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海贼世界地爆天星 尽宙

第三百零九章 楚天的保证(第五更,求订阅!)

    “为何……高空之中会出现这样的一只眼眸?真是太不吉利了!亦或者是说……宇智波一族,还有什么恐怖的人物存活了下来了吗?那么,此举又究竟有何深意呢?是示威……还就只是单纯的一个举动呢?”

    猿飞日斩蹙紧了双眉,很是不安的打量着天空中的这只巨大眼眸。

    很显然,之前所感觉到的天地震变,应当是与这只眼眸的出现有关了,只是不知,能够造就出如斯场景的存在,到底与宇智波一族有何牵连呢?

    要知道,宇智波一族的覆灭,虽说是他们本族的族长之子宇智波·鼬的手笔,但是,下达那个命令的人,可是他三代猿飞日斩以及其他赞同此事的木叶高层,如若此人真的是来清算他们木叶的话,那可就太糟糕了!

    天空中的巨大眼眸,使得木叶之内一阵骚动,毕竟,宇智波一族的覆灭尚未过去多久,因此,认得天空中这只巨大眼眸的木叶之人并不在少数。

    尽管,天空中的这只巨大眼眸,与以往他们所知的宇智波一族的眼眸有些不同,但是,毋庸置疑,那种熟悉的形态,的的确确是他们这一族的眼眸无疑了。

    一些曾参与过覆灭宇智波决策的人或族群,都纷纷起了惊惧的心思,毕竟,施展这种规模的大范围忍术,他们还从未亲眼见识过,或许,只有传说中的“一代”时期才能够出现的了这种强度的忍术吧?

    现如今,能施展出这种程度忍术的强者找上了木叶,那么也就说明,有很大的几率,他们这些参与过覆灭宇智波的人,说不定会遭遇到此人的“清算”尽管,现如今的他们并不知晓这是个怎样的忍术,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确实都被天空中的景象给彻底的惊到了!

    望着天空中的这只巨大眼眸,猿飞日斩默默地收回了自己迈向楚天那间店铺的双腿很显然,先前的空间异动是出现天空巨眼的前奏,既如此,那便说明此事与楚天等人并无关联?毕竟?可以肯定的是,楚天一行三人中?并无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

    理由十分简单?宇智波一族之人不会甘愿沦为侍女之流,所以?身为楚天与几位辉夜侍女的爱野,自然不会是宇智波的族人。

    至于楚天?猿飞日斩已经从日向日足那儿确认过了?楚天与日向一族的始祖有些渊源,似是曾教导过日向一族的始祖,而日向一族的始祖又与宇智波一族的始祖是同一时代的人物,所以?楚天自不会拥有宇智波一族的血统。

    而最后几位辉夜?更不在猿飞日斩的考虑当中被妙木山的大蛤蟆仙人称作为“神”的女子,其本身亦是拥有“白眼”这一“血继限界”的存在,想也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再行拥有“写轮眼”这样的“血继限界”,毕竟?她的两只眼睛可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众人,她只是“白眼”的持有者!

    认定了天空巨眼与楚天等人毫无关联的猿飞日斩?当即便召集了曾与他一起针对过宇智波一族的那些人,商讨起了该如何应对那位暗中之人的“密策”来了。

    ……

    ……

    此时?楚天的店铺之内,望着闹出了如斯动静的辉夜?楚天的嘴角一阵抽搐这阵仗……忒大了点吧?

    至于一旁的井野与山中早蕙?早已惊讶的合不拢嘴了?尽管知道身旁的这三人十分强大,但是,她俩却也从未想过,他们竟能够强大到如斯地步!

    支撑天空中的那颗巨大“写轮眼”的运转,该耗费掉多少的查克拉啊?

    眼见得辉夜完全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井野还好,毕竟年纪小,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的母亲山中早蕙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样的实力,即便是巅峰时期的三代火影,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胜之,更遑论现如今的垂垂老朽了!

    紧接着,山中早蕙便想到,在“三忍”全都离村的现如今,依靠着已然老去的三代火影,若是这三人真的对木叶怀有窥视之心的话,那么对于木叶而言,恐怕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山中早蕙终于明白,为何木叶在如斯忌惮这三人的同时会放任不管他们几个了毕竟,实在是惹不起啊……

    当然,山中早蕙从不怀疑,即便“三忍”不在村里,除了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之外,村子里应当还是会存在有十分强大的隐藏实力的,但是,即便知晓那些,在看到了旅行者大筒木辉夜的如斯威势后,她也不认为木叶在对上这几人的时候能讨得了什么好去。

    “嗡”

    只见得虚空轻颤,而后,那颗横亘于虚空中的眼眸缓缓地合上了眼帘……

    恢复如初的那片撕裂空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找到了?”虽是询问,但是楚天话语中所透露而出的语意,却是十足的笃定。

    “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赶到那里了!”说到这儿,旅行者大筒木辉夜望向楚天的目光中充斥了一抹古怪之情。

    “怎么啦?”旅行者大筒木辉夜的目光令得楚天很不适应,当即,便有些莫名其妙的询问了一句。

    “你对‘鸣雏恋’……有何看法?”面对楚天的疑惑,旅行者大筒木辉夜却是向楚天询问了一句貌似不甚相关的问话,然后,静待楚天回答。

    楚天怔楞了一下,而后有些好笑得说着道:“当然是喜闻乐见啊‘太子’的归宿,不应当就是‘太子妃’吗?”

    “你没觉得有什么不满或者是不甘心的?”对于楚天的回答,旅行者大筒木辉夜的表情很是奇怪,既像是十分满意,但却又充满了审视,似是在判断楚天话语的可信度一般。

    楚天一怔,瞬间明白了旅行者大筒木辉夜的思量,顿时,便有些好笑似的摇了摇头道:“你放心好了,现如今我们之间相互制约,只要我们之间的平衡不被打破,我是不会着手‘培养’新势力加入到我们之间的这场‘乱局’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