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别人家的小猫咪

第585章 触动人心!

    战争之王主要展现三个非洲国家,利比亚、利比里亚、塞拉内昂,而楚舜剧组基本上都在利比亚取经,至于后面两个,利比里亚及塞拉内昂也不是说不能取景,只是一个内部统治者正在血腥镇压清除异己,另一个所提要求太高,最终才把所有取景地点都定在利比亚。

    影片故事转到利比里亚,这个国家的出现就注定战乱不断,美利坚自己搞什么废奴运动,于是乎国内出现了大量从奴隶转化为公民的黑人,然后也不知道是哪个小聪明提出,把这些黑人运送到非洲殖民地,让他们建立自己的国家,或者是帮助殖民地的人建立政权。

    还不算完,美利坚人还会亲切友好地,让当地酋长出售土地。利比里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利比里亚这名儿还是依托“Liber”拉丁语中的自由。

    经常看见美利坚什么名言,以及什么名字取自于拉丁语,实话来说古典拉丁语你能够大概理解为华夏文言文,简练记录话语的文体。

    回到银幕中,由于利比里亚建国就收到当地的反对,再加上内部矛盾,这片土地是滋养战争的温床,经过尤瑞统计,不到十年间,这里发生过十一起大型的军事冲突,有二十三个国家参与其中。

    之所以尤瑞将重心转移到非洲,是因为在九十年代美利坚没工夫管这边,红色联盟的解体让他们有太多事要做,比如主导安理会通过对南斯拉夫联盟的制裁,直接导致南斯拉夫联盟从中等发达国家变成赤贫,减少许多人沉迷消费主义,功德无量。

    利比里亚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独裁统治者,尤瑞合作的是最新一任的独裁者,受过美利坚高等教育的安德烈·巴特思。本来是运完军火就走,他一点也不想和自封总统的安德烈有交际,可挨不住安德烈想认识他。

    让儿子安德烈二世,半邀请半强迫的带着尤瑞,来到独裁者的办公大楼。

    楚舜只用几个镜头,就表现出利比里亚的混乱,十二三岁手持着枪巡逻的娃娃兵,以及断臂断腿的青年男子双眼无神的随地而坐抽着烟,目光和躺平有点类似,但更尖锐一些,我们用书面语言表达是“绝望”。

    特别是还锦上添花的,让安德烈二世用子弹当做炮炸,肆意射击。

    “这是距离地狱最近的地方吗?”意司令员感叹一句:“如果城市的居民因为枪声四处逃窜还好,但他们没有变化,我说的是他们继续手上的事,只能证明对此是习惯了,我的主啊。”

    国务卿本杰明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这部电影怎么有点黑共和党的味道,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执政的总统正是共和党老布什,很显然本杰明是民主党所以看得轻轻松松。

    “之前和毒枭做生意也是,做危险的军火交易为什么不带保镖,一个人去。”男枪看着尤瑞被押解样,就忍不住说道。

    如果不是在电影院,瓦吉姆非常想一巴掌拍在男枪脸上,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儿子,难道是撸铁撸傻了?

    “当你所带的保镖不能绝对压制对方时,在军火交易之中,还不如不带。”专业人士瓦吉姆恨铁不成钢地道:“这么简单的事,难道不懂?”

    “……现在知道。”男枪说道。

    小枪也有点不理解,但她没开口。

    银幕中剧情继续,来到暴君的办公室,高顶水晶灯,地面铺的地毯是一整块老虎皮毛,不能说奢侈,而是穷奢极侈。唯一和穷奢极侈不相匹配的是,宽阔的办公场内五步一卫,枪械全部都打开了保险。

    安德烈欣赏尤瑞没有国家立场以及个人立场的表现,所以很乐意与之做生意。

    认真来说尤瑞的的确确是个厉害的军火贩子,和暴君安德烈,以及把人命当儿戏甚至于有传闻会吃敌人心脏的安德烈二世,都能够打好关系,真正做到了做生意不讲道德、国籍、法律、人种,甚至于物种。

    “你能带给我兰博之枪吗?”安德烈二世期待地问。

    “第一二部,还是第三部的”尤瑞反问。

    “我只看过第一部。”

    “那是M60,你要穿甲弹吗?”

    二世高兴极了,在两人谈论话语时,就几步开外,一具幼童的尸体被臭名昭著的秃鹫进食着腐肉,在利比里亚一切都太稀疏平常。安德烈二世和尤瑞交谈的剧情也代表着一定意义。因为利比里亚是美利坚强行圈地建国,所以行政结构也不管不顾的完全照搬,就连利比里亚国旗都和最初版本的星条旗一模一样。

    安德烈二世就好像是让朋友帮忙带礼物,让尤瑞帮忙带枪,作为暴君的安德烈一世很反感西方,因为西方媒体将他的统治形容为暴政,但实际上整个利比里亚心底是崇拜美利坚文化的。

    生意谈成,暴君安德烈为尤瑞准备了小礼物,开门进入后,是两位性感火辣的美人,穿着很凉快的在床上热舞。这一段楚舜临场发挥一点点,大导演其实都懂怎么拍摄美人,哪怕是拍摄贺岁片的小钢炮,在《一声叹息》中拍摄的刘蓓,擦脚那段戏拍得那叫一个有氛围。

    可不能多说,言归正传这两个大跳诱惑舞蹈的辣妹,在楚舜拍摄下格外诱人,现场观众表面上虽然都没有反应,可内心绝大多数也感觉自己顶不住,瓦吉姆的儿子男枪反应最明显,或许是年轻人火气旺。

    作为军火贩,电影中没有表现,可想想就知道也不会在这方面太过正直,然而尤瑞这次果断拒绝了安德烈的小礼物,利比里有四分之一的人都有艾滋。

    “你担心的太多了,为什么要担心一个十年后才会杀死你的病?”辣妹的话听上去是诡辩,可换个方式想,那是不是对未来没有希望的表现,甚至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十年后。

    尤瑞很惜命,即便眼神已经迷离,但依旧让两个辣妹走开。

    翌日,是和独裁者安德烈议价阶段。

    在此前,尤瑞见识到了独裁者为巩固自身统治,将国家能够拿得动枪的男子都聚集了起来,在政府大院的广场上给士兵们训话,而受训对象是童子军,是训话也是驯化。

    看着十三四岁小小矮矮的士兵,安德烈说出了一句经典台词:“从十四岁孩子手中的枪射出的子弹,就像从四十岁男子的枪里射出的子弹一样致命,也许会更致命。”

    “枪械最大的坏处,是让一个小孩也能够有杀死人的能力。”秘书长看到此叹气。

    “滥用枪械,一直是欧洲多国的弊病。”副秘书长其实想说一直是美利坚的弊病,可美利坚国务卿坐在他身旁,也不敢拿到明面上说。

    国务卿本杰明对枪支方面不为所动,很简单美利坚三大不可触碰的“顽疾”,医疗、枪械和臃肿的政府体系,至于你说种族歧视,那不是自由民主特色吗?怎么能是顽疾。

    独裁者告诉尤瑞,利比里亚国家没有那么多钱支付,所以会选择给木材或者是钻石,最后尤瑞选择了钻石,多说一句利比里亚和塞拉内昂境内钻石资源丰富,可这些和国民没关系。

    “我知道你在计划反击,如果可以推迟一周,我可以给你装甲车,它可以有效减少你的伤亡人数,还可以给你在战场上的优势”什么叫为客户着想的好销售,显然尤瑞就是。

    “你知道他们叫我战争之王,我想你才是”独裁者安德烈这样说。

    和之前说的一样,塞拉内昂、利比里亚等多数西非国家境内都有钻石,钻石是西非流通货币,被称为“血钻”,因为钻石往往用来资助流血战争。

    在二十世纪末,西非军火的暴利下,尤瑞的财富已经达到对妻子艾娃说谎时差不多的程度,能够买私人飞机,还有钱收藏艺术品。以下桥段虽然没有明说,但很明显的是他从画商处购买了妻子的画,回到家后装作不知情的恭喜妻子现在是一位艺术家。

    尤瑞还给儿子尼奇带了礼物,一支望远镜,尼奇睡下,他在床头看见一把左轮手枪玩具,他起身将玩具枪扔进了垃圾桶。

    一段剧情,既说明尤瑞对妻子和儿子还是挺在乎的,另一方面是他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得无政治立场,无个人立场,其实内心并没有那么对贩卖枪械无动于衷。

    弟弟维塔利看到这幕,他开口询问嫂子知不知道具体的事,尤瑞有一套听上去没有丝毫破绽的逻辑。

    卖车的人不会告诉你开车有风险,卖香烟的人也不会告诉你吸烟有害健康,每年因为车辆和香烟死的人远远超过因为枪械而死的人,话说回来枪上还有保险栓。

    “我觉得挺有道理,这小子是真的人才。”瓦吉姆小声自说自话。

    “借口对于编造他的人来说,总是无懈可击。”白荐总结了一句。

    目前为止,电影叙事其实非常平坦,并不是传统的剧情片靠着故事推动,而是有些类似于纪录片靠着时间推动,而多数剧情台词都是主角自白,从结构上来说是非主流,但就是能牢牢的抓住观众眼球。

    妻子艾娃或许察觉到了什么,她的不问可以理解为不想知道,她不想知道一个搞运输的,能够随随便便买得起十八克拉钻石耳环。

    军火商最害怕什么?最害怕“和平谈判”,因为一旦这样就会签订停火协议,生意就黄了。

    除了“天灾”,还有“人祸”,国际刑警杰克似乎和尤瑞卯上,不仅成天跟踪,还会派人翻尤瑞家的垃圾桶,想要调查出蛛丝马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又或者是尤瑞这些年太顺风顺水丢失了警惕心,他犯了一个错误,让国际刑警杰克从一大堆被碎纸机粉碎过的碎纸中,拼凑出了线索,一辆可疑的航班。

    尤瑞每周至少都会去利比里亚运一次货,他曾经租赁一家私人飞机骗艾娃,而他现在有一整队的飞机,专门用来搞“运输”,大部分时都会用假护照,当然如果生意忙碌起来也会铤而走险。

    非洲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雷达,这给了尤瑞铤而走险的底气。

    杰克也是神通广大,居然抽调了战斗机,在空中拦截尤瑞,让其马上转停前面塞拉内昂的卡巴拉机场,在垃圾桶找到的线索立功。尤瑞打电话给一位中将,中将只是一道剪影,并没有露出样貌。

    面对尤瑞的求救,中奖很淡定的挂断了电话,表示现在时机不对,而就在打电话这段时间,战斗机直接警告性的开火,机长和副机长挨不住,已经接通卡巴拉机场请求降落,尤瑞没有护照,再加上机舱内的军械,停靠就等于被抓。

    “不,不停靠机场,在高速路降落,降在高速路上是唯一的希望。”

    “你妈的疯了?!路上有个坑就完了。”

    “你也太低估自己了,埃里希。埃里希,你妈的最棒,你行的,你行的!”

    尤瑞本就是个赌徒,这次他又赌,都知道飞机对降落地面要求很高,如同机长埃里希所说,路面上稍微有点坡度,都会机毁人亡见上帝。

    观众们都了解了尤瑞的疯狂程度,百分之十不到的几率都愿意拼一拼。

    埃里希是最好的飞行员吗?当然不是,从主角的自白可以得知,并不是,他在莫斯科航空学院倒数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但现在别无他选。

    一个敢说,一个真敢做,埃里希真相信自己是最棒的,开始降落。

    驾驶战斗机的杰克都被这举动震惊了,但转念一想,这边距离卡巴拉机场只有十几分钟车程,即便是尤瑞在中途降落,也跑不远。

    “滋滋滋滋!”飞机成功降落在高速路上,卷起漫天风沙,机长和副机长马上跑路,要离机舱里的枪械远一些,避免惨遭国际刑警的逮捕。

    “倒数第二的成绩技术都这么好,那么第一名毕业的是什么样子?”法司令员忍不住询问俄罗斯文化部部长。

    “第一名或许能够喝了伏特加完成这样的操作。”俄文化部部长开玩笑地说道,

    “即便在中途停下,但等十几分钟后,国际刑警组织来了,尤瑞一样没办法逃脱。”秘书长关心剧情。

    副秘书长接话:“的确,两位机长不是主谋,所以跑远一点或许还能逃脱,但杰克刑警的目标正是尤瑞,无处可逃。”

    接下来,他们就看到了非常神奇的剧情。

    尤瑞打开机舱上货口大门

    “来大家,来。喂,别害羞,过来瞧瞧免费样品”、“来拿吧,免费的样品,告诉你的朋友们”、“过瘾吗?全部送,免费的”、“快来,这些是枪啊,枪啊”、“子弹、枪、手榴弹,通通拿走,整箱拿,快!”、“枪上还刻着你的名字,别忘记子弹,没有子弹的话,枪没用”……

    没有错,尤瑞将枪支送给了当地人。

    这一段的配乐还是非洲著名歌手lssa.bagayogo的非洲鼓音乐《Diarabi》,欢天喜地的犹如过年,甚至于你可以把这首歌一定程度上理解为华夏的劳动号子。包括开头的音乐,这部电影的配乐一直有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之前说过,楚舜只用购买一首歌曲的版权,其主要原因是CLG文化在几年前就收购了INgrooves(数字音乐中间商),本身就拥有这首歌的版权。

    “机组人员花了一天搬运的货物,被塞拉内昂饥民十分钟就搬光了。”

    白荐看到这段剧情,很想说一句团结力量大,可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当刑警杰克抵达时,机舱空空如也,而当地饥民拿着手中的枪手舞足蹈。

    一队刑警,对追捕已久的尤瑞包围,还什么都没说,其中一位叫做恩西的刑警拔出狗腿刀架在尤瑞脖子上。

    恩西想要现在就解决,补充地说道:“这里每天都有人消失,荒郊野外,谁会知道?”

    杰克思考了两三秒后,才挣扎着放弃了这个决定,回答一句:“起码我们知道。”

    即便这样说,刑警恩西还是没有将刀从尤瑞脖子上挪开。“他会遭到报应”杰克这样说。

    “这个我不是那么确定”恩西回答,追踪好几年,太清楚尤瑞不仅没有遭受到报应,还吃好喝好。

    刑警杰克说出了他为什么死追着尤瑞不放,首先是把军火卖给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因此发财。杰克本可以选择看上去更具有意义的工作比如追查核弹头,可核弹头安安静静的躺在放射井里,而造成最大规模伤害的武器是尤瑞的枪。

    尤瑞还是那一套诡辩,“我没有想害人,我没有拿着枪指着别人让他开枪,我是说他开一枪,对我生意有好处,但我更希望人们开枪不要打死人,只要开枪就行”。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怎么可能开枪不打死人,绝大多数时候开枪就是奔着打死人去的,杰克被这一套言论给弄无语了,他犹豫不决。

    “我想刑警杰克,也是在思考刚才下属的建议,要不要送尤瑞去见上帝。”国务卿本杰明说道,他又道:“但我想他肯定不会动手,因为他现在动手,那他前面所有对程序正义的遵从,都化为乌有。”

    如同本杰明所说,杰克确实没有动手,他也没有解开手铐,而是合法拘留尤瑞二十四小时。理由是每多拘留尤瑞一分钟,那么世界就会安全一分钟,当然也明显杰克是想通过合法的程序,让军火贩子吃点苦头。

    只能被拷着双手坐在野外,尤瑞本以为塞拉利昂饥民会对他做些什么,显然是想多了,饥民们对没有任何人看守的货机更感兴趣,拿到枪械后去而复返的饥民,在经过一些试探后,饥民们开始拆卸货机。

    此处用的是一段广告中常用的延时摄影手法,将四十多个小时的素材压缩成半分钟,于是乎影厅的观众们就看到神奇的一幕

    货机犹如一头在大草原上失去生命的野牛,被狮子、豹子等食肉动物分食,然后秃鹰、鬣狗加入盛宴,最后只剩下骨架,经过一夜货机也只剩下几根合金框架,轮子、椅子、外皮、喷射器、发动机、调节器等都被自然吞没。

    近似物的镜头转换,货机和草地里死亡得只剩下骨架的蜥蜴没什么区别。

    “有时候,工业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不值一提。”

    “塞拉利昂的饥民做的算是大自然吗?”

    “徒手的饥民也是非洲大自然的一员,船长这部电影虽然没有悬疑转折,但所要表达的东西太大了,所使用的拍摄手法也充满创意。”

    迪士尼影业的比伯和联合国副秘书长交谈,两人有些私交,而比伯作为影视公司老板,看的电影或许是在座观众里最多的,所以知道的事也最多。

    其他观众即便不知道这段镜头想要表现什么,也单纯被镜头里呈现出来的美感所震撼。

    刑警杰克很准时,二十四小时后驾车来释放了尤瑞。

    尤瑞回到利比里亚小镇宾馆,独裁者安德烈和他儿子安德烈二世,早已在里面等候多时,安德烈又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他,只不过这次不是性感热辣的美人,而是一个老头。

    老对头怀斯,怀斯来利比里亚给安德烈的对头提供军火,被抓住。安德烈也给个顺水人情送给尤瑞,看怀斯伤痕累累,肯定是被安排了好几顿严刑拷打,杀了尤瑞的叔叔迪米契将军的事,被拷问出来,也不奇怪。

    安德烈把枪递给尤瑞,意思很明显,干掉怀斯这老头。

    拿着枪犹豫不决,即便尤瑞对其有恨意,但还是不想自己动手,所以安德烈很体贴的“塞抢、瞄准、扣动扳机”一气呵成,看上去尤瑞是被逼开枪。

    可演绎得很清楚,安德烈在握住尤瑞的手扣动扳机时说了,如果你想要我停止说一声就可以,尤瑞的确喊了住手,是在开枪后。可别以为独裁者都是蠢蛋,安德烈的话语一针见血,尤瑞是想杀了杀叔仇人怀斯,但又不想自己动手。

    “符合尤瑞的性格,会给自己的行为逻辑找无数的借口。”国务卿本杰明说道:“这次也可以说是安德烈强迫他动手,和本人无关。”

    谎言重复千遍是真理,这句话对尤瑞是有用的,至少他自己认为售卖了十几年的枪械,但从未亲手杀人,这次虽然被“强迫”,心中仍旧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冲击,想要发泄情绪的尤瑞来到当地酒吧,没错即便在室内连水泥地面都没有的地方,一样有酒吧。酒吧内一样有性感的女郎跳舞,也一样有人唱着歌,当然肯定有吧台和伏特加。

    光喝酒还缓解不了,因此尤瑞尝试了当地人的玩法,那是相当的猛烈,把白面和子弹里的火药兑一起吸食,光听听就相当夸张。尤瑞自白说他在西非其实吸食过不少次白面,可从未像今天一样,脑子哐当哐当,白面加火药真是法力无边。

    接下来是阴间的灯光和运镜,夜晚灯光仿佛都是冰水般沁凉。

    首先是尤瑞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和一群孩子踢球,而他基本上在地面上打滚,然后镜头一转前后毫无关联的出现在房间中,一位女士坐在他身上正在穿衣服,尤瑞立刻紧张的询问。

    这种毫无关联的场景转换,让影厅观众比较有代入感,吃了白粉脑子断片就同这般。

    但以上镜头是开胃菜,很快再一次的场景调换,尤瑞从开着情趣氛围红灯的房间出现在户外,也是忽然出现两个当地的小姑娘,一位身着白色碎花裙子,一位身着红色斑点裙,头上都扎着小辫。

    其中白裙小女孩手臂因为战争残疾,“问问这个白人他肯定知道”、“先生,我的手臂会再长回来吗?”她问,虽然是黑夜中,但也能清晰看清楚白裙小姑娘黑溜溜眼珠子中期待的神情,为了让尤瑞看得更清楚,她还把单臂向上抬了抬。

    “我的上帝,上帝已经抛弃人类了吗?”、“手臂……”、“战争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

    虽然这段剧情只有不到二十秒,但冲击力太大,导致在场的观众许多都忍不住小声抒发情绪,后边的记者们,并没有政客们所锻炼出来的泰山压顶而不崩塌的表情管理,许多记者心中都有些酸楚。

    瓦吉姆作为专业人士,他甚至于还有些歧视黑人,可看到这一幕,也有感触,如果说前面一些表情都是装的,那么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什么是艺术没国界,又什么是世界第一的导演。

    观众遭不住,电影中的尤瑞也遭不住,根本不敢回答,跌跌撞撞地跑开,又转场景,尤瑞行走在破旧贫民屋的小巷中,然后额头上还有枪眼,被爆头的怀斯出现。“尤瑞记住,立场”怀斯说完一句后转身离开。

    很显然,此时此刻要么尤瑞在做梦,要么是吸食白面产生幻觉,他追着怀斯冲出去,撞到士兵,还被揍了一顿。

    尤瑞来到房屋建筑的外围,是荒原,在黑夜里两只鬣狗蓄势待发,奇怪的是鬣狗并没有攻击尤瑞,就转身离开了。

    “应该不是做梦,如果是做梦,被士兵殴打时,疼痛会让他清醒,后面看见怀斯应当是幻觉。”法司令员分析。

    “为什么这里鬣狗不攻击尤瑞?”意司令员提出个问题:“刚才的两只野兽从毛发来看是非洲斑鬣狗,除了水牛等大型动物不会主动扑杀,在面对其他生物时,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攻击性。”

    “的确,特别是夜间,夜间游荡的斑鬣狗是在寻觅食物。”法司令员难得和意大利人意见一致。

    “斑鬣狗是很警惕的动物,会不会是斑鬣狗认为眼前的生物比它们更具有危险性,就像面对老虎狮子会离开。”白荐忽然提出一个可能性。

    的确有这种可能,导演拍摄这一段带有传奇意味,可是在侧面表达,在人面前其他食肉动物,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