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大闲人 白菜官

第二十八章 派大星从不让人失望

    被陈莽戏耍的拜月恼羞成怒,但他深知自己不是陈莽的对手,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派大星,怒其不争道:“水魔兽,难道你还想被女娲后人镇压在湖底,永世不得翻身吗?”

    派大星闻言立刻眼珠充血,大吼道:“我不想!”

    拜月微微松一口气,说道:“那就与我合作,打败他们。”

    派大星一点头,凶恶的朝着众人道:“你们知道海星进食有多恐怖吗?”

    派大星一发怒,配上满嘴利齿,气势十分的惊人,光是气场便将李逍遥、赵灵儿等人逼退出去。

    拜月眼睛发亮道:“对,就是这样!”

    正说话间,拜月忽然间发觉自己被人提起,扭头一看,发现自己距离派大星的嘴越来越近……

    拜月:“???”

    派大星一口将拜月吞进肚子,得意的朝着陈莽等人道:“你们看见了吧!”

    李逍遥:“……”

    赵灵儿:“……”

    陈莽吐槽道:“都放松一点,常规操作,毕竟派大星从不让人失望。”

    紧接着,拜月一脸恼怒的撑开派大星的嘴巴,从里面钻了出来。

    派大星看了眼从自己嘴里钻出来的拜月,不禁大怒:“你为什么要跑到我的肚子里来!”

    我怎么跑你肚子里的,你自己没数?

    这水魔兽什么记性啊!

    拜月恶狠狠瞪了它一眼,总算明白了陈莽提醒他不要和水魔兽合体,真的是为他好!

    失去强援的拜月感觉自己穷途末路,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陈莽道:“陈先生,这局棋我输了。但你也没赢,推翻了拜月教,南诏国的子民依旧无法得到拯救,信拜月和信巫王,其中又有何区别呢。”

    陈莽皱起眉头,有些疑惑的道:“他们为何要信巫王,一个退位的国王有什么好信仰的?”

    拜月微微一愣,接着便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先生早有打算,可否让拜月死个明白!”

    陈莽道:“你能在南诏国兴风作浪,是因为民智未开,我让徒弟开办学堂,启蒙孩童,如此两代人过后,像你拜月教这种思想便再无生存的土壤了。”

    “陈先生果然很有耐心,若我能早些认识先生,可能一切都会不同。”

    拜月微微的出一口气,接着说道:“临死前我还有个问题,希望陈先生能为我解惑。”

    “什么问题。”

    “这世上真的有亲情吗?”

    拜月一脸复杂的看向石长老,察觉到拜月的视线,石长老愧疚的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当年拜月嫉恶如仇,杀了几个为非作歹的士兵,石长老失手将他打落山崖,才造就了如今的拜月。

    若是他会教儿子,也许如今的这些祸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陈莽瞥了眼拜月,忽然间留意到了身旁的圣姑有些脸熟,掐指一算,表情不禁变得古怪了起来:“我算到你和圣姑有父女之缘,下辈子你自己去感悟吧。”

    拜月和圣姑同时一怔,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对方。

    片刻后,拜月被天外飞仙所伤的身体化作光点,消散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李逍遥一脸兴奋地凑道陈莽跟前,迫不及待道:“老大你能掐会算,算算我下辈子会怎么样!”

    陈莽神在在道:“天机不可泄露。”

    李逍遥嘁了一声,接着眼神犀利的看向了派大星,按住剑柄道:“老大,它怎么处理?”

    “当然是送去找海绵宝宝。”

    陈莽朝着天空之上翻个白眼,同时捏个法决,派大星立刻被传送到了大海之上,咕嘟咕嘟的沉向了海底。

    与此同时,南诏国都城,城里像是土匪过境一般,路上随处可见燃烧的拜月教旗帜和服饰,拜月教的总坛也被砸毁,到处充斥着对拜月的控诉。

    剑圣站在道路中央观察着幡然悔悟的百姓,脸上露出若有所悟的表情:“道无为而无不为,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原来我的道只悟了一半,毫厘之差,竟谬以千里……”

    察觉到陈莽等人正在回来的路上,剑圣惭愧的叹了口气,身影缓缓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回到都城的李逍遥等人和刘晋元汇合,一番庆祝之后,定下十年之约,约定好十年之后再见。

    没多久,江湖上便多出了一男两女三位游侠,四处锄强扶弱,惩恶扬善,深受百姓的爱戴。

    尤其那位力大无穷,长相清秀的灵儿女侠,更是被冠以霹雳菩萨的绰号!

    而刘晋元这边,更是仅仅用了三年,就将南诏国治理的井井有条,随后便在蝴蝶精彩依的支持下,开始了他诓大唐……匡扶大唐的理想!

    另一边,回到洪荒的陈莽就没他们这么潇洒了。

    看着脸色漆黑的女娲和青儿,陈莽端坐在床榻上,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巧的模样。

    三人一动不动,如此静止了一百年后,青儿率先支撑不住眨了下眼睛,垮下身子道:“算了,不和你们怄气了,反正月如最后也勉强算是和李逍遥在一起了。”

    陈莽长长舒了口气,谄笑道:“那日记的事……”

    青儿娇媚横了他一眼,笑颜如花道:“回去再说嘛!”

    陈莽眼角微抽两下,转脸看向女娲,有些期待的道:“那我的招妖幡……”

    女娲冷哼一声,道:“在鲲鹏那里,想要自己去拿!”

    陈莽一阵的失望,但很快便又恢复了精神,站起来朝大殿外走去,捏着拳头道:“正好研究了几招刀法,我去找鲲鹏切磋一下。”

    在北冥的鲲鹏猛地打个喷嚏,皱眉道:“谁在背后说我?”

    陆掌柜此时已经受到了陈莽传来的消息,谄笑着走上前,说道:“大王您的威名威慑洪荒,有人夸您两句有什么奇怪的。”

    鲲鹏得意的一点头:“嗯,此言有理,这就是人族口中常说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吧。”

    嘶~

    陆掌柜不由自主吸了一口凉气。

    合着这鲲鹏不傻啊!

    不对呀,依照鲲鹏的修为,应该破解不了他和公子之间的传信啊?

    陆掌柜心中一阵忐忑,小心翼翼的说道:“大王,您这谚语是跟谁学的?”

    鲲鹏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人族圣女陈宝宝,这个女娃很会讨本大王心意,经常把她不舍得喝的开塞露孝敬给本大王!”

    陆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