意的。

    可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主脑不是掌控这个世界?

    即便表面上跟猎人族纷争不断,还让乌雨做时空城主,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主脑看向周易,微微带着笑意。

    “看来你的问题很多啊,还没想明白缘由是吗?”

    周易的脑子飞快运转,一个拥有一切统治权的人,还缺什么?

    总不会是男人的快乐吧?

    等等,和乌雨比,主脑最缺的是孩子子嗣,是这个原因嘛?

    主脑摇摇头,看来这个也不对。

    “我也不知道我是你,还是你是我,毕竟我已经将自己活成你的样子,说起来很好笑是吧,不过当我得到一切的时候,当一切世界掌控在我手中的时候。

    渐渐的我发现,这个世界这一切人类,在不断的走向消亡,我原本以为是寄养系统的问题,派人查了才发现不是这样。

    你听过沙丁鱼和鲨鱼的理论吧,在人类长期被统治,少了竞争,少了反抗,人类的智力、繁衍能力、还有创造力,在不断衰退。

    我计算过,按照这个衰减的速度计算,用不了五十年,所有世界都将消失,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终结,这不是我要的。

    因为这个,才设立了所谓的时空城和忘丘山,不过进行相应的实验,果然这里的人,创造力还有智力、繁衍能力都没有问题。

    所以我将你放出来,我知道只有人类统治的世界,才不会出现这样的衰减,整个真实世界才不会崩塌,之后你我合二为一,我还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看着一脸疯狂的主脑,周易不知道该说什么,下一步该怎样了?

    他夺舍吗?

    替代自己活下去?

    不过刚刚石蛋蛋封印了乌雨,随后启动降魔阵进行消杀,可自己在这里那石蛋蛋去哪儿了?

    主脑转身看向周易,对于周易的走神,他只是叹息一声。

    “看来你还没明白,你和他不过是一个人,他只是你的一部分意识,他融入你的思维,才代表你的觉醒。”

    周易摆摆手。

    “这些没什么意义,既然我被困在这里,你说下一步吧,你已经成功了,你想要怎么样,替代我吗?”

    主脑笑了,微微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没想到你能凑齐这五个世界拼图,我以为我藏得很好。”

    周易懒得吐槽,这个人不愧是一部分意识,真的是有些钻牛角尖了,在意的问题点也很奇怪,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

    等等,难道说自己没有按照他的剧本演出?

    那么真实世界被开启,他们呢?

    消亡了吗?

    主脑转身看向周易,这会儿周易才发现,似乎主脑比之前的身影淡了很多,看起来仿佛一团雾。

    主脑也转头看向周易,一样的面容,盯着自己,周易有种很别扭的感觉。

    “算了,说这么多有什么意义,一切该结束了!”

    啪嗒一下,那团雾一样的影像也没了,周易一脸懵,草这都是怎么回事儿,死都死不安生?

    还是说自己猜中了真相,不过石蛋蛋去哪儿了,真的死了吗?

    启动那个降魔阵后,他献祭了?

    想着想着,周易眼皮发沉,缓缓闭上眼,随后躺在地上

    一缕阳光照射在房间,床上的男子缓缓张开眼。

    海浪的声音有些让人烦躁,翻了个身张开眼,看到屋顶一张人像画,一瞬间男子坐了起来,赤足跳下床。

    起的太急,男子险些摔倒,扶着桌子冲到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用力拍打了几下脸颊。

    镜子里面是一张熟悉的脸,周易愣住了,这个发型,还有这个睡衣都是当时在2020世界时购买的,这个房间也是2020世界自己购置的房产。

    难道自己回来了,一切回到起始点?

    洗了一把脸,周易甩甩脸上头上的水珠,直接冲出洗手间,不过厨房传来一阵声响,似乎什么东西碎裂了。

    周易抓住厨房门,猛地打开,一身红衣的苏菲亚,正在一脸无措地咬着手指,抬起的手臂挤压着*****,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

    看到突然开门的周易脸上带着兴奋,拎着红裙子窜到周易身上,双腿盘着周易的腰,死死抱住再也不撒手。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周易一脸不解。

    “我们怎么在这?”

    苏菲亚摇摇头,脸上带着了落寞。

    “当时我以为你死了,想要将你带回基地,他们也都各自离去,回到基地,找了很多人给你诊治,不过你还是没有起色,整个时空城乱了。

    我带着你还有他们几个直接回到2020 世界,随后所有基地的信息,还有时空城的信息都消失了,我们身上的操控盘,还有一切属于基地的东西都消失了。

    然后我让胖子篡改了你在这个世界的信息,我们暂时留了下来,让他们去查看一番,这个世界变大了。

    整个世界的全貌,跟你那个拼图完全一样,我们推断,应该是回到真实世界了,只是你一直没醒,不过现在好了。”

    苏菲亚用力抱着周易,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感受着胸前那两团柔软,周易呼出一口气,看来他无意间的行为,改变了主脑的设定,不过主脑已经回不去了,所有的任务世界也都土崩瓦解。

    “活着就好,胖子他们呢?”

    苏菲亚拽着周易的手,直接跑到阳台上,下方就是海滩,胖子、程志、杨卿、明月,还有叶青他们几个人在那里散步,一直黑色的八哥跟着拍打着翅膀。

    苏菲亚用力喊了一声:

    “胖子,你们看看谁醒了!”

    看到站在阳台上的周易,一个个不断惊呼着,朝着这里飞奔,八哥还在旁边呼喊着。

    “老大醒了,老大醒了!”

    那样搞笑的神态,不用介绍周易也猜到,这是傻鸟,看来它为了能说话,煞费苦心,投身到八哥的身上。

    此刻,幸福的感觉,让周易长长出了一口气,看来今后可以幸福地生活了,跟苏菲亚生几个孩子,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幸福。

    唯一的缺憾就是,少了石蛋蛋,如若他在就好了。

    想到这里,周易的眼眶有些酸,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就在这时,心底传来一个声音。

    “废物就是废物,真的傻,他说什么你信什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