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前浪 刀一耕

第111章 般配

    11月16日,《剑仙奇缘》正式杀青。

    11月17日,柳米飞回燕京。

    彭向明带着车过去接机,带着口罩,还特意穿了一件灰不拉几的薄羽绒服,把羽绒服的帽子也带上,尽可能的不引人瞩目。

    但是在接机的人群中,柳米还是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

    离了少说有二十米远,她就把行李箱完全甩给身后她的经纪人祝梅,直接冲彭向明飞奔过来,然后就是一个她个人标志性的飞扑,直接就挂在彭向明脖子上了,隔着口罩也要亲个不停。

    等出了接机大厅,坐上彭向明带来接他们俩的商务车,祝梅虽然坐在副驾驶位,但屡次尝试搭话,拉近跟彭向明的关系。

    每一次,彭向明都很客气的跟她说两句。

    但是客气这个东西,在绝大部分时候就代表了疏远。

    于是到了后半段,她就不怎么插话了,坐在副驾驶上,听后面柳米跟彭向明撒娇卖萌的诉委屈其实她自己完全都没当回事,祝梅这次过去在剧组也住了六七天,就为了等杀青陪她一起回来,感觉她在剧组过得挺嗨的,结果一回来,扑到彭向明怀里,就成委屈包了。

    车子先到祝梅指定的地方,把她放下了,然后彭向明陪着柳米回了她在燕京的家小别胜新婚,他今天的工作暂停。

    但第二天,彭向明就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给周舜卿录完了《听海》之后,他就把几乎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新MV的剪辑中,忙得昏天黑地。

    柳米倒是什么抱怨都没有,因为她也跟着进了剪辑室,看着彭向明、赵建元在那里做剪辑,竟也一点都不觉枯燥。

    只是看他们已经剪出来的那部分,开场第一个镜头,居然就是齐元标标致致冷冷艳艳地站在那里,手举发令枪,她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但依然什么话都没说。

    …………

    11月20日,按照提前接到的通知,彭向明工作室这边汇聚了签约合作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之后,赶到了大旗唱片的财务部。

    财务结算是一直都在进行中的。

    之前大旗唱片这边,把彭向明音乐工作室的款项,跟天天音乐那边完成了结算,然后内部结算,现在,终于轮到了跟工作室进行结算。

    会计师事务所要负责查账,不能你说多少就多少,律师事务所要检查核对法律文件,检查大旗唱片这边的每一笔支出,是否符合双方的合约规定。

    孔泉负责在这边盯着,但彭向明就被邀请到何群玉的总裁办公室去喝茶,只不过他心里惦记着钱,喝杯茶,跟何群玉闲聊一阵,就又跑回财务部去。

    哪怕参与不上,他也想在现场看着。

    结果一个上午都没有完成结算,直到午饭后下午两点多,彭向明带来的这支小队伍,才终于完成了全部账目的审计和排查,

    首先是扣除发行费用和宣传费用。

    目前结算的三首歌,发行费用全部由大旗唱片垫付,有些资源是当初发行合约里谈好了的,在发行方的义务之中,但还有一些后期又加的推荐、宣发和引流,就是额外的,有些是双方各自分摊,还有一些,则要由工作室全掏。

    总得全算下来,分摊到彭向明音乐工作室身上,还需要为《天竺少女》、《追梦人》和《隐形的翅膀》这三首歌,支付230万多一点的费用。

    其中《追梦人》占了82万,《隐形的翅膀》占了150万,《天竺少女》则是几乎全程无宣发,全靠微博话题和后期彭向明的流量来带。

    十几份文件整理好,拿过来,彭向明只粗略检查,就刷刷刷签字。

    然后就轮到每首歌的结算了。

    因为还没到国家规定的多渠道销售分拆日期,也就是说,只在天天音乐上线销售了,所以单纯说账目,其实不算复杂。

    只是这里面牵涉到什么会员折扣啦,什么小促销啦反正人家天天音乐是销售方,人家要打折,你也得跟着少拿钱。

    《天竺少女》的打折比较多,《追梦人》则是哪怕到现在,也只有固定的会员折扣,从未参与过任何促销,《隐形的翅膀》干脆是刚上线,热度犹在。

    最终结算出来,《天竺少女》一共收获了2.46亿多的在线试听点播,光这一个,就结算出943万有余的销售款,248万的在线总销量,又结算出630万。

    合计这首歌的总销售收入1573万,彭向明工作室提55%,结走865万。

    受MV的影响,《追梦人》在后期的在线试听点播直线下跌,但毕竟还陆续有,最终高达9.28亿次,仅此一项就高达3556万销售收入。单曲销售截止结算日,已经高达3924万张,结算销售额高达11223万。

    所以这首歌是合计14779万的销售额,彭向明音乐工作室结走8128.5万。更新最快 手机端::

    《隐形的翅膀》上市勉强够一个月,最热的时候已经过了,但后续的销售、试听,仍会不断地慢慢增加。

    截止到结账日,它的试听点播,还没有达到《天竺少女》的数据,仅1.85亿次,但单曲销量却又远超《天竺少女》,总销量达到524万张,是《天竺少女》的两倍还多。

    所以这首歌的试听点播总销售收入,是709万,单曲销售收入,是1499万,两项合计,共2208万,彭向明音乐工作室结走1214.5万。

    三首歌加起来,彭向明音乐工作室能结走的钱,正好过亿了。

    是10208万。

    再扣除230万的发行垫付费用,又正好被打回了一亿以内,是9978万。

    略低于此前孔泉私底下合计的小账本。

    只能说,天天音乐还是很猛的,会员太多了,所以总的合计下来,单曲销售价格,和销售额,都远没有预期中那么高。

    然而,还是要相信专业人员的,既然律师和会计师什么都没检查出来,那换了自己上阵,估计也根本就不可能查出什么不对来。

    所以就老老实实的签字、签字、签字。

    签完字,带走小一个亿的结算账单,对方会在24小时内完成对工作室账户的打款这一点大旗唱片还是很速度的。

    等到全部的签字工作完成,又特意去跟何群玉道了别,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了电梯,又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子,彭向明也坐回到自己的商务车里,这才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出来,露出些兴奋的模样。

    这是穿越到这里来之后,他拿到的最大的一笔钱了。

    接下来,新MV里杂糅了两首歌,会和《少年》、《追梦赤子心》一起上线,实话说,他自己尽管已经用足了心思,但也没有任何把握,还能达到《追梦人》曾经达到的那个高度了。

    还是那句话,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三者合力,成功到那个程度的事情,即便是他这个穿越者,也近乎不可能再复制。

    …………

    华光唱片,发行部小会议室。

    周玉华和周舜卿母女,以及她俩的经纪人栾晓龙,都坐在那里,认真地听华光唱片的发行总监郝培民,帮他们梳理当下的形势。

    “……现在是这样,咱国内歌坛的话,从八月底,其实算整个八月份,八月初,《追梦人》已经开始上线了,卖的不错,八月底大爆,热度、话题度,一直持续了几乎整个九月,十月上半截,《囚鸟》最火,下半截,《隐形的翅膀》最火。”

    “现在胡灵灵和蒋纤纤都已经算是突围成功了,当然,她们只是在音乐这个圈子里火,跟彭向明那一把不是一个概念。”

    “现在的话,《三国》太猛了,许志君刚发的新歌,流量可得算是够大了吧,但完全架不住这部剧,被它给砸得一点热度都没有!但我们得注意到,现在猛的是这部剧,彭向明算是跟着占了点边儿,但真说他这三首主题歌的影响力,我觉得可能是低于你们原本的预期的……”

    郝培民大约四十来岁,长相温文儒雅,说话的声调,也是相当收敛的。

    “当然,我知道,《历史的天空》也挺火的,大家都认可,也都认可舜卿的这把嗓子,但问题在于,大家知道这首歌,喜欢这首歌,可大家不知道舜卿啊,大家根本就不关注这首歌是谁唱的,甚至大家对演唱者的关注,还不如对彭向明的关注多,他这个幕后作者反倒动不动上热搜……”

    “所以考虑这个情况,歌红人不红,而且歌虽然算红,但现在大家的关注点,也并不在歌上,而是在这部电视剧上,我觉得,咱们原定的宣传计划,可能不太行得通了!《历史的天空》……我个人认为,带不起销量来!”

    周玉华沉吟片刻,问:“那你的意思是……?”

    郝培民当即说:“我们开会讨论过了,现在是两个备用方案,一个,我们先不发,压一压,在这期间,舜卿多出去上一上节目,增加一些曝光度,至少让大家先知道,哦,这首歌是这个女孩唱的!”

    “等这部剧的热度过了,我们再做一些针对性的宣发文案,重点宣传她的嗓音,到那个时候,《三国》第一季已经播完,正在余韵中,咱们抓住时机,发专!”

    “哦,对了,《三国》那么火,我猜春晚会感兴趣,周老师,您人脉深厚,试试联系一下老关系,看能不能把舜卿送上春晚,这是个好路子!”

    周玉华缓缓点头,但是又问:“还有一个备用方案呢?”

    郝培民道:“第二个方案就是……也要押后发专,先发单曲,试试水!争取用单曲,来带起这张专辑来!”

    “而且……不能用您原来选的第一主打了,要用刚录出来的那首《听海》!……我承认,我们做这个宣发方案,的确是想要蹭彭向明的热度,这首歌本来就是他写的嘛,前头《囚鸟》和《隐形的翅膀》成绩都那么好,那《听海》也可以呀!该蹭就蹭,周老师您是老江湖了,您一定明白的。”

    周玉华缓缓点头。

    郝培民又说:“我刚才说,我们有蹭热度的意思,但也不单纯是这样,现在已经全都做完了,整张专辑听下来,我感觉这首歌做的其实最抓耳!彭向明在圈子里号称才子,是的确有道理的,他做的东西,且不论深度如何,至少很抓耳!”

    “咱们都是做流行乐的,都明白这个道理,旋律抓耳才是大卖的前提!口水歌,一样可以做到魔音灌脑,一样大卖!更何况在这首歌里,我感觉舜卿也发挥的很好,彭向明很会调理和使用舜卿的声音!”

    周玉华又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抬头,“所以,那……”

    郝培民说:“所以……要么咱们抓紧,要么,咱们推后!其实也不算内幕消息了,您和舜卿跟彭向明的关系都不错,他估计也跟你们说过了,据说他的新歌,会在12月1号上,而且这次据说会直接发两首歌,和一部MV短片!”

    “他现在的影响力,咱们都知道,他的短片的威力,大家也应该是都印象深刻,所以,至少在刚发行的那些天里,咱绝不能碰上他!那……要么马上,现在就开始发《听海》,要么,干脆等一个月,等他新歌最猛的那个时候过了!”

    周玉华问他:“那在你看来,是之前好,还是之后好?”

    郝培民显然早有准备,闻言毫不犹豫地就回答:“之前好!”

    顿了顿,他笑着解释,“最近彭向明拍MV的各种消息,虽然被《三国》给压住了,但仍然在发酵中,《追梦人》的影响力太大了,大家都在期待他的新歌,和他的MV,《囚鸟》和《隐形的翅膀》,感觉上完全不解渴!”

    “应该说是……越喝越渴!所以,咱们再续上,再把《听海》给他们!如果这首歌能起来,那专辑就改名叫《听海》了!说带就带起来!”

    “另外,还有一点小小的考虑,呵呵,虽然我个人也对彭向明的新作品充满期待,我很相信他的才华,能为我们带来惊喜,但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有些事情啊,不好说的!现在的情况是,万众期待,而且期待值很高、超级高!所以……呵呵,总之,我认为当下,可能是最好的时候了!”

    周玉华再次缓缓点头,深思片刻,又问:“那……现在都20号了,就算是明天就上,也总共只有10天的时间,他的新歌就出来了,10天……时间上是不是短了点?销量上是不是……”

    郝培民哑然失笑,“周老师,现在不是卖磁带卖CD那个时候啦!网络热度起来的特别快,一首歌卖的好不好,十天半个月就定局啦!十天,略短了点儿,但真要是能卖起来,也足够啦!”

    周玉华又一次缓缓点头,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来,说:“那行吧,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你也容我们回去稍微商量一下,回头给你消息,好吧?”

    郝培民当即道:“没问题,我等您消息!”

    说话间,大家呼呼啦啦都站起身来,周玉华特意跟郝培民,甚至他的助手,都握了握手,面面俱到,然后才要出去,但郝培民作势要送,眼见周舜卿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却又忽然对周玉华说:“周老师,您留一步……”

    周玉华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示意女儿和经纪人都出去等,而郝培民的助手也很自觉地出去了,并回身带上了门。

    门一关,周玉华抬头看着他,郝培民低声地道:“一个小建议,仅供参考,行您就用,不行,您就当我没说,别生气!”

    周玉华是见惯了江湖的,当即道:“你放心说,我肯定不生气!”

    郝培民笑了笑,继续低声道:“彭向明上次在他那个叮咚短视频的账号上推人,就《隐形的翅膀》,蒋纤纤,很成功,流量很大,一下子就托起来了。”

    周玉华点头,笑,“这是好主意呀,我也想到了,这个为什么要怕我生气呀?”

    郝培民笑了笑,说:“按照边际效应,他第二次这么推人,效果会削弱很多……”

    见周玉华愣了一下,他又继续说:“但是,彭向明如果愿意配合的话,当然,这就要靠您来做他的工作啦,如果他能配合着炒作一下……舜卿,跟他,您不觉得……他俩有点儿天作之合那么般配吗?”

    周玉华愣了又愣,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多少有些不大好看,“那怎么行!我……我不能同意拿我女儿的名誉来炒作,你知道,我是很看重这个的……”

    郝培民已经举起双手,“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刚才说了,仅供参考!”

    …………

    离开华光唱片下楼的时候,周玉华忍不住一再地扭头看自己的女儿。

    周舜卿瞬间心虚得不行,终于忍不住了,回头,问:“妈,怎么了?”

    周玉华笑笑,伸手摸摸自己女儿的脸,说:“没事儿!”

    顿了顿,她收回手,喃喃地说:“我再想想,再想想……我还是觉得,太仓促了,一切方案全都推翻,纯粹靠蹭点热度,就实在是……”

    她摇头,初步在心里定下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