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混乱不堪

第 431章 变故

    时间不知道是哪一年。

    位于东荒大地一角的中荣国俊疾山上,东山书院之中。

    为允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手里头提着个造型颇为精美的陶制小酒壶,旁边坐着的是正在努力训练,以求尽早掌握一身力量的青丘帝姬白凤九。

    二人面前七八尺的虚空之上,是一团萦绕着白光的能量湍流,旋转流动的湍流之中有光影变化,里头道道见光闪烁,人影来去。

    “先生,这是天界的诛仙台吗?”

    凤九有些狐疑的问,实际上她对诛仙台还真不熟悉,是以语气之中隐隐带着几分不确定,只是依据光影之中展现的环境分为和情景来进行猜测。、

    卫允又没去过诛仙台,哪里知道是不是:“我也不知!不过此地明显是在天界,可片pain又有这么庞大的凶煞之气盘踞,想必应该就是你口中的诛仙台了吧!”

    卫允虽然没有去过诛仙台,可对于这个名字却并不陌生。

    激烈的剑斗还在继续,光影之中无尽的剑气占据了大半的画面,周遭还陆续有遁光飞至。

    ········

    凤九不明白为何为允会突然心血来查看天界的情形,而且看光影之中那个玄衣华贵青年的模样分明就是他那位还没有过门的小姑父,也是天族的太子夜华。

    夜华怀中女子凤九也并不陌生,甚至于对于这女子还有些厌恶,虽然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很是玄妙,这一点寻常的男子怕是很难理解。

    反看对面,那持剑女子的身份凤九也和熟悉,不是别人,正是那一位相貌神似她小姑姑的太子侧妃。

    可那女子不是普通凡人,没有修为在身吗?

    凤九不解。

    然卫允却颇有性质的瞧着画面之中的情形,目光却并非是落在夜华和与夜华争斗的寒英剑之上,而是落在了持剑的白浅身上,或者说是落在了白浅额间的那点黑痣之上,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漆黑如墨一般的痣点在那白皙的额间,非但没有破坏那分美感,反而更添几分别样的韵味。

    可卫允看的同样不是白浅那绝美的容颜,而是那漆黑墨点之上萦绕着的几不可查的朦胧乌光。

    乌光漆黑如墨,若是只从表面看的话自然看不出有任何一场,再加上此刻白浅是被笼罩在莹莹的白光之中,周遭弥漫着精纯而磅礴的元气,元气之中有剑意为引,光芒虽然不强,可却有一定光影变换,让然看不太真切。

    寒英本就是卫允的佩剑,剑身之上的符文乃是卫允亲手镌刻,卫允在昊天世界里头动手的次数并不算多,可每一次出手面对的都是当世最顶尖的人物,不仅一身修为绝巅,而且无一不是惊才艳艳。

    昔日柳白那柄以性命精神蕴养的人间之剑,自从被夫子借去,以之斩了掌教以西陵神术自光明神国之中召唤而出的黄金巨龙和黄金神将之后,便是作为人间最强,五境巅峰的柳白也无法再度使用这柄人间最强之剑,因此便一直幽居于剑阁幽谭之中,自敛锋芒。

    可在最后,柳白于青峡败在卫允剑下之后,不仅没有因此颓废,反而丢到了所谓昊天之下第一强者的包袱,于剑道之上达到了更高的境界,最后人剑合一,跨越万里之遥,穿过重重云海,西陵之上的道道大阵,在那座至高无上的神殿之中,在那个昊天在人间的化身面前绽放出更加璀璨的剑光。

    卫允虽然没有似柳白那般日夜以性命神魂来蕴养自己的佩剑,可寒英跟在卫允身边受到的好处不仅不比柳白的那柄剑差,反而还要更好。

    卫允亲手在剑神之上刻下的本命剑字符,与似颜瑟大师和卫光明这等人间至强者之间的战斗,在魔宗山门之中受卫允的气机蕴养数年,一刻不曾间断,而后又先后斩杀了酒徒和夫子这两个大修行者,最后更是随卫允一道杀入光明神国之中。

    受昊天最本源的昊天神辉所洗练,甚至可以说间接参与了卫允和夫子的屠神一战,眼看着卫允重塑乾坤,恢复昊天世界的稳定,早已诞生出了极强的灵性。

    甚至可以说,寒英便是卫允一身剑道的载体。

    是以卫允和寒英剑之间,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应,若是以前的话,二者之间隔了一道世界屏障,自然难以生出感应。

    可现如今卫允精修数百年,一身修为早已不知精进到了何等的境界,再加上寒英此刻全力催发,是以卫允也生出了感应。

    寒英只是一把剑,虽然很是不凡,可终究只是一把剑,不似人一样有气海雪山,有十七气窍,有四肢百骸,周身经络,虽然能够借助剑身之上的剑字符吸收天地元气,展现出强大的威力,可却终究隔了一层。

    可多了个白浅就不一样了,白浅本就是上仙境界的仙人,虽然一身法力和元神识海都被翼君擎苍给封印了,肉身看起来虽只是个凡人的样子,可却经历过磅礴的法力洗练,远非普通凡人能比。

    寒英虽为剑体,可其剑身之上的剑符却是一道横架在它和天地之间的桥梁,磅礴的天地元气被剑字符吸入剑身之中,化作磅礴的剑气,而后在经由白浅的肉身依照着浩然气的功法运转,于体内气海雪山之中化作最精纯的浩然剑气。

    三者相加,所产生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么简单。

    夜华的天资休说在天族之中,便是在四海八荒之中也是极强的,不过区区两万年就修成仙,而今不过七万岁,便已经到了上仙巅峰的层次,只差临门一角便能够修成上神,而且还拜在元始天尊门下,世间万般道法尽皆信手拈来。

    先前是因为夜华怀中还抱着被诛仙台刀剑之气灼伤的素锦,是以在出手之间难免有些拘束,是以才和受寒英所制的白浅斗了个旗鼓相当。

    可现在寒英和白浅周身气势再度变化,凌厉的剑意直冲霄汉,搅动风云,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元气都被吞噬。

    便是夜华也不得不拿出十分的专注来应付。

    将怀中受伤的素锦抛出,一股法力裹住了素锦,将其送至素锦带来的那群仙娥身前。

    “速带素锦娘娘离去!”

    夜华而今乃是天道承认的天族太子,身份尊贵,在九重天和四海八荒的各族之中,皆具威严,他的话那些仙娥们自然要听从。

    周遭陆陆续续有遁光赶来,应该是察觉到此地气机变化正在赶来的神仙,诛仙台四周也隐隐有密集沉闷的脚步声传来,隐隐夹杂着甲叶碰撞的发出的声响。

    夜华的脸色也越来越沉,看着对面被寒英剑控制了的白浅的目光也越发深邃复杂。

    此事绝不能再拖,现而今必然已经惊动了天君,若是等那些天兵天将们赶过来的话,那这事儿就彻底变了性。

    夜华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俊逸的宛若刀削一般的脸庞之上露出几分坚毅之色,深邃的目光之中也带上了几分果决。

    必须要速战速决。

    体内法力不再有丝毫保留,全数涌入手中长剑之上,同时左手并指成剑,指尖之上有氤氲法力流转。

    “太子殿下!”

    一道遁光落在诛仙台旁,看着半空之上对峙的夜华和白浅,“究竟发生了何事?”双手已然捏起了印诀,磅礴的法力正在汇聚。

    夜华心中一凛,人只会越来越多,当即不再犹豫,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剑光朝着白浅和寒英而去。

    此刻的寒英正在吸收方圆数百里之内的磅礴元气,剑身之上的墨色剑字符前所未有的璀璨。

    ······

    九重天,凌霄宝殿之中,素锦早已安排了人手将天君等人引来诛仙台,既然老早就打定了主意要陷害白浅,素锦又怎会只将夜华一人引来此处。

    素锦深知夜华的性子,也深知似夜华这样的人,一旦喜欢上了一个人,那必然会全力的去维护,想要在夜华的庇佑之下达成自己的目的,只凭素锦自己肯定是办不到的,整个天族之中,能够压得住夜华的只有一人,夜华的爷爷,天族的天君,九重天的天君,四海八荒,诸天万界的共主。

    天空之上,夜华和白浅越打越快,攻势也越来越激烈,二人的身形依然无法用肉眼捕捉,只能看到如电光一样的剑光不断的来回交错着,精铁交织之声宛若珠落玉盘,嘈嘈如急雨,漫天皆是逸散的剑气。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那想要帮忙的仙人用出的术法还没来得及靠近白浅,便被周遭呼啸的浩然剑气撕碎。

    仙人面色骤变,正要再捏法诀,变换术法,却听得耳畔忽然传来一道由远而近的历喝:“大胆,何人竟敢在我天界放肆,左右,素素助太子拿下此人!”

    “吾等遵命!”

    仙人将将转身,正好看到四道虹光自头顶飞过,正朝着诛仙台上空的战场而去。

    仙人拱手躬身,赶忙对天君见礼。

    听到天君声音的一刹那,夜华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尤其是看到自天君身侧飞来的那四道遁光,正在激斗之中的夜华忽然心中一乱。

    高手对决,最忌分心,心一乱,招式便有了破绽。

    银白剑光吞吐,锋锐剑气入体,夜华顿时如遭雷击,体内法力运转也随之一僵,空门大出。