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潜锋 山野有扶苏

第043章:行家里手

    这时,就听侯四冷笑一声:“小佬弟,血口喷人也要有个度。”

    他语带讥诮,肥头大耳晃动着,振声道:“你倒问问,你说的这些,你们楼帮主认吗?”

    说到这儿, 他停了停,似是等目光逡巡了面前两一遍,又道,“昨儿晚上,小佬弟你率队围杀我多位江湖朋友,我倒真想找你们楼帮主讨个公道, 可我马上就听说, 你们楼帮主一整晚都在宫本道场,跟你们的日本朋友密谈呢, 我也就只好将这事暂且按下!”

    他慢悠悠说着,末了,转向面前身材魁梧的楼通,肥硕的脸庞上堆满笑容:

    “楼帮主是北派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我侯四早就有心讨教一二,今天这个日子不错,场合也合适,武林朋友们都在呢,楼帮主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周围的嘈杂声仿佛停止了,评委席上众目睽睽,都盯着两个帮派的头领呢。尴尬的气氛只过了一会儿,楼通脸上就哈的笑了,“侯兄弟,你这性子,可太对我的脾气了。今天,咱们就切磋切磋!”

    说着,他侧身相让, “请!”

    “楼帮主请!”

    两人皮笑肉不笑地打着哈哈, 龙行虎步地相让着走向楼梯。

    谢宇钲举步跟上,那白西服也健步相随,四人在扶梯里拾级而下,来到演武台上,面对面站定。

    一声锣响,无关人员俱下了擂台。谢宇钲刚来到台下,柳庆荣就兴冲冲地挤了过来,伸手牵了牵谢宇钲衣角,轻声道:“谢先生,卢清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朝几步外努了努嘴。

    “哦?卢清小子回来啦?”谢宇钲收回目光,顺着看去,就见身穿学生制服的卢清正和青门的帮众站在一起,翘首以盼地望着台上。

    就在此时,擂台四角咚咚的擂了一通鼓,将演武厅的人们都吸引着朝台上看。

    鼓声刚停,身材墩实的主持人关山出现在台中央, 站在两位打擂人中间,分别对双方低声说了些话,似是将擂台规则重申了一遍,然后就单手高举,倏地往下一劈,宣布比武正式开始。

    台上两人各自摆了個起手式,整个演武大厅登时响起一阵讶异之声,海潮般

    

    这时,就听侯四冷笑一声,振声道:“小佬弟,血口喷人也要有个度,你倒问问,你说的这事,你们楼帮主认吗?”

    他语带讥诮,“昨儿晚上,小佬弟你率队围杀我多位江湖朋友,我倒真想找伱们楼帮主讨个公道,可我马上就听说,你们楼帮主一整晚都在宫本道场,跟你们的日本朋友密谈呢,我也就只好将这事暂且按下!”

    他慢悠悠说到这儿,转向面前身材魁梧的楼通,肥硕的脸庞上堆满笑容:

    “楼帮主是北派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我侯四早就有心讨教一二,今天这个日子不错,场合也合适,武林朋友们都在呢,楼帮主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周围的嘈杂声仿佛停止了,评委席上众目睽睽,都盯着两个帮派的头领呢。尴尬的气氛只过了一会儿,楼通脸上就哈的笑了,“侯兄弟,你这性子,可太对我的脾气了。今天,咱们就切磋切磋!”

    说着,他侧身相让,“请!”

    “楼帮主请!”

    两人皮笑肉不笑地打着哈哈,龙行虎步地相让着走向楼梯。

    谢宇钲举步跟上,那白西服也健步相随,四人在扶梯里拾级而下,来到演武台上,面对面站定。

    一声锣响,无关人员俱下了擂台。谢宇钲刚来到台下,柳庆荣就兴冲冲地挤了过来,伸手牵了牵谢宇钲衣角,轻声道:“谢先生,卢清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朝几步外努了努嘴。

    “哦?卢清小子回来啦?”谢宇钲收回目光,顺着看去,就见身穿学生制服的卢清正和青门的帮众站在一起,翘首以盼地望着台上。

    就在此时,擂台四角咚咚的擂了一通鼓,将演武厅的人们都吸引着朝台上看。

    鼓声刚停,身材墩实的主持人关山出现在台中央,站在两位打擂人中间,分别对双方低声说了些话,似是将擂台规则重申了一遍,然后就单手高举,倏地往下一劈,宣布比武正式开始。

    台上两人各自摆了个起手式,整个演武大厅登时响起一阵讶异之声,海潮般

    

    这时,就听侯四冷笑一声,振声道:“小佬弟,血口喷人也要有个度,你倒问问,你说的这事,你们楼帮主认吗?”

    他语带讥诮,“昨儿晚上,小佬弟你率队围杀我多位江湖朋友,我倒真想找你们楼帮主讨个公道,可我马上就听说,你们楼帮主一整晚都在宫本道场,跟你们的日本朋友密谈呢,我也就只好将这事暂且按下!”

    他慢悠悠说到这儿,转向面前身材魁梧的楼通,肥硕的脸庞上堆满笑容:

    “楼帮主是北派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我侯四早就有心讨教一二,今天这个日子不错,场合也合适,武林朋友们都在呢,楼帮主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周围的嘈杂声仿佛停止了,评委席上众目睽睽,都盯着两个帮派的头领呢。尴尬的气氛只过了一会儿,楼通脸上就哈的笑了,“侯兄弟,你这性子,可太对我的脾气了。今天,咱们就切磋切磋!”

    说着,他侧身相让,“请!”

    “楼帮主请!”

    两人皮笑肉不笑地打着哈哈,龙行虎步地相让着走向楼梯。

    谢宇钲举步跟上,那白西服也健步相随,四人在扶梯里拾级而下,来到演武台上,面对面站定。

    一声锣响,无关人员俱下了擂台。谢宇钲刚来到台下,柳庆荣就兴冲冲地挤了过来,伸手牵了牵谢宇钲衣角,轻声道:“谢先生,卢清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朝几步外努了努嘴。

    “哦?卢清小子回来啦?”谢宇钲收回目光,顺着看去,就见身穿学生制服的卢清正和青门的帮众站在一起,翘首以盼地望着台上。

    就在此时,擂台四角咚咚的擂了一通鼓,将演武厅的人们都吸引着朝台上看。

    鼓声刚停,身材墩实的主持人关山出现在台中央,站在两位打擂人中间,分别对双方低声说了些话,似是将擂台规则重申了一遍,然后就单手高举,倏地往下一劈,宣布比武正式开始。

    台上两人各自摆了个起手式,整个演武大厅登时响起一阵讶异之声,海潮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