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镇守府求生指北 海底熔岩

《辛多雷的挽歌》

    (大家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的新书肯定是奇幻《我的老板克苏露》只是一个开头而已,就像以前写了超多开头就是不知道要不要重置《游戏攻略指北》,如果重置的话,剧情肯定大变样,除开人物姓名之外完全对不上……这样的话,也要重置吗?)

    (这个开头是魔兽的,以前有没有发过?一五年写的,到现在有七年了啊,稍微改了改。)

    哭泣声,哀嚎声,议论声,咳嗽,竭嘶底里的呼喊,然后是歌声。

    歌声结束,说话声响了起来。

    “僵尸、食尸鬼、石像鬼、蜘蛛、缝合怪,到处都是亡灵,所有人都死了。”

    “他们打到了银月城,希尔瓦娜斯将军战死了……那个恶魔……阿尔萨斯。”

    “那是几天前的消息了。”

    黑。

    好黑。

    这里是哪里?

    脑袋好重。眼皮没有办法抬起来。

    那是什么声音?

    “布莉亚,我们现在必须抛下他……没有办法,我们要赶路了,不可能带着一个重伤号前进……我们要去银月城……路途还很遥远,到处都是亡灵。”

    “不是。不是重伤号……是我们奎尔多雷同胞。”那是个认真的声音。

    布莉亚,一个年轻的精灵少女,金红色的长发绾在头上形成一个发髻,优雅的精灵现在优雅全无,此时满脸疲惫的看着倒在她旁边马车上晕倒的精灵。

    布莉亚想起最初遇见对方的时候是在逃难的路上,她武断地认为他是被亡灵袭击而昏倒。

    在那个亡灵肆虐过后的森林。

    黑暗茂密的树冠遮蔽了天空,只是偶尔有阳光从树隙穿过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柱,土地变得腐败,下过雨后,小水潭边烧焦倒下的腐木生长着蘑菇,苔藓和藤蔓爬满了一颗颗树,散发着令人作呕腐败味道的森林。

    总而言之,她把他救了下来,但是对方很长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醒过来。

    队伍中有些人认为她没有必要再带上对方。一个累赘只会拖累队伍,导致脚程被迫放慢了。而大家都缺少食物,尤其是没有水。

    “有消息说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战死了……我们的族人中出现了叛徒……达尔坎,是他告诉天灾军队三月之钥的秘密……这是从在战斗中被打散的游侠那里得来的消息。”

    又一个男性精灵走过来,口中毫不客气地说道:“什么在战斗中被打散了……不过是说辞罢了,就是逃兵吧。”

    “只有一只手臂……全身到处都是伤痕,胸口被扯掉一大块肉,现在都开始流脓发臭了……你有见过这样的逃兵吗?”

    “就是因为受了伤害怕所以才当的逃兵……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都战死了,凭什么他还活着……现在塔奎林毁了,日冕村也毁了,大家都死了。”

    “你住嘴!”

    “我偏不。”

    “大家不要吵架。”

    没有声音了。

    那个精灵继续响起来,继续劝说。“布莉亚,我们没有办法继续带着他了……我们的脚程已经被放慢了,没有了食物,到处都是亡灵,我们走不了多远,现在要尽可能的保留体力,大家要在两天内走到银月城,掉队的都没法再管了。”

    “哦。”布莉亚垂着眼睛。她真的不知道了。

    布莉亚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面,身体蜷缩在一起,双手抱着膝盖。

    她看着陆行鸟上面被她救下来的奎尔多雷,将头枕在双膝上,又看了一眼这个小队的领队,对方正在和一个在战场上走散的游侠说着话。

    她想起以前的事情,偶尔升起决心,想要到森林里采摘一些炼金用的药草,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要穿过永歌森林到银月城的西面逐日岛的法瑟林学院学习魔法。

    兴冲冲地和朋友说起这件事情,得到的回复并不支持。

    这不让人高兴,不过却在她的意料当中。

    精灵的生活太安逸了,悠长的寿命,无论是食物还是衣服都不缺少。

    还可以抽取太阳井的能量。这是一种精神方面的享受。成瘾,有人是这样说的,但就算是成瘾又有什么关系呢,谁不都是这样。

    朋友们追求更高层次的享受,精美的食物以及宴会,她们总是说银月城是怎么怎么样的。她有时候想,银月城虽然很好,但是塔奎林也很好了,未来这样就够了。

    未来终究不会和想象的一样,接下来的事情如同是噩梦一般。

    在塔奎林突然听到亡灵从南方北上进攻奎尔萨拉斯的消息。

    大家还没有做好什么准备,塔奎林的游侠部队就被击败了,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洪水一般的肆虐的亡灵。食尸鬼、僵尸、蜘蛛、石像鬼,它们污染着奎尔萨拉斯的土地,它们杀死任何看到的精灵。

    无数的精灵北上逃难,她的父母在逃难中被亡灵杀害,一大群的难民在亡灵的追击中不过只有几个精人逃走了。现在,没有食物也没有药剂……哭泣、哀嚎、疲惫、麻木是这个队伍仅有的。

    “没有办法……走不了,如果没有亡灵的话,我们很快就可以走到银月城……但是现在到处都是亡灵,我们要避开它们就只能绕路走。我们已经在森林里面走了两天的时间了……逃难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带食物,我们撑不了多久。”

    “布莉亚……你听到了吗?”

    “布莉亚,你说话。”

    布莉亚抿着嘴唇应了一声,突然问:“你说,祖阿曼那些巨魔现在怎么样了?”

    “最好全部死了。”

    “哦。”

    “没有办法的,他怎么也醒不过……大概是受了诅咒吧。我听说亡灵里有诅咒教派的法师,但是我们却没有牧师,没办法驱散诅咒。”

    布莉亚轻轻地咬着嘴唇,她的脸上虽然尽是疲惫之色,但依旧看得出姣好的容貌。

    她只是个年轻的精灵,既不是贵族也不是游侠、战士,不过是奎尔萨拉斯普通的农民,原本在塔奎林经营着一间旅馆有一个不大的农庄,最多擅长一些做面包点心的手艺。

    “你说我们去了银月城又能怎么样?亡灵现在可能打到银月城了吧。”布莉亚问。

    “银月城里面有游侠部队,也有破法者部队,还有法师部队……它们肯定没有办法攻破那里……至于以后……大家只能相依为命了……如果可以的话……布莉亚,我可以照顾你。”

    讽刺的笑声响起来。“里拉斯,你说这些是在要挟布莉亚吗?”

    “我没有。”里拉斯涨红了脸,慌忙辩解,“布莉亚,你听我解释。”

    布莉亚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没事……我知道的。”

    空气沉默下来了。

    布莉亚沉默着、蜷缩着。

    她、里拉斯,那个说话难听的精灵叫做利乌,大家来自塔奎林,住在同一条街道上面,是青梅竹马。

    她家经营着旅馆和农庄。里拉斯的父母则是游侠,他一度出落得帅气和英武。因为父母都是游侠的关系,他知道很多大家都不了解的东西。利乌家有一大片果园。幼年时大家都喜欢躲在利乌家果园里的苹果树下面,金皮的苹果在树冠上面摇晃……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很多人说她长大后会在里拉斯和利乌两个人中挑选出一个作为伴侣,但是只有她知道两人她都不会挑选,她只想要做一个药剂师,要不然牧师也好。但是她一向来没有什么主见,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现在奎尔萨拉斯受到亡灵进攻,以后王国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曾经的王国有一大片大片金色的小麦如波浪起伏,金色的森林流淌着清澈的溪水……现在只有污染了,就连晕倒在路边的同胞都没有办法帮助。

    布莉亚这样想着,听到里拉斯的声音:“我以后一定会成为游侠的,我发誓杀尽亡灵……”

    利乌说道:“我啊,我就做个法师吧……不过不知道有没有天赋就是了。”

    “布莉亚,你呢?”里拉斯问。

    布莉亚侧过脸,伸手理了理散落下来的长发将金红色的长发拢到耳后,阳光从树隙间照下来映在她的身上,她说道:“我……不知道啊,不过到时候一定要剪个短发。”

    他们这样说着话,突然听到大呼小叫的声音,那是从陆行鸟那边传过来的。

    原来那个布莉亚救起来的年轻精灵在醒了过来,刚刚想要爬起来差点摔下陆行鸟,现在抱着陆行鸟的脖子。

    “居然醒了过来。”

    “不过可以走路吗?”

    他们连忙走过去。

    “你醒了?”

    “嗯。”

    “你是谁?来自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我……我啊……我叫……脸滚键盘?”

    “脸滚键盘?”

    “不……不对……我是苏……不……我是德尤兰……我是德尤兰吧。”

    “你再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