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混乱不堪

第 261章 抵达长安

    这曹太后发了话,便等同于是颁了圣旨。

    那些个原本还存有侥幸心理的官员,开始争相奔走,上下的打点起来。

    好在当初与兖王有牵连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儿,四品以上参与谋逆的兖王党羽,早在当初叛乱刚刚被平定的时候,就被先帝下令处死,家产也抄没了,三族皆被发配置边疆屯田,三代以内,皆不得入仕。

    现如今还这些个即将被清查的,要么就是些逆王党羽之中的边缘人物,要么就是一些手中没什么权力,眼瞅着升迁无望,便孤注一掷,把身家性命都投在了兖王身上,希望能够混个从龙之功,搏一搏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富贵和荣华。

    可现如今,面对即将来临的清算,他们也只能够上蹿下跳,求爷爷告奶奶的寻找生路了!

    可惜,他们面对的是齐衡,一个刚刚在情感上经历了挫折的打击,只能把无限的经历和热情都投入到提朝廷办差里头的愣头青。

    说他是愣头青当真是一点儿都不为过,不过短短数日,便亲自带着梁昊还有锦衣卫上门锁拿了十几个官员,不管他是什么派系,不论是哪位朝廷大员,亦或者是什么王公贵族的姻亲,半点情面都没有讲的,说拿人就拿人。

    真真是一个不畏猛虎的初生牛犊,竟当真有几分雷厉风行,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味道,朝中虽有不少人对于齐衡的这种做法颇具微词。

    可上位者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越是这种铁面无私,不留半点情面,四处得罪人的人,他们用的才更加放心,也更加顺手。

    而梁昊作为这次清查逆王一案的二把手,正好把卫允临走之前吩咐的事儿顺道给办了。

    为此梁昊还特意跑去找了一趟顾廷烨,没办法,事情关系到顾家四房五房的人,虽然说是卫允临走前留下的命令,可梁昊还是得看看顾廷烨这边是个什么意思。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www.mimiead.】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你是说我那两个堂兄都和逆王一案有关联?”顾廷烨有些诧异的看着梁昊这事儿显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在顾廷烨的印象之中,顾家四房五房里头不论是他的那两个叔父还是那些个堂兄弟们,貌似近些年没一个出仕的,他那个四叔,年纪一大把了还贪花好色不知节制,整日流连于秦楼楚馆之中哪有一个当长辈的模样。

    顾廷烨的五叔倒是要强上许多虽出身将门世家但自小酷爱的却是写写画画吟诗作赋不过身上却只有个秀才的功名连个举人都没考上还有他这性子吗,有些过于自命清高了。

    按理说就这么两个人,以兖王那等高傲的性子怎会看得上他们,更遑论他们的那些个儿子了一个个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时候不知被顾廷烨揍过多少回。

    “没错,虽只是替逆王采买一些江南女子但这些女子确实用来贿赂和收买官员的,此事可大可小,就看二郎想怎么处置了!”

    不用问,顾廷烨都能知道梁昊为什么特意会跑过来告诉自己这事儿。

    顾廷烨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此事无须问我,梁镇抚依律查办便是,何须来问顾某!”

    梁昊也笑了:“梁某明白,顾指使若是有事,尽管到南镇抚司衙门来寻梁某便是!告辞!”

    梁昊来得突然,去的也快。

    顾廷烨的话已经代表了他的态度,对于顾家梁昊还是颇为了解的,卫允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先知先觉,但明兰既然还是要嫁给顾廷烨,嫁入宁远侯府的话。

    卫允又怎么会不对顾家展开调查呢,既然是调查,那自然是要找地头蛇梁昊了。

    如今可以这么说,汴京城里便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也绝瞒不过梁昊!当然了,皇宫和罗网是个例外。

    皇宫之中戒备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寻常人根本不得出入,逆王叛乱之前,禁军统领荣喜是个真正有能力的,将禁军打造的犹如铁桶一般,梁昊曾数次想向禁军之中安插人手,可都无从下手。

    可惜荣喜却选择了跟着逆王一起叛乱,如今的禁军统领,乃是官家宠妃淑妃的兄长,此人虽然也有几分本事,但却远不如顾二和沈从兴他们,武艺也比不上小段和老梗这些将领。

    梁昊虽然趁着这次禁军重新组建,往里头安插了不少人,可也只是为了防止再一次出现向上次那种情况,只是单纯的针对禁军,而不是皇宫。

    再说罗网,罗网就厉害了,昔日卫允一手组建的情报机构,真真是遍布开封府的大街小巷,甚至于连街上某一个不起眼的乞丐,都很有能是罗网的成员。

    当初卫允让梁昊试着监督罗网,看看能够打入罗网的内部,可过了这么久,还是见效甚微,梁昊目前也只是派人关注城中各处据点的罗网头领,往他们身边安插人手。

    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罗网本就是搞情报出身的,梁昊又不好光明正大的收买他们,只能是徐徐图之。

    顾廷烨看着梁昊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面色变得有些冰冷,望着屋外洒下的明媚阳光,心中却是一片苍凉。

    看来家里的平静就要被打破了!

    四房五房那边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最后定然是要来找自己的,可顾廷烨心里清楚得很,他绝没有那么容易就出手,到时候麻烦的还得是明兰。

    尤其是顾廷烨继母小秦氏,是个惯会拿人当枪使的!

    哎!

    想到这儿,顾廷烨不禁扶额摇头,有些无奈,露出一个苦笑。

    ···············

    五月二十三日,卫允一行人抵达长安。

    长安城外,陕西布政使的一应官员以及长安府的知府、同知、以及通判悉数都至城外迎接,场面颇为隆重。

    一路而来,卫允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是以这些卫允未来数年的同僚们,才会提前收到消息,赶来城门之外迎接卫允。

    怎么说卫允未来几年之内,都是陕西路的最高行政长官,类似于朝廷的封疆大吏,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他们自然要表现出足够的热情来。

    布政使司之中,除了最高长官布政使之外,分别还有左右参政,和左右参议,皆是没有定员的官职,视各路情况而定。

    卫允昔日在庆州做知州的时候,便挂了个参议的虚衔,但却是有衔无权,有名无实,手里头管着的就是庆州那一亩三分地。

    长安乃是陕西首府,数朝古都,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乃是三川之地当中,最为繁华的所在。

    昔日的秦国国都咸阳,便在长安之侧。

    一众官员老早就替卫允安排好了府邸,又购置了一批下人,将里里外外都洒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卫允也不和他们客套,直接就笑纳了,带着人便住了进去。

    一众官员知道卫允又风程仆仆而来,也没有立时摆下宴席,替卫允接风洗尘,而是把时间定在了次日的晚上,十分体贴的让卫允先好好休息休息。

    新宅之中,卫允带着立春和立夏姐妹俩正四处闲逛,一身寻常互为打扮的杜远大步走了过来。

    “指使,人已经散出去了!”

    “好!长安千户所的人呢?怎么现在还没看到?”卫允微微蹙眉,对于长安千户所的效率有些不满。

    杜远忙道:“已经到了,如今就在园子外头候着!”

    卫允的脸色这才稍微缓了一点,说道:“你先带着他去前院吃茶,好好招待一下,我随后便到!”

    “属下遵命!”

    说了没几句话的杜远,又匆匆的大步离去。

    卫允带着立春和立夏把园子逛了一圈,说道:“如今夫人远在汴京,府里的事情就暂时由立春打理,立夏从旁协助!”

    姐妹两恭敬的应了下来。

    卫允又道:“府里的那些下人,你们挑些当用的出来,就先用着,至于那些个偷懒耍滑的,不需要留什么情面,直接都给打发了,到底怎么处置,你们姐妹看着决定吧,不用问我了!”

    “是三爷,奴婢知道了!”

    立春和立夏两个丫头虽然已经和卫允发生了关系,也被张氏抬了姨娘,但身契却依旧在张氏的手里头握着,这是她们姐妹两的选择,卫允没有说什么,更没有说什么帮她们把身契从张氏手里头要回来的想法。

    张氏是卫家的女主人,卫府的内宅诸事,皆由张氏决定,卫允从不多加置喙,原本卫允都开始替立春和立夏两姐妹开始寻摸人家了,却没想到张氏忽然给卫允来了这么一出,如今生米煮成了熟饭,卫允也只能接受。

    不过卫允可没有半点勉强,只是原本他是打算把两个丫头嫁去做主母大娘子的,虽说不至于嫁的多高,但有着卫允这层关系在,日后就算是在夫家,也不会受欺负。

    不过既然两个丫头选择了留在卫家,他也欣然接受,说到底,卫允的心里对于三妻四妾,左拥右抱还是有着期待的。

    连圣人都说,食色性也,乃人之大欲,之前卫允克己修身,只是不想让自己受欲望影响,让自己时刻保持理智和本心,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出于为张氏的尊重。

    张氏乃是英国公独女,家世显赫,出身高贵,可在卫允的面前,却从来都是贤良淑德,温顺恭俭的。

    而且还一心一意的替卫允着想,替卫家着想,把卫家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尤其是近些年来,卫家的生意蒸蒸日上,这里头张氏的功劳绝对不容忽视。

    来得时候,卫允原本没打算带上立春和立夏的,可张氏却说卫允如今子嗣单薄,她又不能随侍在侧,替卫家延绵子嗣,若是卫允不想带立春和立夏得话,那就等到了长安之后另外再行纳妾,替卫家开枝散叶。

    结果就是卫允依着张氏的安排,把立春和立夏给带上了!

    以前卫允刚到汴京的时候,就是两姐妹替卫允打理的内外事务,经验还算是丰富,如今把长安这边的内事交给他们姐妹两个,卫允也放心。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