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潜锋 山野有扶苏

第003章 孝陵雨(三)

    只是,黄埔军校,禁止学生酗酒!

    这店前陵园路乃是通衢大道,往西直通城内,往东连接丹阳,细雨中时见披蓑戴笠的行人步履匆匆,由于东面不远便是教导大队军营,那里正在进行实操训练,枪炮声时而响起,店前偶尔也有一二辆军车碾着路面的积雨隆隆驶过。

    虽在校外闲暇,要是被熟识的师长看见三人饮酒,责罚未必有,但影响风评,却是在所难免。

    所以,当掌柜说店后另有佳处,宁子与林青互相递了眼神,压下心里的窃喜。

    后堂是厨房,穿过厨房,来到外面一处长廊坐好。

    佟掌柜将一碟花生、一碟瓜仁儿摆上桌面,窥着三人神色,小心地问道:“三位长官,小店有开胃小菜酱鹅肝,另有主菜炒鹧鸪,野兔肉,都是小老头自己上山套的“

    “那就先来一碟鹅肝,再来一盘炒鹧鸪和一盘兔肉,今儿咱也吃吃香,喝喝辣……用最猛的火放最辣的辣椒,喝最烈的酒“

    林青笑嘻嘻地说,忽地瞥见宁子和谢宇钲二人面色不善,急忙歉然补充,“哎,辣椒别放太多,这两位爷怕辣!哦,对了,有酒吗,掌柜的?“

    “有,有。小店有烧酒、黄酒。烧酒的话,有迎风倒,黄酒有孝陵酿!都是顶上好的!连汤山街上的高官贵人,都是知道的!“

    “唔,好罢,”宁子一摆手,道,“来半壶孝陵酿,手脚麻利些!”

    “哎,好咧,半壶孝陵酿,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掌柜连连答应着,小跑着转入内堂去了。

    廊外淅淅沥沥,檐前滴嗒有声,山石丛生幽兰,曲径通往后山。

    别开生面的景致,在迷濛的细雨中分外湿润,三人举目眺去,不觉心旷神怡。

    不远处,便是孝陵下马坊,那是一座两柱冲天式石雕牌坊,额上横刻“诸司官员下马”六个大字。尽管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侵蚀,字迹不免斑驳破旧难以辨认,但那厚重古朴的造型、精美大气的雕刻,仍尽显陵寝入口标志性建筑的昔日尊荣。

    一条长长的石阶神道从牌坊下穿过,于郁郁葱葱的松柏掩映中,向陵园深处延伸。目光尽头,自然是这座陵园的整体背景紫金山连绵起伏的巍巍峰峦,此时此刻,在朦胧秋雨的渲染下,就显得愈发地肃穆庄严、气势莽苍了。

    不多时,佟掌柜将一碟酱鹅肝、酒和杯筷摆上桌面,三人开始小酌起来。

    酱鹅肝滋味鲜美,三人筷子飞点,没几下碟子就见了底,宁子和谢宇钲砸巴着嘴巴,意犹未尽地看着正细嚼最后一片酱鹅肝的林青。

    林青瞥了瞥二人,放慢速度,细细咀嚼着嘴里美味,故意滋了一口小酒,斜眯着眼问道:“怎么?味道不错……那么,再来一碟……”

    他话音未落,忽地后山一阵喧哗,紧接着响起了蓬啪的枪声。

    三人抬头看去,就见松柏掩映的石阶神道上,踉踉跄跄地奔出一个人来。

    来人自下马坊的石牌坊下穿过,慌不择路地跑向三人饮酒处,很快便来到近前。

    来人身穿青布衣衫,背上背着个竹篓子,篓口冒出几株草茎草叶。谢宇钲认出其中有鸭跖草和山茱萸,便知道这人是个药农。

    奇怪的是,这药农来到廊下,没有丝毫犹豫,一蹦而起,攀上松林搭就的简易栏杆。想是惯常攀山采药,是以身手十分灵活。

    这时候,石阶神道深处追出三人,一人吼道:“哪里逃!“,另一人一甩手,啪啪两枪响起,一发子弹擦着滴水檐飞过,射断了一根湿濡濡的茅草,另一发子弹堪堪从药农身边擦过,啾的一声,钻进廊内的土夯地面,激起一蓬尘土。

    子弹落点距谢宇钲的脚掌仅仅尺余,坐着小酌的三人惊得直蹦起来。

    刚刚翻过栏杆的药农也吃了一吓,失手重重栽落在廊内,几点鲜血洒落地面。

    后面三人一边追来一边高喊:“他是日本间谍!快截住他!“

    摔倒在地的药农衣衫破旧、肤色黧黑,一副老实巴交模样,完完全全是乡下老农打扮。

    宁子和林青心里均想:这京畿近郊有多支部队驻防,刚才送文件去的地方,便是中央教导大队。这支号称时下国内最精锐的部队,如今正在进行实操训练眼前这药农打扮的家伙,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真是间谍?

    看看追来的三人,一人农夫打扮,两个穿中山装,穿中山装的两人都戴着礼帽,穿着十分时尚。宁子家在杭城,他一下就听出开口喊话那人是浙东口音,而时下国府军情这个行当,也大都是浙江系,像陈氏兄弟、戴老板的力地社,无不故旧交攀,乡党连结。

    思虑至此,宁子心下已有了计较。此时,谢宇钲和林青见了宁子的神态,霎时会意。

    谢宇钲距离那药农最近,眼见那药农马上便要爬起身,忙大喝一声,扬腿朝他踢去。

    他这一脚,意在阻拦,未用全力,眼见就要踢到药农面门,谁知此人右手寒光一闪,现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狠狠划来。

    宁子和林青惊呼出声,宁子挥手一拨,桌上碗碟嗖的飞向地面的药农,同时和旁边林青倏地探手,隔着桌面捞住谢宇钲手臂,猛地往自己身前牵曳。

    电光石火之间,谢宇钲也惊醒过来,此时不及收腿,忙借两人一牵之力,稍稍改变轨迹,避开匕首,呼的一声,自药农的头顶扫过。

    那药农更不纠缠,只见他就势一个翻滚,到了酒店后门边上,双腿一蹬,整个人归鸟投林般扑进酒铺后堂。

    直到这时,宁子摔出的碗碟,才落在地面,叮当几响碎了,汤汁溅了一地,间杂着地面的点点鲜血,好像一副水墨梅花。

    与此同时,廊内又响起嘎嚓巨响,却是谢宇钲整个人在林青和宁子的拽扯下,重重砸在桌面,做工毛糙的杉板桌承受不住,竟直接坍塌了。

    宁子和林青见状大惊,连忙救护。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