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潜锋 山野有扶苏

第237章 水流千里归大海

    谢宇钲不敢多说话,只保持着恭谦的姿态,诚恳地垂手侍立,做出一副聆听伦音的样子。

    三人一边寒暄,一边进庵,朱得水坐的轮椅本由谢宇钲推着,过门坎时,静宜师太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来,将轮椅轻轻巧巧地抬起,显见手劲颇大。

    在她的引导之下,三人穿过一个天井,两条檐廊,来到了庵堂后面的茶室,这是静宜师太起居的地方,虽也一样地简朴,但收拾得颇为洁净。

    朱得水不等谢宇钲询问,就主动开口,就说起了俏飞燕等人在县城的情形。

    静宜师太提起陶壶,给三人斟了茶,陪着喝了一杯,然后就到灶房收拾饭菜去了。

    今天早晨,静宜师太和朱得水和三哥和卢清同行下山,到了县城城关分手,三哥和卢清进县城打听消息,静宜师太和他绕过城关,到县城东面的乡镇里,去拜见一个接骨神医。

    那神医仔细看了朱得水的伤情,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开了几副调理身体的药,交给静宜师太,叮嘱了些话。

    两人告辞出门,朱得水仍是坐上竹兜躺椅,一路上静宜师太郁郁寡欢,但朱得水却豁达地一笑,反而出言劝她想开一些。

    经过城关,在一处茶店歇脚,在茶客和伙计交谈之中,朱得水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

    骆屠户公开贴出告示,大肆宣扬了这一次的两省六县会剿,不但击破了国府的心腹大患红字头,还顺带收拾了盘踞县城多年的十八排土匪,一举清肃县境的匪患,可谓是成绩斐然。

    为了彰显国府声威,县府决定,在三天后举办表彰大会,除了对龙泉靖卫团进行表彰外,同时还将对俘获的土匪头目进行审判,判后直接拉到河滩上去,明正典刑。

    朱得水说完,叹了一口气。

    谢宇钲被这个消息惊得呆住了。

    今天苏醒后,他在卢婷口中得知瘌痢虎和玉面鼠受伤被俘后?心里就多多少少料到了这个结局。

    他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会来得这么快。

    茶室里一片静默。

    “谢指挥?你是不晓得呀?在那城关茶店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反应也跟你现在一样?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朱得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回?纠云寨……可、可算是栽到姥姥家了!”

    说着?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拎起茶壶,“那虎爷我没见过,也不晓得是何等样的英雄。”

    他重新斟了两杯茶?举杯慢慢啜着?语气沉重:

    “但那玉掌盘人中豪杰,义气薄于云天,我朱得水多蒙恩惠,却是既敬佩又感激?本还想着能跟着谢指挥在纠云寨多住些时日,为山寨作些贡献?以报万一。诶,想不到……想不到转眼间风吹云散,境况急转直下,竟然到了这步田地!”

    他说着,伸出手,将桌上刚斟满的茶杯,轻轻推到谢宇钲面前,连声长叹:

    “虽说,这一次国府组织两省六县进剿,声势浩大,志在必得。但要是你谢指挥还在山寨,那纠云寨这一次也不会栽得这么惨!而我们离开山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到赣州,去看我朱得水这该死的腿伤呀,纠云寨落到这个境地,这其中……我朱得水也罪过非小呀!我朱得水残疾之躯,一死何惜……”

    谢宇钲默默地接过茶杯,举起凑到唇边,闻言止住,也有些激动地道:“朱先生,这事你就不要往身上揽了。我们前一次去赣州,主要是为了给山寨搭上一条地下军火采购线,这是长久之计。不但在赣州,在湘南也要建立这样的采购线,嗯,还有在打铁铺和汤湖圩等地建立情报站,这些都是山寨发展的必要措施……,在赣州期间,我也办了点个人的私事,给你治伤,也是个顺带……所以,你不必为此耿耿于怀。”

    “这一次国府组织两省六县进剿,就由于纠云寨没有建立这样的情报交通站,所以预先就没有得到情报……,这事,要说怪,也只能是怪时局弄人……敌人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容你犯一丁点错误。纠云寨绿林武装,比那红字头如何?红字头前些年在南方诸省,是何等的声势,是何等的风光!现今,也不是一样举军远征么?今日形势如此,又怎知他日不能逆风翻盘?”

    说到这儿,他停住话头,轻轻抿着杯里的酣香清冽的绿茶,目光投到天井上方,看天上白云苍狗,变幻不定。

    渐渐地,他脸上神情也开始平稳下来,慢慢吐出一句话:“水流千里归大海,一时一地得失,不要过于挂怀!只要火种还在,就还有希望!”

    朱得水定定地看着他,见他喝完一杯茶水,便提壶示意,等谢宇钲将茶杯放回桌上,他默默地给续上,又长叹了一口气:“长风出川,谢指挥真是人中英杰,”移到忧心忡忡,“…

    谢宇钲不敢多说话,只保持着恭谦的姿态,诚恳地垂手侍立,做出一副聆听伦音的样子。

    三人一边寒暄,一边进庵,朱得水坐的轮椅本由谢宇钲推着,过门坎时,静宜师太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来,将轮椅轻轻巧巧地抬起,显见手劲颇大。

    在她的引导之下,三人穿过一个天井,两条檐廊,来到了庵堂后面的茶室,这是静宜师太起居的地方,虽也一样地简朴,但收拾得颇为洁净。

    朱得水不等谢宇钲询问,就主动开口,就说起了俏飞燕等人在县城的情形。

    静宜师太提起陶壶,给三人斟了茶,陪着喝了一杯,然后就到灶房收拾饭菜去了。

    今天早晨,静宜师太和朱得水和三哥和卢清同行下山,到了县城城关分手,三哥和卢清进县城打听消息,静宜师太和他绕过城关,到县城东面的乡镇里,去拜见一个接骨神医。

    那神医仔细看了朱得水的伤情,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开了几副调理身体的药,交给静宜师太,叮嘱了些话。

    两人告辞出门,朱得水仍是坐上竹兜躺椅,一路上静宜师太郁郁寡欢,但朱得水却豁达地一笑,反而出言劝她想开一些。

    经过城关,在一处茶店歇脚,在茶客和伙计交谈之中,朱得水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

    骆屠户公开贴出告示,大肆宣扬了这一次的两省六县会剿,不但击破了国府的心腹大患红字头,还顺带收拾了盘踞县城多年的十八排土匪,一举清肃县境的匪患,可谓是成绩斐然。

    为了彰显国府声威,县府决定,在三天后举办表彰大会,除了对龙泉靖卫团进行表彰外,同时还将对俘获的土匪头目进行审判,判后直接拉到河滩上去,明正典刑。

    朱得水说完,叹了一口气。

    谢宇钲被这个消息惊得呆住了。

    今天苏醒后,他在卢婷口中得知瘌痢虎和玉面鼠受伤被俘后,心里就多多少少料到了这个结局。

    他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会来得这么快。

    茶室里一片静默。

    “谢指挥,你是不晓得呀,在那城关茶店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反应也跟你现在一样,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朱得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回,纠云寨……可、可算是栽到姥姥家了!”

    说着,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拎起茶壶,“那虎爷我没见过,也不晓得是何等样的英雄。”

    他重新斟了两杯茶,举杯慢慢啜着,语气沉重:

    “但那玉掌盘人中豪杰,义气薄于云天,我朱得水多蒙恩惠,却是既敬佩又感激,本还想着能跟着谢指挥在纠云寨多住些时日,为山寨作些贡献,以报万一。诶,想不到……想不到转眼间风吹云散,境况急转直下,竟然到了这步田地!”

    他说着,伸出手,将桌上刚斟满的茶杯,轻轻推到谢宇钲面前,连声长叹:

    “虽说,这一次国府组织两省六县进剿,声势浩大,志在必得。但要是你谢指挥还在山寨,那纠云寨这一次也不会栽得这么惨!而我们离开山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到赣州,去看我朱得水这该死的腿伤呀,纠云寨落到这个境地,这其中……我朱得水也罪过非小呀!我朱得水残疾之躯,一死何惜……”

    谢宇钲默默地接过茶杯,举起凑到唇边,闻言止住,也有些激动地道:“朱先生,这事你就不要往身上揽了。我们前一次去赣州,主要是为了给山寨搭上一条地下军火采购线,这是长久之计。不但在赣州,在湘南也要建立这样的采购线,嗯,还有在打铁铺和汤湖圩等地建立情报站,这些都是山寨发展的必要措施……,在赣州期间,我也办了点个人的私事,给你治伤,也是个顺带……所以,你不必为此耿耿于怀。”

    “这一次国府组织两省六县进剿,就由于纠云寨没有建立这样的情报交通站,所以预先就没有得到情报……,这事,要说怪,也只能是怪时局弄人……敌人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容你犯一丁点错误。纠云寨绿林武装,比那红字头如何?红字头前些年在南方诸省,是何等的声势,是何等的风光!现今,也不是一样举军远征么?今日形势如此,又怎知他日不能逆风翻盘?”

    说到这儿,他停住话头,轻轻抿着杯里的酣香清冽的绿茶,目光投到天井上方,看天上白云苍狗,变幻不定。

    渐渐地,他脸上神情也开始平稳下来,慢慢吐出一句话:“水流千里归大海,一时一地得失,不要过于挂怀!只要火种还在,就还有希望!”

    朱得水定定地看着他,见他喝完一杯茶水,便提壶示意,等谢宇钲将茶杯放回桌上,他默默地给续上,又长叹了一口气:“长风出川,谢指挥真是人中英杰,”移到忧心忡忡,“…

    谢宇钲不敢多说话,只保持着恭谦的姿态,诚恳地垂手侍立,做出一副聆听伦音的样子。

    三人一边寒暄,一边进庵,朱得水坐的轮椅本由谢宇钲推着,过门坎时,静宜师太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来,将轮椅轻轻巧巧地抬起,显见手劲颇大。

    在她的引导之下,三人穿过一个天井,两条檐廊,来到了庵堂后面的茶室,这是静宜师太起居的地方,虽也一样地简朴,但收拾得颇为洁净。

    朱得水不等谢宇钲询问,就主动开口,就说起了俏飞燕等人在县城的情形。

    静宜师太提起陶壶,给三人斟了茶,陪着喝了一杯,然后就到灶房收拾饭菜去了。

    今天早晨,静宜师太和朱得水和三哥和卢清同行下山,到了县城城关分手,三哥和卢清进县城打听消息,静宜师太和他绕过城关,到县城东面的乡镇里,去拜见一个接骨神医。

    那神医仔细看了朱得水的伤情,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开了几副调理身体得药,交给静宜师太,叮嘱了些话。

    两人告辞出门,朱得水仍是坐上竹兜躺椅,一路上静宜师太郁郁寡欢,但朱得水却豁达地一笑,反而出言劝她想开一些。

    经过城关,在一处茶店歇脚,在茶客和伙计交谈之中,朱得水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

    骆屠户公开贴出告示,大肆宣扬了这一次的两省六县会剿,不但击破了国府的心腹大患红字头,还顺带收拾了盘踞县城多年的十八排土匪,一举清肃县境的匪患,可谓是成绩斐然。

    为了彰显国府声威,县府决定,在三天后举办表彰大会,除了对龙泉靖卫团进行表彰外,同时还将对俘获的土匪头目进行审判,判后直接拉到河滩上去,明正典刑。

    朱得水说完,叹了一口气。

    谢宇钲被这个消息惊得呆住了。

    今天苏醒后,他在卢婷口中得知瘌痢虎和玉面鼠受伤被俘后,心里就多多少少料到了这个结局。

    他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会来得这么快。

    茶室里一片静默。

    “谢指挥,你是不晓得呀,在那城关茶店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反应也跟你现在一样,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朱得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回,纠云寨……可、可算是栽到姥姥家了!”

    说着,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拎起茶壶,“那虎爷我没见过,也不晓得是何等样的英雄。”

    他重新斟了两杯茶,举杯慢慢啜着,语气沉重:

    “但那玉掌盘人中豪杰,义气薄于云天,我朱得水多蒙恩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