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会真有人当舔狗吧 白袍飞扬

第79章 我还有一剑,请大师试试!

    在惭愧和尚鼓励的眼神中,林平手持法剑,直愣愣的朝着赤炎蟠桃树冲了过去,一副视众多猴子为无物的模样,硬要强摘桃子。

    “吱吱……唧唧!”

    看见有闯入者,而且看目的明显是想抢夺它们的至宝,当即就有好几只猴子当即就叫了起来,纷纷抄着各自的‘兵器’,朝着林平围攻而来。

    “滚开!”

    林平见状冷喝一声,狂风剑法和惊雷剑法同时施展出,周围狂风大作,雷鸣阵阵,两种截然不同的天地之势融汇于剑气之中,形成强大的剑气风暴,劈向猴群。

    轰轰轰!

    这群猴子猴孙实力都不低,约莫有练气六七重的实力,且肉身强大,但也一剑被林平荡开了好几只。

    林平身形紧跟在剑气后面,迅速朝着赤炎蟠桃树接近。

    “吼吼吼!”

    猴子猴孙们见状,更多的朝着林平围了过来。

    就算那猴王,手中也拿着一根不知是何材质的长棍,连扫带劈,朝着林平砸过来。

    一时之间,林平四面八方都是棍影,威势极强,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还真是强!”

    林平见状心中一凛,自己就算拿出灵器千钧剑,面对猴王率领一众猴子猴孙的包夹,估计也照样不是对手。

    不过林平也不用和这群猴子硬拼,见状心里暗道:“可以走了!”

    趁着猴王刚出手,没有和众多猴子猴孙形成合围之势,林平挑了个方向,一剑劈飞几只猴子,远远逃开来。

    “唧唧……吱吱”

    一群猴子猴孙见状很气,龇牙咧嘴叫嚣着,一窝蜂全部朝着林平追杀过去。

    猴王却是不动如山。

    它没有约束自己的手下停止追击,任由它们去,但是它自己,却是将手中的长棍往地上一杵,然后悠然的躺在赤炎蟠桃树下,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它还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个葫芦,里面装的应该是酿酒,时不时喝一口。

    这些狡猾的家伙,想骗它离开桃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管面对什么情况,那都是不可能的。

    其他的都是小事,只有守护住桃子,才是大事!

    看着林平将一群猴子猴孙全部引走,喊杀声渐远,惭愧和尚没有犹豫,当即就身形化作一连串的影子,朝着桃树冲过去。

    别看他矮胖矮胖的,但做事一点也不含糊,冲刺速度极快。

    眨眼间就到了桃树跟前。

    但就在他纵身一跃,准备上树的瞬间。

    刚才那趟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喝着小酒眯着眼,似乎放松警惕的猴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满眼杀气地盯着惭愧和尚,手中的长棍更是携带着万钧之势,朝着惭愧和尚脑袋敲去。

    要是惭愧和尚不撤退,这一棍脑袋挨结实了,脑袋应该就会像摔在地上的西瓜一样,直接四分五裂。

    到惭愧和尚还真的硬生生顶住了!

    铛!

    清脆的声音想起,惭愧和尚再次变成了金人,棍子敲在他脑袋上,竟然像是敲钟一样,发出震颤声音!

    惭愧和尚脑袋并没有开花,只是被打得下落了一节距离,不能直接跳跃上树枝,趴在了树干上。

    反而猴王的长棍被弹开了!

    猴王见状大惊,没想到这个之前三番两次来骚扰它的光头,脑袋竟然这么硬!

    他连忙再次挥棍扫过去,但惭愧和尚已经趁着空隙爬上了桃树,准确无误的将一枚赤炎蟠桃装入囊中。

    “吼吼吼!”

    猴王见状眼眶都红了,咆哮起来,似乎在说把桃子放下!

    这些桃子,它一年到头都舍不得吃一个,每一个都是它的命根子,绝不允许有人摘走!

    长棍如影随形,紧跟而至。

    并且,这次的棍子中不但力量恐怖,而且还带着丝丝诡异的火焰力量,舞起来就像是一片火云。

    轰轰轰!

    这次惭愧和尚硬接了两棍后,就不敢硬接了。

    他的金身并非真正的金刚不坏,万法不侵。

    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他是无敌的,但是如果超过成承受能力,金身也得毁。

    当然,一般情况下,修为实力不超过他一倍,是伤不了他分毫的。

    这猴王筑基境初期的修为,就算它肉身强大,天生神力,一棍下去山石都要成粉末,但仅仅只是力量,惭愧和尚也能抗住。

    可当猴王的棍法中添加了其他的天地之势,并且很诡异,一棍落下,惭愧和尚也很不好受,会受伤。

    不过。

    惭愧和尚并没有撤退的想法。

    全身金光闪闪的他在巨大的桃树来回跳跃着,以闪躲为主,只有实在躲不过去,才和猴王硬碰硬。

    而这种情况下,猴王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

    不是猴王在树上不好发挥,树上可以说是猴子的主战场。

    而是猴王投鼠忌器,攻击惭愧和尚的时候,要顾及赤炎蟠桃树,不能将树收到太大的伤害。

    于是,惭愧和尚就压力大减了!

    刚才没有林平帮忙引开小喽啰,他连桃树都接近不了,就被猴王和一群猴子猴孙包围。

    现在上了树,他就不在惧猴王。

    “唰唰唰!”

    猴王棍法精妙无双,收放自如,但因为顾虑太多的原因,不但没有能将惭愧和尚打杀,或者赶下树,反而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惭愧和尚又将三枚成熟的赤炎蟠桃收入囊中。

    “哇呀呀!”

    猴王气得都快口吐人言了!

    “惭愧惭愧!”

    和尚脸上挂着呵呵笑容,然后再次奔向另外一枚成熟的果子。

    猴王此刻终于有点回过神来,眼前这个浑身比山石还要坚硬的小钢炮,他仗着桃树庇护,自己根本伤不了他!

    看着桃树上,已经只剩下两个像是外表燃烧着火焰的成熟桃子,猴王也不傻。

    见和尚还想摘走最后两个,怒火冲天,陷入狂暴状态的它,也没有失去理智。它不再追着光头和尚打杀,而是冲向了最后一个赤炎蟠桃。

    既然阻止不了对方偷桃,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桃子摘了,吃了,别人也就偷不走了。

    即便现在不是吃桃最好的时候。

    但吃了总比别人摘走强。

    可惜这个道理,猴王明白得有点晚,要是一开始这样,它就放弃追杀惭愧和尚,而是全力争夺桃子,它至少可以抢收三只。

    现在,只剩一只了。

    于是最后,惭愧和尚摘掉了五只桃子。

    看见暴怒的猴王,两口将最后一只成熟的桃子咀嚼下肚,连果核都没有放过,惭愧和尚一脸肉疼之色,开口道:“孽畜啊!这么好的灵果被你这样囫囵吞枣的吃掉,真是暴殄天物!你就不能让给贫僧我吗?孽畜就是不懂得谦让!”

    “哇呀呀!”

    猴王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惭愧和尚在说什么,但看见桃树上一颗成熟的赤炎蟠桃都没了,龇牙咧嘴的再次提着棍子朝惭愧和尚扫去。

    它已经发出尖啸声,召唤猴子猴孙回来。

    等猴子猴孙回来,配合它一起,这个光头就算头再硬,它也要将他脑袋开花,喝了他的脑髓!

    但惭愧和尚也不傻,知道等猴子猴孙回来后,他想走就困难了。

    “走咯!”

    惭愧和尚迅速从桃树上跳下,朝着山林间逃去,即便猴王百般阻挠,穷追猛打,和尚虽然受了些伤,挨了好几棍子。

    但是仗着他金身的厉害,最终还是在猴子猴孙快要回来之前,顺利逃走。

    ……

    ……

    甩开猴王追杀的惭愧和尚,并没有停顿下来,继续再快速逃窜着。

    不是他太忌惮猴王,生怕它率领猴子猴孙追上来。

    他现在要逃避的对象,是林平!

    刚才他忽悠林平去当引怪人,将数量众多的猴子猴孙引开,并且称事成之后,会将赤炎蟠桃分一半给林平。

    出家人不打诳语。

    可是。

    要是事成之后,林平找不到他,那可就怪不得他了呀!

    不是我不想分给你,而是你都碰不到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林少侠,你这可怪不了贫僧啊。”惭愧和尚一路快速在山林间穿行着,心里颇为遗憾地想到。

    五枚成熟的赤炎蟠桃,收获太大了!

    然后就在此时,表面上很遗憾,心里很喜滋滋的惭愧和尚,忽然停住了身形。

    因为不远处的前方,一名靓仔拦住了他的去路。

    “大师,都离开猴巢这么远了,你还在跑呢?大师不愧是出家人,性格就是谨慎啊。”林平笑呵呵地走上前,说道。

    他就说这个青山寺的和尚没有表面上那么憨厚老实,不对劲。

    现在看来他的直觉果真没有错。

    妈了个巴子的。

    这秃头看样子,竟然像是想摘到了桃子,一个人开溜!

    幸亏他林某人聪明又伶俐,才拦住了他。

    “是林少侠啊。”

    惭愧和尚见状愣了愣后,但很快就转换了神色,挠了挠自己的光头,说道:“惭愧惭愧,刚才差点命丧猴王之手,有点心有余悸。你呢?刚才你被众多猴子猴孙追杀,没遇到危险吧?”

    林平说道:“虽然一大群猴子猴孙围攻,我不是对手,不过我一心想要逃走,它们也拿我没办法。”

    尔后,林平顿了顿,不再拐弯抹角,伸出手开门见山地问道:“大师,赤炎蟠桃呢?说好的咱们一人一半,五五开,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惭愧和尚一双眼珠子转动着,似乎在思量对策。

    林平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缓缓靠近,气势逼人地问道:“怎么,大师你是出家人,还真的要食言而肥吗?不过。我林某人也不是吃醋的……”

    惭愧和尚此刻已经镇定自若,眼神重新变得正常,脸上也挂着呵呵笑容,说道:“吃醋?林少侠是想说,你也不是吃素的吧?林少侠也不是我佛门中人,自然不是吃素的。”

    “都……都一样!”

    林平冷声说道。

    他娘的,这个秃驴还真不是一般人。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来抓自己的口误?

    “大师,还是按照约定的来吧,咱们五五分,三枚成熟的赤焰蟠桃,给我吧!”林平一手伸出来拿东西,一只手持剑,声色俱厉地道。

    惭愧和尚摇了摇头,叹口气道:“林少侠不用这么紧张,出家人不打诳语,自然是会说话算话的。”

    说着,惭愧和尚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了一枚赤炎蟠桃,递给林平。

    林平接过后,问道:“继续啊!还有呢?”

    没想到惭愧和尚摆手道:“只有一枚,没有了。”

    林平将一枚赤炎蟠桃先装入储物袋,尔后手中法剑一挥,直接指着惭愧和尚的脖子,说道:“大师,你莫不是真以为我林某人是吃素的吧?说好的三枚赤炎蟠桃,就一枚都不能少!否则,不要怪我的剑不客气!”

    惭愧和尚对于林平悬于自己脖子的剑视若无睹,叹气道:“如果六枚赤炎蟠桃全部采摘到了,我自然应该给林少侠你三枚。可事情出现了意外,我只采摘到了两枚。没办法,那猴王太厉害了,一般筑基境初期的修为估计都不是它对手!而我呢?林少侠你应该能看出来,我才炼气九重,并且摘走两枚赤炎蟠桃,已经是用命去搏来的了。”

    林平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

    惭愧和尚立即就道:“而且这猴王狡猾无比,看见我偷走了两枚赤炎蟠桃后,勃然大怒,估计是怕我再去偷袭第二次,竟然一口气,将剩下的四枚赤炎蟠桃,全部吃了!”

    说着,惭愧和尚还一脸心痛,道:“四枚啊!就那么囫囵吞枣的吃了,真是暴殄天物!”

    林平嘴角抽了抽。

    这个秃驴还学会抢答了!

    他正要说不相信,要回去看一下桃树上还有几颗桃,没想到惭愧和尚立即就将他的话堵死了,直接告诉他桃树上已经没桃了。

    对此,林平当然是不会相信的。

    这秃驴想要忽悠他,选错人了!

    他林平是什么人?

    岂能吃这个亏!

    当即手中长剑一抖,直接贴在了对方的肌肤上,问道:“大师,你看我像傻子吗?”

    惭愧和尚认真看了看林平的相貌,然后摇了摇头,真诚地说道:“林少侠天庭饱满,骨骼清奇,一看就是聪明绝顶之辈,怎么可能是傻子?不过,请林少侠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相信你,那我就是傻逼。”林平冷声道。

    惭愧和尚皱着眉头,问道:“林少侠,你怎么能够怀疑一个出家人呢?”

    林平笑了笑,道:“好啊,要我相信你很简单,那把你的储物袋给我看看。我保证不乱动,不拿任何东西,我就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几枚赤炎蟠桃。”

    惭愧和尚叹了口气,委屈地说道:“林少侠,你这是欺人太甚了!”

    林平淡淡地说道:“惭愧大师,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你我都是聪明人,就不要给我刷这些心眼了。告诉你,没用!”

    “林少侠你要是实在不相信贫僧,贫僧也没有办法了。”惭愧和尚无奈地说道。

    “看来大师是觉得我林某人的剑不够锋利了!”林平眼睛微微眯了眯,绽放出一抹寒光,而后手中的法剑抖动,准备先见点血,让这秃驴知道厉害。

    但没想到的是,林平的法剑虽然不能和灵器千钧剑比较,但也算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此刻竟然不能刺入惭愧和尚的皮肤分毫!

    这么硬的皮肤?

    惭愧和尚双手合十,夹住了林平的剑,说道:“出家人虽然不喜与人争斗,但是林少侠如果欺人太甚,贫僧也就不客气了。”

    “就让我见识见识大师的高招!”

    林平长脸猛地一抖,真元灌注,剑气纵横,风雷之势大作,融于一体,也不将发剑抽回来,而是直接透过惭愧和尚的双掌,往前刺去。

    他到要看啦,这秃驴的肌肤,是什么敏感肌,能够有多坚韧!

    “吱!”

    刺耳的声音响起,林平这一剑,已经将狂风剑法和惊雷剑法的威力融于一体,已然已经足以媲美练气九重的修士全力一击。

    别说是练气境,就算是筑基境,乃至金丹境的存在,也不敢无视,任由这样一剑刺在自己身上!

    但眼前这个矮胖和尚,就真的屁事没有,连皮都没有破,只有一个小白点!

    而刚才平平无奇的惭愧和尚,此刻全身金光大作,变成了一个金人!

    “金钟罩,铁布衫?”林平有些傻眼地问到。

    和尚双手继续合十,呵呵笑道:“惭愧惭愧。这是不灭金身。”

    “不灭金身?”

    林平冷哼了一声,法剑在他胸前划过,果真是伤口都没有。

    迅速抽剑后退,剑势转换,风雷之势不断大作,一时间剑气笼罩了惭愧和尚各个穴位,或劈、或撩、或扫、或刺,尝试各种不同的姿势。

    但无一例外,都没有取得什么效果。

    甚至。

    林平动用了天地疾风五雷剑诀,也仅仅只是让惭愧和尚认真对轰了一拳,依然没有什么大碍。

    惭愧和尚笑呵呵地说道:“林少侠天纵奇才,剑道天赋世所罕见。不过,你才炼气七重修为,贫僧虽然吃素,但修为高你两重,对付林少侠你,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大师,我悟了。”林平认真说道。

    “嗯?”惭愧和尚不解。

    “原来,大师是觉得吃定我了,我肯定不是你对手,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食言而肥。”林平将法剑收了起来。

    惭愧和尚呵呵一笑,笑而不语。

    这个林少侠还是很聪明的,迅速认识到了问题所在。

    而且也还算是识趣,知道了不是自己对手后,就将剑收了起来,看来是准备罢手了。

    说实话。

    惭愧和尚觉得自己已经很讲道义,很吃亏了。

    他很大方的,将赤炎蟠桃拿了一枚出来,给林平。

    如果他要是不讲道理的人,根本一枚都不会给好吗?

    这天下,像他这样有良心的人,已经不多了。

    世上要是多点他这样讲道理、有良心的修士,或许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纠纷和厮杀。

    就在惭愧和尚自我感动,沾沾自喜地时候。

    把剑收起来的林平,又掏出来了一柄剑,正是灵器千钧剑!

    千钧剑在林平手中,像是有灵一般,剑气暴涨,问道:“大师,我还有一剑,也想请你试试……”

    在女人面前我林某人都占尽便宜,今天还能被你一个死秃驴给占便宜?

    看我不破开你的敏感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