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潜锋 山野有扶苏

第036章 姐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陌生栅栏内的几幢洋房灯火依旧。

    偶尔有风掠过,眼前的苦菊丛摇曳起来,卢清心里涌动着一种狂热的情感,他清晰地听见院内青砖地面上的落叶窸窣作响,让他不由想起了两年前在赣南踩盘子的那次经历。

    那是卢清第一次瞒着姐姐偷偷下山,目标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霸。

    那恶霸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山寨中不少兄弟就是被他逼上梁山落草为寇的。几位掌盘当家的早有心请他上山作客,让他布施布施,奈何一直未得其便。

    那一阵子卢清闲来无聊,一个人偷偷下了山,一路问路找到了那恶霸村里。一打听他不禁有些发怵。原来,那恶霸家里居然养着三四十个护院,仗着三四十条快枪,个个凶神恶煞,好不唬人。

    正想打道回山,却在不经意间远远瞥见那些护院们比试枪法,卢清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其中一个护院的表现相当出彩,只见隔着五六十步远,他手中一杆长枪指哪打哪,直把卢清看得痴了。

    看不多久,卢清总算看出了名堂,那护院的枪法自然出众,便更妙的是他手中的那杆长枪儿。

    当时,卢清并不知道那枪儿名叫水连珠。他只是觉得那是一杆与众不同的长枪,有着出奇的准头和力道他一眼便认定,那是一支本该属于他的长枪。

    等了三天,机会终于来了。

    终于轮到那个护院在偏院里值夜。

    卢清强忍着骨碌碌的口水,扔出了一只肉包子,偏院里那只守夜狗就一命呜呼。

    当时,那院落里灯火寥落,风吹树叶的声音让四下里更显静谧,跟眼下的情景很是相似。

    与那恶霸家的青砖院墙不同的是,眼前的西式院落从里到外都透着拒人千里之外、高人一等的洋气。

    来南京未久,卢清就知道,像这样的院内院外,一道栅栏的距离,虽只咫尺之遥,却是实打实的两个世界。

    要搁往常时候,卢清自然不会在这样的院落外多加逗留,可是,眼下的院落却像上了锁一样,牢牢地栓住了他的身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陌生栅栏内的几幢洋房灯火依旧。

    偶尔有风掠过,眼前的苦菊丛摇曳起来,卢清心里涌动着一种狂热的情感,他清晰地听见院内青砖地面上的落叶窸窣作响,让他不由想起了两年前在赣南踩盘子的那次经历。

    那是卢清第一次瞒着姐姐偷偷下山,目标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霸。

    那恶霸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山寨中不少兄弟就是被他逼上梁山落草为寇的。几位掌盘当家的早有心请他上山作客,让他布施布施,奈何一直未得其便。

    那一阵子卢清闲来无聊,一个人偷偷下了山,一路问路找到了那恶霸村里。一打听他不禁有些发怵。原来,那恶霸家里居然养着三四十个护院,仗着三四十条快枪,个个凶神恶煞,好不唬人。

    正想打道回山,却在不经意间远远瞥见那些护院们比试枪法,卢清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其中一个护院的表现相当出彩,只见隔着五六十步远,他手中一杆长枪指哪打哪,直把卢清看得痴了。

    看不多久,卢清总算看出了名堂,那护院的枪法自然出众,便更妙的是他手中的那杆长枪儿。

    当时,卢清并不知道那枪儿名叫水连珠。他只是觉得那是一杆与众不同的长枪,有着出奇的准头和力道他一眼便认定,那是一支本该属于他的长枪。

    等了三天,机会终于来了。

    终于轮到那个护院在偏院里值夜。

    卢清强忍着骨碌碌的口水,扔出了一只肉包子,偏院里那只守夜狗就一命呜呼。

    当时,那院落里灯火寥落,风吹树叶的声音让四下里更显静谧,跟眼下的情景很是相似。

    与那恶霸家的青砖院墙不同的是,眼前的西式院落从里到外都透着拒人千里之外、高人一等的洋气。

    来南京未久,卢清就知道,像这样的院内院外,一道栅栏的距离,虽只咫尺之遥,却是实打实的两个世界。

    要搁往常时候,卢清自然不会在这样的院落外多加逗留,可是,眼下的院落却像上了锁一样,牢牢地栓住了他的身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陌生栅栏内的几幢洋房灯火依旧。

    偶尔有风掠过,眼前的苦菊丛摇曳起来,卢清心里涌动着一种狂热的情感,他清晰地听见院内青砖地面上的落叶窸窣作响,让他不由想起了两年前在赣南踩盘子的那次经历。

    那是卢清第一次瞒着姐姐偷偷下山,目标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霸。

    那恶霸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山寨中不少兄弟就是被他逼上梁山落草为寇的。几位掌盘当家的早有心请他上山作客,让他布施布施,奈何一直未得其便。

    那一阵子卢清闲来无聊,一个人偷偷下了山,一路问路找到了那恶霸村里。一打听他不禁有些发怵。原来,那恶霸家里居然养着三四十个护院,仗着三四十条快枪,个个凶神恶煞,好不唬人。

    正想打道回山,却在不经意间远远瞥见那些护院们比试枪法,卢清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其中一个护院的表现相当出彩,只见隔着五六十步远,他手中一杆长枪指哪打哪,直把卢清看得痴了。

    看不多久,卢清总算看出了名堂,那护院的枪法自然出众,便更妙的是他手中的那杆长枪儿。

    当时,卢清并不知道那枪儿名叫水连珠。他只是觉得那是一杆与众不同的长枪,有着出奇的准头和力道他一眼便认定,那是一支本该属于他的长枪。

    等了三天,机会终于来了。

    终于轮到那个护院在偏院里值夜。

    卢清强忍着骨碌碌的口水,扔出了一只肉包子,偏院里那只守夜狗就一命呜呼。

    当时,那院落里灯火寥落,风吹树叶的声音让四下里更显静谧,跟眼下的情景很是相似。

    与那恶霸家的青砖院墙不同的是,眼前的西式院落从里到外都透着拒人千里之外、高人一等的洋气。

    来南京未久,卢清就知道,像这样的院内院外,一道栅栏的距离,虽只咫尺之遥,却是实打实的两个世界。

    要搁往常时候,卢清自然不会在这样的院落外多加逗留,可是,眼下的院落却像上了锁一样,牢牢地栓住了他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