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潜锋 山野有扶苏

第034章:珠花发夹

    ??侯四的担心,很快就传染了周围的人。

    旁边的瘦子心神不宁地摸出一柄匕首,翻来覆去地把玩,半晌后啐了一口:

    “两江帮这些婊子养的,自己设下的擂台输不起!使这下三滥的招术。”

    旁边几人闻言,也愤愤不平:

    “他们这是怕了严师父啊!严师父多了得啊,一个人硬生生顶住几百人!”

    “可不是么?四哥请来的朋友,能差得了?”

    “就是。当年上海外滩上,两个西洋拳手吃醉了酒,当街逞凶伤人,严师父见劝不了,也就三拳两脚,便将他们给打发回西洋老家去了!就眼下两江帮这些菜鸡,要是上了擂台,有一个算一个,有多少人他们就得准备多少棺材!”

    “兄弟们,可不能太托大了,严师父是厉害。但听街面上的朋友说,那两江帮的帮主楼通,是绵张拳的在北方头徒,在北派武林中,那名号可响得很!”

    “什么名号响亮?我看他就是个幌幌!不然用得着使这下三滥的手段?两江帮?我看他是白菜帮!”

    “就是!哼,伤了严师父,就以为我们没牌了?也太小瞧我们青门了!我们四哥交游满天下,三山五岳,什么朋友没有?这一回,我们四哥准备的,那是双王牌,折了一张,还有一张!”

    “对,鹰爪李一出手,断筋裂骨,明儿擂台上,有他们好瞧!”

    “岂止是双王牌?要我说,我们四哥,本身就是张王牌。明儿,给他来个兵对兵、将对将,那楼通要是敢下场,包管打得他满地找牙!”

    “对呀,别忘了,我们还有谢先生。谢先生可了不得,安徽那么大地面,不到三天,硬是让他找到了严师父。今儿又一个人带个徒娃儿,就冲进几百人的围里救人。这胆气,这功夫,能差得了?”

    “就是,那天在热河路那边,大伙可看着呢,谢先生的功夫机灵劲,可不是顶呱呱的好么?!”

    “哥几个,可说岔了!我们谢先生,可不止功夫胆气,他还有国府关系。关键的骨节眼上,光这关系,就让能两江帮那窝子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两江帮这帮乡巴佬!咱们金陵,是什么地方?来到咱们这地面上,你就是只虎,你得窝着,是龙你也得老实盘着。虎踞龙蟠,岂能是说着玩的?”

    “哈,要我说,咱哥几个提前买几串鞭挂儿。明儿赢了擂台,立马就鸣放起来!大伙说说,怎么样?”

    “好,这个主意好,就这样办!不把那楼通的鼻子气歪,这事儿不叫完!哈哈……”

    为了排遣心里的忐忑,众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侯四想起明儿的擂台赛,想起楼通的阴狠,愈发地心神不宁。就在这时,远处的走廊上匆匆行来一对身穿学生装的少男少女。

    男的精瘦,穿着藏青色的学生制服,戴着制式帽子,显得特别机灵干练。

    女的面容清秀,一身上衣下裙的洋学生装,将她那单薄的身形勾勒得愈发纤巧。

    侯四定睛一看,除了卢清卢婷这对兄妹,又还能有谁?

    两人步履匆匆来到病房前,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人群中的谢宇钲:

    “谢大哥?你没事吧?”

    见谢宇钲安然无恙,卢清并没有继续往前来,那卢婷小丫头却一把扯住谢宇钲,上下打量着,埋怨道:“一连几天不见人,一回来就跟人打架?”

    小姑娘仰着俊俏的小脸,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谢宇钲,小嘴嘟起,“在这南京城,我们可是人生地不熟呐!”

    谢宇钲扫了周围一眼,见侯四一干人全停了声,一个个神情阴郁,便有心改变一下氛围,他轻轻拍了拍卢婷的脑袋,笑了:“婷丫头,人生地不熟怕什么?要是打赢了,随便朝小巷子里一钻,人家不认得我们,想报复也找不到我们。”

    听了这话,小姑娘怔了怔,马上就一撇嘴:“打赢了当然好,可要是打输了呢?”

    “打输了?那也没什么?”身前的小姑娘身材娇小,就像还未长开的花骨朵儿。但眉目神情与俏飞燕本就有七八分相似,此时她出于担心而语出埋怨,更与俏飞燕平时嗔怨的表情酷肖,谢宇钲见了,不由有些神思飘忽,嘴角牵强地一笑,“反正没人认得我们,也不怕人家笑话。”

    侯四闻言,不由发出会心一笑,走廊上的气氛稍稍轻松了一些。

    但卢婷听了,却又是一怔,紧接着她那好看的眉毛扬起,“你傻呀?谢大哥。”她伸出小手,拽扯着谢宇钲的衣服,恨铁不成钢地道,“打输了的话,那就是我们人遭罪呀……要是碰上那心狠手辣的,一点都不留手,打得你可疼了。”

    “好吧,那以后我不打架了,好不好,婷丫头?”

    “说话算话?”

    “你谢大哥说话,当然算话!”谢宇钲的目光落在卢婷鬓边的发夹上这是一支带着珠花的发夹,以前卢婷从来没戴过这种发夹。

    第一眼谢宇钲以为是卢婷和卢清自己在街边买来的地摊货。但再看一眼,他不由得眉头蹙了起来:

    这支发夹上的两颗珍珠个头不小,光泽极为温润……在这个时代,珍珠还未能进行人工养殖,在这个时代,一支装饰着两颗珍珠的发夹,到底值多少钱谢宇钲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定然是价值不菲。

    捡的?偷的?人家送的?

    谢宇钲心里飞快筛选着种种可能,要不是碍着大庭广众,他早就一把扯过小丫头,审问起来了。

    环视一周,发现众人正看向自己,他只得将这个念头按在心底,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继续逗弄道:

    “可是,要是我们不招事不惹事,但那些坏人就是要打我们,这可怎么办?”

    “啊?”卢婷显然并未过深地思考此类问题,闻言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对呀……世上的坏人那么多,要是碰上了”

    说到这儿,她抬起秀色的脸颊,眼睛牢牢地焊在谢宇钲身上,语气放缓:

    “谢大哥,要真的碰上这种事儿,那你还是还手吧,对这样的坏人,就应该狠狠地打回去!”

    “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刚刚才答应你,今天不打架了,怎么好又反悔?”

    “这不是反悔,谢大哥。”卢婷见谢宇钲满脸认真,不禁有些急了,语气急促地说道:“万一要是碰上坏人,谢大哥你可一定要还手!”

    她见谢宇钲仍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显是把自己的话当作耳边风了,她不由得越来越急,“不但要还手,还要狠狠打回去,有棍拿棍,有枪用枪,打死打趴拉倒。”

    周围众人听了,终于忍俊不禁,全都笑了起来,看向卢婷的目光,不免也有几分惊讶。

    几步外的卢清没有笑,他仿佛压根儿没听到谢宇钲的话一样,他习惯性地背靠墙壁,目光扫视着走廊两端。

    忽地他瞥见走廊拐角处的椅子上一个佝偻身影有些异样,他的瞳孔陡然收缩,射出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寒光。

    PS:谨以此章向大家致歉,近来一直在为生计奔波,有负大家厚爱,万分愧疚。也请大家放心,《潜锋》才刚刚展开,一定会用心写下去的。近段时间保持周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